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悲剧女配

第119章 太后饶命啊(结局 番外)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我是你酒哥 本章:第119章 太后饶命啊(结局 番外)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薛家一脉, 长久存于此朝此代。。lwxiaoshuo。为官者众, 为商者众,皆是有钱有权之人,而这其中, 又以京城薛氏为尊。

    但今夜, 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谁能想到曾经风头无两的薛氏一族,竟然会在这样平凡的一夜里全都颠覆。

    齐文洲手下除了永远效忠于天子的御林军以外, 还有先帝留下的一部分精英暗卫,再加上薛荔手里的那一部分,足够将薛家一网打尽。

    除了主谋薛丞相,还有薛荔的大哥小弟,其余女眷家丁,几乎全都被捉进了大牢。只等着薛丞相几人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便可将他们就地斩首。

    但是,君然给出的一把火, 完全灼烧了齐文洲的想法, 证据这种东西,往往不是给罪犯看的,而是在杀了罪犯之后, 给天下万民百姓看的,只为了堵住悠悠之口。

    “薛丞相, 咱们总该是别来无恙吧。”齐文洲将手中的一壶温酒放置在薛丞相面前,君然在一旁递上酒杯。

    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也得了允许,能够来参加这样一场盛宴般的屠杀。想来是齐文洲可怜他, 想给这个报仇无门的可怜孩子一点慰藉吧。

    至少在这方面,他们都算是悲催的,被同一个人威胁,一个已经失了家庭,一个差点失去江山。

    薛丞相是个面目柔和的中年人,只除了一双颇为犀利的眼,似乎整个人圆融的像个教书先生,半点看不出他的狼子野心。

    君然看着面前静默的博弈,忽然生出一种无力之感。

    一个少年时被推上皇位,连自己亲爹死前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便要筹谋划策指点江山,而原本该感激的丞相,却是个妄图夺了他的权利之人,狼子野心,其罪可诛。

    而那个原本还一心辅佐明君的忠臣,也不知不觉在这名利间迷失自我,门下门客无数,抱大腿的墙头草也是数之不尽。

    浮云遮眼,总道是为臣者最大的对手。

    而他在这朝代里,看到的波诡风云,也不过就是一个小世界的剧情罢了。或许真正的历史,并不在这么几句轻描淡写的测绘之中。时人面对史册的猜测,终究只是猜测罢了。

    薛家就算没有任何证据,齐文洲也一样不会放过,只不过君然是加速了薛家覆灭的速度,让皇帝的成长暂时还需要一个强大后盾的支持。而那个后盾,必须是薛荔。

    以她冠绝天下的智慧,未必不能像她的父亲一样,成为肱股之臣。可惜她身为女子,终究是在这时代里埋没了。

    齐文洲做不到的,那就让君然自己来动手,推也要推到那一步。

    于是这样的对峙,出现了。

    他也不知道齐文洲是可怜自己还是别的,竟然让他一个小小内侍进入内殿,甚至将那个涂满的毒//药的酒杯交到他手上,让他亲手端到薛丞相的面前。

    赵家的仇人,赵家的人亲手来灭?

    齐文洲或许是太考虑自己的想法了吧,君然有些失笑的想。

    他将酒壶酒盏献上,完成这一系列动作之后,便在齐文洲的指引下躬身退出了大殿。

    越是靠近中秋,月色就越是清泠,如同一湾清澈的泉水,涤荡在心头之上,总教人心安了些。

    他走向那个在殿外等候着的女子,她身披着黑色帛衣,因着这北方夜里的更深露重,身上竟沾染了一丝露水,看起来像是等了很久的样子。

    她身边以往都是跟着许多人的,走到哪里都是热闹非凡,也不知她今夜是如何避过那些婢女内侍走出宫的,在这夜色衬托之下,显得落寞孤寂。又似个感怀故乡的诗人一般,望月伤怀。

    君然走近,便是在她面前轻轻一拜。

    “太后金安。”

    薛荔拢了拢身上的帛衣,像是才发现君然的身影,“是你啊。”

    “我还没差人去唤你,你便出现了,还真道是巧了。”

    她语气活泼轻快,像是一点都不知道那大殿里头正在发生什么。见着君然竟还能笑得出来。难得的,也没有用那高高在上般的“哀家”自称。

    “若是太后觉得睡不着,那君然便陪着您走走吧。”

