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你澎湃的大海

16.c hapter 13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白一墨 本章:16.c hapter 13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简婕起身,坐得离季鱼更近,小心翼翼地向她解释。

    “我当时脑子很乱,只想着,既然你已经不能来参加比赛,其他人不能耽误。幸好,任萍萍也算争气,最后拿了冠军。更何况,他们当时手里真的有你的检验报告,我亲眼看到过。季鱼,你不会怪我吧?”

    季鱼摇头:“不会,你又没做错什么。”

    她很了解简婕,集体荣誉就是她的命,当时的情形,她只能这样做,她当然能理解。

    但她不能理解的是,她没有服食兴奋剂,为什么会有她的检验报告?

    简婕还想说什么,贾永成清了清嗓子,打断了她:“简教练,你不用过意不去,都已经过去,这件事就到此为止。”

    简婕似乎想起什么,频频点头:“对,自由潜水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事,太危险,季鱼早就应该退役。我差点忘了,今天来是想跟你说另外一件事。有个叫肖胜景的水下摄影记者,说要拍一个海洋生物保护的主题宣传片,想找你出镜,我觉得是个好机会,到时候放到主流国际频道播出,说不定会一炮走红,成为国际巨星……”

    “不用了。”季鱼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潜水,我还有其他想做的事。”

    “什么事?”

    “什么事?”

    简婕和贾永成异口同声地问道。他们两个都很了解季鱼,过去这么多年,除了潜水,她对其他事都提不起兴趣。

    季鱼没说想留在鲲鹏号,她不用问也知道,他们肯定会反对。

    她让简婕先回去忙,她有一些私事跟贾永成商量。

    简婕叮嘱她好好休息,先不要惦记潜水的事,便离开了。

    她一走,季鱼还没开口,贾永成似乎知道她想说什么,主动提了出来。

    “中田和子小姐已经跟我联系过,那天你在海滩被人追,她确实在场。不过,想请她出面作证,可能有点难度。她毕竟是日本人。”

    “……”季鱼语塞了。

    想想她们以前那些事,中田和子恨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那么大度,出面给她作证?

    “但我有办法说服她。”贾永成起身,坐到床沿来,双眸漆黑,闪着柔光。

    “小鱼,你只要答应,把你看到的那些都忘记,以后也不会到国际法庭指证,中田和子小姐就会出面作证,证明你没有误杀小鲸鱼。”

    季鱼大脑一时反应不过来,这中间到底拐了几个弯,埋藏了多少见不得人的秘密?

    原来还可以这样!

    她其实之前没想到这一点,视频被毁了,她本人可以站到国际法庭上,作为证人,说出自己看到的一切。

    季鱼立刻就笑了。

    “不,我不跟她做交易,也不许需要她给我作证。我相信,日本人再有能耐,也不能无中生有。”

    贾永成急了:“你太小看日本人了。他们的思维,跟常人不一样。这么多年,全世界的人反对他们以科研名义捕杀鲸鱼做商用,他们收敛了吗?我说过,我有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季鱼动了一下身体,肩膀上的伤口像撕裂了一样,痛得她直冒冷汗,她咬牙忍住不吱声,等着他的答案。

    贾永成思忖半晌,回答:“我有日本科研界的朋友,他们其中也不乏正义人士。我从他们那里得到消息,日本船队近期会派出捕鲸船,远赴南极。我会想办法混入其中,拿到新的证据。”

    “……”季鱼紧抓住床单,拼命摇头,却说不出话来。

    这种怕失去亲人的恐惧,她感觉很熟悉,是不是她以前经历过?

    季鱼拼命地去回想,想要在脑海里捕捉到一点记忆的碎片,却只想到在日本海滩,海坤扛着她上快艇的时候,她突如其来的恐惧。

    她再想,还是什么都没有,很快就想不动了,脑袋里就好像灌了铅一样,勾回都被堵塞了。

    “老贾,能不能告诉我,我爸妈他们是怎么出意外的?他们是在船上出的事吗?”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贾永成大惊失色,说话的语气也没有一惯和善,“季鱼,这次我必须说说你,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你晕船,不能坐船,你怎么不听话……”

    贾永成没有说下去,轻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当时也没有其他办法。这次就算了,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你父母的事,都已经过去,你要想着,他们也许还活着,有一天会回来。前提是,你要好好地活着。”

    “每次你都这样说。如果他们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如果他们出了意外,为什么你不愿意告诉我?又是因为那个什么ptsd吗?我又不是玻璃罐,没有哪么脆弱!”

