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心理罪宗

第一百四十六章 被绑架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姬南绾 本章:第一百四十六章 被绑架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官席此刻也看到坐在病床边上紧紧盯着自己的少年,阴霾的目光扫过他时停顿了一下,然后扬唇自语道:“南弦易?”

    声音很轻,轻的只有他自己听得懂清其中的恶意杀气。%乐%文%小说

    官席走到床尾站定,隔着一张床的距离静静地看着只有床头露出来的少女精致苍白的小脸,却突然没了往市赶来的一路上的巨大恐慌感。

    看着她静静躺在那里安静乖巧的面容,官席心里涌起一股说不出的窝心和安心,他知道,她没事了。

    即使他心疼她心疼的恨不得代替她去死去受伤,把那个撞她的人和背后的南家也恨之入骨,想要让他们马上付出代价生不如死,但他还是就那样静静地站在床尾,看着她,守着她。

    就这样,三个人,三个不同的方向,都静静地坐在病床边上守着,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心思,却异常默契地安静守着病床上那个温柔睡着的少女。

    南弦歌动了动手指,伸到眼前却什么都看不清,疑惑地歪歪头,瞎了?

    右手握成拳,然而并没有任何感觉,轻褶的眉头浅浅松开。

    唔……梦?

    南弦歌眼前一片漆黑,索性选定一个地方然后不停地走。

    慢慢地,身边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开始隐隐地闪过一些光,然后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晰。

    画面?这是……哪里?南弦歌停住脚步,看着手边的像是照片一样的画面,画面上是她在21世纪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色。

    苍苍莽莽的森林,绵延不绝的诺大树冠,哪怕只是其中一颗不起眼的小树,都能看出它的粗壮,至少要十人合力牵手围成园才能环抱住它。下午去图恤兔兔兔兔56组7曲兔兔。

    南弦歌像是欣赏一场难得的史诗级无声电影画面一般,稳着性子慢慢地一步步往前走。

    高大的骇人听闻的树,明明前一秒还可爱小小的呆萌的兔子,下一秒就变成大食血肉的嗜血远古凶兽,哪怕一株不起眼的草,也在暗中杀气凛然伺机而动。

    一幕幕神奇玄幻的画面,无论何时都暗藏杀机的森林,在这磅礴浩大的,凶兽遍布的森林中心,竟然赫然出现了一座寺庙。

    古老,威严,蕴极佛理,满是禅意。哪怕只是一副画面,南弦歌都似乎能够听到它从内里传出的一阵阵悠悠钟鸣。

    继续往前走,南弦歌视线里的画面赫然一变,入目的尽是一个个身穿袈裟头顶戒礼的和尚。

    虽说佛寺有和尚本就是理所应当,可在她的目光看到画面里那个撅着屁股在菜地里挑虫的小小和尚时,还是忍不住莞尔。

    真的很小,几乎只有那个诡异的类似白菜的菜一般高,看着不足三岁,穿着不合身的粗布纳衣,整个人趔趔趄趄地弯着腰趴在菜上,一颗圆溜溜的铮亮光头伸到菜根和土壤接触的部分,水汪汪的干净眸子认真地盯着一片菜叶,鼓着腮帮子用手里的树枝挑着一条干瘪地虫。

    一笑而过地往前走,却惊讶的发现,之后的每一副画面里,都有这个小小的和尚,好似,这原本的目的便是在叙述他的故事一般。

    南弦歌渐渐地更加放缓了步伐,开始极认真的看着,看着这个小和尚从小小软软的一团,一点点的长大,然后诵经礼佛,苦心修炼,看着他的眉眼渐渐张开,这才发现不对劲,这面容,竟有几分面熟。

    南弦歌想了想,发现自己的记忆里一时间找不出这个人,便耐着性子继续走,继续看。

    终于,在某一副画面里,古寺倒塌,漫天火光,一卷卷经文伴随着楼宇被烧毁,一个个僧人被虐杀,本是佛门清净之地,此时竟成了肃杀之所,满地的鲜血淋漓,那些僧人手中,脖颈所佩戴的佛珠一串串断开,佛珠混杂着鲜血滚的满地都是。

    惨烈的画面里,那个小和尚似乎已经十几岁了,他站在那片被鲜血污染了的地上,怔怔地看着已经是断壁残垣的寺庙,看着满地的僧人,这些人里有的带他偷过伙房的馒头,有的帮他补过衣服,有的为他讲解过经文,而那个满脸慈悲的师傅,也满身血的倒在了已经破损的大殿内。

    然后,南弦歌看到他竟在画面里嘴角微勾的轻笑,眉眼中倒映着滔天的血色却那般柔和,兀而恍然。

    这……是空冥罢?

    他的最后一世吗?在那个神奇陌生的世界。

    她看到他去已经碎裂的佛身下拿出一袭纯白色的袈裟,然后口里诵着佛号,将地上一股股的血液汇集在半空,最后竟将那散着漫天纯净佛光的袈裟与血相融,期间竟不曾有半滴血液掉落在地。

    南弦歌站在那里,看着画面里的空冥最终将那袭血色袈裟披在身上,却依然眉眼慈悲,嘴角也是温雅的笑,就连惊逢大变后,看着满地尸首,那双眼睛里却同初生时一般干净纯粹不染尘埃。

    他走出一片狼藉的寺庙,然后在倒下的大门外回首行礼。

    这时,南弦歌耳边响起灵魂状态时听到的与空冥一般无二的声音,悲悯柔和,缥缈广阔:“我心已成佛,既如此,放任为魔又何防,我依然爱世人。况心无杀戮,沾染再多鲜血又怎样,终究仅是一具行于世间的皮囊。”

    紧接着,南弦歌眼前便再次恢复一片漆黑。

    在床上的少女纤长的睫毛轻颤时,房间里从未合眼的四人都敏锐地发现了,然后不约而同地屏住呼吸看着她。

    “姐姐”南弦易趴在她床边,轻轻地喊着她。

    身上的不适让她还未睁眼便感觉到入骨的疼,紧皱着眉,耳旁少年小心翼翼的喊声让她侧过头艰难地睁眼看去。

    “…小易……”戴着氧气罩的南弦歌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她的口型告诉这间病房的所有人她是真的醒了。

    在天将亮时同样紧急赶过来的陈霖转身就跑去叫医生护士,并不是忘记了床头的呼叫器,而是病房出门就是护士的值班室,这样更快。

    “姐,你醒了姐,我好怕……小易好怕啊!”南弦易在看到南弦歌真的张开口叫他的一瞬间,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崩溃地趴在她枕边,像个几岁的孩子一样哭着。官席此刻也看到坐在病床边上紧紧盯着自己的少年,阴霾的目光扫过他时停顿了一下,然后扬唇自语道:“南弦易?”

    声音很轻,轻的只有他自己听得懂清其中的恶意杀气。

    官席走到床尾站定,隔着一张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心理罪宗》,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一百四十六章 被绑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一百四十六章 被绑架并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