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心理罪宗

第248章 引导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姬南绾 本章:第248章 引导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已修】

    如此,夏凌云也握了握妻子冰冷的手,安慰道:“不要太担心了,在怎样……也不会比现在的结果更坏了,我们就先等着她们吧!”

    “老夏,你说……是不是我们把她宠坏了?我好好的女儿……究竟是哪个天杀的!要是我知道了他是谁,我定要把他扒皮抽骨都难解我心里面的恨意!我可怜的女儿……我是造了什么孽啊!”陈婉抓着丈夫的手臂,哭得肝肠寸断,嘴里更是不停咒骂着那个男人。

    “……”陈霖听着陈婉的话,虚咳了咳,知道对方是在发-泄心里的怒火,也不好指出她不该在警局这地方,在他面前说出这种话,给夏凌云递过去一个眼神后就拿起桌子上自己的警帽带上,又出去一趟准备买些东西垫垫肚子。

    休息室里。

    “坐,喝点儿水,我看你嘴唇都冻白了。”南弦歌领着夏蒙进屋,然后关上门后又给她倒了杯热水递给她。

    夏蒙麻木的坐下,接过水,指尖接触到杯身温热的温度后才有了些许的反应,她抬头看着眉眼温柔的不像话的南弦歌,莫名的有些想哭,生生的忍住了,然后张了张苍白的嘴唇,声音嘶哑且微小:“谢谢”

    “不客气,我们就这样简单的聊一聊吧!”南弦歌浅浅的笑着摇头,然后在她身侧坐下,侧头看她,眸光温柔的让人想要溺进去。

    “你今年多大了?”她自己也捧了一杯水,却只是捂在手里,没有喝。

    “十七岁。”夏蒙低着头避开她的目光,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掩饰性的喝了口水,却被恰到好处的温度给晃动了心神。

    “十七岁啊,我比你大一岁,听陈局说你已经在自己心仪的学校就读了,你应该算学霸了吧,真棒呢!”南弦歌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赞赏,弯弯的眉眼中尽是夸赞。

    夏蒙不期然的抬眸,一下子就撞进了她那双盛满了温柔笑容的眼里,一不小心就呆愣住,随后脸颊染上了丝丝绯色,尽是少女独有的娇羞。

    南弦歌见她这般只是害羞却不回答言语的模样,摇头笑了笑,然后丝毫不见外的,抬起手,纤细白皙骨节分明的微凉五指合着温热的手心就落在夏蒙的头顶,手指穿插进她柔顺的发丝,触及温热的头皮,激起一点点的麻痒,夏蒙不自觉地便将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握住,咬着下唇僵硬的承受着南弦歌的动作,她就连耳根都染上了绯色,眼中的情绪也无尽的翻涌着,她直直的乖巧的坐着,然后就听到面前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生清浅好听的轻笑,然后就是她徐徐缓缓不急不忙的声音:“你是个很聪明懂事的女孩儿,是父母的骄傲,老师眼里的宠儿,同学们羡慕的榜样,也难怪会引起那种人的注意力呢!”

    她的声音真的好听的不得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平时听起来只是单纯的好听,可是现在听着,就像是其中的诱惑被放大了无数倍一般,像是蝴蝶振动着翅膀,明明看着很慢,几秒之间却足够引起远方的一场诺大风暴,像是悬崖前的深渊,分明知道下去后就是死无葬身,却还是不受控制的一步步的往前走,然后义无反顾的跳进去。

    夏蒙对于这个声音难以挣脱,也不愿挣脱,她连日以来的浑浑噩噩都似乎有了一个拨云见日的时候,她沉溺其中,任由这思绪引导着她的思维,然后陷入更深的深渊。

    半个小时后,南弦歌为面前眉眼沉郁的夏蒙换了一杯热水,然后浅笑着再次摸了摸她已经渗出冷汗的白皙额头,温声道:“好了,不要紧张,喝杯水,别着凉了。”

    “你都知道了?”夏蒙紧紧的握着杯身,近乎惊恐的看着温柔浅笑的南弦歌,眼神几乎是如看蛇蝎,恨不能下一刻便避而远之。

    “我都知道了。”南弦歌没有任何吓到当事人的认知和自觉,脸上的笑容也丝毫不变,而后又柔柔地道:“其实,就算你不和我说,我也大抵能够猜到你不愿意报案的原因和你要献祭的那个人是谁,说起来,我们也算得上是有点头之交的,不过……想从你这里得到肯定罢了,抱歉,好像吓到你了。”

