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心理罪宗

第五十五章 心理催眠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姬南绾 本章:第五十五章 心理催眠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第二天一大早,月凉就已经和星忆一起离开去基地了,南弦歌用过他们吩咐点好的早餐,然后再次乘车去了华盛顿警局。

    “aldrich长官,早安。”少女精致的眉眼带着睡醒不久的懵懂,柔和笑着礼貌的问好让人心生亲切。

    “早安,可爱的粟。”aldrich手里拿着一份分量十足的汉堡,正埋着头研究前一天晚上死亡的人的名单。

    南弦歌在旁边拉出凳子随意坐下,警局里换班的警员也稀稀疏疏的到来,昨天便知道她今天回来,所以在看到凳子上乖巧坐着的南弦歌,也笑着友善的同她打招呼,毕竟谁会冷落一个可爱的女性呢!

    等到人员都到齐了,aldrich才慎重的将手里那份公布出去足以引起整个m国人民沸腾的死亡名单小心收好。

    然后让副手将昨天的三位死者和死亡现场用大屏幕放映出来。

    “经法医鉴定,这三人,身体里没有任何可能刺激到他们身体例如脑部,四肢的药物。”aldrich指着屏幕上三个人的照片一一分析。

    “根据监控摄像的画面,以及去车店的询问,我们可以证实他们的车辆并没有任何差错,他们都会定期去进行保养和检修,而这两辆车,正好都是在两天前在同一家店里进行过保养,他们的资料信息告诉我们这两辆车没有任何致命的损坏。”aldrich将两份车辆在车店的记录调出来,然后将一份报告单传下去。

    “也就是说,排除车辆老化或异常的情况,那就只剩下人为?”一个参与调查的警员看着手里的报告单,不可置信地询问出声。

    肯定地点点头,aldrich凝声道:“情况多半是这样没有错,从监控里我们也可以清晰的看到男子将车突然转弯撞上另一辆车,他是有目的的撞车。”顿了顿,aldrich皱着眉,也极为纠结,“问题关键是,资料显示他和这个女人没有任何可查询关系,就连女人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儿,她的的dna也与他完全不匹配,所以三人除了母女,没有其他任何联系。”

    “那,会不会是他想要自杀?”另一个警员猜测着。

    “可能率很低,根据这个男性死者家属和朋友的描述,他的事业正处于上升期,家庭里和父母,妻子的关系也很和睦,没有孩子,所以没有其他方面的压力,按逻辑思维来说,他自杀的可能性极低。”aldrich摇头,一番严谨的话几乎打破了那位警员的猜测。

    “这……”所有人都皱着眉沉吟不语。

    排除以上所有情况,那就只剩谋杀了,可是车道上除了已死亡的那些人,当时就剩那位刚好逃脱的司机和现在在这里坐着的粟,司机和死者从未有过任何交际,粟也刚从华夏来华盛顿不到一周,这根本让他们构不成有目的的谋杀。

    那么……这起谋杀案,究竟怎么解?

    南弦歌看着他们沉重纠结的表情,自己则略带无聊地用手支着下巴,拿着笔在白纸上写写画画。

    正纠结的aldrich在侧头时刚好到看她的动作,想到昨天下午她留下的那份信息资料,突然灵光一现的冲着南弦歌问道:“粟,你有没有什么发现?能说出来我们一起探讨吗?”

    “……”其他人则略带无语的看着一向严厉严肃的aldrich警察长突然用柔和期待的目光看着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问她对这起案件有没有什么看法。

    这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般不能相信。

    “嗯,好。”南弦歌在所有人迥然的目光中轻轻点头,然后起身走到aldrich所站的位置,接过他手里的红外线遥控,将屏幕里的照片翻到第一页。

    “长官……这,她可只是个小姑娘!”有警员不可置信地对着aldrich疑问出声。

    无声地摇了摇头,aldrich将手指竖在唇前示意他安静。

    南弦歌将红外线指向屏幕上的三人,缓缓开口:“第一:根据你们警方的调查,这三人,除了megan和amanda是母女关系外,三人之间再没有其他关系。”