    好像每一次见面,不是暗搓搓的,就是借着走走的理由到处转悠,有点虚假,但谁也不会戳穿。

    今夜的御林军和暗卫大约都在大殿忙个不停,他们便是走遍全皇宫,也恐怕难有几人能看到他们主仆二人。

    “我年幼时,家里便请了女夫子,教我念书写字,可偏偏那些东西都实在算不得什么,不消几日我便都学会了。那夫子见我聪慧,便和父亲提起。于是便有了薛门贵女,才貌双全的消息。

    这其实算是好事,因为有了这样的才名,我的生活便精彩多了。能读的书不再是那些死板的女德女戒,而是上至国策谋划,下至市井话本的各类图书,总叫这人生不算多无趣。”

    她行至廊回小径,伸手便揽住了一支金桂。

    一手捋了许多,送至鼻尖,轻嗅。

    君然不知不觉间,似乎在原主的记忆之中见到过曾经的薛荔。

    长得很好看的,手里总是托着一本书,见到他叫着“荔姐姐”跑来找她玩耍时,总能笑的格外好看的少女……

    “可我十六进宫,在这年成为皇后,再又是升级成为太后,仅仅一年时间。却觉得这一年,真是漫长了许多许多。”她手里捧着桂花,黑色的帛衣从肩头滑落。

    君然伸手将衣裳拉了拉,又重新拢了上去,着实像个懂事的内侍。

    她说得那年,大约是十年前的光景了。

    赵家在前一年出事,薛丞相心狠,实则薛荔比他更心狠,将所有罪名都推至赵家身上,而薛家就在那时全身而退。赵家的名声也不过剩个死得其所。

    薛丞相是罪魁祸首,实则薛荔也是那个帮凶罢了。

    她走进了一个漩涡的同时,原主赵君然何尝又不是走进了一条死胡同呢?

    十年之后的他们,再一次相遇,除了那句“物是人非”以外,还剩下什么可以感叹的呢?

    什么都不能。

    在这十年间,变化之大,不止是身体上的,更多的,只会在心理上渐渐摧残,无药可医。

    一个高高在上却无人能懂,在这样的寂寞里,没有浮木可抱,只能久病成医,百炼成钢,反之剩下的仅仅是寂寞将她溺亡。

    而另一个在身份上已经一落千丈,离那个圈子已经十万八千里,为了复仇,选择换一个身份继续为之奋斗,最后因为知道的太多,被上位者杀死。

    君然进入了这个世界,改变了这个世界的整体走向,但其实在这最后关头,他却并没有一切尘埃落定的快慰感。

    只觉得无尽的怅惘,无尽的感怀,也无尽的寂寞。

    或许这深宫就是这么容易致郁,将人的性子一点点磨光,连一线生机都不曾给人留下。

    牡丹吐艳,丹桂飘香,桃李争春,皆是万物富有生机的表现,而在这之上的人们,却觉得在这宫中只有名利二字可争可夺,直到什么事情都做到最后,才发觉,生命可贵。

    往日之事已不可重现,今日之事亦不能重提。维持现状,然后安然的走下去,是宿命。

    薛荔素手轻扬,将手中捧着的桂花洒了满地,轻轻踱步将那些花碾了过去。

    “和你说这些干什么呢?”她笑,“不过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罢了。”

    不知道多少年后,她的身边,再也没有人可以肆意倾吐她的不安,她或许会比齐文洲这个位高权重的皇帝还要寂寞,一点点消磨掉所有的活力。

    “我可以保证的是,直到我的生命终结,你还能是那个薛荔。”他道。

    是可以笑容肆意任性的薛荔,是不用学会收敛的薛荔,至少在他面前,她还是能笑得开怀的薛荔。

    在这个注定不平凡的,平凡的夜里,大殿里突然涌进一群又一群的御林军,喧闹着,又迅速恢复了平静。

    直到鸡鸣破晓之时,这一场戏,总算是完美谢幕。

    曾经傲然于几大世家之上的薛家,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没有知道薛家因何获罪,只除了在宫中的薛太后,其余薛氏门人,全部发配岭南。为官者查处官爵背景,有鱼肉百姓,贪赃枉法之徒,立即处死。

    齐文洲手里捧着一杯茶,掀开茶盏吹了吹浮在上头的茶沫。

    “既已尘埃落定,你父亲的尸身朕会妥善安置的。”

