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心理罪宗

第十五章 查案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姬南绾 本章:第十五章 查案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姐……姐姐,嗝……我妈她……”小男孩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后,抬起小脑袋看着南弦歌,哭太久导致他说话有点打嗝,通红着眼眶,瘪着嘴要哭未哭的可怜模样。

    “小磊对吗?我们先出去好不好?警察叔叔还要对这里重新排查,才能更快的找出你妈妈的死亡原因。”从兜里掏出一颗小小的糖撕开让他含着,然后用手轻搂着他小小的仍在颤抖的身子,轻声哄着。

    谁知孩子一听,立马身体紧绷的又整个缩了回去,头摇的像拨浪鼓一般,嘴里嚷嚷着:“我不听我不听,我不要离开这里,不要……”。

    南弦歌看着刘小磊惊慌失措的抓着被单生怕她将他带出这间屋子的小模样,歪了歪头,随即沉声道:“不听话我就在这屋子里打死你!”。

    语气之严厉冷漠,让门外的陈霖都吓了一跳,回过神震惊的看着侧脸满是愤怒无情的南弦歌。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南弦歌,下意识的张嘴想要阻止,但理智让他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虽然这时候的南弦歌让人诧异,但他相信她。

    南弦歌冷着眼,沉着声音将那句话吼出来之后,刘小磊猛地抬头,惊恐绝望的张大了眼看着她,而南弦歌,敏锐的从他眼中读到了另外一种情绪——报复!

    莫名的,如冰山解冻一样突然轻笑起来,好笑的揉了揉刘小磊毛茸茸的头顶,弯着眼眸道:“姐姐逗你玩儿的,小不点儿真是敏感!不用怕~姐姐可是好人呐~”说着,还小孩子气的冲他做了一个俏皮的鬼脸。

    不再勉强刘小磊随她出去,站起身后浅笑着让陈霖跟她出去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再说,要知道她从回家就没有吃过东西。

    “弦歌啊,上面通知说此案太过血腥残忍,对社会影响不好,命令我必须在三天内结案,可是这……”饭桌上,陈霖味同嚼蜡的吃了几口,就再也咽不下去了,叹着气对吃得正香的南弦歌诉苦。

    三天?想了想,没有接他的话,南弦歌问:“孩子的父亲呢?”。

    陈霖心里暗叹一声这丫头简直是个小狐狸,苦笑着回答:“离这里不远,在家随时等通知,说是坚决配合警察局的调查。”

    “是吗?听起来倒是个觉悟不错的,饭后带我去见见他吧!”

    “好”。

    趁着吃饭的空隙给南弦易打了个电话,在他的叮嘱声中挂掉后,无视掉手机垃圾拦截短信里的无数条备注白鸠的短信,直接关了机。

    工作时候,她不喜欢被任何人任何事打扰。

    南弦歌完全不在乎刘付身边女人不耐烦的眼神,拒绝了刘付端给她的白开水,坐在沙发上对高高瘦瘦的刘付询问着。

    “离婚后关注过您儿子的生活吗?”

    “您儿子和您在这三年里有没有在一起长时间相处过?”

    “您的现任妻子怀孕了?”

    “五个月了吗?做b超了?”

    “您觉得您儿子性格怎样?”

    “您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您平日里有什么爱好吗?”

    “汪玲去世了,对于刘小磊您准备怎么处理?”

    “陈局和这位……南小姐?你们慢走,有什么消息请第一时间通知我,对于这件事我表示遗憾,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我了解情况。”刘付送两人到门口,极力表示自己的配合。

    南弦歌却将视线从他身上转移,看向一旁扶着肚子的年轻女人,对她温和一笑,目光落在她微微隆起的肚子上,随即转开,掩去眸子里的一丝怜悯。

    “陈局,让人每天送饭给刘小磊,派人守着汪玲的家,随时监控着刘付,我们现在去一趟那个小区和医院。”南弦歌有些疲惫的窝在副驾驶座位上,让陈霖带着她先去找汪玲的房东。

    “这位警官,这……你们一定要早点查明真相啊!否则我这房子,怕是以后没人敢租了啊,我们这可真是被那凶手害惨了啊!”房东是个中年的女人,矮矮胖胖的,一看到陈霖就哭诉上了,央求他赶紧破案,找出凶手。

    “你别急,我们会用最短的时间查清案情的,你放心,我来找你是想了解一些情况”陈霖板着脸,现在的他实在笑不出来。

    “这位姐姐”南弦歌无奈的上前一步然后开口,一下子就让这位房东大妈笑得开怀,然后继续道:“我们让您看一下住户汪玲这三天内的用水情况。”

