战国野心家

第一九九章 阵整亦恐虚实扰(一)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最后一个名 本章:第一九九章 阵整亦恐虚实扰(一)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墨子心知,适刚才谈及鬼神监督和制度规矩的问题,也是在说这个事,沉默思索,考虑适的这些隐约的话,终究没有说关于此事的只言片语。

又看着外面篝火,许久言道:“此事先不提,如今楚人必与城内有应,我看明日便可派那些人出城一战。”

“若楚人有什么计划,正好可以打乱他们,也好为我们争取时间。”

“再者也为日后事做好充足准备,知晓楚人的调动、反应种种。”

“城内……一切照旧。墨者戒备小心,反正明日墨者不出战,一旦城内有变,则可弹压。”

适道:“楚人必不知道我们准备先派城内人出城试探,倒是不必多虑。若是城内有事,也必然是我们墨者均无力阻止的时候。”

“先生,商丘虽看似有萧墙之祸,但却未必是坏事。无论如何,我还是要提一句,咱们不是为了守商丘而守商丘,而是为了将来能更好地利天下。”

“希望先生与诸君能够时刻牢记这一点,这非是寻常事。”

墨子叹了口气,终于点点头道:“我知道。这事终究还要再商量。”

适道:“这事就算商量,也必须提前制定出章程,一旦有事,便可实行。先生,我只是想说,若我制出什么章程,非是我乐于如此,而是料敌于先。”

墨子笑道:“这我可以分辨。明日之事,你需在城头观看,观看楚人动静、营地、时间……且先去睡。”

适行礼拜别,也不停留,下了城墙离开。

待适离开后,公造冶问道:“先生,适的许多话,与您并不一样,但我觉得……他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墨者。您……您是这样想的吗?”

墨子看着身边的那几人,缓缓说道:“我墨家重鬼神,所为的就是希望人人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以至天帝可以监察天下。”

“那倘若真有鬼神,一个人本心极坏,却因为担忧鬼神的降祸而不得不利天下、兼爱众人……那么他便是可以利天下的,否则我们为什么又要有鬼神之说呢?”

公造冶略微有些紧张,问道:“先生的意思……是说适的心思……未必是初心?”

墨子大笑道:“传闻比干之心有七窍,那需要挖出来才能看到。可挖出心人是要死的啊。本心……很重要吗?若墨者只求本心利天下之人,那又何必要有鬼神之说?”

“适提及的那些规矩、天志,教化的民智,本身就是一种鬼神啊。他和我……其实没什么区别,只是祭祀的鬼神不同罢了。”

公造冶若有所思,片刻后点头拜谢道:“先生的话,我明白了。所以我们的鬼神,并不是那些人所认为的鬼神。”

墨子迎风而立,许久才道:“你说得对。马起名为牛,愚昧者以为这就是牛,实则却还是马。”

说完这些,年迈的墨子扶了扶腰间的剑,与一众弟子下了城墙。

…………

次日,下午。

太阳还未落山,但马上就要黄昏。

适带着许多人,站在了城门高楼之上,旁边准备了各种规矩、水漏等等工具,遥望着楚人的营地。

这一次出击,只是为了虚张声势,也是为了让楚人轻视,所以适对于这一次出击的战果根本不在意。

即便那些集结起来的士个人能力都很强,也算是精兵,而且大多都是自小进行脱产训练的武士,不过很难取得什么战果。

他们可以列阵,但是很难维持,而且很可能杀的兴起不听命令。

他们也可以冲阵,但是指望他们完成穿阵攻击的任务则完全就是妄想。

如今就是想办法让楚人难以捉摸透墨者的意向,也是为了想办法看看楚军被袭击时的反应。

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是因为天色还不黑,但又不可能车战,夜晚即将到来,正好可以给楚人造成极大的混乱不安,又不至于被楚人趁势反击。

战车在平原上是无可取代的,即便那些自小接受过军事训练的士,在没有练习专门的方阵之前,也难以阻挡战车的冲击。

甚至,适甚至盼着这些出击的人会楚人轻易击溃,这样才能助长楚人的骄纵之心。

城墙下,百余人身穿数层皮甲,腰间佩剑,没有带弓箭,正在做最后的准备。

公孙泽抚摸着自己的佩剑,并不紧张,也不惊慌,只是在静静地等待着命令。

那些曾经不满的士,不会因为几句话就肝脑涂地,但也不会在众目之下做出怯懦的举动。

终究,他们还有着士的骄傲。

所谓士可杀而不可辱,尤其是在众士的面前,更不可能露出丝毫的怯懦之色,否则活着也没有意思。

之前高唱《北山》以示不满,此时不满已经宣泄,又聚集在一处,实在难以再发牢骚。

这些人的皮甲之上,手臂都缠着特殊的布带。

《墨子、号令》中便提到,夜战混乱,自己一方一定要做好敌我识别,一定要在手臂上缠上束带,以免出现自相残杀的情况。

出城的目的,也没有和这些人完全讲清楚,而是一直告诉他们就是为了袭扰楚军让楚军戒备,这样就能减少楚人割麦的速度,减少楚人割麦的数量。

虽说这些人中大部分的家属都被扣留在城内秘密看押,但这种看押也只能保证他们不会主动投敌,一旦被俘那就很难保证了,而且被俘也不会屠戮他们的妻子家人。

这一次算是把这些人用到了极致,因为他们在墨者的计划中也就只有这点用处了,若是穿阵攻击的时候借助这些人的力量,只会坏事,并不会增加丝毫的力量。

城墙边的小侧门旁,在那里守门的墨者正在静静等待着时机,以便打开侧小门,让这些人出城袭扰。

城外,已经围城许久的楚军有些懈怠。从围城开始,城内一直没有主动出击,而且靠近城墙的时候,城上往往会说一些揭露楚王家族内部狗血之事的事情,因而楚人很少再派人前往城墙附近叫骂。

叫骂无用,若是派徒卒,城上就会宣扬一些让贵族和王公大为光火的内容。

若是派士或贵族,则城头又会添油加醋地说楚王王族的那些破事,每一天都会变着花样。

本来这些事就不少,适又是个善于添油加醋的,那些喜闻乐见的肮脏事王宫之内极多,可以保证每一天都不重样。

至于城上那些喊话之人能够造成多大的伤害,或许一个月前楚王不会在意,但是现在却在意的厉害。

在贵族和楚王看来,宁可退后围城,只要让城内不能出来就行,不能再离那么近了。

军营中已经开始流传一些古怪的言论,这些言论即便封禁,也依旧每天都在传播。

城头那些喊话之人也越发纯熟。

从一开始的喊话、到后来的释放被俘楚人,这一连串的准备,就是为了逼楚人让出空间,让出城内随时可以出城袭扰的空间。

待夕阳将坠未坠,而东边已有月亮升起的时候,守在侧门旁的墨者终于等来了命令。

悄悄打开了侧小门,集结在一起的百余名士,各持武器,在三名墨者的带领下悄悄出了城。

出了城走了数步,公孙泽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城头站着的适,心中暗叹:“今日若不死战,必叫此人笑话。他不出城野战,自有理由,我不能反驳。今日出战,必不能惜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战国野心家》,方便以后阅读战国野心家第一九九章 阵整亦恐虚实扰(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战国野心家第一九九章 阵整亦恐虚实扰(一)并对战国野心家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