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

1.第一章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文理风 本章:1.第一章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三月初,天气乍暖,憋了一冬的善男信女,终于可以不用顶着寒风,舒舒服服的来上香了,一时间,城外的各大寺院香客剧增。

    兴安寺,作为兖州府最大的官寺,由于里面有不少德高望重的名僧,自然是许多香客的首选,更是香火鼎盛,热闹非凡。

    若是平日,看到有如此多的善男信女虔诚向佛,哪怕自诩早已修得四大皆空,身为住持的慧静,也会欣慰一二,觉得自己治寺有方,佛法得以传承。

    可此时,寺院后院的禅室里,慧静住持却压根没心思顾着前面的繁华,甚至连仪态都顾不上了,一把抓住旁边报信的僧人,不敢置信的说:

    “了悟师侄,你说什么,圣上打算对佛门下手!”

    来报信的僧人了悟对慧静住持的失态看在眼里,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别说眼前的慧静住持,就是他的师傅,慧林住持,得到消息时,也惊得打了茶盏。

    了悟双手合十,对慧静住持回道:“慧静师叔,家师和京城几位方丈住持半个月前得到消息,圣上听信道士张有道谗言,觉得如今天下寺院太过繁盛,许多百姓出家为僧,不事生产,致使田园荒废,打算清查寺院,并且勒令僧侣还俗,以便充入两税。”

    慧静住持听了,连戒律都不顾了,直接骂道:“这牛鼻子,端的狠毒!我佛门不曾招惹他,他居然出这等绝户计!”

    坐在首位一直闭着眼的圆尘禅师,对住持淡淡说:“慧静。”

    慧静忙住口,对首位的圆尘禅师行礼,说:“是弟子犯戒了,”只是脸上的怒意还止不住。

    圆尘禅师知道慧静素来性子急了些,不过平日做事却很有分寸,所以也只是说了一句,就接着对了悟缓缓的问道:“是你师傅让你来的?”

    了悟忙对圆尘禅师行礼,然后恭敬的说:“师傅和京城其他几个寺院的住持方丈得到消息后,深知此事对佛门影响重大,就赶忙请出了在大报恩寺闭关清修的圆心禅师,请他出面,进宫向陛下陈述其中利害,希望能改变陛下的心意,可谁知,却被张有道那个道士阻止,连面都不曾见到,师傅等人无奈,只能让弟子紧急北上,来找师祖您,希望您能回金陵进宫,劝阻陛下。”

    了悟抬起头看着圆尘禅师,急切的说:“师祖,如今唯有您进宫,才能直接见到陛下,佑佛门无恙!”

    圆尘禅师也知道事态紧急,没有推脱,直接对了尘说:“你一路从金陵而来,也是疲惫不堪,先到旁边禅房小憩一下,我让慧静收拾一下,就跟你动身进京。”

    了悟听了,忙说:“多谢师祖体恤。”

    慧静住持让外面候着的小沙弥进来,带了悟去旁边的禅室休息。

    等了悟走后,慧静就转头躬身问圆尘禅师:“师傅,那弟子去准备您进京的车架?”

    圆尘手上正捻着佛珠,听到慧静的话,突然一顿,然后缓缓的睁开眼,看着下首的慧静,突然问道:“慧静,你跟我多少年了?”

    慧静住持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诚恳的回道:“弟子是个弃儿,在雪地里被师傅捡到,如今已经五十有二年了。”

    圆尘禅师看着慧静住持,眼中罕见的露出一丝慈爱,说:“你素来性子急,我平时难免对你严苛一些。”

    慧静住持听了,忙说:“弟子知道师傅这是为了弟子好。”

    他师傅对他虽然严苛,可把他从小拉扯长大,又对他悉心教导,传他衣钵,对于他,他师傅不但是他师傅,更是他最亲近最敬重的人。

    圆尘禅师伸手摸了摸慧静的头顶,叹了一口气,然后收回手,起身站起来,对慧静说:“去准备车架吧,等我走后,把圣上想要对佛门动手的消息告诉寺里的那些孩子们。”

    慧静住持听到圆尘禅师说准备车架,刚应下“是”,结果听到圆尘禅师后面说的,直接愣了,犹豫了一下,说:“师傅,这样会弄的寺里人心惶惶的。”

    圆尘禅师捻着佛珠,无悲无喜的说:“总好过等事情真来了,才知道。”说完,直接朝内室走去。

    慧静听了,猛然抬头,看着自己师傅的背影不可置信的说:“难道连师傅您都无法劝阻圣上?”

    圆尘禅师的脚步一顿,叹息道:“钱财动人心啊!”

