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男友跑路了

第124章 番外篇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贺海豹 本章:第124章 番外篇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初皑紧紧地抱着况祁的腰, 感觉到这家伙也用胳膊把自己箍得死死的, 然后两个人一起天旋地转。值得您收藏 。lwxiaoshuo。

    他俩绝对是吃饱了撑的,才决定跑到这个未知的星球上来玩一圈。

    他俩回到空间后着实过了几天安安稳稳的日子,然而这种生活虽然甜蜜, 待久了却十分无聊。

    到了后来他每天都在床上晃着尾巴躺尸, 要么就是跟某位神仙一起天雷地火地滚床单。虽说况祁的脸他永远都看不厌,然而毕竟纵欲伤身, 再这样下去真怕出什么事儿。

    于是他俩就效仿了玄女和小九,开始在茫茫宇宙中寻找适合“旅行”的地方。

    他俩选中的这个世界非常小,小到只有这么孤零零的一个星球,在整个世界里显得万分可怜。

    按理说这样的一个世界是没有什么生灵的,他俩也绝对不会来。然而奇就奇在这颗星球的外部包裹了一层厚重的充满能量的迷雾,连况祁都无法用灵力感知到里面的情况。整颗星球密不透风,外部世界对它一无所知。

    万一,里面就真的有什么奇光异景呢?

    于是一神一狐对视了一眼, 当即拍板决定就玩这里了。

    大概是这颗星球感知到了他俩这种欠揍的思想, 两人刚刚触碰到迷雾的边界,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不由分说地把他们往地心处拽去。

    况祁迅速地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初皑反应过来, 也赶忙抱住了对方。

    吸引力似乎是从星球内部发出来的,与迷雾本身并无关系。

    他晃了晃脑袋, 极快的速度让周围的空气形成了大风,把他俩的头发吹得跟鸡窝一样。

    初皑微微皱了下眉毛,想释放出点灵力来裹一裹, 然而刚刚发力,就马上被况祁给制止了:“雾里面有东西。”

    初皑:“……”

    况祁动了动手指,微微抚了一下他的后背。

    初皑:“……”

    因为他俩不知道雾里面那东西的真实水平,所以目标不能太大了。虽说没什么好怕的,但总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初来乍到,一切小心为上,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他顿了顿,抱着自己的这家伙稍微换了下姿势,他整只狐狸被这货围了个密不透风。

    初皑:“……”

    他眨了眨眼睛,默默地抱紧了况祁,等着他俩一起穿过迷雾,到达地面。

    然而这迷雾却好像根本就无法穿透。

    况祁下意识地收紧了手臂,皱眉看了一眼四周,顿了一会儿,终于释放出了自己的灵力。巨大的能量冲击着四方,形成了一个坚实的保护罩,把他俩牢牢地包裹在了里面。

    ——迷雾凝聚于星球上方不远处,根本就不厚,他俩下坠的速度也并不慢,不可能这么久了还有没到达地面。

    他俩被雾里面的东西给算计了。

    况神仙十分窝火,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爱人,之后撸袖子准备跟这个混蛋玩意儿打一场。

    初皑:“……”

    算一算,这家伙有上万年的时间没活动过筋骨了,之前在每个世界里打架斗殴什么的根本不算数。他顿了顿,感觉况神仙浑身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可怕气息。

    初皑:“……”

    对于“雾”来说,他俩是入侵者,出手阻挠其实是无可厚非的。而况祁这样,也无非是想找个东西让自己练练手。

    然而同样的,“雾”既然能阻挠,就不可能看不出他俩的能力。这种情况下却依旧梗着脖子上,应该也是不怎么怕他们的。

    初皑眨了下眼睛,伸手拽了拽某位神仙的衣服:“感觉到它了吗?”

