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心理罪宗

第二百零九章 救出陈可依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姬南绾 本章:第二百零九章 救出陈可依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回家了,所以不更新,见谅。。

    南弦歌也无奈的哭笑不得,却还是对宫橙保有最大的耐心。

    对于宫橙,南弦歌的态度似乎总是和对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

    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南弦歌无奈地笑着道:“怎么会,我可不忍心抛下这么可爱的小橙,不过我的确是不能够继续待在学校了,你知道的,我的工作让我不得不四处奔波。”

    “……”听她这么说,宫橙也只能悻悻地闭嘴,她总不可能让歌儿把工作辞了吧……

    更何况她还对歌儿现在的工作抱有十二万分的兴趣和羡慕。

    “那你要和我们时常联系,不许消失!”刚歇下心思,一转头宫橙又开始扯着南弦歌腻歪。

    “好……!”南弦歌依然浅笑着应下。

    如此,宫橙才哼哼唧唧地放过她,自己一个人爬上床抱着手机玩儿。

    同她们打了声招呼告辞,南弦歌就拖着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离开了宿舍。

    “陈局?现在打电话过来有事吗?”南弦歌坐在车后座,开车的是彧,此刻接到陈霖的电话,刚开口,前面的彧便适时地将本就舒缓的音乐关掉。

    “弦歌啊,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前两天我们抓捕的安赐,今天就释放了。”陈霖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还带着些那头呼啸的风声。

    “好,我知道了,辛苦陈局了,您现在是?”南弦歌纤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倒是罕见的多嘴问了一句。

    陈霖在那头朗声笑着,然后回答她:“还不是我之前和你说的,我那个侄女儿,今天你们学校放假,正好我去接她回一趟家。”

    唔,今天放假?

    南弦歌偏了偏头,看向开车的彧,然后就听到他严谨稳重的声音:“今天周五。”

    了然地点头,果然是最近太忙了,所以连周几都来不及在意吗?

    “行,那陈局您忙吧,我先挂了。”浅笑着应着,然后准备挂断电话。

    “什么?你确定消息没有错?”手指都快要触到屏幕,突然听到电话那头陈霖震惊暴怒的声音,好像发生了什么让他措手不及又骇然大怒的事情。

    “局长,我们刚收到报警,对方……对方挟持的人质刚确定目标,就是陈小-姐,现在我们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出警了。”隐约间,南弦歌听到电话那头一个微弱的不甚清晰的声音,估计是陈霖的副官或者谁,说话的音量到最后不自觉地就降下去了。

    人质?挟持?

    “陈局,有需要我帮忙的吗?”南弦歌今天少见的好心情,所以也不吝啬在这个时候帮陈霖一把,如果他需要。

    “弦歌,对,我需要你的帮助,现在只有你能够帮我了,万一那丫头出了什么事儿,我真是不敢想象,弦歌,你去你们学校附近的纯色品牌专卖店,歹徒挟持了可依大概有十分钟了,我现在还不清楚对方的要求,但是,你一定要帮我稳定住歹徒的情绪,一定要拖延时间,等着我和警方的到来,拜托你了!”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陈霖急急地将基本情况说了一遍,然后拜托道。

    可以清楚地听清他语气里的焦灼和担忧,还有对南弦歌的信任。

    他对她的请求,仅仅是稳定住歹徒的情绪不要冲动之下直接撕票,拖延时间。

    可依,陈可依,这就是陈局侄女儿的名字吗?倒是很好听。

    南弦歌敛了敛眼眸,随即轻声应下:“我现在就在这边,马上就能够赶过去,陈局你也不要着急,开车要小心,这边我会尽力控制场面。”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却又有一种意外的坚定,让陈霖不由自主地就对她产生了信任甚至依赖,莫名的就少了几分慌乱多了几分心安。

