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暝血奇谭

第13章 千年(其四)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猫型游戏手柄 本章:第13章 千年(其四)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一)

坊间传言,西行寺家的大小姐不是人类。

她面色苍白,身子冰凉,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生人之气,身边又常常飘着一些孤魂野鬼,光是靠近了,都要折寿的。

她的父亲是西行的歌圣,在世之时备受尊崇,去世之后,如愿以偿地葬在了“春天的樱花之下”。那些生时仰慕他的人们,死后亦随他而去。他们的鬼魂聚集在他下葬的那棵樱树之下,久久不肯散去。在那些亡魂的影响下,那樱树渐渐偏离了“正常”的轨道,越长越大,越长越美,最终蜕变为妖,唤作“西行妖”。

据说,这妖樱以世间万物的生气的为养料,每逢万千生魂零落之时,便会盛开。绽放之时,天地失色,万物无声,无数的魂魄便环绕着那棵大树,在那粉雪之中缓缓升起,归于西方的极乐之境。

此景,乃是足以将生人诱入死亡之境的,人间至景。

(二)

那是一千年以前的事了,当时的魂魄妖忌,不过也就十一二岁。那时的他,身边还没有半灵,不过是个普通的、擅长使剑的男孩子而已。

阳春三月,天上飘雪依旧,与深冬无甚差别。白玉楼被积雪盖了个严严实实,上下一色。一遍又一遍地将这大宅清理干净,对于年幼的妖忌而言,正是修行的一种。

魂魄妖忌拄着一把几乎与他本人一般高的大扫把,在积雪遍地的庭院中忙个不停。他一边扫着,一边一阵阵地哈着白气,偶尔再搓一搓那双早已冻得通红的,白圌嫩的小手。

“笃笃笃!”

是时,一阵敲门声响起,妖忌喊了一声“来了”,提着扫把便匆匆忙忙地奔向了大门口。双开大门缓缓开启,一位身着道袍的金发美女,优雅地跨过了西行寺家大院的门槛,走了进来。

“是紫大人啊!”

妖忌睁着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一脸崇敬地仰视着八云紫。紫微笑着伸出手,在妖忌的小脑瓜上来回抚摸,将他那一头刚刚修剪整齐的银发揉得一团乱。接着,她蹲了下来,轻轻地捏了捏妖忌的脸颊,以母亲一般怜爱的口吻,柔声道:

“一冬天不见,又长高了不少嘛,小妖忌!”

“是的,我现在都能够到柜子顶了!”

“是嘛,这么厉害啊!”

紫笑着,又双手并用地揉了一下他的脸蛋。她原本没有玩弄妖忌的意思,但是经这么一揉,她发现这孩子的脸蛋真是又软又弹,手圌感好得不行,便忘我地揉搓起来,没完没了了。

“纸大银,请无奥介样,眼要隘掉惹!(紫大人,请不要这样,脸要坏掉了)”

妖忌的脸蛋被她揉得变了形,说话也是口齿不清,双眼之中似有泪花闪动。紫见状,赶忙收回了手,她看着妖忌那张被揉得红扑扑的,还因生气而鼓起来的小圌脸,乐呵呵地笑道:

“呵呵,抱歉哈,小妖忌。你这张脸长得太可爱了,紫姐姐有点收不住手。”

“请不要这样,紫大人!”妖忌义正辞严地说道,“我以后是要成为独当一面的剑士的,请给我一点尊重!”

“是是是,小妖忌真是人小鬼大......”紫笑着,又摸了摸妖忌的脑袋,便站起身来,道:

“幽幽子在吗?我找她有点事。”

“是的,幽幽子大人就在内室!”

妖忌这么说着,便先一步走向前方,带起了路。

“您一冬天都没来过,幽幽子大人非常想念您。”他边走边说道,“您今天能来,她一定非常高兴。”

二人穿过前院,走进了白玉楼那漫长的回廊。那回廊外头,正是栽满了樱树的后院,那棵远近闻名的西行妖樱,就栽在这院子的正中央,与四周的普通樱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其树干如高塔一般巨大,耸立在这片矮小的樱树林中间,正如野鹤立于鸡群。

从那附近走过时,八云紫还特意扭头看了一眼。她见这满园的樱树,竟都光秃秃的,一朵花也没开出来,唯有枝头的冰花越长越大,便很是惋惜地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

“今年怕是赏不了樱花了,这冬天,也不知何时是个头......”

她正说着,前边的妖忌便停下了脚步,将二人面前的那扇印着紫樱屏画的屏门一把拉开,躬身道:

“紫大人请,幽幽子大人就在这屋里。”

(三)

“紫这个坏蛋,我刚给妖忌梳的头!”

西行歌圣之女,西行寺幽幽子,穿着一套白底蓝花的和服,跪坐在垫子上,正拿着一把檀木梳,一边为妖忌梳理头发,一边气鼓鼓地道:

“说吧妖忌,这老太婆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没有啦,幽幽子大人!”

妖忌坐在幽幽子面前,腰板挺直,双手置于膝盖之上,坐姿端正得如私塾中的好学生一般。他抬头看着幽幽子的眼睛,一本正经地为八云紫辩解道:

“紫大人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请不要为难她!”

“你这......小傻圌瓜啊!”

