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心理罪宗

第一百零二章 落寞离开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姬南绾 本章:第一百零二章 落寞离开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南弦易又一次抛开被他们约着去玩的机会,一个人斜搭着背包在街上闲逛着。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首发

    说是闲逛,其实也并不尽然,他埋着头不停地刷着手机页面,提问贴里赫然是应该如何送女生礼物。

    眉毛皱成一团,不满意地划过一条又一条,最后泄气地关了手机,直接往旁边的一家礼品店走。

    也因此,他完全无视了页面之外的那些头版头条。

    夜晚,即使外面黑夜漫长,医院里也永远是白炽如昼。

    一到医院,南弦易就迫不及待献宝似的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盒子,还偏要装作神秘的将盒子拿在手里背在背后,问南弦歌:“姐,你猜猜我手里是什么?”

    少年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姐姐,轻狂张扬的面庞上藏不住的青春阳光。

    南弦歌也配合着他想了想,然后轻笑着摇头。

    “那个……姐,你不要嫌弃喔!我跑了好多家礼品店,然后……”临了,真到了要拿出礼物的时候,南弦易却又紧张起来了,扭捏半天,看得一旁的几人都恨不得直接拽过他手里的小盒子打开来看时,才不自觉颤抖着手将礼物盒递出来。

    没有直接递给南弦歌,而是自己将其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凑近南弦歌,期待忐忑地看着她,“姐,我给你戴上好不好?”

    他拿在手里的是一条项链,纯银的,上面坠着一颗被打磨成水滴状的透明水晶,在场的人都认得这款项链,卡迪凡珠宝世家前几天才推出的最新款,世面上有,但一如既往的贵且稀少,整个s市所有的珠宝城加起来,也只发行了不到三十条。

    要说它有多高端大气上档次,也不是,至少比起那些限量版的顶尖饰品,这一款只要有足够的钱,就能够比较容易的买到。

    就是不知道,已经不受南家待见的南弦易,是如何有那么多钱的了。

    南弦歌对上他真挚忐忑地目光,轻轻点了点头。

    南弦易一瞬间整个人都精神了,俯下身,双手拿着项链的两端绕过她白皙优雅地脖颈,脸颊贴近她的耳侧,小心翼翼地仿若朝圣一般地帮她将项链戴上。

    整个过程中南弦易连呼吸都不敢有稍微加重,完成后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满意地打量着自家姐姐锁骨间的那滴在白炽灯下更是耀目的水晶。

    他却不知,在他提出要帮南弦歌亲手戴上项链时,他身后本在装睡的,安静地没有半点存在感的妖孽男子便眯起了那双狭长魅惑的眸子。

    那双手……真是碍眼的让人想要折断它呢!

    官席眼眸深处的暗色随着南弦易的动作愈来愈暗沉深邃,却只是依然安静地看着南弦易和南弦歌的互动,然后将所有的杀意在眼中收敛地一丝不泄。

    纵使心中翻涌着快要吞噬理智的嫉妒,也因为各种原因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地看着她身边环绕着各种各色的可以与她亲近的人。

    “姐,你喜欢吗?”直直地望进南弦歌的眼中,南弦易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很喜欢,谢谢小易。”南弦歌颈间皮肤因为凉意激起浅浅的鸡皮疙瘩,抬手揉了揉少年毛茸茸地头顶,温柔宠溺地笑着。

    闻言,南弦易眯着眼满足地笑,被子上拽着南弦歌的手更不愿意放开,紧紧地牵着。

    南弦易这般依赖黏着南弦歌,让旁边的拓蔚衢絮和方诺都不约而同地对视一眼,眼中情绪复杂难明。

    她们不会忘记南弦歌为什么进医院,也不会忘记之前南弦易下意识拉着南弦歌帮他挡南堔那一巴掌的画面,即使南弦易和南弦歌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姐弟,她们或许并没有插手或多嘴的立场,但作为她的闺蜜好友,她们不愿意允许有任何能够无意伤到南弦歌的人或事存在。

    所以,她们才会在这两天对南弦易不表示出亲近之意,反而带着疏远警惕。

    可是如今,南弦易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三人因为南弦歌偶尔提起的家事,所以很清楚南弦易每个月的生活费其实并没有太多,那么他是如何买到这一款足以称得上是昂贵的卡迪凡新款项链?