    有她在,可依一定会没事的!陈霖愈发坚信着。

    “去纯色。”南弦歌挂断电话,冲彧交代着改变目的地。

    南弦歌也无奈的哭笑不得,却还是对宫橙保有最大的耐心。

    对于宫橙,南弦歌的态度似乎总是和对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

    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南弦歌无奈地笑着道:“怎么会,我可不忍心抛下这么可爱的小橙,不过我的确是不能够继续待在学校了,你知道的,我的工作让我不得不四处奔波。”

    “……”听她这么说,宫橙也只能悻悻地闭嘴,她总不可能让歌儿把工作辞了吧……

    更何况她还对歌儿现在的工作抱有十二万分的兴趣和羡慕。

    “那你要和我们时常联系,不许消失!”刚歇下心思,一转头宫橙又开始扯着南弦歌腻歪。

    “好……!”南弦歌依然浅笑着应下。

    如此,宫橙才哼哼唧唧地放过她,自己一个人爬上床抱着手机玩儿。

    同她们打了声招呼告辞,南弦歌就拖着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离开了宿舍。

    “陈局?现在打电话过来有事吗?”南弦歌坐在车后座,开车的是彧,此刻接到陈霖的电话,刚开口,前面的彧便适时地将本就舒缓的音乐关掉。

    “弦歌啊,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前两天我们抓捕的安赐,今天就释放了。”陈霖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还带着些那头呼啸的风声。

    “好,我知道了,辛苦陈局了,您现在是?”南弦歌纤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倒是罕见的多嘴问了一句。

    陈霖在那头朗声笑着,然后回答她:“还不是我之前和你说的,我那个侄女儿,今天你们学校放假,正好我去接她回一趟家。”

    唔,今天放假?

    南弦歌偏了偏头,看向开车的彧,然后就听到他严谨稳重的声音:“今天周五。”

    了然地点头,果然是最近太忙了,所以连周几都来不及在意吗?

    “行,那陈局您忙吧,我先挂了。”浅笑着应着,然后准备挂断电话。

    “什么?你确定消息没有错?”手指都快要触到屏幕,突然听到电话那头陈霖震惊暴怒的声音,好像发生了什么让他措手不及又骇然大怒的事情。

    “局长,我们刚收到报警,对方……对方挟持的人质刚确定目标,就是陈小-姐,现在我们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出警了。”隐约间,南弦歌听到电话那头一个微弱的不甚清晰的声音,估计是陈霖的副官或者谁,说话的音量到最后不自觉地就降下去了。

    人质?挟持?

    “陈局,有需要我帮忙的吗?”南弦歌今天少见的好心情,所以也不吝啬在这个时候帮陈霖一把,如果他需要。

    “弦歌,对,我需要你的帮助,现在只有你能够帮我了,万一那丫头出了什么事儿,我真是不敢想象,弦歌,你去你们学校附近的纯色品牌专卖店,歹徒挟持了可依大概有十分钟了,我现在还不清楚对方的要求,但是,你一定要帮我稳定住歹徒的情绪,一定要拖延时间,等着我和警方的到来,拜托你了!”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陈霖急急地将基本情况说了一遍,然后拜托道。

    可以清楚地听清他语气里的焦灼和担忧,还有对南弦歌的信任。

    他对她的请求,仅仅是稳定住歹徒的情绪不要冲动之下直接撕票,拖延时间。

    可依,陈可依,这就是陈局侄女儿的名字吗?倒是很好听。

    南弦歌敛了敛眼眸,随即轻声应下:“我现在就在这边,马上就能够赶过去,陈局你也不要着急,开车要小心,这边我会尽力控制场面。”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却又有一种意外的坚定,让陈霖不由自主地就对她产生了信任甚至依赖,莫名的就少了几分慌乱多了几分心安。

    有她在,可依一定会没事的!陈霖愈发坚信着。

    “去纯色。”南弦歌挂断电话,冲彧交代着改变目的地。

    南弦歌也无奈的哭笑不得,却还是对宫橙保有最大的耐心。

    对于宫橙,南弦歌的态度似乎总是和对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

    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南弦歌无奈地笑着道:“怎么会,我可不忍心抛下这么可爱的小橙,不过我的确是不能够继续待在学校了,你知道的,我的工作让我不得不四处奔波。”

