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猫求宠记

11.十一 年少时的情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林小珑 本章:11.十一 年少时的情愫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年少的时候,暧昧往往是无心之举。直到许多年后,才明白,原来,那些暧昧的情愫,早已暗中生了根发了芽,直到后来,长成了一棵大树……我的梦想一直是当个时装设计师,但我遇到安静时,我知道,那是一个机会。我必须抓住她。但当我为她量身裁衣,当我的手,触碰到她的身体,我才明白,我渴望的,一直是她,只有她。

    ——摘自《萌猫安安的日记》好吧,我承认,我是一只很思想很成熟的猫

    临近安静生日。安静和袁茹又爆发了一场小规模的战争。

    袁茹希望,她重新考虑挑选其他的礼物。但她坚持只要童年时候那本图文版的《天方夜谭》。

    袁茹尽量压低怒气,看了她一眼说:“你是在和我说天方夜谭吗?!”找一本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书,根本就是在跟自己作对。

    结果自然不欢而散。

    安静抱着猫安安坐在窗边,看楼下风景。

    猫安安举起毛绒绒小手,按在了她下巴那道性感的酒窝上:“喵喵喵喵喵,喵?!”你为什么就非要那套《天荒夜谭》,我也觉得你是在开你妈玩笑,和她说天方夜谭!

    “安安,你在说什么?”安静揉了揉它的下巴,将它□□得非常爽,发出十分舒服、极为愉悦的一声:“喵~”

    “你这只发情的小公猫!”安静捏了把它的肉肉的大屁股:“你又肥啦!”

    “安安啊,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摸我下巴啊?”

    “喵喵喵喵喵!”安安的内心戏很足:因为那里很性感!是世界上最深的一条海沟,我掉进去,就再也没有爬出来过!

    安静亲了亲它粉红色的小鼻子说:“安安,有时候觉得,你不像一只猫,像人。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猫安安看着她,怔怔的。

    安静突然就想起了那天演刘兰芝的厉安安,看她时就是这个眼神。

    她的脸忽然红了,然后说:“你和厉安安还真像。”

    猫安安:我就是厉安安啊!老天,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原形?!

    然后又听见安静说:“你和厉安安一样,惹人讨厌!”

    猫安安:“……”叫厉安安的,容易嘛?!

    这是一套只有六层楼高的高级公寓小区。安静的家在六楼,是套300平方的复式。她的卧房在二层,带有一个小阳台。小阳台被做成了飘窗的形式,挂着纯白底色带了粉色玫瑰的窗纱,十分美丽。

    她将窗纱拉开,窗户也推开,就看见那棵巨大的长青树木就立在她飘窗外。虽是冬季,树木依旧青葱,一条枝丫斜了过来,翠绿的叶子拂过窗台栏杆,阳光又好,打在她脸上,衬得她眉间黛色更为浓郁。

    猫安安:每天看着美女,想吃又吃不到的感觉,真的是……一言难尽……

    ===========

    自从那次之后,厉安安一回到教室,就会有同学对他挤眉弄眼。

    “刘兰芝”毅然成了厉安安的花名。

    再有同学来问他问题,不是说:“哎,厉安安这题教一教我”而是说:“刘兰芝,这题不会,你就教教我吧。”

    “刘兰芝,借数学作业本用一下。”

    “古文那么好,刘兰芝你当语文课代表算了。”

    “刘兰芝……”

    于是,刘兰芝这个花名成了厉安安的魔咒。

    厉安安的英俊,远近闻名。就连隔壁学校二中的一些小姑娘都会跑来看。

    起初都不好意思,站在门后面看,后来来的次数多了,和一些同学也混熟了,就问厉安安名字。

    那个男同学也是缺根筋,张口就来:“你问刘兰芝啊!”

    害得小姑娘一脸黑人问号脸。“刘兰芝?怎么和语文课本里的名字一样?”

    “就是他本尊啊!”缺根筋男同学嗓门大,安静都听见了。每逢这个时候,她必然笑得抽风。

    厉安安:“……”

    ============

    中午放学时,厉安安突然问安静:“你要去司老师的工作室看看吗?”

    安静想了一下,说:“好。”

    放学后,安静没有回家用餐,就和厉安安在学校食堂吃饭。

    原本,厉安安以为她这样的千金小姐会很讲究挑剔。但她没有表现出什么,他点什么,她就吃什么,也不挑吃。

    “你借书给我看。这餐我请。”

    “好。”安静点了点头。

    厉安安点了一份炸鸡腿,鸡腿烤得金黄,皮肉看起来就是外焦里嫩的,很香。他将鸡腿夹给她。

    看她吃得津津有味,厉安安放下饭碗,问了一句:“真的这么好吃?”