    三人都已经各自脑补出了这个离了姐姐就脆弱无依的少年为了帮姐姐买到心仪的生日礼物而不得不去兼职,或者省吃俭用,四处筹钱……等无数副凄苦的画面。

    然后看向南弦易的目光都开始软化柔和。

    当然了,更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南弦歌对待南弦易的态度,宠溺却不过分,纵容却不是娇纵,可见是真心待他,既然如此,三人也不好与南弦易太疏远。

    随后,衢絮悄悄地推了推方诺,又侧脸对拓蔚挤了挤眼。

    丝毫不知,其实她的动作半点不差地被房间里正和南弦易说话的南弦歌和一旁假寐的官席尽收眼底。

    方诺和拓蔚明了,然后站起身来说下去逛逛。

    南弦歌浅笑着点头,嘱咐三人小心些。

    “小易,明天去这个地方看看,这是钥匙,如果没问题,以后你就住在那里吧,别回南家了。”南弦歌从枕头下拿出一枚钥匙和一张纸递给南弦易,纸上写的是一串地址。

    南弦易下意识地接过,过了一秒才恍然抬头,有些不敢置信又带着惊喜地看向南弦歌:“姐?”

    对他肯定地轻笑眨眼,南弦歌将他狂喜的表情看在眼里,等他稍微平静下来,才抽出被他握着的手,搭上少年还有些瘦削的肩膀:“小易,这段时间不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回南家,就算爸爸来找你回去,也千万不要跟他走,知道吗?”

    这番叮嘱,语气少见地慎重冷凝,带着三分担忧。

    “好,我不会回去的。”南弦歌怔愣于南弦歌这种严肃的态度,自己也听话坚定地点头答应着,看着姐姐在他答应后缓缓放松的神色,试探地问道:“为什么爸爸来我也不和他走?发生什么了吗?”

    南弦歌并没有详细解答他的问题,而是敲了敲他的额头,柔声轻喝道:“听话就是了,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

    “我就是好奇……我不会回去的!姐你放心吧!”假装疼痛地捂住额头,在南弦歌皱着眉担忧地想要看看是不是真的将他额头打红了的时候,南弦易才嬉笑着放开手,然后单手作发誓状,认真地应下。

    无可奈何又纵容地瞥他一眼,南弦歌对他的行为无奈轻笑。

    “那……姐,是不是以后我们两个人就能够一直住在一起了?这里……算是我们的家了对吗?”打闹过后,南弦易珍而重之地将钥匙和写着地址的纸装进贴身的衣服兜里,像是求证和要一个承诺一般,看着南弦歌问道。

    南弦歌细细地凝视着面前尚且稚嫩轻狂,处于少年冲动意气用事阶段的南弦易,目光扫过他僵直地四肢,紧握着的双手,紧抿着的唇,然后直直地撞进他那双并不深邃也不清澈的眼眸里。

    一瞬间,南弦歌神色有些晃然,眼睛,从来都是人类心灵的窗户,而面前这样一双眸子,并不清澈见底,却又未经太多世事;并不成熟沧桑,却又带着四五分稚嫩真挚;并不多么洞彻人心,却又偏偏……开始动摇自己的心神,动摇自己十八年来都无波无澜的情绪。

    蓦然,南弦歌伸手覆盖住他的双眼,手心里痒痒的,是他颤动的睫毛。

    在心底无声的轻叹一声,南弦歌拿来手,在他期盼渴望的注视下温暖柔和地笑着点头。

    “太棒了!姐,我终于有家了姐~只有我和你的家!”南弦易清楚明白是一回事,真的看到南弦歌点头确认则是另一回事儿了,毫无形象地扑上去抱着南弦歌的脖子笑得灿烂又带着点傻气。