    “哈哈,小姑娘长得可真漂亮,嘴也甜,正好这两天收租,我有记录,你们来看看吧!”房东大妈笑着带两人进屋,然后翻出一个记录本,递给南弦歌:“小姑娘你看吧,她们家我是那会儿才记录的,这样好方便迎接下一个用户入住。”

    入目的就是汪玲家这两天详细的各项记录,南弦歌目光在用水那里停了一秒,随即合上本子还给房东,礼貌的道谢后离开。

    “走吧,去医院!”陈霖当先出了门,他有预感,这小丫头一定知道了什么,不然怎么会风马牛不相及的来看什么用水情况……

    医院,出示了警官证后顺利得到了刘付的老婆来医院做的各项检查报告,南弦歌指尖划过性别那一栏的“男”字,嘴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眼中却再一次浮现出了那抹相同的怜悯。

    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陈局,还要麻烦你送我回南家了!”等忙完所有,已经快黎明了,南弦歌困倦的揉揉眼,看向同样带着黑眼圈眼袋的陈霖。

    自己倒还好,但陈霖从接到报案后已经整整一天两夜没合过眼了,此刻也是强撑着精神。

    “没事,倒是辛苦了弦歌你了,你还小,和我这种大老爷们不同,可不能经常熬夜,回去好好睡一觉,实在没线索你也别强求”陈霖倒是有些佩服这丫头了,聪明不说,还肯吃苦,跟着自己到处跑又饿又累的也不见她抱怨一声,要是其他同龄人,怕是早就不耐烦了!

    “唔”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淡淡的应了一声就放心的窝在座位里睡了过去。

    毕竟目前为止,除了她自己开车以外,她最放心的就是坐陈霖的车,他身份在那里,想飙车出事故都难。

    到了家门口,是睡梦中听到喇叭声惊醒后下来的南弦易将她叫醒的。

    礼貌的温柔笑着向陈霖道谢,然后一拍额头像是想起什么,让陈霖放下车窗,笑眯眯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被南弦易牵着离开。

    陈霖在那丫头做那个动作的时候就心里一跳,随即听了她的话,将心中的大石头猛地落下,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陈霖的心事放下了,精神也好起来,满心期待的打电话通知局里还在更进案情的同志们休息,然后开车回陈家,傻笑着给自家还没睡醒的老婆一个爱的么么哒,便安心闭眼找周公去了。

    “我自己有钥匙,早上这么冷你也不多穿两件下来,急性子!”嗔怪的拍了拍粘着他不睡觉的少年的头,南弦歌贴心的把自己穿暖和的大衣脱下给他披上。

    “姐~我不是看陈局的车一直在下边不动嘛,你又没有出来……我好想你啊姐~”南弦易迫不及待的将充满南弦歌味道的大衣紧紧穿上,然后抱着南弦歌撒娇。

    “……”无奈的看他一眼,南弦歌已经不想揭穿他们昨天才见面的事实了。

    南弦易缠了好一会儿,看南弦歌已经实在困的睁不开眼了,才厚脸皮的穿着南弦歌的大衣回到自己卧室。

    南弦易一走,原本毫无精神疲倦不堪的南弦歌瞬间换了个模样,坐到书桌前,拿着一张纸将昨天一天得到的消息列出来,整理好思路,看着白纸上用红笔写的鲜红色结论,意味不明的轻笑,半响,轻叹一声:“真是个好父亲呐!”。

    天色渐渐亮了,南弦歌才收拾着睡下,临睡前她再一次的向辅导员请了一天的假。

    “昨天去了哪儿?一个女孩子就该规规矩矩的在家待着,成天乱跑像什么样子?”午饭,饭桌上,南堔再一次教训着昨天夜不归宿的南弦歌。

    “……”无奈的放下筷子,南弦歌浅笑着看向南堔:“想不到爸爸你对我的行程管的这么严?看来改天我得让陈局给我开请假条让您批准了才能出门了~”轻轻浅浅的话,征询商量的语气,却再一次让南堔无话可说,憋闷的埋头吃饭。

    “姐姐~爸爸也是担心你才会这样说的,以后你出门至少可以和我们说一声,这样你再一个人出去,我们在家里也不会一直担心你……”南漪雾贴心的夹了一筷子菜给南堔,看着南弦歌柔柔的道,情深义重充满担忧劝慰的话语让人听着更觉得她懂事乖巧。

    “嗤,真不要脸!”南弦易砰的放下筷子,冷嘲一声,然后又道:“姐,我吃好了,我先上楼了,再在这里待着,再好的胃口也被白莲花倒尽了!”说完,便三步并作两步的上楼离开,只留给众人一个桀骜倔强的背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心理罪宗》,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心理罪宗第十五章 查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第十五章 查案并对重生之心理罪宗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