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枣儿

10.黑法师(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小醋 本章:10.黑法师(十)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简路这一觉睡得很香甜,醒来一看手机,却已经快九点了。

    手机上还有两条未读的回复。

    大奸臣:还怕吗?

    大奸臣:睡着了?

    而她的一条回复“不怕了”在对话框草稿里,没有发送成功就睡着了。

    看了看时间,华梓易的消息才间隔了五分钟,她居然就这样睡着了,真像一头小猪。

    脸有点红了,她赶紧把昨晚的回复一个字一个字的删掉,重新打了一句:我已经醒了,你呢?

    等了半天,微信一点动静都没有。

    不会到现在还没醒吧?

    天哪,那她发过去的微信会不会把华梓易吵醒?

    想起上次吵醒后华梓易生气的模样,简路有点胆颤,捏着手机恨不得把信息撤回,然而已经过去一分钟了,没法撤回了。

    她战战兢兢起了床,把耳朵贴在墙壁上听了片刻,没什么动静,这才稍稍放心了些。

    洗漱完毕出了门,埃尔森已经在客厅,笑容满面,看过来的眼神带着别样的热切。

    今天早上华梓易起来的时候心情比往常任何一天都要好。

    作为从小照顾他长大的管家,埃尔森觉得很神奇:谁都知道,起床前后半个小时,千万别去打扰华梓易。

    “简小姐,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吗?”

    “睡得很好,太谢谢你了,埃尔森。”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往餐厅走去,华梓易已经在用餐了,照例是沙拉、面包和牛奶,而简路这边,佣人端上来了小笼包和豆浆,还有几叠开胃的小菜。

    “大少特意吩咐为简小姐准备的,”埃尔森特意介绍,“那天简小姐没能留下来吃午饭,大少不太高兴,连饭都没怎么吃,害得我们的厨师都担心了很久,以为是不是他的厨艺退步了。”

    简路看着华梓易吃吃地笑了起来。

    华梓易不得不轻咳了一声:“埃尔森,你最近又多话了。”

    “sorry,最近的日子过得太无聊了。”埃尔森毫无诚意地道歉。

    “为什么会无聊呢?”简路好奇地问。

    埃尔森耸了耸肩:“没有人渣来捣乱,这里简直安全得让人骨头发痒。”

    简路没听懂:“有人捣乱找警察叔叔就好了。”

    埃尔森乐了:“对,找警察叔叔。”

    简路招呼埃尔森一起坐下来吃饭,埃尔森敛了笑容,十分严肃地拒绝了:“这可不行,主人吃饭的时候,照顾你们是我的职责。”

    昨晚的晚饭因为简路受伤的缘故很简便,埃尔森又在准备卧室,简路并没有感受到什么,可今天这样让简路觉得坐不住了,连连看向华梓易,盼着他说句话,华梓易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这是埃尔森的工作,你想害他丢工作吗?”

    当然不想。

    简路只好别扭地坐了下来。

    豆浆香甜浓郁,包子一咬一口油,比起学校外面的早点铺,味道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吃到一半的时候,华梓易擦了擦嘴先站了起来:“我吃完了,今天还有事,要提早出去一下。”

    简路的嘴里刚咬了一大口肉包子,嘴里鼓囊囊的,唇上泛着光泽:“吼得,窝灯会也要肥去了。”

    华梓易哑然失笑,手心不知怎么有点痒痒的,想去揉揉她的脑袋。

    “等会别忙着走,可以去屋顶看看,有什么合适的漂亮花木发照片给我。”他随口道。

    简路的眼睛一亮,连连点头:“好的,还有……”

    她想起昨晚华梓易贴心的照顾,忍不住道谢:“那个,昨晚谢谢你。”

    埃尔森仿佛嗅到了什么,面上不动声色,暗中却竖起了敏锐的八卦雷达。

    华梓易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

    他拒绝去想自己昨晚的种种超出常理的言行。

    尤其是那冒着傻气的敲墙壁。

    日行一善吧。

    毕竟费兰克留下的烂摊子,他有这个责任收拾。

    “不客气,应该的。”他淡漠地应了一句,转身走了。

    简路很虔诚地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开。

    埃尔森有一点点的小失望,只好和简路打趣:“舍不得我们少爷走吗?”