    “第二,两人的车辆在车店的登记记录表明这两辆车都不可能有损坏或者老化的情况,那么再根据监控显示男子是自己撞的,所以排除车辆在行驶之中至少之前没有任何异样。”南弦歌缓缓道来,然后继续梳理信息:“三,按照心理学或者逻辑学方向来讲,也基本可以排除自杀可能。”

    “所以你从这些里面得到了什么结果?谋杀吗?我们也知道是谋杀啊!”一个被案子搅得不耐烦的警员出声,带着讽刺。

    他的质疑声让南弦歌怔了怔,有些不悦委屈地抿着唇,然后在aldrich鼓励的目光中才又继续道:“你说的没有错,我得到的结果也是谋杀,那么是谁在谋杀他,为什么要谋杀他,死亡的amanda和megan和同样死亡的男子究竟有没有关系,如果有,是什么关系?如果有,那么这究竟是一起精心策划的天衣无缝的让三个人一起死的案件,还是真的是一场无比狗血的巧合?”

    然后南弦歌又在所有人若有所思的目光中将屏幕上的照片翻到了车店的车辆记录一页。

    “在华夏,有一句古语,叫做有钱能使鬼推磨,我相信,只要有社会,这句话就能够运用到任何地方任何事情上。比如……让车店在对车辆进行保养的时候动些手脚,然后将车辆信息修改成没有任何问题,这样即使发生了车祸,他们只要出具你们手里的信息单,就没有任何涉及嫌疑人的问题。”南弦歌轻柔干净的声音缓缓说着,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恍然。

    “当然了,这个只是猜测,不过有了这个猜测,我们就能够接着继续用这种平常想不到的思维继续猜测。”将遥控器放下,然后站在屏幕前面看着所有人,“同样的,华夏还有一句话,叫做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当然,偷……不如偷不着,南弦歌轻笑着摇头,让自己集中思绪。

    看着他们一脸懵想反驳张口又无法反驳的样子,南弦歌摇摇头道:“所以假设,amanda和ahern其实是有关系的,比如情人。这种连他们自己都藏着掖着生怕被别人发现的关系,你们警方会查到吗?既然两人有了关系,那么接下来,我想你们就能够好办了吧?”南弦歌温柔笑着看向aldrich警察长,带着几许狡黠。

    “如果是情人,那么megan……”有人皱着眉想要弄清楚。

    “谁说如果是情人关系,孩子就必须是他的?不能是另外的男人的吗?难道你认为和有妇之夫的人在一起的女人是为了真爱一辈子只认定他一个?就不能有第二个第三个?或者ahern其实就是那个第二个第三个……”南弦歌无辜地看着那人,一本正经的挑战他的三观认知。

    “……”被她反驳的哑口无言的警员愣了愣,然后发现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aldrich赞许惊喜的看着一副乖巧聪慧模样的南弦歌,他只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遇到这么一个宝贝。

    他知道她为何不接着说下去,一来她只是参与进来,二来,不抢他的功劳,让自己来下定论,然后到时候媒体和政府都会认为这件案子是自己破的,给自己光环荣耀以及嘉奖。

    不可察的略带感激的对着已经走过来路过他的小姑娘点点头,aldrich起身拍了拍手。

    “我们都熟知一句话,当排除一切可能后,剩下的那个不可能,再不可能也是真相!那么接着粟的猜测,嫌疑人就可以开始进行锁定。”aldrich轻松了许多,开始沉着的布置,“副官,立马派警员对这家车店进行停业检查,然后派人去抓捕嫌疑人ashley!”

    “是的,长官!”副手起身应后快速的往外走,开始执行命令。

    “其他人,准备审案资料。”

    “是的,长官!”

    待所有人散去,aldrich警察长看向唯一坐着的南弦歌,惊喜的开口:“可爱的粟,你可真是给了我很大的惊喜,想必你在华夏学校的成绩肯定很出色!”