    况祁摇了下头:“没有,它应该在底下,这片雾是一道天然的屏障。”

    初皑顿了顿:“别轻易出手。”

    况祁:“……”

    况祁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伸手摸了下他的头发,又轻轻挠了挠他的后背,算是缓解了一下自己手痒的症状,这才点了点头。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理亏的一方。人家在自己的星球上呆的好好的,他俩非要横插一脚,原住民不乐意也是理所应当。

    所以,如果可能的话,他们仍然打算不破坏任何东西地溜进去。如果“雾”想管他们要门票费,那就给它;如果它真的不欢迎他俩,那他俩也大可再找别的地方,找一个没有这么高能量的生灵居住着的地方。

    初皑顿了顿,抚平了对方衣服上刚刚因为自己抱得太紧而留下的皱褶。

    有他在身边,自己其实什么都不用做,就挂在他身上当个寄生狐就好。

    他心念一动,直接化成了本体,窜上了况祁的肩膀,大尾巴一甩,整只狐狸变成了一条围脖。

    况祁:“……”

    况祁顿了顿,屏息凝神,告诫自己现在不是摸皑皑的时候,这才顿住了心思,仔细地听着周围的动静。

    皑皑动了动爪子,勾住了他的衣服。

    保护罩放出来之后,他俩下坠的速度明显变慢了,就如同在头顶上悬挂了一个巨型降落伞,晃晃悠悠地往下落。

    初皑甩了下尾巴,况祁猛地朝一个方向移了过去。

    下一秒,视野中出现了一片张牙舞爪的黑色烟雾,呼啸着朝他俩扑了过来,飓风中似乎还夹杂着上万吨的碎石沙粒。

    况祁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再次闪身躲到了一旁,却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没来由的头晕。

    窝得舒舒服服的初皑皱了下眉毛,倏地一下从况祁的肩膀上站了起来,半秒之后再次化成了人身。

    雾里的东西是个使幻术的高手。

    那他们就不能掉以轻心了。

    幻术属于秘术中的一种,在况祁那一辈的神仙中就已经失传已久了。而能够把幻术修的炉火纯青的生物,无不是心狠手辣之辈,因为它的幻术每提高一个台阶,都需要众多生灵的骨血精华。

    换句话说,修习幻术本身就是不被大家接受的。

    并且,这个生物“阻止”他们,就很可能有另外的目的——狐妖和神仙的骨血,可比一般生物要珍贵多了。

    况祁这次是真的摆开架势要开打了,初皑从头发上撸下来了一根毛,一头缠在了自己手腕上,另一头缠在了况祁的手腕上。

    他的毛毛十分坚韧,又加上了他俩身上的灵力,除非遇到洪荒崩裂那样巨大的能量,否则是不会断开的。

    这样,无论在什么时候,他俩都可以依靠手腕上的连接确定对方的位置。

    初皑默默地站在况祁旁边,悉心感受着周围的动静。

    那东西一击不成变聪明了一点,现在徘徊在他俩身边,却迟迟不肯现身,只是制造着一波又一波的能量,连况祁都觉得脑袋有点昏沉沉的。

    既然是失传了的秘术,所以况神仙也不知道要怎么对付这东西。但有一招几乎是百试不爽的,对于任何一个幻境的制造者都是这样——找到它的原身。

    踹感觉况祁再次加强了保护罩,同时还度给了自己一点灵力。

    头顶上的重量减轻了一点,他又用指甲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况祁伸手把他揽了过来,微闭着眼睛,神情游刃有余,之后在某一时刻,他突然出手,瞄准一个方向就抓了过去。

    况祁的脚下并没有变动位置,搂着他的那只手也依旧温暖有力,然而却感觉到了一阵剧烈的颠簸晃动。

    朦胧中,他觉得自己肩膀上那只温暖的手消失了。

    他猛地皱了下眉毛,下意识地挥出了一道灵力柱,同时大喊了一声“阿祁”。

    阿祁好像没有听到,只有手腕上的那根毛毛颤动了一下,同时,一股庞大的力量那根线传了过来。

    他的一半身体很暖,另一半却很冷。

    ……

    初皑再次睁开眼睛,发现周围依旧是一片迷雾,然而脚下踩着的却是实打实的土地。

    他猛地从地上爬起来,眯眼看了看四周。

    阿祁不在身边。

    初皑皱了下眉毛,把右手举到胸前,佯装成吃惊的样子,又把左手覆盖在了右手手腕上。

    毛并没有断,还好好地附在他的手腕上,线的那一头紧紧地牵扯着他的神经。

    他自己也没受什么伤,应该是他俩分开的那一瞬间,况祁把灵力传给了他一点。

    初皑:“……”

    他突然觉得挺不爽的,感觉这次回去后要加紧修炼,总不能永远都扒着这家伙,让他护着自己吧。

    他顿了顿,放开了自己的手腕。

    周围并没有什么任何可疑的迹象,那个擅长使用幻术的生物此刻依旧隐藏地十分完美,自己却置身于它所制造的幻境中。

    他看了一眼四周,稍微提高了一点自己的声音:“你想要什么?”