    薛荔起身,身上还是昨日那件黑色的帛衣,穿在她身上,不知怎的,总有种瘦削之感。

    她盈盈下拜,向着坐在上首的齐文洲行了个大礼,庄重严肃,是她平日里都不曾有的平和稳重。

    “多谢皇上。想必先皇在天之灵也会感到快慰的。”她没有提到薛丞相,也不能再提薛丞相。哪怕她曾经依靠着薛家走上这高位,但是,此刻她要想活命,要想继续留在这宫里,就必须和薛家、薛丞相彻底划清界限。

    齐文洲端着茶盏的手顿了顿,将其放置一旁的桌上。

    “这盛世太平,仅凭一人之力,尚算艰难。且朝堂之上还有薛氏余党在,朕希望,你能够帮助朕坐稳江山。”

    若是薛家在,齐文洲这句话,便不是命令,而是请求。

    可现在薛家覆灭,薛荔本身也不过是个罪臣之女,那这句价值千金重的话,便只是一句命令,再无可拒绝之理。

    “诺。”

    *

    番外

    宝成二十年,薛氏余党尽除,朝堂江湖呈现一片河清海晏、昌平盛世之态。

    宝成帝发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举措,倒也将整个河山治理的井井有条。君然在齐文洲身边十年,几乎从未见过他如此开心的时候。

    从二十岁到三十岁,这十年光景,君然好像也没觉得有多难过,只是总在等齐文洲让他吃下的毒发作,已经让他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他最近总咳嗽,又老是咯血。齐文洲倒是注意到了,甚至还派了太医来帮他看看,他倒像是完全忘记了那毒是他使计让自己吃下的一般,关心的紧,却也实在分//身乏术。

    最近南方发了水灾,齐文洲忙的焦头烂额,连后宫都顾及不上,君然自然也不会自讨没趣的提醒齐文洲自己似乎要病发身亡的事实。

    毕竟一个皇帝曾经不光彩的事实,千万不能被一个内侍握在手里,否则只会加速自己的死亡罢了。

    十年前他养在内务府里的那群孩子,早已经长大成人,此刻分配到了各个宫里当差,哪怕有些不是身居要职,也算得上平平安安。

    胖丁是谁派来的,好像也不是多么重要的事了。因为他正在一点点替代君然的职务,面上依然对君然毕恭毕敬,还是笑的团团的,喊君然“干爹”。

    就算这样离开这个小世界,也算不得多么悲剧。

    君然恍惚觉得。

    今日原本是他在乾清宫当差,但是他近来总是咳嗽,齐文洲又心烦意乱,他便自觉不好打扰这个为国为民的皇帝大大,便央了胖丁去替他。

    自己便如同那多年前一般,在胖丁准备好的躺椅上慢慢的摇晃着,手中抱着一罐炒得喷香的瓜子,一颗一颗的磕着。

    这样才算的上人生啊……

    只可惜这太监的一生也太倒霉了些,去势也就算了,上厕所麻烦也不提了,一个不小心还给自己落下了病根儿,阴雨天那腿脚酸疼难忍到不行。受气也就算了,看着一屋子那些想巴结自个儿的后妃们送来的娈童,也没有那样变//态的想法。

    没个鸟儿,还真不行了。

    君然吐了嘴里的瓜子皮,喉咙口一阵痒意,让他有些不适的咳了咳,随后便是漫上一股莫名的腥甜。

    他掏出怀里的帕子,捂上嘴巴,勉强才将那口血痰吐在了帕子上。

    命不久矣,真是命不久矣。

    君然嘴唇山沾染着一丝血迹,被他遗漏没有擦去。他坐在躺椅上,望着湛蓝色的天空,都是被框死的一小格一小格,他就跟只井底里的青蛙似的,仔细回想了一下十年前去郊外围猎的风光,天空广阔无垠,一望无际,哪是这一小格子能比得上的?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原主的宿命在原剧情中结束,后面争取的,都是他君然的生命,他该活着的,就活着,觉得无趣了,便随时离开。

    总算挨到十年过去,女配安然无恙,在宫里还能活蹦乱跳着。索性也是个让人省心的,只除了逢年过节,一般日子也不出来找他玩,也省的他小心应付。

    今日是什么日子来着,那屋檐上头喜鹊叫枝声已经响了好几天了,他仔细算了算,又到一年中秋……

    果不其然,刚一入夜,那人就抱着两坛子好酒过来了。

    将近四十的女人,倒是活的愈发肆意了,反倒是那齐文洲身上的担子太重,整个人沉稳又干练。

    薛荔歪在软塌上,颇有些挑剔的摸了摸榻上的衾被料子,“怎么没铺上我送你的那匹?”

