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心理罪宗

第一百四十二章 疑似一号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姬南绾 本章:第一百四十二章 疑似一号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哇啊~小歌儿你皮肤好好啊~水嫩水嫩哒~!”宫橙轻轻地用手捏着南弦歌的一边脸颊,瞪大了眼睛惊呼着。本文由 。lwxiaoshuo。 首发

    “……”后边的宫柠和宫葚对视后默契地无奈摇头,然后宫柠伸手从背后将宫橙从南弦歌面前扯开。

    “矜持点儿啊小妹!”掰着她的脸让宫橙同自己对视,宫柠的话里带着夸张的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南弦歌抬手揉了揉已经被捏红的脸,在魔爪终于脱离自己的时候轻轻笑起来,冲她们打招呼。

    “……奥……”怨念地任由自己的脸被二姐一点都不温柔地捧着,宫橙不敢怒也不敢言的应着,等宫柠终于放过自己的时候,赶紧跑到自己桌上拿出小镜子左右照着,侧过来侧过去的看自己红红的小脸,确保没有被宫柠不知轻重的蹂,躏的毁容才轻呼一口气放下心。

    宫葚沉稳的在一旁笑着看两姐妹一进宿舍就开始相爱相杀,然后看向南弦歌道:“听你们班同学说你请了二十天的假,那些课程没有去听会不会有问题?如果比较难你可以去找任课老师要教程来看。”

    宫葚呆板的黑框眼镜掩饰下的漂亮眸子闪过关心和柔和。

    南弦歌闻言乖巧的点头,放下手里的水杯道:“好的,我知道了,不用担心。”

    “对啊~我们不在同一个班,也不知道你选的哪些课,帮不了你欸!不过小歌儿辣么聪明,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叭……”宫橙也停下上床拿平躺在床上的那个诡异布偶的动作,一手抓着扶梯,一边侧过头来说着。

    南弦歌不好意思的抿嘴笑,然后看到她的姿势疑惑问她:“小橙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些布偶娃娃?”

    “啊咧?”被南弦歌的询问问的一怔,然后利索的拎起床上的布偶。

    小心翼翼地踩着阶梯下地,反坐在电脑桌上抱着布偶面对南弦歌,将自己的下巴放在布偶的头顶,眯着眼幸福的蹭蹭。

    “因为我的阿邙喜欢二次元,特别喜欢这种黑暗风的布偶~作为骨灰级粉丝,当然要和他保持同样的爱好!我们芒果的基本理念就是爱阿邙所爱,厌阿邙所厌!”可爱粉嫩的少女抱着与她风格完全不符的诡异布偶,一脸痴汉笑,却异样的美好灿烂。

    “……阿邙?”疑惑地叫出宫橙口中的名字,南弦歌无辜的看着她,略显茫然。

    “她偶像,现在的当红小生陈邙,网上一搜全是他的消息。”一旁的宫柠接过她的问题回答着,说完无奈地耸肩,感觉有些丢脸。

    作为hd娱乐公司老总的表妹,华夏宫家的三小姐,这丫头竟然痴迷于一个刚出道不久的男人,天天嚷嚷着要嫁给他,真是……作为三胞胎姐姐的她们,略感丢脸啊!

    南弦歌点点头,对于宫柠对宫橙显而易见的嫌弃的表情表示了然。

    “小橙能有自己喜欢的偶像,也挺好的,至少生活不无聊。”安抚的柔声说着,止住了宫橙涨红了脸想要和宫柠为了自己的爱豆反驳争吵的举动,轻易地给她顺了毛。

    “哼~”弱弱地扔给宫柠一枚白眼,宫橙转头对着南弦歌就又笑得开心,“是吧?我也酱紫觉得哒!而且我家阿邙好优秀好努力的!长得又好~为人还特别有礼貌,简直完美!本宝宝将来一定要嫁给他!睡到他!这是每个粉丝都心照不宣的最大的心愿!”说着,捏着拳头一脸向往。

    “……”略无语的笑着,南弦歌不是太能理解她的这种想法。

    不过不得不说,明星……这个无时无刻不在聚光灯下的职业,真的很好呐!想必,我亲爱的妹妹会对此无比适应且憧憬吧?