    季鱼有些恼,感觉像傻子一样被人唬弄。

    可不管她怎么问,贾永成都绝口不提她父母的事,只说他们出去旅游,失联后,没有再回来,警方一直在找。

    季鱼问了半天,没问道什么,感觉很疲惫,只能打住。

    贾永成扶着她躺下来,没多久,她就睡着了。

    他视线落在她紧抓着被单的手,费了很大力气才掰开,轻叹了口气。

    门突然开了,进来两个人。

    贾永成匆忙放开她的手,站起来,伸手去拉被子,给她盖上,坐回床旁边的椅子上。

    海坤站在门口,只停顿了几秒,转身又准备离开。

    “喂,你不跟人家打声招呼就走?”郑淙抓住他的手臂,“这次走了,下次再见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呢。”

    “睡着了怎么打招呼?”海坤把手臂抽出来,大步离开。

    郑淙杵在门口,转头看向床边的人,礼貌性地打招呼:“你好,那个,我们是季鱼的朋友,刚才你们来的时候,我刚走。”

    贾永成一直盯着门口,听到他说话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是你们救了她?”贾永成转身正对着门口,向他们鞠躬,“真的谢谢你们。”

    “不用不用,这是应该的。”郑淙笑着摆手,指了指门外,“那我们走了,等季鱼醒了,麻烦你转告一声。”

    “好,他们……以前认识吗?”贾永成追问道。

    郑淙感觉莫名其妙,不知道他问的“他们”指的是谁,他直接理解成季鱼和海坤,摇头否定,转身离开了。

    房间里安静下来,贾永成长舒了一口气。

    ——

    郑淙从季鱼病房出来,快步追上已经跑到楼梯口的海坤,两人并肩走下楼梯.

    “兄弟,你跑那么快干什么?”不在船上,郑淙一般都叫得很随便,不会叫他船长,“船都停了,我们不用赶时间啊!”

    “郑小姐怎么说?”

    “冲我发飙呗,怪我没说服你,让枇杷露个面,留住金主。我说你舍不得让枇杷在人群面前受煎熬,她就没说什么了,只说再联系其他的投资商,让我们先找个地方,把船靠岸,休息一段时间,等她的消息。”

    “先去滨城,杨队长带回去的那些人,还在审讯,我去了解一下情况。”

    两人已经出医院大门,走到人少的地方,郑淙笑着问了一句:“我们就这么走了,季鱼怎么办?”

    “她已经回到中国,有家人,有朋友,还轮得到你操心她要怎么办?”

    海坤有些躁,翻出烟,找郑淙要打火机。

    郑淙从兜里拿出打火机,给他点燃烟火,要把打火机收回:“这是我刚买的,不能再给你。这几天,我的打火机都被你顺走了。”

    “你再去买一个。”海坤手快,轻而易举就把打火机夺了过来。

    “你怎么跟季鱼一个德性?就喜欢顺我的东西。”郑淙气得笑,“那女人睡我房间才两天,完全不把我当外人,翻到什么东西觉得好玩,就占为己有了。”

    “你他`妈的不提她是不是会少两肉?”海坤瞪了他一眼,猛抽了两口烟,转身去拦的士。

    “……”郑淙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那么大火气。

    海坤的脾气,他当然了解,平时很能克制,不太会因为一些小事动肝火,但一旦发起怒来,用惊涛骇浪来形容也不为过。

    “老子想提就提,关你屁`事,这又不是在船上,少拿你船长的架子来压我。”郑淙当然也不是个认怂的人。

    他不紧不慢地拿出烟来,点上,脑海里在整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郑淙依稀记得,那天他和季鱼喝完酒以后,他把季鱼送到门口,回了泥鳅和枇杷睡的房间,听到季鱼先进了隔壁房间,后来又出来了,之后就没再进去过。

    他猜想,季鱼出来以后,应该是去了船长舱。

    一开始他还等着,他们头顶上的房间会再次传来噼里啪啦的大动静,结果,一直都很安静。后来他就睡着了。

    “你跟她上`床了吗?”郑淙直接问他,“上了床把她带上船不就得了?这么简单的事有什么好纠结的?”

    孤男寡女,在一张床上睡一个晚上,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这种事郑淙想象不来,尤其对于一个长时间漂在海上,很久没碰过女人的男人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海坤吞云吐雾一番之后,隔着烟雾怒视着他,吐出一个字:“滚。”

    他声音不大,带着一种克制和压抑,隐约还有一丝无奈。郑淙听不出这个字代表的是yes还是no。

    他还想再追问,一辆的士在路边停下来。

    海坤摆摆手,示意他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他把烟头掐灭,扔进路边垃圾桶,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郑淙转身,大脑却突然一片空白,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招手叫住刚开出几米远的的士车,也上了车。

    后座上的两个男人,互相瞪着对方,眼神里都充满疑惑,显然都想问,这人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在海坤眼里,郑淙的不对劲在于,如果是以前,船每停到一个地方,他就像个被放风的囚犯,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彻夜不归也是常有的事。

    当然,他也知道,郑淙并不是随便乱来的人,只是受不了拘束,他就是随便在路边像乞丐一样蹲一个晚上,也觉得这样自由,绝不会急着回到船上。

    在郑淙眼里,海坤的不对劲在于,不管是以前的黑珍珠,还是其他若干个曾经觊觎过他的女人,他拎得清楚,不爱就是不爱,不会给对方任何幻想余地,更不会动什么肝火。

    为什么这次在季鱼身上,他就那么别扭呢?上没上`床,不能爽快地给个话?

    两人都没开口问对方,瞪了一会儿眼,各自转身,看向窗外,一路无话。

    回到船上,他们当晚就离开了香港,去往滨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因你澎湃的大海》,方便以后阅读因你澎湃的大海16.c hapter 13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因你澎湃的大海16.c hapter 13并对因你澎湃的大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