    乖乖巧巧的弯着眸子笑着,南弦歌谦逊道:“长官过奖了,只是刚好有想到这些可能,成绩,是我老师教的出色。”

    不赞同的摇头,aldrich笑着道:“你们华夏的人就是太谦虚了,不过你说的也没有错,你这么优秀,想来你的老师一定学识渊博。不过你完全不必要将机会给我,要知道你在华盛顿成功破了一起让人头疼的案件,这会给你以后的工作履历上增添一笔很不错的光彩。”

    听他的话,南弦歌不置可否的柔柔笑着:“我在我的老师那里学的是中庸之道,不喜欢太出众,老师也从小就教导我要学会不当最出色的那一个。况且,您也说了,这只会给我以后的工作履历增添色彩,万一以后我不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不是就没有用吗?如果把机会给您,可是实实在在的好处,长官您的性格我很喜欢,所以我很乐意。”说完,冲着aldrich俏皮的眨眨眼。

    “哈哈,可真是能说回道,等案子破了,我请你吃饭吧!”aldrich柔和的看着面前乖巧可爱的小姑娘,想了想提议道。

    “好啊,那我等着喔。”欣然应了,南弦歌起身收拾桌子上的东西,然后跟着aldrich往外走。

    “长官,我们将ashley押来了,现在进行审问吗?”一个警员指着审讯室问道。

    “对,嫌疑人在24小时内如果没有确认凶手身份,就必须无条件放人,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耽搁了。”aldrich点点头,然后看着手腕上的表,沉声道。

    “我们过去吧。”转身对默默跟在他身后的南弦歌说道,在她点头后大步往审讯室走。

    审讯室里坐着的女人就是ashley,南弦歌对她的第一印象完全符合一开始自己所猜测的模样。

    精致的淡妆,不高雅不妖艳,带着恰到好处的柔美,以及嘴角一直没有消失的一抹柔和,让人不自觉的放下心防对她产生亲切感。

    就连被手铐铐住,坐在嫌疑人的位置上,也带着几分疑惑,更多的是不知情的镇定自若和几分难得的安静沉稳的气质。

    用手抵住鼻尖,掩饰住嘴角的莫名轻嘲,南弦歌站在审讯室外面看着里面和她气质有一分接近的女人。

    “ashley女士,我们现在有权利怀疑你是这起案件的凶手,请你无条件配合我们审讯调查。”aldrich严肃的看着对面的女人,却莫名的觉得她身上的柔和气质竟然和粟有着那么一份相像。

    “凶手?尊敬的长官,我和我爱人的关系一向很好,我怎么可能杀了他!不过我会尽力配合你们调查,请你们一定要尽快查找出凶手是谁,我才好和ahern的父母交代。”先是惊慌疑惑的解释自己是无辜的,然后诚恳的祈求着aldrich尽快查出凶手,柔和的眉眼中带着伤感。

    “案发当时,你在哪里,在做什么?”aldrich对于她的话不回答,而是接着询问。

    “我在学校,对我一个一向有着很大心理压力的学生进行减压治疗。”ashley想了想,然后肯定的点头道:“你可以去我工作的学校查,当时我就在工作岗位上,哪里都没有去过。”

    ……

    二十多分钟过去,aldrich紧紧的皱着眉,看着自己的审讯记录,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你对你丈夫在外面有情人怎么看待?”

    惊疑地瞪大眼,ashley不敢置信地看向问出这个问题的aldrich,质问道:“长官你刚才说……他在外面有情人?这怎么可能!我和ahern的感情好的不得了,他是个对感情很忠诚的男人,怎么会……不可能的,警官你是不是弄错了?”

    “……”看了一眼被震惊着不敢相信的ashley,aldrich皱着眉,缓缓起身往外走。

    “长官,怎么样?”南弦歌看他出来便问他。

    “粟,我们……是不是弄错了?也许死者并不是情人……并不认识……”紧紧地皱着眉,aldrich开始否定一开始的定论。

    “能让我进去试试吗?”南弦歌看他的样子,轻柔的摇了摇头,有些了然,然后申请问他。

    “喔,当然可以!”回过神,aldrich点头,虽然他在怀疑之前的推论是否正确,可他还是相信粟的能力,说不定让她进去试试,能够有不一样的发现,得到不一样的答案。

    南弦歌感激的点头,然后又道:“长官你和我一起进去吧,毕竟我人微言轻。”言下之意,就算她问出什么,她一个人也不一定有用。

    了解的点头同意,aldrich从外面又拉了把椅子,同南弦歌一起又进了审讯室。

    “ashley女士,您看起来是个成功的学生,至少……当初在学校学的心理学,你没有给你老师丢脸。”南弦歌轻轻浅浅的笑着,一开口不是问案情,而是说着其他事情,让aldrich不解,却成功的让一直淡定的ashley变了变脸色虽然一瞬间就又将神色掩去,却还是被南弦歌和同样敏锐的aldrich捕捉到。

