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澎湃的大海

17.c hapter 14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白一墨 本章:17.c hapter 14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季鱼这一睡,又是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只有贾永成在。

    贾永成说她睡着了以后,有个朋友来看过她,是个男人,没留名字。她猜想应该是郑淙。海坤肯定不会回头来看她。

    她并不知道,他们的船当天就离开了香港,更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此前她也没有留他们的手机号码。

    季鱼在医院住了几天,一直以为鲲鹏号上的几个人还会再来医院看她,结果,等了好些日子都不见人影。最后实在煎熬不下去,伤口愈合得差不多了,就出院了。

    日本那边,除了海滩上遇见的三口之家那对夫妇,中田和子也站了出来,为她出面作证,证明她不可能误杀小鲸鱼。

    她除了下水救人,离开过一段时间,一直在海滩上,那么短的时间,她手无寸铁,不可能误杀小鲸鱼。

    报道她误杀鲸鱼的新闻记者,代表个人在当地报纸一个小角落澄清了这一事实真相,证明她没有作案时间和作案工具,更没有作案动机,并向她道歉。

    这件事终于告一段落。

    季鱼却一直在想,如果没有可能再恢复她拍摄的视频,怎么样能把她在日本见到的真实情形传达给国际法庭?

    但口头上还是答应了贾永成,不再去想这件事,怕他担心。

    出院以后,因为伤口没完全好,季鱼一直不能下水。并且,误杀鲸鱼的传闻澄清了,她却仍被贴着服食兴奋剂的标签,潜水俱乐部自然无法呆下去。

    简婕一直撺掇她趁着这个机会退役,转投其他领域,拉着她去参加了一些商务活动,诸如站台,品牌代言之类的。还为她喜欢的一个礼服品牌走了场秀。

    季鱼自己也想不明白,她为什么做这么多无聊的事。

    她一直回避做任何严肃的思考,习惯性把问题抛之脑后,以后再说。但这一次,好像由不得她控制。

    她只要一静下来,就会想,海坤为什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郑淙至少让贾永成转告她,他就没一句话?

    反过来又想,走就走呗,就当没见过这个人。

    每次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下一秒,她脑海里立刻就会自然而然地浮现一个男人的身影。

    她在鲲鹏号上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就像重播的老电影一样,不断地在她脑海里回放。

    季鱼明知道他们不过是她生命里来来往往的过客而已,却不知为何,有些失落。

    更有一件让她抓狂的事,她一直做的那个梦,有一段时间没做了。

    那个梦,曾经是她在夜晚藏身的海。

    现在,白天她不能下海潜水,晚上不能做梦,这意味着,她这条鱼被大海驱逐了!

    正因为如此,季鱼不得不保持忙碌,做一些无聊的事打发时间,才没有空隙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忙了一阵子,她记起还有东西在滨城的潜水俱乐部单人宿舍内。

    这一日,季鱼抽空回到了滨城宿舍,打算把她宿舍里的东西都搬出来。

    她的东西不多,所有的东西清理完,一个拉杆箱就装完了。

    最后那件海警制服,她塞进去,又拿出来,寻思着是该直接扔进垃圾桶,还是拿到缝纫店去补一下。

    犹豫了半天,她最终决定,先拿去补一补,再捐给贫困地区,肯定会有人需要。

    季鱼重新把制服装回去,拖着拉杆箱,走出公寓大楼。

    经过潜水馆的时候,她双脚像被胶水一样粘住,最终克制不住,鬼使神差地又走了进去。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像摄影一样,把每一个角落都扫视了一遍,虽然知道,没过多久她就会忘得一干二净。

    扫视完,季鱼转身准备离开,旁边过道上有人路过,好像在议论上次日本自由潜水比赛的事,提到了她。她立刻找了个地方藏身,想听听下文。

    “你瞧那个任萍萍,不就拿了个冠军吗?神气得跟什么似的,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人家季鱼不知道拿了多少冠军,都没她嚣张。”

    “季鱼都翻篇了,你还提她干什么?”

    “我只是觉得太可惜了。诶,你知道吗,最后赛前训练那天,我亲眼看到,任萍萍在季鱼的饮料里放了什么东西。我猜就是兴奋剂。还有,黑衣人半夜闯到酒店,一个个审讯我们的时候,我们都怕得要死,任萍萍却平静得很,还能劝说简教练为大局考虑,答应他们把季鱼除名。这事也太蹊跷了。”

    “真的假的?”

    “……”说话的人突然压低了声音,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人四周看了看,加快脚步离开了。

    季鱼抓着拉杆箱的手一紧,胸腔内瞬时蹿出一股无名之火。

    她没有跟上去问个究竟,她们要继续呆在潜水队,明哲保身,是本能,她也不想为难她们。

    季鱼远远看见,任萍萍从水池里出来,裹上浴巾,走回更衣室,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

    任萍萍去的房间是她以前用过的独立更衣室。

    季鱼受不了在公众面前脱衣洗澡,简婕也一直把她当病号看,为了照顾她,特意向队里申请,单独给她准备了更衣室。

    这件事,被任萍萍冷嘲热讽了无数次。

    此刻,她心安理得地进入更衣室,“嘭”的一声,把门摔上,发出巨大的声响,惹来过往人的注视。

    季鱼藏身到一个柱子后面,从包里找出墨镜,钥匙,还有她在鲲鹏号上的时候,从郑淙房间里顺过来的那把匕首。

    她戴上墨镜,把卫衣的帽子套在头上,因为搬东西,她没有穿蓝色礼服,穿了一套浅蓝色的连帽运动衣。

    装扮完毕,季鱼贴着墙,走到更衣室门口,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拿钥匙开门,迅速进入房间内,把门反锁。