    “……”听她这么说,宫橙也只能悻悻地闭嘴,她总不可能让歌儿把工作辞了吧……

    更何况她还对歌儿现在的工作抱有十二万分的兴趣和羡慕。

    “那你要和我们时常联系,不许消失!”刚歇下心思,一转头宫橙又开始扯着南弦歌腻歪。

    “好……!”南弦歌依然浅笑着应下。

    如此,宫橙才哼哼唧唧地放过她,自己一个人爬上床抱着手机玩儿。

    同她们打了声招呼告辞,南弦歌就拖着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离开了宿舍。

    “陈局?现在打电话过来有事吗?”南弦歌坐在车后座,开车的是彧,此刻接到陈霖的电话,刚开口,前面的彧便适时地将本就舒缓的音乐关掉。

    “弦歌啊,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前两天我们抓捕的安赐,今天就释放了。”陈霖的声音清晰地传过来,还带着些那头呼啸的风声。

    “好,我知道了,辛苦陈局了,您现在是?”南弦歌纤长的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倒是罕见的多嘴问了一句。

    陈霖在那头朗声笑着,然后回答她:“还不是我之前和你说的,我那个侄女儿,今天你们学校放假,正好我去接她回一趟家。”

    唔,今天放假?

    南弦歌偏了偏头,看向开车的彧,然后就听到他严谨稳重的声音:“今天周五。”

    了然地点头,果然是最近太忙了,所以连周几都来不及在意吗?

    “行,那陈局您忙吧,我先挂了。”浅笑着应着,然后准备挂断电话。

    “什么?你确定消息没有错?”手指都快要触到屏幕,突然听到电话那头陈霖震惊暴怒的声音,好像发生了什么让他措手不及又骇然大怒的事情。

    “局长,我们刚收到报警,对方……对方挟持的人质刚确定目标,就是陈小-姐,现在我们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出警了。”隐约间,南弦歌听到电话那头一个微弱的不甚清晰的声音,估计是陈霖的副官或者谁,说话的音量到最后不自觉地就降下去了。

    人质?挟持?

    “陈局,有需要我帮忙的吗?”南弦歌今天少见的好心情,所以也不吝啬在这个时候帮陈霖一把,如果他需要。

    “弦歌,对,我需要你的帮助,现在只有你能够帮我了,万一那丫头出了什么事儿,我真是不敢想象,弦歌,你去你们学校附近的纯色品牌专卖店,歹徒挟持了可依大概有十分钟了,我现在还不清楚对方的要求,但是,你一定要帮我稳定住歹徒的情绪,一定要拖延时间,等着我和警方的到来,拜托你了!”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陈霖急急地将基本情况说了一遍,然后拜托道。

    可以清楚地听清他语气里的焦灼和担忧,还有对南弦歌的信任。

    他对她的请求,仅仅是稳定住歹徒的情绪不要冲动之下直接撕票,拖延时间。

    可依,陈可依,这就是陈局侄女儿的名字吗?倒是很好听。

    南弦歌敛了敛眼眸,随即轻声应下:“我现在就在这边,马上就能够赶过去,陈局你也不要着急,开车要小心,这边我会尽力控制场面。”

    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却又有一种意外的坚定,让陈霖不由自主地就对她产生了信任甚至依赖,莫名的就少了几分慌乱多了几分心安。

    有她在,可依一定会没事的!陈霖愈发坚信着。

    “去纯色。”南弦歌挂断电话,冲彧交代着改变目的地。

    南弦歌也无奈的哭笑不得,却还是对宫橙保有最大的耐心。

    对于宫橙,南弦歌的态度似乎总是和对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

    轻轻拍了拍她的头顶,南弦歌无奈地笑着道:“怎么会,我可不忍心抛下这么可爱的小橙,不过我的确是不能够继续待在学校了,你知道的,我的工作让我不得不四处奔波。”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心理罪宗》,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二百零九章 救出陈可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二百零九章 救出陈可依并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