    “挺好吃的啊,比得上必胜客的烤鸡腿。”安静吃得一嘴油,拿干净的筷子头戳了戳另一块烤鸡腿:“你也尝尝。”

    厉安安看着她吃得很香的样子,真的很想尝尝是不是那么好吃,但只是摇了摇头说:“你喜欢,就多吃一点。”

    “哦。”安静专心啃着眼前这一块鸡腿,他从桌面抽出纸巾递给她。她眼睛骨碌碌转了一圈,决定调戏一下他,于是对着他眨了眨眼睛示意:“我没有手了。”两只手都在和鸡腿作斗争嘛!

    厉安安看了她一会,然后将纸巾打开,替她擦拭唇边的那一点肉沫。她的唇粉嘟嘟的,晶莹剔透,他的瞳孔收缩,眼仁里只有她的那抹红唇。

    她忽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又嗖地缩了回去。“好了,干净了。”她对着他笑,眼神十分无辜。

    厉安安垂眸低笑了一声。

    安静眼尖,又不小心瞄到了饭堂另一角拿恶意的眼神往这边扫的黄骏。“晕倒,怎么走到哪里都碰见这缺两颗门牙的。”

    厉安安听了,笑得肩膀都在抖。

    “不知道明天又要传出什么版本来。”安静嘀咕。

    “你介意?”厉安安挽着双手挑了挑眉。其实话里意思是指:她介意两人之间的绯闻?

    “他爱怎么编排就怎么编排咯,谁得空介意他。”安静吃完鸡腿了,擦干净双手,笑眯眯地说:“哎,我可是女生,得时刻控制体重。这个你吃!”然后将鸡腿拿起,往他面前塞。安静一早就发现了,他吃得少,每样菜都让着她。

    厉安安说:“好。”正要拿手接,她的手举高了一点,鸡腿靠近他嘴边。

    他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她才松手。他学她刚才样子,双手捧着吃。她依旧笑眯眯:“好吃吗?”

    想起刚才,她的手递近他嘴边时,她的肌肤洁白细腻,手腕上还有一颗淡黄色的痣,他心荡漾,没有思考就答:“很香。”是她的肌肤很香,带着淡淡的蜜香。

    安静听了愣了愣,然后笑得特别狡黠。

    年少的时候,那些暧昧的举动,更多的是无心。安静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这样挺好玩。就像初见时,她挑拨,使得黄骏和他打了起来。他和她都看透了彼此,是什么样的人。他分析她,她恼了想也没想就打了他一掌。他就说,你再打我,我就亲你了。那些举动都是一样的,当事人没有当真,觉得只是好玩。直到许多年后,才明白,原来,那些暧昧的情愫,早已暗中生了根发了芽,直到后来,长成了一棵大树……

    =========

    司老师的工作间是锁着的。

    厉安安用备用钥匙开了门。他将门推开,让她先进。

    看了眼他手中钥匙,安静说:“司老师的工作间这么神秘?”

    他在前边带路,带她绕过这个学生的工作台,说:“毕竟是服装设计,草稿如果流出去了,被别的公司先用,那就是一笔很大的损失。”

    “我的工作台在这边。”绕过一盆绿植,他的工作台到了。

    属于他的工作台面上,一切摆放井然有序。有两个模板,一个是男式的,一个是女式的。还有一台缝纫机,一台老式的电脑。

    安静早注意到了,别人的桌面不是十分整洁,即使草稿锁在抽屉里或带走,但还是有一些无关紧要的文档,例如废掉的设计、以及布匹线头都扔在了桌面上。有些可能是女生的工作台,上面会摆放一些私人物件,例如眼镜、发夹、镜子、和小盆栽之类的卡哇伊的东西。但唯独他的工作台,干净整洁。

    他推开椅子,将锁着的抽屉打开,从里面一一取出草稿图册本。那盆绿植是芭蕉,碧绿的芭蕉叶层层叠叠散开来,投影在墙壁上、地面、和他的桌子上,摇摇曳曳,虚晃得连他的样子都看不真切。

    尤其是他的样子,还是自带仙气的那种。一念及此,她噗嗤一声笑。在校园宁静的午后,她的笑声特别清脆。厉安安后知后觉地发现,也特别动人。

    “又在心里腹诽什么?”厉安安斜了她一眼。

    她从芭蕉叶后探头探脑,笑嘻嘻地看着他,然后才慢吞吞地转了出来,站到他旁边。她的手指在成衣板上流连,突然问:“你只带过我一个人过来?”问时带了一点好奇,一点期待,又有一点点的小不安,小紧张。

    厉安安看似随意地扫了她一眼:“不然你以为?!”