    慧静转头看着佛龛里金灿灿的纯金佛像,突然遍体生寒。

    ……

    “唉,你听到了么,圣上要下令灭佛?”一个小沙弥对旁边的几个小沙弥说。

    “什么?”几个小沙弥惊恐的问道。

    “不是灭佛,是要裁剪僧人。”旁边一个年纪大一些的沙弥走过来说,温声说。

    几个小沙弥赶忙行礼,叫道“子能师兄”,然后七嘴八舌的问道:

    “真的要裁减僧人吗?”

    “听说是圣上亲自说的,是不是真的?”

    “天呐,这可怎么办?”

    “好了,”子能摆摆手,先让几个小沙弥安静,然后说道:“师祖刚刚已经亲自动身进京去面圣了,准备用佛法规劝圣上,我佛慈悲,相信圣上一定会迷途知返的。”

    几个小沙弥听到圆尘师祖已经去了,顿时放下心来,圆尘师祖佛法高深,肯定能说服圣上的。

    于是几个小沙弥向子能师兄行了一礼道“多谢子能师兄教诲”,就跑去该干什么的干什么了。

    子能看着又变的无忧无虑的小沙弥们,笑了笑,眼中却闪过一丝担忧,想了想,转身往藏经阁走去。

    到了藏经阁,子能走进去,就看到一个老和尚正躺在门里的破席子上呼呼大睡。

    子能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看到被丢在一旁的被子,摇了摇头,伸手拿过被子,轻轻的替老和尚盖上。

    子能的动作虽轻,老和尚却很是警醒,在被子刚盖到身上时就睁开了眼,看着子能,笑着说:“老和尚我这是在修身呢,你这小家伙,又来帮我盖被子。”

    “修身也不用睡觉不盖被子,这才刚三月,春寒料峭,虽然这几天暖和了,可早晚却是冷的很,你这不盖被子,可不是修身,是糟蹋身子。”子能说道:“这要是夏天,您想怎么修都成,我才懒得管您呢!”

    “夏天那还叫修身么!”老和尚嘀咕道,不过也知道子能是好意,就接着披着被子坐起来,说:“这都快晚上了,你怎么到这来了?”

    老和尚是这藏经阁的看守,子能从小喜欢来这看书,和老和尚也熟,不过平时子能都是白天来,今天却天快黑了才来,老和尚不免有些诧异。

    子能笑着说:“我今晚在饭堂吃饭时突然想起一件事,想着书中有,却记不大清,就想来藏经阁查一下,我记得藏经阁的书里有,就过来了。”

    老和尚知道子能是个书虫,经常想到什么就来藏经阁查书,也不奇怪,就对子能挥挥手,说:“那就快去吧,藏经阁里面的禅房有蜡烛,自己去拿,不过照着找书的时候可千万小心,别把书点着了。”

    “知道了。”子能对老和尚行了一礼,就往禅房走去,打算去找蜡烛。

    “对了,别看的太久,忘了回房睡觉,小心戒律堂罚你!”老和尚想到子能一看书就忘了时间,对着子能的背影提醒道。

    “知道了,放心,我就看一会!”子能对老和尚摆摆手,就进了禅房。

    “去,每次都说一小会,可哪次不是饭点才出来,戒律堂罚你都罚熟了。”不过想到这孩子原本就是戒律堂的了语长老从寺门口捡回来的,老和尚也不担心,每次不就是罚扫地么,这小子这么多年早就是老油条了。

    想到这,老和尚又躺回到破席子上,刚闭上眼,突然又睁开眼,把旁边的被子拉过来盖上,哼,省得那小子等会过来又打扰他睡觉!

    子能从禅房拿了跟蜡烛,点燃,然后用蜡烛照着去了藏经阁里面的书库,兴安寺的藏经阁极大,里面不仅有各种佛门经书,还收藏了不少历朝历代的典籍,甚至连儒家和道家的典籍也有,可能打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主意吧!

    子能轻车熟路的拿着蜡烛找到放置史书的几个书架,然后用蜡烛照着,一一看书背上的小字,直到看到一个“唐”字,才停下来,把几本唐史都拿出来,抱在怀里,这才举着蜡烛回禅房。

    回到禅房,子能把蜡烛放在桌子上灯罩里,然后就迫不及待的拿过书,翻了起来。

    翻了一会,看到一行“会昌五年四月,武宗下令清查天下寺院及僧侣人数”,子能突然停住,忙伸手把灯往近处移了移,看到足够亮,才接着看下去,结果越看越心惊,越看越心寒,等看到下面记载幽州镇节度使张仲武为了讨好唐武宗,下令“有游僧入境,则斩之”,更是心里一哆嗦。

    等把这一段“武宗灭佛”看完,子能合上书,看着眼前飘忽不定的烛火,自言自语道:

    “难道我穿越一次,想安稳的当个和尚都不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方便以后阅读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1.第一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1.第一章并对天生不是做和尚的命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