    怎么可能!

    虽然华梓易对她很好,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他的时候,她还是有点小紧张。

    可能是他太厉害了吧,看上去就一股子冷冷的模样让人害怕。

    简路当然不能和埃尔森说这些,嘿嘿一笑:“当然不是,他走了,你可以坐下来一起吃了吧?”

    “当然不能,”埃尔森坚贞地守护着他做管家的职业道德,“你是大少的客人,当然也就是我的半个主人。”

    “我们这里才没这么多讲究呢……你们是哪里人啊?”简路嘟囔着问。

    “大少是n国的华裔,他在这里留过学,很喜欢北都,所以这次来这里小住。”埃尔森解释说。

    “n国……那里是不是有个城市叫纳马兰?”简路惊喜地问。

    “你也知道?”埃尔森有些惊讶,“对,就在我们的东北部。”

    “书上说,那里是多肉植物的圣地,真想亲眼去看看。”简路憧憬地说。

    虽然有点不太忍心,埃尔森还是打断了她的臆想:“那里有点乱,你一个小姑娘肯定不能自己去,让大少带你去吧,他很熟。”

    简路吐了吐舌头:“那还是算了。”

    两人说笑着用完了早餐,埃尔森把她带到了屋顶的楼梯口,就自己去忙了。

    楼顶是一片开阔的平台,足足有三四百平方,四周用围栏拦起。

    沿着栏杆,简路一步一步地走在平台上。

    白色的地砖和围栏,在她眼前渐渐地变成了一簇簇藤蔓、一抹抹绿意。

    从小到大,她学习各种知识都很吃力很被动,全靠各种死记硬背,记了十句却又忘了八句。

    唯有这些有生命的绿色,让她在几近窒息的学习生涯中看到了一丝希望,让她觉得,她也并不是太笨。

    她能背出身边每一种植物的生活特性和栽培技巧,知道它们的喜好。

    在她眼里,花草树木的每一片新叶、每一次摇曳都好像它们的低喃细语,悄悄和她诉说着旁人听不懂的秘密。

    从前她被简宁甫保护在羽翼下,有同学的关心、父母的爱护,一直懵懵懂懂地愉快生活,然而,自从进了大学之后,宋檬檬的嘲笑、同学们的疏远,还有方姐姐偶尔语重心长的告诫,都在她心底留下了很深的印记。

    她深刻地盼着能有一技之长,让自己不要成为简宁甫的累赘。

    站在平台中间往外看去,正南方的香果树枝繁叶茂,刚好能看到它的树冠。

    抬头一望,湛蓝的天空上白云朵朵。

    各种各样的绿植在她脑海中浮现。

    娇小精致的多肉、绿意盎然的巴西铁、浪漫迷人的紫藤花、清纯秀气的绣球花……

    和大型的行道树、彩叶树不同,这些姿态各异的绿植最适合在屋顶花园里争妍斗艳,

    要是有一天,这屋顶花园能满目绿色,躺在藤椅上便能享受夜空中满天星光的照拂,听着身旁绿植的呼吸和低喃入眠,那一定是件再惬意不过的事情了。

    简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来来回回在平台上走了不知道几遍,又找了个背阴的地方坐了下来,用笔在纸上随手勾勒了起来。

    手机震动了好几下,她这才回过神来,拿起来一看,简宁甫一连发了三条微信过来。

    [宝贝,你过来了没?]

    [中午有好吃的。]

    [在哪儿了?要不要我来接你?]

    原本昨晚就该回家的,再不回去,简宁甫真要直接杀到学校来接她了。

    [回来了,马上就到了!]

