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心理罪宗

第四十四章 生死做赌注的棋局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姬南绾 本章:第四十四章 生死做赌注的棋局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南弦歌看了眼已经快要吃完的宫橙,并没有解答陈霖的问题,而是让服务员打包两份饭菜。

    然后才边等边慢慢开口。

    “这个,大概只能用巧合来解释吧!今天早上我来的时候,并不清楚死者是被谋杀,但是我以前因为专业问题特意来了上京的法学院,也刚巧认识了齐老,所以在看过尸体后发现死者的尸体应该不是死于你们接到报案的那个时间。”

    “然后我对那些目击证人进行了审问,所有人都表现的很正常,唯有曲梦和她男朋友……她男朋友的脸色除了惊吓就是纠结,显然自己应该知道什么,但是又不敢确定,看向曲梦的眼神除了爱意,还有一丝…唔,愧疚!”南弦歌给自己到了杯矿泉水,抿了口又道:“我以为他有可能是凶手,但是他除了纠结外表现的太镇定,我也没有从他那里问出什么,但是到最后他女朋友曲梦的话,说李璇昨天还和她说自己找到了喜欢的人。”

    “所以稍微散一下思维,假设死者李璇喜欢上了一个男生,却又刚巧被那个男生的女朋友知道了,虽然足够狗血,也很有可能引起仇杀,可是我依然不确定她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被杀,所以只是给自己立出假设。然后我仔细观察了曲梦的表情,很真实,自己闺蜜突然死亡后的惊讶,恐惧,不舍,全都有,可后来她在出门后对着尸体时,我走过去却刚好能够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恨意和后悔。”

    “这让我很奇怪,而且在教室里我看她哭得厉害,脸色也是惨白,便给她递了纸,可是走进她我却敏锐地闻到她身上没有散尽的血腥味,和死人的血腥味不同,加上她时时用右手捂住小腹,所以我当时也只是以为她是亲戚来了,身体不便造成的。所以在出来后看到她蹲在尸体那儿不走,我还给她递了热水,然后也在下车后将陈局你水杯里的水一齐倒了,虽然没影响,但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洁癖。”

    陈霖听她说到这里,刚刚皱紧的眉头立马轻轻松开,松了口气的感激看了南弦歌一眼,心里觉得这丫头可真是体贴。

    冲他客气柔和的笑笑,南弦歌继续道:“虽然她的目光情绪都让我很奇怪,不过当时没有什么头绪,你们审讯后的结果也是他们全部有完美的在场或不在场能够脱离嫌疑人设定的证据,在继续待下去也起不了任何作用,所以我决定让你们趁着死者家长没来,先将尸体收好送到法医部进行尸检,这样可以给我具体的死者死亡时间,让我进行分析。”

    “在从警局回京大的路上,我又看了一遍他们的审讯资料,其中曲梦的最后那句话让我有了模糊的概念,她说死者在今天早上和她还说过如果要死,一定要穿上那条最漂亮的红裙,画最好看的妆。死者昨天夜里就死了,难道她见得是鬼?”

    “在得到正确的死亡时间后,一开始你们的所有审讯结果都可以算盘推翻,那么唯一有机会在夜晚杀死死者的除了她的室友,就只有半夜翻窗或者撬锁的专门对她进行刺杀的人了。”

    “她的室友杀她,不是同一宿舍的仇人杀她,她的室友里有她的仇人杀她。三种可能,第二种我们暂时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而且死者的室友有三分之二的可能性,加上曲梦的谎话,我便决定回她们宿舍看看。”

    “很巧,宿舍剩下的三个人都在,一进门我就观察了她们的面部表情和动作,除了曲梦,另外两个人很正常,室友突然死了的惊恐无措和觉得晦气的不悦,曲梦依然脸色苍白,像是受了重创一般。”

    “我在阳台上进行了犯案过程的人设代入,若要在半夜杀死死者,又能够让尸体在第二天早上才进行掉落,并且很精准的算计出在尸体掉落后能够呈现出一种死者是跳楼自杀的坠落方式,而且还得保证死者头颅被击处会与地面直接接触从而掩盖被击打的痕迹,而不是面部着地,这个……需要一定的技术。”

    说着,南弦歌垂下眼睑,眸子里极快地划过不屑。

    “技术?那小歌儿你知道凶手是怎样做到这么难的吗?”宫橙此时也吃完了饭,顾不上擦嘴,就一只手去拿纸巾,边拿边急切地问。

    看她的样子,南弦歌轻笑着拿了身边的纸巾递给她。

    “知道的差不多吧,毕竟要考进格兰斯,每一科的成绩都不可能太差了。我仔细观察了洗手台上方连接铁管的孔洞口,发现了极明显的摩擦痕迹,如果只是晾衣服的话,是不会有那么明显的痕迹的,只能是晾了让铁管在平时没有承受过的重物,连铁管都会有些承受不了进而稍微弯曲的,大概也就只有尸体了吧。”