    她笑得人畜无害的温柔,甚至能够激起大部分人的怜惜,可看在夏蒙的眼里,却仿佛恶魔修罗一般的可怕,她紧紧的握住杯身,以期从温热的温度中汲取一些足够让她面对南弦歌的勇气,可现实告诉她,这一切,也终究不过是徒劳。

    “你放心吧,既然你这般深爱他,我自然也不会强人所难,你既不希望他被警方放在名单之上,我便也不会做那恶人,不过……”南弦歌勾起唇颇为玩味的笑笑,将夏蒙手里的杯子抽出来,凑近她耳边轻声道:“我若发现你出国或者不见失踪了,那么……我会亲自出手逮捕他的,我相信他逃不掉,你觉得呢?夏小姐?”

    她询问的声音极轻,仿若情人的低喃细语,微延长上挑的声线更是勾得人下意识的脸红,夏蒙也毫不例外,然而,她紧咬的唇和紧紧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却暴-露了她的不安和惊恐。

    “乖呐,我不想为不相关的人耗费不应该的时间和精力,我很忙,就连勉强的注意力,也不想分给你们,所以安分点儿,好好活着,皆大欢喜,好吗?”她微凉的指尖又一次触及到夏蒙温热的头皮,这一次,夏蒙却再不脸红,反而苍白的好比一张白纸,漂亮的眼瞳里更是满满的水雾和委屈不安,以及……无力的妥协。

    “你……确定不会向警方报案泄露他的消息?”夏蒙怯生生的抬眸看着南弦歌,祈求的目光直直的看向她,分明是害怕恐惧的,却又为了她口中的那个男人而硬生生的强迫自己面对。

    啧,可笑的所谓的真爱呐!南弦歌轻嗤一声,却没有再恶意的打破她的所有幻想和自我催眠自我安慰。

    “只要你安安心心的活着。”南弦歌眉眼柔和,清澈的眸子里仿佛揉杂进了漫天的星光,漂亮的不可思议,夺人心魄。

    “好,我活着,你也不要告他!”夏蒙含着泪的眼眸里满是坚定,她倒不怕南弦歌骗她。

    “嗯。”南弦歌轻笑着颔首,然后走过去为她开了休息室的门,示意她可以走了。

    夏蒙定定的看一眼南弦歌,然后往门口走去,一只脚刚踏出门,就听到身后女生温柔清浅的声音:“夏小姐,出去后不妨仔细观察一下你父母的表情,看你将受之父母的发肤都给予一个男生,让他一口口吃掉的行为,究竟有多愚蠢。”

    声音里说不出的嘲讽和冷漠,让夏蒙眼里的泪水唰的一下就流淌出来,她咬着唇,咸咸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划过脸颊,划进嘴巴里,又苦又涩。

    “眼泪有的时候很强大,可有的时候,只是怯弱者的情绪表现,擦擦吧,你要知道,哪怕只是流一滴不相干的泪水,都像挖掉你父母心上的一块肉,你不心疼自己糟蹋作贱自己,你父母不会。”南弦歌走到她身边,转身递给她一张纸巾,然后首先抬步离开。

    “南小姐,你出来了,我女儿她……怎么样了?”一看到南弦歌的身影,陈婉就迫不及待的跑上前,抓住她的手腕,期待而又忐忑的询问着。

    南弦歌微微皱眉,难道所有女人一激动都喜欢抓着别人手腕?刚包扎好不久,怕是又要渗血了。

    她只是下意识的皱眉,却被一直盯着她表情的陈婉理解成了另一种意思。

    陈婉动作一僵,然后抓着她手腕的手愈发的收紧,情绪更是有些失控,她冲着南弦歌大叫着:“我女儿怎么样了?你说啊?为什么你出来了她还没出来?你把她怎么样了啊?你说啊!”