    低头轻然笑着,给她的路差不多成型,现在就等最契合的时机了。

    四个人说说笑笑的聊着,没人问她为何请假长达二十天都去做了些什么,一切也都如同走之前的样子。

    “南同学,如果有不懂的,随时可以询问任课老师,想必他们是很乐意为你解答的!”辅导员办公室里,帅气的男人用同样帅气的动作转动着手中的黑色钢笔,半躺在转椅里翘着二郎腿,半闭着漂亮狭长的眸子,看着对面乖巧坐着的南弦歌。

    “好,谢谢老师。”少女站起身,礼貌地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啧,真不知是表里如一还是表里不一,格兰斯交流生,学霸,侦探,犯罪心理学家…真是个优秀的令人嫉妒的孩子。”风轻墨看着少女消失在门口然后路过对面几扇窗户直至消失的娇小身影,耸耸肩然后用只有自己知道的莫名语气自言自语地感叹着。

    “呵!京大真是藏龙卧虎,一个小小的班导,都这般值得忌惮,班导……这个身份可真不适合这般性子的男人!”白皙的右手握成拳抵在唇瓣上,恰到好处地掩住嘴角那抹戏谑,南弦歌侧头轻扫过已经走过的办公室。

    “怎么,都过了一节课了,你还忘不了那个姓墨的男人?”官席看南弦歌从辅导员那里回来后就一直坐在那用手撑着下巴发呆,一节课过去一页书都没有翻,不由得开口刺她。

    “……”闻言侧头给了他一个微凉地眼神,不再理会他,南弦歌开始拿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官席被她淡漠的看了一眼后,就知道自己果断想多了,放下心来的同时,又开始不由自主的多想。

    这丫头怎么就没有个喜欢的人呢?从小到大,就没见她对谁有过喜欢的情绪,虽然……虽然这样他是很乐意看到的,但是这也代表她对自己压根没想法啊……

    如此想着,原本被午后阳光洒在身上后自带柔光的,美的像画里的妖精一般的妖孽少年,烦躁的皱着眉,颓废地趴在桌子上,看着书上在不久前被写了无数“南弦歌”三字又被戳满了窟窿的一页纸。

    真是个可恶狡猾的女人,明明……自己都没有下限的表现的那般明显了啊……

    南弦歌停下笔,听着身旁少年莫名其妙发出的叹息声,微勾着唇角无声微笑,看着白纸上画着的属于少年的一面精致侧脸,带着官席从未见过的温柔。

    “哇啊~小歌儿你皮肤好好啊~水嫩水嫩哒~!”宫橙轻轻地用手捏着南弦歌的一边脸颊,瞪大了眼睛惊呼着。

    “……”后边的宫柠和宫葚对视后默契地无奈摇头,然后宫柠伸手从背后将宫橙从南弦歌面前扯开。

    “矜持点儿啊小妹!”掰着她的脸让宫橙同自己对视,宫柠的话里带着夸张的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南弦歌抬手揉了揉已经被捏红的脸,在魔爪终于脱离自己的时候轻轻笑起来,冲她们打招呼。

    “……奥……”怨念地任由自己的脸被二姐一点都不温柔地捧着,宫橙不敢怒也不敢言的应着,等宫柠终于放过自己的时候,赶紧跑到自己桌上拿出小镜子左右照着,侧过来侧过去的看自己红红的小脸,确保没有被宫柠不知轻重的蹂,躏的毁容才轻呼一口气放下心。

    宫葚沉稳的在一旁笑着看两姐妹一进宿舍就开始相爱相杀,然后看向南弦歌道:“听你们班同学说你请了二十天的假,那些课程没有去听会不会有问题?如果比较难你可以去找任课老师要教程来看。”

    宫葚呆板的黑框眼镜掩饰下的漂亮眸子闪过关心和柔和。

    南弦歌闻言乖巧的点头,放下手里的水杯道:“好的,我知道了,不用担心。”

    “对啊~我们不在同一个班,也不知道你选的哪些课,帮不了你欸!不过小歌儿辣么聪明,应该没有太大问题叭……”宫橙也停下上床拿平躺在床上的那个诡异布偶的动作,一手抓着扶梯,一边侧过头来说着。

    南弦歌不好意思的抿嘴笑,然后看到她的姿势疑惑问她:“小橙为什么这么喜欢这些布偶娃娃?”