幽幽子一时没忍住,丢了梳子便将妖忌的头按进了自己的怀中,紧紧地搂了起来。直到妖忌被她那硕大的胸脯捂得窒息,手舞足蹈地挣扎起来,她才将他放开,而后双手捧着他的脸,教训道:

“听好了妖忌,就因为你太善良了,才会被坏人欺负。你以后要狠一点,该拒绝的时候就拒绝掉!”

“当然,对我可以不用拒绝......”她又补充道。

“我说啊,幽幽子......”

紫坐在一旁,瞅着这对笨蛋主仆,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你给妖忌整的这个头发......这前平后齐的,这不是女孩子的发型吗?他这身衣服也是女式的和服,你该不会把他当女孩子养了吧?”

“怎么了,你有意见吗?”幽幽子扭头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道,“小妖忌这么可爱,我把他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怎么了?”

“倒也没什么问题......”紫苦笑着摇了摇头,“我就是觉得,你有点太溺爱他了。”

“溺爱......又怎么了嘛!”幽幽子理直气壮地说着,又一胳膊揽住了妖忌的腰,“总比被你这个老妖婆糟蹋了要强,是吧妖忌?”

“说得太过分啦,幽幽子大人。”

“呵呵呵......”

八云紫从衣袖中掏出一把折扇,“哗啦”一下甩开,用它掩起半张脸,笑而不语。她看着那沉溺于幸福之中的主仆二人,脸上的笑容,却在扇子之后,那无人可见之处,渐渐地消失了。

“这房间,不觉得有些太挤了吗?”她忽然这么说道。

“诶?”

幽幽子闻言愣了一下,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房间是相当宽敞的和室,装潢朴素,家具不多,又只有三人,该是空旷才对。她又仔细地环视了一圈,这才明白八云紫在说什么。

“不知不觉之间,又变得这么多了......”

幽幽子望着那些不断地穿过门缝、钻到屋里,并且飘到她的身边来的幽灵,小声嘟囔道。

这些都是逝去已久的人的灵魂,多数连基本的人形都没有,就剩下一个长尾巴的淡白色气团,既不发声,也不惹事,只是一圈又一圈地环绕在幽幽子身边,像是绕着樱花飞舞的蝴蝶。在这白玉楼中,这样的幽灵可谓是随处可见,而幽幽子身边又特别的多,这正是外人不敢接近她的主要原因。

“这里的幽灵,好像比以前更多了。”八云紫道。

“嘶嘶......没办法呢,谁叫我西行寺幽幽子,生来就是命苦呢?”

幽幽子说着,竟假模假样地啜泣起来,如同悲情戏的女主人公一般,声情并茂地道:

“奴家降生以来二十有三年,生得亭亭玉立,却连男子的手都未曾牵过。父母早亡,家丁不忠,内无亲朋,外无旧友,一生只有死者常伴左右,未曾绽放,便要凋谢,悲乎哀哉!”

她说着,伸手摸了摸那只刚好飘到她面前的幽灵,道:

“像我这样的女子,谁能不疼,谁能不爱,你说是吧,幸之助......算了,你这厮是风流债欠多了被情人砍死的,你说的话没有参考价值。”

“打搅一下,”八云紫摆了摆手,插话道,“那家伙叫幸太郎,另外,他只好男色。”

“就你话多!”

幽幽子瞪了八云紫一眼,便又搂紧了妖忌,道:

“管它多少幽灵,我只管搂着妖忌过冬,下半辈子就靠他过活了。”

“那个,幽幽子大人......”妖忌从她的胳膊之间挤出一个小脑瓜,微红着脸,说道,“我其实......”

“怎么了?”幽幽子打断了他,“你前些年不还说长大了要跟我结婚吗?我当真了哦,你要负责!”

“那......那都是幼时不懂事,是戏言!”

“嘤嘤嘤,连妖忌都不要我了,我果然只能悬梁自尽,魂归西天了吗?”

“不是这样的,幽幽子大人,我......我只是......”

“呵呵呵......”

八云紫看着被幽幽子耍得面红耳赤的妖忌,不由得笑出了声。

这娃子是西行寺幽幽子从人贩子手里头赎来的,原以为只是个长得水灵的玩物,谁料他竟是武士之后,从小练得一手好剑法。那个时候,西行寺家的家丁因为畏惧幽幽子身边那越来越多的幽灵,已经尽数离去,诺大的白玉楼只剩下她一个活人,呈荒芜破败之象。这魂魄妖忌虽是年幼,却一手挑起了饮食起居、庭院打理、安全保卫三个重担,还都做得有模有样。时至今日,幽幽子已经没法离开他了。

对她而言,这个孩子既是仆人,又是年幼的弟弟,甚至,等他再长大些,还可以是恋人。天虽寒,二人的小日子却过得温馨,西行寺幽幽子那张洋溢着幸色的脸,一如往日,是死人一般的苍白。紫知道,她生来便是如此,区别在于,以前的她,还从来没笑得这么开心过。

这名为魂魄妖忌的男孩,能给她世间之人,包括八云紫自己,所不能给予之物。

其名为,“爱”与“被爱”。

这一切实在是太美好了,八云紫真的想就这么沉浸其中,忘却忧愁,直到永远,正如那长眠于春樱之下的西行歌圣一般。

她真的不想对幽幽子说出那句,她从远方一直带到这里的话。

“你已时日无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东方暝血奇谭》,方便以后阅读东方暝血奇谭第13章 千年(其四)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方暝血奇谭第13章 千年(其四)并对东方暝血奇谭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