    四周响起了回声,却并没有声音来回答他。

    初皑:“……”

    他微微眯了下眼睛,感觉那东西也不会回答他,遂放弃了继续“谈判”的念头,直接顺着自己手腕上的狐狸毛,往况祁那边走去。

    毛没断,也没有任何陌生的气息,说明阿祁至少是安全的。狐狸毛属于客观的物体,不受幻境的限制,只要他一直顺着走下去,总能找到他。

    周围的雾气越来越浓,甚至到了低头连自己的双手都看不清的地步。

    初皑顿了顿,停下脚步,放出了一点灵力驱散了周围的雾气,继续往前走。

    那东西迟迟不现身,让人感觉十分不爽。然而现在拼的就是耐性,他不知道它的目的,它却在暗处盯着自己。

    初皑之前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世界,所以必须万分小心,才能不给对方落下任何把柄。

    不知走了多久,前方的雾气终于消散了一点。他并没有放松警惕,继续一步一步地往前走着,隐约从一片氤氲的前方看到了一个俊逸的人影。

    初皑顿了顿,微眯了下眼睛。

    人影时远时近,前一秒感觉再走几步就能看清脸,后一秒却觉得距离还有很远。

    障眼法并不高级,他就当没用前面的那个人,只是专心致志地感受着周围的动静,一直顺着手腕上的狐狸毛往况祁那边走。

    然而当他再次抬头时,却发现况祁就站在他跟前,表情如沐春风,望着他微笑着。

    初皑:“……”

    他心里瞬间升起了一股火。

    冒充别人也就算了,偏偏冒充阿祁,吃饱了撑的找死呢?

    然而他还没什么表示,这个“况祁”就率先开了口:“皑皑,我被它困住了,这个只是我的一小部分意念。”

    “况祁”:“帮我一下,按我说的做。”

    初皑:“……”

    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这个假况祁编故事。

    它模仿的很像,甚至连位置都站在了他的必经之路上。周围的雾气又起来了,从他这里看不见这个生物的手腕,如果不是初皑太过了解况祁,恐怕还真的会怀疑面前站着的这位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阿祁是不会说出“帮我一下”这种话的。那个不要脸的只会撒娇似的说句“帮帮我”让他心软,绝对不可能是这种命令的语气,更遑论后面的那句“按照我说的做”。

    他的阿祁在每一个世界里都是最好的伴侣,而伴侣之间永远是平等的,是不存在一方“命令”另一方的。

    假况祁看他没反应,快步走了过来。

    初皑只觉得周身的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连带着脑子都不太灵光了。等到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这个生物已经满眼爱意地摸上了他的脸。

    他蓦地抬起了手腕,想蓄力打掉这只手,却突然感觉十指一阵刺痛,再看过去的时候,发现每一根手指的指尖都连着一簇如同蛛丝一样的银白色丝线,而丝线的另一头连接到了雾里,根本看不到末端。

    下一秒,他感觉浑身的力量都蓄积到了两只胳膊上,之后,灵力顺着手臂,一点一点地向指尖移去。

    初皑心下警铃大作。果然,这只生物根本就没想要与他们谈条件,而是从一开始就要杀了他们,拿他们做为自己更进一步的“口粮”。

    他迅速地蓄力反击,堪堪止住了灵力流失的速度,却无法让负荷在手臂上的灵力重新流回身体里。

    “况祁”用大拇指抚摸着他的脸庞,低声道:“听话,就帮我这一次。”

    初皑感受着身体里面气息涌动的情况,看了他两秒,突然猛地把头甩到了一旁。

    这只生物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下,手在瞬间没有跟上,与他的脸分隔开了一道小缝。