    房间不大,洗浴间和休息间是打通的。

    休息间的沙发上放着女人的胸`罩,内`裤之类的衣物。洗浴间的帘子后面,站着一个女人,水声哗哗作响,女人一边哼着曲子,一边洗澡。

    整个房间内,雾气腾腾,空气窒闷。

    季鱼快步走过去,把帘子往中间一收,拢住女人的身体,把她用力推向墙壁,用身体顶住她的腰,一手捂住她的口鼻,一手把匕首压在她脖子上。

    “啊……”任萍萍吓得大叫,刚叫出声来,被她生生压了回去。

    “想死,你再叫一声?”季鱼刻意粗着嗓子,把声音压低,听起来像男人的声音。

    任萍萍趴在白色瓷墙上,吓得浑身发抖,拼命摇头,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给我听好,我问一句,你答一句,有半个字是假的,这把刀就插`进你的脖子半公分。插到几公分会死人,就看你脖子有多硬多厚。”

    任萍萍立刻又点头,像捣蒜一样,唯恐她看不到。

    季鱼松开了她的口鼻,虎口张开,贴着她的下巴,拇指和中指掐住她的两边脸颊,只要她出声,她用力一捏,就可以堵住她发出声音。

    任萍萍也不笨,当然不敢明着唱反调,很配合:“你你你……问吧,我我我……不叫……保证不叫。”

    “你们在日本比赛前一晚,审讯你们的黑衣人,是不是日本人?”

    “有有……对对……对的……中国人也有……”任萍萍使劲点头,很快又摇头,语无伦次,“……没没没……都是日本人。”

    季鱼一惊:“是不是你认识的中国人?”

    “是是……不,没有,没有中国人……啊!我的脖子流血了,好痛,痛死我啦!”季鱼稍稍用了点力,任萍萍痛得鬼哭狼嚎。

    “你给你那个叫季鱼的队友下了什么药?是不是兴奋剂?”

    任萍萍突然抬头,似乎很诧异,这个入室匪徒怎么会知道这些。

    她拼命摇头:“不,不是,我只放了一点安`眠药。兴奋剂是他们后来放进饮料里的,他们把饮料瓶拿去检测,上面有季鱼的dna,所以也能证明她服食兴奋剂……”

    季鱼恍然大悟,很气愤,这样的检验报告竟然也能凑效?!

    “还还还……有什么……问题吗?”任萍萍怯怯地问了一句。

    季鱼用力压紧她:“那些黑衣人里面,有没有一个叫黑鲨的?”

    任萍萍静默了半晌才摇头:“没有,真的,我确定。我只听到他们叫领头的人叫铁哥。”

    季鱼想了想,黑鲨这种神秘人物,肯定不会亲自跑到酒店去抓人,更没有时间审讯他们这些人,出面的肯定是些小喽啰。

    她也能确定,任萍萍这一点应该没有撒谎,她能主动说出领头人的名号,她这个“劫匪”今天也算有收获了。

    季鱼抬手,手肘用力敲了一下她的后脑,把她敲晕了,再用浴巾裹住她的身体,架着她转移到沙发上,把她安顿好躺下来。

    她走出更衣室,躲在暗处,给管理处的人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任萍萍所在的房间有人晕倒,让他们去救人。看到有工作人员进入更衣室,她才离开。

    季鱼坐上出租车,司机问她去哪,她脑海里一片茫然,因为真的不知道该去哪。

    贾永成在香港一所高校任职,在滨城置业,市内有一套两室一厅的公寓。她十二岁以后,就跟着他住,一直到她十八岁。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贾永成搬到学校去住,她也搬到俱乐部的宿舍住,公寓就一直空着。

    至于她自己的家……她已经完全没有印象。

    季鱼只是偶尔会梦到,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男人,把她架坐在脖子上,旁边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同样一身白色制服。

    她猜想,那应该就是她的父母,她小时候应该有一个幸福的家。可不知为什么,每次她问贾永成关于她父母的事,他都回避,回答得很模糊。

    “小姐,你要去哪?”司机又问了一句,把她神游的思绪拽回到现实。

    “酒店吧……等等。”季鱼看到路边闪过一个小店的招牌。

    田螺姑娘。

    她口水突然就涌上来了。

    她有些意外,她以前是不是很喜欢吃田螺?

    季鱼让司机掉头回到刚才的地方。

    结果,不知道是司机故意绕道,还是确实如他所说,这条路不能掉头,只能下了高架桥,从另外一条路再绕回来。

    绕了半天,等她下车的时候,哪里还有田螺姑娘的影子。

    季鱼只有在海底的时候,才会有方向感。

    此刻,暮`色`降临,霓虹灯闪烁,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和人,仿佛按下开关的传送带。随处可见高楼大厦,像森林里的树一样密密麻麻。

    季鱼站在马路中央等待红绿灯的地方,顺时针转了一个三百六十度,又逆时针转回来一个三百六十。感觉哪个方向都一样,根本摸不着北。

    最终,她只能凭感觉,随便选了一条路,拖着拉杆箱,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因你澎湃的大海》,方便以后阅读因你澎湃的大海17.c hapter 1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因你澎湃的大海17.c hapter 14并对因你澎湃的大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