    “凶手将尸体连着红裙,用已经被处理过的大型衣架晾在了阳台上的铁棍上,这也就刚好能够解释死者腋下的恐怖勒痕。当然,悬挂时尸体其实是稍微立在窗户上然后往窗户里面倾斜的,这样衣架上挂在里面的那一面会先松开,尸体的重量就会全部压往窗户外的一方,这样一来,尸体一站到窗户上,就会顺势的呈现出人体直立的姿势然后再仰倒的方式坠楼。”

    “如此,既给了目击者一种死者是自杀跳楼的假象,又让后脑部分先着地进行头颅的损坏,而当时警方并没有在现场,没有直面宿舍楼的监控,你们除了从现场目击者的描述来判断死者为跳楼死亡以外,得不到任何消息。”

    “至于一开始我在问他们的时候,有个女生说听到死者在哭,也不过是一段蒙蔽所有人的录音而已。另外现场的处理,比如衣架等,太简单了,你们警方在接到报案后到出警然后到达现场,期间的时间已经足够凶手将一切你们能够看到的不能看到的作案工具清理干净太多次。”说着这话,南弦歌看着陈霖,一向温柔的目光中透着几分无奈和不赞同。

    陈霖接受到她所想表达的意思,也牵强苦涩的扯起一抹苦笑,他也不愿意那么慢,可现实就得有相应的规矩制约,这是他作为一名警官管不了也挣脱不掉的。

    宫橙只觉得好复杂,天呐,想不到一起看起来是自杀的案件背后,竟然要一点点的进行这么多的布置,还需要什么,专业技术!那像她这么笨不爱学习的人……岂不是只剩自杀了????

    这样想着,不由得鼓起腮帮子苦着脸,满脸的不乐意。

    南弦歌接过服务员打包好的饭,看着莫名其妙自我颓废的宫橙,无奈的轻掐了掐她的脸蛋:“走吧,你姐她们该担心了。”

    将宫橙送回学校后,南弦歌并没有同她一起回宿舍,而是跟着陈霖再次回了警局,她可是还有十几天的假期。

    “陈局,前几天送你的大礼,拆的怎么样了?”南弦歌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弯着眸子,一副乖乖巧巧地模样。

    说起这个,陈霖眉间的疲倦似乎一扫而光,也跟着笑得眉眼弯弯,却不知道自己一个四十多岁的大叔,此刻笑得诡异到有多令人无语,他高兴道:“哈哈,拆了一半了!真正是大礼啊!没拆的时候分量就足够重了,现在只拆了一半,都已经让我高兴地睡不着觉,等礼物完全拆开的那天,哈哈,弦歌丫头啊,你可真是个活生生的宝啊!”

    “……”南弦歌看着面前原本正经不苟言笑的男人突然笑得那么灿烂诡异,好好的一张正直大叔脸也有些扭曲的猥琐,略微无语的扶额。

    不过,自己给的这份礼物,的确价值够大,大到……足以让他再上一步!可他刚来任职就又往上走的话…怕是有太多人不愿意了,所以,陈霖只能继续先在这个位置上待着,不仅得待着,还得待的稳稳当当,待的让人找不出任何能够攻击打压他的纰漏。

    埋头看手机时,薄薄的嘴角微微扬起,自己,可是在和那个人下一盘很大的棋,若是自己的棋子不够多,不够精,怕是一不小心就会被吞的骨头都不剩呐!

    即使……他们两人从未见过面,也从来没有过任何接触,那个人,更不知和他下棋的人是自己,但这一切都妨碍不了两人的对弈厮杀,这局棋,她必须用生命做赌注,分出你死我活。

    在警局附件随意找了酒店住下,南弦歌在送走陈霖后就返身往自己开好的房间走。

    她的房间在三楼,而她没有走路玩手机的习惯,在没有特殊情况下也不怎么喜欢坐不能够自己掌控生死的电梯,所以踩着昏暗的地灯,从一楼楼梯慢悠悠地走上三楼。

    很巧的,她刚走到走廊上准备路过电梯前回自己房间,电梯突然停在了三楼,电梯门打开后,她和里面的人撞了个对眼,随即那人轻描淡写的关上电梯。

    南弦歌颇感兴趣地站在电梯面前看着电梯一层层行至负一层才停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心理罪宗》,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心理罪宗第四十四章 生死做赌注的棋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第四十四章 生死做赌注的棋局并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