    与此同时,初皑迅速地调动起了身体里的灵力,让它们全部归位。下一刻,胸口处有一小部分不属于自己却又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力量猛地往指尖窜去,斩断了他的指尖与丝线的连接。

    他看着这只生物笑了一下,飞起一脚,直接踹在了他的胸口上。

    他刚才只是赌了一把,赌这只生物只有接触到了他的身体,才能利用丝线来吸收自己体内的能量。万幸的是他赌赢了。

    初皑冲着那只倒在地上喘气的生物挥了道灵力,直接化出了原身,两人多高的大狐狸尾巴一甩,本来就消散了大半的雾气瞬间全都不见了。

    灵力打到了那只生物的身上,生物看了他一眼,目光终于变得涣散无神。两秒钟之后,倒在地上的那个“人”迅速地缩小,如同一条被极速烘干了的海参一样,最后化成了一小块木头。

    初皑:“……”

    他突然就感觉自己被耍了。

    合着跑过来对付他的不是本体,而只是一抹附身在了木头上的意识?

    看不起谁哦?

    巨大的白毛狐狸呲牙窜过去,嗷呜一声,一爪子把木头拍成了两截。

    他顿了顿,突然感觉不远处好像还有一道目光,在紧紧地盯着自己。

    初皑猛地扭头,看了过去。

    ……

    而这边,况祁撒出了一道又一道的灵力,专心对付着这只难缠的蜘蛛精。

    他可能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摁死过一群蜘蛛,这辈子都跟蜘蛛结下仇了。自己精分的那一世,想把他当做养料的是一只蜘蛛精,而现在,想杀他的还是一只蜘蛛精。

    蜘蛛有个通病,凡事都喜欢整个的、新鲜的,对待食物尤甚,想来这一只也不例外。幸亏他刚才给皑皑度了一小部分灵力,而它的本体又在自己这里,否则皑皑可能还真的对付不了它。

    因为这个混蛋玩意儿的幻术实在是太难缠了。

    它刚才甚至还幻化成了一只母狐狸来勾引自己,搞什么玩意儿,不知道自己是一只gay仙吗?不知道自己已经有皑皑了吗?还说什么“我就是皑皑啊”,骗鬼鬼都能让它给逗笑了。

    蜘蛛精被他打得伤痕累累,周围的雾气也消散了大半。况祁失去了耐心,抬起手掌把灵力汇聚成了一颗巨大的灵力球,冲着它扔了过去。

    蜘蛛精不堪重负,只是徒劳地挥起前肢抵抗了一下,在接触到灵力球的下一秒,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身下的地上渗出来了一大滩体-液,蹬了蹬几条腿,再也不动了。

    周围的雾气全部消散掉了。

    况祁皱了下眉毛,直觉这场“仗”赢得有点容易,他几乎是单方面的吊打,尤其是最后那一击。

    直到他看见了一脸嫌弃地从蜘蛛身后走出来的小狐狸。

    况祁:“……”

    皑皑走到他面前,嫌弃地掸了掸身上的土,又指了指自己的脸,皱着眉毛软软道:“有水吗?刚才被一块木头摸到了脸。”

    况祁:“……”

    况祁使劲憋着笑,自顾自地双手捧上了他的脸,擦了一下,又擦了一下,轻声道:“好了,干净了。”

    初皑:“……”

    他眨了眨眼睛,刚才看到他的那只小狐狸跑到蜘蛛精的尸体旁边看了一眼,又噔噔噔地跑了回来,扒了扒他的衣角,叫唤了一声。

    况祁:“……”

    况祁狐疑地看了那只丑了吧唧的狐狸一眼,目光又转到了自己宝贝儿身上,试探问道:“你……刚收的小弟?”