    好吧,安静承认,她的小小虚荣心被满足了。

    “制板很难吗?”安静又问。她觉得,那些点点、线线、圈圈组成的名为“衣服”的玩意,在她那里十分抽象。虽然,她也会画画,画人物,景物。

    厉安安想了想,说:“还好吧,只要记住尺寸和公式,不是什么难题。”

    回应他的,是安静的耸肩。

    暖气很足,安静脱掉了大衣外套与校服,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淡绿色套头毛衣。

    安静看到一边有喷壶,拿起,她给那棵碧绿的芭蕉浇水。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绿油油的芭蕉特别喜爱。

    少女的心思总是很难捉摸,厉安安笑了笑,打开电脑,整理绘图。

    “你平常都不睡午觉的吗?”

    厉安安觉得她快成好奇少女了,答:“午休时间,我都会在这里记录灵感。”

    服装设计除了需要扎实的基本功外,还讲究灵感。

    安静给芭蕉淋足了水,本来就绿得发亮的芭蕉叶此刻蘸足了水,更加油亮,那种绿意饱满得不可思议。厉安安从电脑屏幕上抬眸,就看到了她明亮的眼眸,润泽的唇瓣,还有那几乎透明的肌肤。她的脸微微扬起,下巴与颈项的线条优美,使他想起了天鹅的脖梗。

    她的睫毛轻颤,沾了水珠,在冬日的阳光下显得特别可爱。那道不用描画就晕了天然黛色的眉细细的,衬得她那对眼睛柔和生动。她开心笑时,就是这个年龄段女孩子特有的那种娇憨。

    厉安安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烫,连忙将视线移回到电脑上来。

    “你有模特了么?”安静又问:“我是说你制衣总需要一定数据吧?”她放下喷壶,来到他身边,看他电脑里的图。是一件样式简洁的男士西服,于是又问:“你打算设计男装?”

    对于她千奇八怪的问题,厉安安表现得十分耐心。他一个个问题回答:“没有模特。”然后轻笑了一声,又说:“听你口吻,想做我这里的数据?”

    “我做你模特,很失礼吗?”安静横了他一眼。

    “你太贵了。”厉安安挑了挑眉,一对凤目异常明亮,嘴角掀起,笑时噙了一抹揶揄。

    他居然调戏她!

    “潮流永远在变,但其实男人的衣橱一向简洁,来去也就那两三样款式。很多人认为,女装更有钱赚。在商言商来说是这样。但男士服装挑战性更大,而且,做好了,经典的,那么几款就够了。”厉安安回答她的另一个问题。

    安静是接触过时尚圈这个圈子的,与她的家庭有关。所以她马上也就明白了:“你野心很大,只想做高定男士时装。”

    “没错。无论过程再复杂,全手工制造,需要耗费再多的时间和工序,但其实款式也就那几种,但出手的必定每一件都经典。”厉安安回答。

    安静沉默一瞬。那也需要能有进入那个上流社会的入场券。没有人脉,做不来高定。从一开始,厉安安看得比谁都清楚。

    “所以,你喜欢和我做朋友,对吗?”安静又说:“你想清楚再回答。”

    厉安安看着她眼睛,说:“你觉得呢?!”

    不答反问。他比谁都来得高明。

    安静双手挽着手臂,突发奇想:“你给我做一件服装,或许,我会乐意帮你。”

    厉安安拿着皮尺走了过来,在她面前站定,“随时可以。”

    他带了笑音,那句随时可以,她自动翻译成随时奉陪。

    当时,阳光很好,层层析下,透过树叶,透过百叶窗,累累垂垂结在地上、桌面上,一圈一圈的晃动开来,像水的涟漪。

    而有一些光,像在房间中飞舞,她似乎能看见光飞舞的痕迹。那个午后,即使过了许多年,安静依然记得。

    他的皮尺先是贴着她的背脊,一点一点被他捋平。他的指腹在她肩头滑过,甚至拇指指腹按压到了她那一对往外飞出的蝴蝶骨。当时,她记得,她的身体颤了颤,问了一个特傻的问题:“你确定,需要这样?”

    厉安安已经从她身后转了过来,眼睛对着她的眼睛,说:“当然。我十分确定。”

    许多年后,安静记得,他当时回答得非常认真,没有笑。他的手从她腰际划下,已经掐准了她腰线的尺寸与弧度。当他的双手,停在她的两边腋下时,她永远记得,她的脸很红很红。而他,也不比她好得到哪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萌猫求宠记》,方便以后阅读萌猫求宠记11.十一 年少时的情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萌猫求宠记11.十一 年少时的情愫并对萌猫求宠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