    陈婉脸上几乎是一瞬间就布满了泪水,一想到某种可能,她就近乎崩溃,她大喊着想要问南弦歌要一个答案,却不敢自己走过去看。

    “老夏!”陈霖看着陈婉抓着南弦歌的手腕这么久,眉头都皱在了一起,担忧地走上前,又不好触碰拉开陈婉,只能不悦地叫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夏凌云。

    “婉婉!”夏凌云被惊醒,也发现了这一幕,再看南弦歌和陈霖的脸色,他心里一紧,上前强迫性的拉开了自己的妻子。

    “凌云!我们的女儿她……我就想知道她怎么样了……”陈婉也似乎清醒了些,反身抱住夏凌云就开始委屈的哭,声音凄婉哀凉,听者动容。

    南弦歌在她放手后用另一只手理了理手腕处的衣袖,然后凉薄的看一眼抱在一起的两人,而后冷声道:“既然这么担心,为什么不自己走两步去看看?反而在这里拉扯着我,怎么,我还会害死了你女儿不成吗?做这副样子,反倒让我没了疑惑,难怪一个好好的女孩儿被你们教养成这般!”

    她的话半点都不客气,同之前见面时的温柔无害不同,几乎是字字句句都戳进人心,成功的让陈婉停止了哭泣,抱着自己丈夫站在那里尴尬又无措,夏凌云脸上也带着几分窘迫。

    “南小姐,不好意思,实在是我妻子她太挂心女儿了,实在抱歉,对不起。”夏凌云扶住自己的妻子,诚恳的同面前这个年纪和自己女儿差不多大的姑娘弯腰道歉。

    南弦歌只是面容淡漠的看着他,并不说话,对于他的道歉也似乎没有听到一般,这一幕让其他三人都有些尴尬无言,所幸,突然出现的夏蒙打破了这一场面。

    “爸,妈。”夏蒙俏生生的站在拐角处,眼眶红肿着明显哭过,可勉强上扬的嘴角却让夏凌云和陈婉都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激动难言。

    “蒙蒙!”陈婉首先退出夏凌云的怀抱,跑过去紧紧的抱住自己好好站在那里的女儿,抱着她上下看着,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之后才猛地真正大哭了起来,多日来的担忧难眠都像是有了发泄点,她拽着自己女儿的手腕,哭得情难自禁。

    “夏蒙!你想通了?”夏凌云也很激动,可他毕竟是一家之主,有着最基本的理智,想着这么多日来为这个女儿操的那些心思和各种担惊受怕,此刻确定了她不会再想不开,便也沉了脸色,准备好好的教育她!

    “爸,妈,我错了……我不会再做傻事了,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夏蒙回抱着母亲,也同她一起哭着,良久,才停下哽咽,低着头道歉保证。

    “陈局,走吧,我还有点儿事。”南弦歌无视这感人至深的画面,淡漠无情的眸子看向陈霖。

    “好,同我去办公室吧,那里安静,顺便再把你的手重新包扎一下。”陈霖点头应下,想到刚才的画面,却还是不舒服,皱着眉刻意的放大了声音,然后才冷着脸离开,对于自己的老朋友也没了好语气,连声招呼都没有再打。

    南弦歌余光清楚的见到那一家三口都各自僵了一下,对此,她也只是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不管身后夏凌云欲叫住她的动作。

    “抱歉啊弦歌,是我考虑不周,没想到还牵累了你,你手没事儿吧?”陈霖又抱着那堆包扎伤口的东西进来,眉头皱得很紧,看得出他有些担忧愧疚。

    南弦歌有些好笑,不过是柳素的指甲嵌进肉里出来的印子,自己的皮肤又太敏感了些,所以看着吓人,竟然让陈霖这么紧张。

    “陈局,没关系的,只是小伤。”南弦歌浅笑摇头,却还是伸出手将袖子拉上去,然后解开果然已经浸上了刺眼的血迹的白色绷带,露-出纤细白皙的手腕,看一眼上面让人倒吸一口凉气的月牙形伤口,而后拿着酒精绷带又一次开始包扎。

    “这也算是小伤,那得多大的伤才算大伤?”陈霖不赞同的反驳她一句,然后又问道:“你之前说有事,是什么事儿?你说,只要我能够办到的,绝对给你办好。”

    闻言,南弦歌却只是苦笑着摇摇头,慢条斯理又利落干净的将自己的手腕包扎好,然后才缓声道:“这件事说起来也不足以麻烦到陈局,但我明天开始就实在是没时间空闲做什么了,所以不得已也只能找你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心理罪宗》,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心理罪宗第248章 引导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第248章 引导并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