    初皑:“……”

    初皑看着跑回了旁边树林里的小狐狸,伸爪子勾住了况祁的脖子:“我才不要收它当小弟,”他提了下嘴角:“因为咱们家只能有我一只狐狸宝宝。”

    这颗星球的地理位置和气候因素非常好,外面又有一整圈迷雾围着,堪称是天然的屏障,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的情况,里面的原住民在千百万年间都生活得其乐融融。

    大家都多多少少拥有一点灵力,彼此之间维持着一种十分微妙的平衡关系,也并没有什么高智慧的生物出现进行奴役和统治,各个种族的小日子过得都有滋有味。然而,直到一只蜘蛛精的出现,打破了这种生活。

    这些全都是那只小狐狸告诉他的。

    蜘蛛精来了之后靠着幻术一家独大,勒令星球上的每一种生物都必须按时给它提供一定的食物,否则就用自己的“人头”补上。大家被它弄得苦不堪言。

    而小狐狸是从他和木头打架的时候就躲在一边默默观察着的,感觉这么多年了,终于出现了一个能打得过蜘蛛精的狐狸祖宗,它心里其实是十分开心的。

    正好初皑当时也想抓个原住民来问问这颗星球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两只狐狸这才聊了起来。

    小狐狸的要求其实很简单,就想麻烦他们把蜘蛛精干掉,之后只要不影响他们的生活,祖宗您和您对象想在这里待多久就待多久。

    初皑:“……”

    况祁:“……”

    他俩一对视,却不约而同的从对方的眼睛里读出了“这个世界好像也没那么好玩”的意思,遂各自晃了晃眼神。

    小狐狸不知道他俩的心思,跑到林子边上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俩一眼,嗷呜了一声又挥了挥爪子,作为他们帮了大忙的感谢,之后才晃了晃尾巴,消失在了林子深处。

    初皑和况祁花了两天的时间在星球上转了转,看了看当地的美景,又被星球上的狐族款待了一顿饭,之后就拉着手一起离开了这里。

    当地狐族民风开放,连毛都没长齐的幼崽都知道他俩是一对儿,还在他俩临走时挥着爪子奶声奶气地喊:“一会儿经过迷雾的时候,大地会送给你们礼物哦。”

    大地,是他们对于这个星球的称呼。

    初皑一开始还觉得奇怪,因为他们进了迷雾,也没见大地给他们什么惊喜。直到他俩走到中段的时候,才突然察觉出周围的气息一阵波动。况祁下意识地攥紧了爱人的手,紧接着,一种不算是太久违的熟悉感涌入了脑海中。

    ——就像他当初想起皑皑时候的感觉一样。

    然而这种感觉对初皑来说却是完全陌生的。

    他本能地往况祁那边靠了靠,不知道这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情绪从何而来,正思考着,脑子却率先一步背叛了他,浮现出了一幅幅他年少时的画面。

    他被刚落下来的雪冻得直哆嗦,况祁把他捡起来,又裹进了自己的怀里。他当时就觉得,这个怀抱好暖啊,真想就这样永远都不出来了。

    然而他却不知道这人是好是坏。所以况祁问他愿不愿意跟着自己的时候,他本能地说了不,这货却直接把他抱回了府邸。他当时想的是,完了完了,被人掳走了。后来事实却证明况祁并没有想对他做什么,反而养他跟养了个崽子一样。

    一旁的况祁也看到了这一幕,手指在他的手心里划了划,他不甘示弱,迅速地抓了回去……

    再到后来自己就动心了,却说不出来到底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于是他私心里并不想承认这点,所以阿祁让他洗澡他也不洗,让他练字他也不练。然而这货却总能找到一种方法,半拖半拽地让他做了这些事,他也就半推半就地随了。

    他当时觉得自己好不争气哦,然而看见阿祁的一张脸,就什么心思都没了;他再说一句话,自己就能扒着他的衣服往他肩膀上爬。

    于是他就放弃抵抗了,超级听话超级软,那段时间他俩过得十分开心,尽管周围的一众神仙都不看好,甚至看见他就口出恶言,但是阿祁从来都没有听过他们的,处处向着自己。他俩还在那段时间里和玄女小九成为了好朋友。

    再到后来,他特别特别开心地发现,阿祁也喜欢上了他,拉着他一起睡觉,一起洗澡,他虽然喜欢他,却对这些事情一件都不懂。直到后来修成了人形,偶然间看到了阿祁柜子里的书,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好像有些事情早就不对了……