    “啊咧?”被南弦歌的询问问的一怔,然后利索的拎起床上的布偶。

    小心翼翼地踩着阶梯下地,反坐在电脑桌上抱着布偶面对南弦歌,将自己的下巴放在布偶的头顶,眯着眼幸福的蹭蹭。

    “因为我的阿邙喜欢二次元,特别喜欢这种黑暗风的布偶~作为骨灰级粉丝,当然要和他保持同样的爱好!我们芒果的基本理念就是爱阿邙所爱,厌阿邙所厌!”可爱粉嫩的少女抱着与她风格完全不符的诡异布偶,一脸痴汉笑,却异样的美好灿烂。

    “……阿邙?”疑惑地叫出宫橙口中的名字,南弦歌无辜的看着她,略显茫然。

    “她偶像,现在的当红小生陈邙,网上一搜全是他的消息。”一旁的宫柠接过她的问题回答着,说完无奈地耸肩,感觉有些丢脸。

    作为hd娱乐公司老总的表妹,华夏宫家的三小姐,这丫头竟然痴迷于一个刚出道不久的男人,天天嚷嚷着要嫁给他,真是……作为三胞胎姐姐的她们,略感丢脸啊!

    南弦歌点点头,对于宫柠对宫橙显而易见的嫌弃的表情表示了然。

    “小橙能有自己喜欢的偶像,也挺好的,至少生活不无聊。”安抚的柔声说着,止住了宫橙涨红了脸想要和宫柠为了自己的爱豆反驳争吵的举动,轻易地给她顺了毛。

    “哼~”弱弱地扔给宫柠一枚白眼,宫橙转头对着南弦歌就又笑得开心,“是吧?我也酱紫觉得哒!而且我家阿邙好优秀好努力的!长得又好~为人还特别有礼貌,简直完美!本宝宝将来一定要嫁给他!睡到他!这是每个粉丝都心照不宣的最大的心愿!”说着,捏着拳头一脸向往。

    “……”略无语的笑着,南弦歌不是太能理解她的这种想法。

    不过不得不说,明星……这个无时无刻不在聚光灯下的职业,真的很好呐!想必,我亲爱的妹妹会对此无比适应且憧憬吧?

    低头轻然笑着,给她的路差不多成型,现在就等最契合的时机了。

    四个人说说笑笑的聊着,没人问她为何请假长达二十天都去做了些什么,一切也都如同走之前的样子。

    “南同学,如果有不懂的,随时可以询问任课老师,想必他们是很乐意为你解答的!”辅导员办公室里,帅气的男人用同样帅气的动作转动着手中的黑色钢笔,半躺在转椅里翘着二郎腿,半闭着漂亮狭长的眸子,看着对面乖巧坐着的南弦歌。

    “好,谢谢老师。”少女站起身,礼貌地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啧,真不知是表里如一还是表里不一,格兰斯交流生,学霸,侦探,犯罪心理学家…真是个优秀的令人嫉妒的孩子。”风轻墨看着少女消失在门口然后路过对面几扇窗户直至消失的娇小身影,耸耸肩然后用只有自己知道的莫名语气自言自语地感叹着。

    “呵!京大真是藏龙卧虎,一个小小的班导,都这般值得忌惮,班导……这个身份可真不适合这般性子的男人!”白皙的右手握成拳抵在唇瓣上,恰到好处地掩住嘴角那抹戏谑,南弦歌侧头轻扫过已经走过的办公室。

    “怎么,都过了一节课了,你还忘不了那个姓墨的男人?”官席看南弦歌从辅导员那里回来后就一直坐在那用手撑着下巴发呆,一节课过去一页书都没有翻,不由得开口刺她。

    “……”闻言侧头给了他一个微凉地眼神,不再理会他,南弦歌开始拿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官席被她淡漠的看了一眼后,就知道自己果断想多了,放下心来的同时,又开始不由自主的多想。

    这丫头怎么就没有个喜欢的人呢?从小到大,就没见她对谁有过喜欢的情绪,虽然……虽然这样他是很乐意看到的,但是这也代表她对自己压根没想法啊……

    如此想着,原本被午后阳光洒在身上后自带柔光的,美的像画里的妖精一般的妖孽少年,烦躁的皱着眉,颓废地趴在桌子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心理罪宗》,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一百四十二章 疑似一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一百四十二章 疑似一号并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