    任由他搂着自己傻乐,南弦歌在他脑后神色淡然,然后一抬眸,对上官席投注过来的视线。

    悲伤,失落,嫉妒,落寞……

    像是被人抛弃的猫,收起了原本的清冷孤傲,也抹掉了曾经的慵懒神秘,孤独凄冷地蜷缩在墙角。

    毫无预期地和她的目光一对上,官席一怔,然后深深地看她一眼,起身悄无声息地推门离开,果决地背影不再回头。

    南弦歌看着他背影的视线被他随手拉上的门隔绝,愣了愣,然后眉眼中再次浮现出一抹无奈。

    不同于平日地伪装,那抹无奈的神色悄然而真切。

    果然,再落魄的猫儿,也有属于自己的高傲。

    “好了,再抱下去,我可就喘不过气来了。”南弦歌调侃地笑着拍了拍少年的脊背。

    南弦易赶忙松了手,却又牵住她的双手不肯放,倒像个黏人又固执倔强的小孩。

    房间里的灯突然全部熄灭。

    南弦易牵着南弦歌手的手紧了紧,南弦歌回握了一下,让他不要紧张。

    果然,下一刻一辆推着已经插上了燃烧着蜡烛的蛋糕的餐车就缓缓进来了。

    透过莹莹火光,衢絮三人的脸庞若隐若现,却又能够清晰地捕捉到她们面上的欣喜微笑。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快乐~”随着三人整齐地拍着手掌的节奏,连带着毫不知情的南弦易也开始轻声加入她们吟唱着生日歌。

    “快快快,许愿吧小歌儿~”衢絮开心地催促着。

    南弦歌也配合地闭眼,许愿。

    一闪一闪地火光照在她的脸上,衬着她沉静柔和的面庞,竟让南弦易与拓蔚衢絮方诺四人齐齐地生出一种岁月静好,你我皆安的感觉来。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都希望着时间定格在这一刻,因为南弦歌的静谧,安然,温暖。

    睁开眼,和同样回过神的四人一起吹灭了十八根蜡烛。

    方诺两三步走过去将灯打开。

    “小歌儿~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三人一一祝福着,然后将自己早就备好的礼物拿出来体贴地放在床头的柜子上。

    “谢谢你们。”南弦歌微仰着头,看着笑魇如花的三人,也弯着眉笑得明媚温暖。

    “说那些~我们是什么关系,哪里还用说什么谢谢,快快,快切蛋糕,我可是为了今天晚上,都没有好好吃饭,就是把肚子留着的,这样才好消化不长肉!”衢絮眉开眼笑地将刀和餐盘递给南弦歌。

    拓蔚和方诺颇有些无奈地看着她耍宝。

    将蛋糕每人分了一块,然后各自坐下边吃边说笑着。

    “哈哈,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啊!”门被推开,陈霖看着屋子里温馨的一幕爽朗地笑着,然后同样细心地将礼盒放在病床床头柜上,又将一篮子新鲜的水果放在另一边,这才看着南弦歌笑道:“南丫头啊,生日快乐!过了今天,你可就成年了,我就在这里祝你新的一岁岁岁平安,健康快乐!”

    “谢谢陈局。”南弦歌暖暖地笑着应下,然后将已经切好的一块蛋糕端给陈霖:“陈局,吃一点儿吧。”

    陈霖端着蛋糕也不尴尬,找了个位置坐下就吃。

    不过其他几人看着他却是忍不住笑意。

    太喜剧性的画面了。

    陈霖不说多健壮,但他身为局长,自然长年锻炼,身材也就比起其他人来的更粗壮些,此时大马金刀地在那里坐着,粗大的手掌里捧着一小盘儿蛋糕,他手里的勺子更是精致小巧,被他握着,颇有几分不自然。

    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就是有一种反差萌!

    陈霖不知他们忍笑忍得辛苦,边吃着蛋糕,边和南弦歌聊着一些涉及专业性的东西,不怪他煞风景,实在是他和这群年轻人不同时代,代沟这东西,很难逾越啊!

    众人吃到一半,门又一次被推开。

    蓝翎甩着头上的水珠走进来。

    “小妹,生日快乐。”将一直小心地护在怀里的三份礼物拿出来递给南弦歌,蓝翎有些紧张地看着她,就怕她有那么一丝丝不满。

    不可察地顿了顿,随即笑着接过,说了谢谢,然后同样递给他一块蛋糕让他自己找地方坐下吃。

    “咦,林澜同学,外面雨很大吗?”衢絮看着蓝翎被打湿了一小半的头发和衣服,好奇地问他。

    “对啊,突然下起雨,倒是淋了我个措手不及。”蓝翎说着拿毛巾随意地擦了擦头发。

    两人的对话落进南弦歌耳中,眼眸暗了暗,掠过一丝情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心理罪宗》,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一百零二章 落寞离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一百零二章 落寞离开并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