    君然摇了摇头,拿了俩杯子放到榻上的矮几。

    “你那东西赏下来能用吗?不知情的还以为咱俩是什么关系呢?”

    说着,正欲掀了酒坛子上的红布准备倒酒,却被薛荔一把挡住。

    “这酒可是我偷藏的,好些年了。倒在杯子里浪费,不如咱俩一块对月饮酌,岂不快哉?”

    “成。”

    要说这人,也偏就奇怪在这点。什么事都标新立异,独树一帜,连喝酒这码事都这样。一点不让人做点选择。

    不过君然后来转念想想,约莫薛荔原本就是这样的脾性,多少年死读书下来,把性子读稳重了,也把脑子读傻了。齐文洲忙着前朝政事,只要薛荔不主动凑到他面前作死,向来齐文洲也无暇顾及她。

    所以这放飞自我,她也挑对了时候。

    两人一是无话,捧了酒坛子便是畅快豪饮,也不管这酒水是何好滋味,总之就是喝。

    直到这最后,宫里梆子声响了两回,屋檐上喜鹊叫枝声再次响了起来。

    “你该回去了。”君然轻咳了两声,舌尖细细的体悟,这身子还算是给他面子,没在妹子面前吐血。

    薛荔点点头,面上丝毫不见喝酒之后的酡红,还是莹白一片,只不过那眼角温润,也染上了一点岁月痕迹。

    她起身,却还是有些不稳。

    君然扶住她,却被她揽着腰肢一抱,蓦地心里一惊,反常似的,没有推开薛荔。

    “暗卫在外头等着。”他提醒她。

    薛荔却丝毫不为所动,还是维持着紧抱的动作。

    “没我的命令,他又不敢闯进来。”她将脸埋在他胸口,支吾着不肯起来。

    君然这才微微挣扎,企图用手掰开她的怀抱。

    “你就让我抱一会,这样都不行吗?”薛荔再度出声,倒是让君然有些无可奈何。

    他一向对女孩子心软,面对应该心软的女配好像更为严重。只是这样的行为,注定不符合这个时代所要求的礼义廉耻。

    想来也是好笑,他一个现代人,竟然也会在这个时代,改变了自己的思想,甚至觉得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

    就这样抱了半晌,直到喜鹊叫枝声又响了起来,薛荔才放开了环抱着君然的手。

    他们对视着,薛荔没有先挪开自己的视线,君然也没有。她这样反常的行径,君然也无法解释,正欲问出口时,只嘴唇翕动了两下。薛荔却像是早有预料般的,收回了视线。

    “我走了,晚安。”

    嗯,晚安了。

    月色清冷之中,连人影都能在地上看的一清二楚。

    这漫漫长夜里,终究是送君归去,留下自己孤身与自己的影子相对而眠。

    过了几日之后,中秋终于到了。而君然的咯血之症也越来越严重,甚至到现在已经难从床上自己起身了。

    胖丁一边将他扶起来,一边还要嗔怪上几句,“干爹也真是的,病还没好,就想着去外头吹风。”

    君然右手握拳挡在嘴边咳了两声,并没有回话,只是朝着胖丁淡淡的笑了笑。

    “很久没有吃月饼了,也很久没有和我的干儿子一块过个中秋节了,趁着今天心情好,今年咱就一起过。”他这样解释,理由充分到让人深信不疑。

    胖丁知道,他这是快不行了。

    三十岁的男人,病歪歪的,好像在这几天里老了许多年岁,连平日里一向有神的双眼都快睁不开。

    但他还是扶着君然坐到了院子里的石凳上,桌上已经摆了一盒包装精美的月饼。

    “皇上体恤您身体不好,特意让我给您带回来的。”胖丁看君然一直望着那盒月饼发呆,便出声解释道。

    原来是齐文洲送的,他还以为是慈宁宫的那位呢。也是,那位前几日才抱着两坛子酒过来,今日说什么恐怕也是不会来的。

    “替我谢谢皇上吧。”

    他已经不能再自己进食了,吃多少就吐多少,好像这一场病将他所有的自主能力全都剥夺,真是让君然十分心累。

    但他信奉演戏要演到头,这种颤巍巍要死的人,才是他演绎事业的最高点。

    他拿刀切了,只剩了半块在桌上。

    “月饼不能一人一块,咱们一人一半,来年便还能有相聚的时候……”

    是么,来年还能相聚么?