    当天晚上阿祁摸着自己的头发,一遍一遍地问自己准备好了吗?真的准备好了吗?他被问得烦了,一爪子拍在了这家伙的胸脯上,说你怎么这么磨叽,然后阿祁就不磨叽了,他直接被他揉搓得现了原型。

    初皑无暇顾及站在自己旁边的这货看见此情此景之后的反应,只觉得自己现在和当时的心情一样,只想趴在他肩膀上咬死他。

    之后画面里的情形却急转直下,他俩被迫分开,他的爱人连身体都化成了灰烬,却一如既往地把自己胸口的那块位置留给了他。

    然后他一点一点地找到他,视他的灵魂珍如自己的生命,不管经历了什么,就算是豁出性命,也要把他全都找回来。

    初皑顿了顿,发现他俩不知不觉中已经紧紧地挨在了一起。

    况祁的眸色深如一汪湖水,他也深切地看向了对方,阿祁顿了一会儿,什么都没说,俯身吻住了他的额头。

    花开花落,月圆月缺,他们两个,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彼此的盖世英雄。

    他真的很爱你。

    他真的很爱你。

    当天晚上他们就又回到了空间。

    况祁用自己的力量把这里扩大了很多,一间屋子变成了一处院子,跟洪荒崩裂前他俩住的地方别无二致。

    初皑摊在床上,拿着一只铜镜,默默地看着里面记录下的他俩这两天走过的地方。况祁把手里的东西弄完,翻身扑上了床。

    初皑:“……”

    他懒懒地扭了下身子,给这货腾出来了一小块地方。

    却没想到这家伙跟着他挤了过来,又伸手摸了下他的头发。

    初皑:“……”

    他放下镜子,定定地看着对方。

    况祁:“……”

    他就是今天白天的时候看见了皑皑小时候的样子,突然发觉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那只白白胖胖的小狐狸了。更何况他还看到了被他揉搓得毛都塌了的皑皑。

    某神仙温柔地打着商量:“宝宝,把耳朵变出来好不好?”

    初皑:“……”

    他支楞着脖子看了他一会儿,突然把被子拽过来,又翻了个身,一把把自己蒙在了里面。

    片刻之后被子里传来了一声闷闷的回答:“不要。”

    况祁:“……”

    不要?他刚才分明已经看见他头发旁边冒出来的耳朵尖了。

    他勾着一边的嘴角,凑过去微微笑道:“不要?”

    被子里面的狐狸并没有什么动静。

    况祁顿了顿,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把胳膊搭在了他的腰上。

    被子里的狐狸拼死抵抗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了,嗷呜一声又翻回来,一把掀了被子,露出了两只毛绒绒的耳朵,眼神里似乎有火苗,同时却也湿漉漉的。

    况祁只看了一眼,便再也忍不了第二眼,凑过去吻上了对方的唇。

    皑皑一直以为,是他先喜欢上自己的,所以才对着自己各种爬上爬下地晃尾巴。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早就沦陷了。早在他还是一只小狐狸的时候,早在他根本就不懂“情爱”是何物的时候,他就想跟他过一辈子。

    天知道他当时忍得有多么辛苦。

    是他先的。他从来就没把他当成过自己的宠物,这一生一世,永生永世,他心里面也全都是皑皑。

    那是他最宝贝最宝贝的爱人啊。

    皑皑,愿山河悠远,岁月绵长。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也写完了,这篇文算是彻底完结啦。文章总有告一段落的时候,但感情不会。

    愿山河悠远,岁月绵长,皑皑和阿祁永远幸福。

    另外还要腆着大脸推一发存稿坑,《看出我喜欢你了吗》,娱乐圈现耽,就躺在我的作者专栏里,希望大家能抱走他~如果收藏了我的专栏,开坑的时候会有提示哦!

    不过这一篇我一定要全文存稿,存不到80%坚决不发文,裸更简直太痛苦了qaq,新文预计元旦的时候开吧tat

    最后祝大家放假愉快,爱你们嗷嗷嗷

    留言给发过节红包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快穿之男友跑路了》,方便以后阅读快穿之男友跑路了第124章 番外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快穿之男友跑路了第124章 番外篇并对快穿之男友跑路了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