    简路连忙回复了一条,旋风一样地跑到楼下去收拾东西了。

    埃尔森要替简路派车,简路拒绝了,她可不想车子开到小区门口来一大堆围观的叔叔阿姨。坐地铁也就四五站路,花不了半个小时。

    科大小区是北都科学大学的家属楼,集资兴建的时候四周还是城中村的矮平房,十年过去了,这里已经成了繁华的区中心,菜场、医院、学校一应俱全,生活十分方便。现在简家家里这一套一百来平方的三室两厅,也成了房产市场的香饽饽,身价近千万了。

    打开门,一股炖排骨的香味飘了了过来,保姆张阿姨已经在烧菜了,餐桌上放着几个凉拌的小菜:海蜇皮、酱萝卜和拌秋葵。简宁甫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一见女儿顿时喜笑颜开:“噯呦,小路可算记得我这个爸爸了。”

    他今年已经五十多了,两鬓有了白发,不过,这些年浸淫于学术研究和教学,让他整个人带着一股儒雅温和的气质,在一众大腹便便的油腻中老年男人中显得尤为出众。

    简路在沙发上放下了书包,快活地叫了一声“爸”。

    “这个星期是不是在学校里没吃好啊?怎么瘦了?”简宁甫取下了老花眼镜,仔细地打量着一个星期没见的女儿。

    “谁说的,这里还都是肉肉,”她鼓着腮帮子朝简宁甫凑了过去,“不信你捏捏。”

    打小父母就爱捏她的脸蛋,还互相指责对方捏太多了要影响孩子发育,后来简路大了才把这个爱好给戒了。

    脸上被戳了一下,简路鼓起来的腮帮子“扑”的一声扁了一半,简宁甫笑着说:“原来是虚胖。快去看看你那些宝贝吧,我都照顾得头疼了。”

    简路也惦记着呢,立刻放下了书包去了阳台。

    他们家的阳台很大,横向足足有一米七,左边是一个木制的大花架,上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多肉植物,右边则是稍大些的绿植,上边绿萝垂了下来,各种植物错落有致,一片绿郁葱葱却不觉得拥挤。

    “小莲花你多了两片叶子……冬妹妹你晒太阳晒得粉嘟嘟了……这么漂亮小心让人嫉妒哦……”简路一盆盆地和她的小宝贝打招呼,叫着她起的名字,“小胖墩你怎么没精打采的啊,我把你往外挪一挪……”

    她去住宿,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这些绿植了,写下了满满两张的注意事项,给了张阿姨、简宁甫各一份,又在阳台上贴了一份,幸好,现在看起来,小宝贝们还都在茁壮成长。

    “小黑,你怎么跑这里来了?”简路轻呼了一声,心疼地捧起了一盆黑法师。

    这盆黑法师已经种了两年了,叶片薄却有力,优雅地舒张着,边缘微微卷曲,最上面的几片已经在光照下成了黑紫色,看上去神秘而冷傲。

    原本应该下面的也已经开始变紫,可简路不在,不知道谁给它挪了个位置放到里面来了,光照太少了。

    简路将它搬到了最上面,安慰道:“乖,别生气啊,这就把你放上来。”

    阳光照在它的叶片上,黑紫色染上了一层光泽,看上去愈发雍容。

    简路盯着看了一会儿,忽然噗嗤一声乐了。

    这黑法师像一个人。

    取出手机,对着黑法师左拍右拍,选了一张最满意的给华梓易发了过去:你看,我养的小黑,漂亮吗?

    发完盯着页面看了好一会儿,没人回复。

    她有点沮丧,随手把手机塞进了口袋里。

    “呦,小路回来了。”有人在客厅里笑吟吟地打招呼。

    简路连忙站了起来,有点意外地应了一声:“咦,方姐姐,你也在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甜枣儿》,方便以后阅读甜枣儿10.黑法师(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甜枣儿10.黑法师(十)并对甜枣儿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