    胖丁知道,君然也知道,不会有明年了。

    再也不会有明年了。

    十年的时间,总在这一盒月饼里,全然消散了。

    ……

    薛荔坐在上首,胖丁手臂上挂着黑色的套袖,整个人因为哭的水肿,活像个过了水的海绵,轻轻一捏便能挤出水来。

    “行了行了,不就是人没了吗?至于哭到现在吗?”她颇有些尖酸刻薄的打断了胖丁的抽噎。

    胖丁却一时难以立刻停住,只得憋得满脸通红,甚至还打起了嗝。跟只小公鸡似的,还喔喔打着鸣。

    “胖丁就是忍不住嘛……”

    那时薛荔在暗卫的掩护下进了君然的院子,绑架了正在点蜡烛的胖丁,也就是在那时,胖丁成为了薛荔看住君然的眼线。

    至于此刻胖丁代替了君然的位置,那绝对是君然一手创造的,也算是唯一留给薛荔和齐文洲之间的磨合剂。

    所以胖丁是谁的人,真的不重要。因为君然也在利用他。

    “他死之前就和你说了这些?”薛荔还是不敢相信,这人死居然还不说点有用的,就知道说这些不能实现的,倒是说了有用吗?

    薛荔在宫里待了二十年,现在三十六岁高龄,生离死别什么的,有啥是没见过的?

    也就偏偏在意君然最后说了些啥,起码有点啥悸动啊、喜欢啊、忧愁啥的吧。又怕这人临死还害羞,所以特意没出现,等着胖丁把话套出来,没想到人死前就说了这么几句,就嗝儿屁了。

    胖丁被薛荔吐槽了,耐着性子仔细想了想,干爹说女人最是喜欢听甜言蜜语,所以他们在后宫当差必须要察言观色,看看这娘娘们都想要什么好听话。

    有些娘娘喜欢听别人夸奖,有些娘娘喜欢听八卦,而这位薛太后娘娘,恐怕就是喜欢干爹……

    可干爹死前没说关于这些话啊,是忘了还是啥的,胖丁不知道。

    可太后娘娘想听,他就得说啊。

    得让女人开心啊,干爹说的好啊。

    “那啥,干爹说了这月饼就得一人一半,来年好团圆。”胖丁突然想到揣在自己怀里的那半个月饼,是他准备夜里当值饿了的时候再吃的。

    现在就牺牲你吧。

    他掏出那半块月饼,对着薛荔说:“或许这一人一半,是您的。”

    是吗?

    谁知道呢。那人都上黄泉了。

    薛荔看着胖丁手里那油汪汪的半块月饼,呼吸一滞。

    蓦地,心里泛起一股浓重的疼痛。

    阴阳两隔,又该怎样相聚呢?

    作者有话要说:  胖丁已get举一反三,能说会道技能,顺利出师!

    热烈鼓掌!!!

    这就是全文的大结局了。

    四月开坑,到现在的九月中旬,整整五个月的时间,我收获了很多很多,作为第一本书,实在是缺点多多,但是大家一点都不嫌弃,实在是我的福气。

    在深夜两点的时候,打下这段字的我又清醒又不清醒,总之困顿又毛糙。

    总之我爱君然,也爱文里的每一个角色,更爱一路追到现在的你们。

    好吧,我又要食言了,君然去休假了,番外不写了。

    这文就这样好聚好散了朋友们

    我真是个善于放弃的作者:)

    新坑将于9月底开坑,写的依旧是快穿,是君然的同事其墨的故事,希望大家可以多多支持,喜欢就收藏吧嘻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拯救悲剧女配》,方便以后阅读拯救悲剧女配第119章 太后饶命啊(结局 番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拯救悲剧女配第119章 太后饶命啊(结局 番外)并对拯救悲剧女配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