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心理罪宗

第一百九十六章 196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姬南绾 本章:第一百九十六章 196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188189已更改

    “不是让你第一时间弄死我吗?怎么就偏要耐着性子找我要解释呢?现在这样我真是替你苦恼,你该如和同你背后的人交差呐?”

    轻软好听的声音,此时说的话却让关易如坠冰窖,整个身体都僵直地站在那里,呆愣地看着她越走越近。樂文小说|

    “你你怎么知道?”额上肉眼可见地快速冒出细密的冷汗,关易的声音都在发颤。

    “唔,都说了我是猜的,关队长怎么就是不信呢?我看着特别像骗子吗?”走到他面前站定,然后有些苦恼无奈地耸肩,眉眼弯弯的笑着,一如既往地无辜良善,还带着些不被相信的委屈。

    任谁看到这副模样的南弦歌都会心软愧疚,觉得自己错怪误会了她,可被她强迫着直视双眼的关易却看得清楚,眼前女生的那双眼睛里,哪里有半点委屈无辜,简直是盛满了世界上最浓郁极致的负面情绪,阴暗黑泽的都要溢出来将他淹没,那里面的恶意和嘲讽让他几乎窒息的喘不过气。

    “呐,为什么要将骄傲的目标放在我身上呢?我看着很好杀吗?”南弦歌突然又出声,带着些想不通的疑惑,征询的问道。

    关易却犹如看到魔鬼一般地惊骇恐惧地又一次不停地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整个背后都贴在了冰冷的墙壁上,动弹不得。

    “而且,我骄傲吗?自认为平日里行事还算低调啊”不管他的反应行为,南弦歌兀自皱着眉苦恼地思考着,最后好像还是想不通,于是上前两步,逼近关易,要他给个答案。

    “你别别过来!再过来,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关易惊惧地睁大眼看着她一步步走近,握着鞭子的手下意识地收紧,然后拿起鞭子在身前恐吓这不断走近的南弦歌。

    当然了,如果他能够让他自己的声音别发出颤音,身体也别用墙作支撑然后站直别腿软的话,他的这一番威胁恐吓还是有几分值得相信的。

    “他们不是让你杀了我吗?用鞭子有什么用?你腰间的枪难道是摆设吗?”好整以暇地站在原地不再往前,眉尾轻挑,颇有些提醒的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在这种情况下由她说来却显得无比诡异。

    “”即使慌张惧怕如关易,也有那么一瞬间的无语,想着她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不过不管如何,她的提醒的确是对的,于是关易警惕地看着她,全身紧绷着防止她随时有可能的动作,手上却将鞭子往旁边一扔,然后以凭生最快的速度掏枪,上膛,将伤口直直地正对着她光洁白皙的额头。

    做完这一切,关易才真切地松了一口气,站直了身体,一手拿枪对着她,一手狠狠地扯下警服上衣领下方的几枚扣子,冷笑一声后冷声道:“死到临头了还装模作样!”

    说着,就要扣动扳机将她射杀,可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什么,让他恢复了一点儿冷静,想起这是在公安厅,于是险险地遏止住扣动扳机的动作。

    有些失望地看着他停下动作,南弦歌背着手轻叹出一口气,遗憾道:“你怎么不开枪打死我呢?我死了你的荣华富贵,青云高升就都到手了呐”

    “”关易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他古怪地看着面前一脸的遗憾的南弦歌,却愈发的不敢轻易动作。

    这个女人,没有杀她她竟然还一脸遗憾?遗憾自己没有死吗?再想到她之前的所有举动,关易觉得自己面前的女子根本不是个正常人,她简直就是个疯子!不要命的变态!

    如此想着,他握着枪柄的手愈发的用力。

    “你是怎么知道的?怎么知道我要杀你?我背后有人?”关易觉得这件事情自己必须要了解清楚,不然他就算杀了她都不会甘心。

    听他这般问,南弦歌无辜地眨眨眼,然后抿唇不好意思地浅笑着道:“因为我有手机啊。”说着,还举起手机拿到关易眼前给他看,亮着的手机屏幕上赫然是一条刚发出去的短信:凶手在刑拘室。

    “你!奸诈!你个臭婊子!去死吧!”看到那天短信时关易便清楚,已经来不及了,于是之前还算克制的情绪一瞬间爆发,表情也瞬间变得狰狞可怖,口中怒骂着,更是毫不犹豫地就扣动了手指下的扳机。

    他知道,自己完了,什么荣华富贵,平步青云,从眼前这个小贱人发出那条短信的时候,就全都没了!他的未来,全都因为那条短信完了!他要她死!死在他之前!亲手杀了她才能够泄恨!

    然而,前一秒还乖乖的浅笑着无所顾忌地站在他面前的少女,在他扣动扳机的一瞬间,却赫然消失了,眼前空无一人,只有子弹打出去打在墙壁里的沉闷响声。

    找不到目标,关易有一瞬间的慌张,还不等他转头,整个人就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僵直在原地,像是动作被定格了一般,半点不敢动弹。

    他脖颈间的犹如寒冰的冰冷刀刃激起了他皮肤上一片细密的鸡皮疙瘩。

    “呐,要不要感谢我让你见识到什么叫做比你的枪快?”少女软糯清润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几丝促狭的笑意,没有半点杀意,却让关易生生地打了个冷颤。

    “你为什么”关易字不成句的对着眼前的空气说着,却只说出这断断续续的四个字,再也没有多余。

    知他想问什么,南弦歌也心情颇好的在他身后回答着,“要我命的人很多,要我命又开枪极快的人更多,我若是不比枪子儿快,也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怎么可能闲的无聊在这儿陪你玩儿这一出呢?”

    温热的呼吸吐纳在他的耳廓上,缠绵悱恻,关易却生不出哪怕半点旖旎的心思,满心的惶恐和绝望。

    “不要动喔,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这条命还能不能留到出这扇门呐”耳尖微动,然后凑到关易耳边柔声警告威胁着。

    下一秒,刑拘室的大门又一次被撞开,无数枪口从门口对准里面,对准南弦歌和关易。

    诡异的是,上一刻还在关易耳边用刀刃抵着他脖子警告的南弦歌,在门开的一瞬间,就已经坐在了那张嫌疑人才能坐的凳子上,在警察进门的一瞬间,她早已解开的手铐也原模原样的回到了她洁白纤细的手腕上。

    于是警察和祁裕安进门来看到的画面就是,关易满脸的诡异狰狞,拿着手枪对准了被铐着坐在凳子上的南弦歌,手指正准备扣动扳机。

    而被对准的南弦歌,则是满脸的惊惶惧怕,苍白着一张精致的小脸儿,看得人心疼极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心理罪宗》,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一百九十六章 196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一百九十六章 196并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