    “你在说什么?难道不是问我关于这次案情的问题吗?你不是华盛顿警局的人,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有权利吗?”皱着眉,ashley对南弦歌说出一连串的质疑。

    南弦歌淡淡的看她一眼,不理会她的质疑,而是用轻缓的声音平静的叙述着:“ahern先生在外面有情人,而且有了一个七岁大的女儿,其实你很早就知道了,具体有多早,我不清楚,但是你放任他们在一起那么久,是因为你能够对外维持你们感情和睦的表象,所以就算有了什么,你也可以忍受。但是事情很巧,ahern的事业开始处于上升期,这样很快他就能够脱离小资产阶级的地位,往更高处走,可到了那时候,你没有把握他还会和你一起做着夫妻和睦的表象欺骗别人。

    为了不被抛弃后出丑难堪,而且失去好的优渥的生活,最关键的是……你也怀了孩子!所以你开始想着让amanda和megan消失,至少不能有机会出现在ahern的家族中。可是你其实并没有什么好的渠道去接触她们,而且amanda看着好欺负,但是能够吊着ahern整整那么多年,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女人,所以你开始想着干脆让他们去死。”南弦歌温温柔柔的说着,完全无视ashley略显僵硬的表情和aldrich一副听天书见了鬼的样子。

    “可是太多种死亡方式,都会让警方查到蛛丝马迹然后找到你,所以第一要素,就是不在场证明。也就是说,只要你找到一个不需要在场的杀人手法,不留下关于自己的痕迹,就能够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不被抓捕。很巧,你学的心理学,工作也是心理学,想必ashley女士的心理学成绩非常出色,毕竟……刚才你可是在短短二十分钟内只用语言就成功催眠了意志力很强的aldrich警察长!”说着,不出意外的看着aldrich震惊不可置信的表情,南弦歌柔柔地笑着,不置可否的点头证实他的不敢相信:“在你从里面出来后,我就知道你被催眠了,毕竟我认识的aldrich警官可不会那么轻易就推翻已经认定且快要证实的定论。”

    然后在ashley意外的眼神下,止住她想要开口反驳的动作,继续道:“所以你开始对ahern进行催眠,但是他不是随时都和amanda在一起,而你的催眠技术,其实并不能达到长时间的有效,也就是说,就算你刚才催眠了aldrich长官,他也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再次清醒过来,想来你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并没有对ahern进行直接的催眠,而是从生活中一步步的进行由浅到深的心理暗示,久而久之,就将他进行了深度催眠。”

    “那天两人在路上两辆车同行,不是巧合,或者说就是巧合,但是是你正好等待的那一个巧合,所以你给在开车的ahern打了一个电话,进行了最后的催眠,让他撞翻amanda的车,不过显然你的预估错误。”南弦歌嘴角勾起一抹浅笑,在ashley已经彻底变了的神色中一字一句地道:“你以为,撞别人车的那辆车就算翻了,有安全气囊的保护,是不会出太大问题的,最多……造成某种伤害,但绝对不会致命,可你没有想到车辆会爆炸。可能出事后ahern是真的还活着,但一场爆炸,足以让他结束生命了。”

    然后轻轻地敲了敲桌面,看ashley已经惨白的漂亮脸颊,再次道:“其实,你是真的没有想要杀死ahern,所以你的悲伤都是真的,毕竟……你只拿钱让车店在amanda的车上动了手脚而已。这也是为什么当时在路上旁边还带着自己的孩子时,amanda的车辆会超速行驶,因为,失控。所以其实就算你不催眠ahern,amanda其实多半也会死亡,可是你又不想自己那么久的催眠白费了,这……大概就是人类一种物尽其用的心态吧!不过……倒是无辜了可怜的孩子,她可不是你肚子里孩子的竞争者,她和ahern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心理罪宗》,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五十五章 心理催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第五十五章 心理催眠并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