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头条

第六百六十一章 问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莞尔wr 本章:第六百六十一章 问话

沈熏然此次将上了重点怀疑名单的人,一一请进了警察局,分别谈话,苏溢是最后被请来警局的。

她来之前,距离沈熏然拿到‘死亡通知书’,已经有八天之久,也就是说,照‘通知书’里的时间来算,这意味着离武春和的死期,只有二十九天了。

在听到手下来传达消息,说苏溢过来的时候,沈熏然还拿着这几封信件在研究。

前来报讯的警员脸庞微红,他人还年轻,刚从警校毕业没有多久。

唇上还留着青涩的浅浅胡须印,一双眼睛慌得不知所措。

“怎么回事?”

沈熏然皱着眉,喝斥着:

“腰挺直了说。”

“沈队,苏溢来了。”

警员小声的说,提到苏溢的时候,声音很轻,像是怕将人惊扰着了,那模样分明有些荡漾。

关于苏溢的资料上,记载着她的基本品行、性格,也从她大学时期的一张证件照里,沈熏然对她的长相已经心中有数了。

可是真正见了人之后,她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人,是相机对不住她的。

她的美貌,远不是资料上那一句简单的‘长得漂亮’所能概括。

总队里好些人都在转头看她,甚至明知她‘嫌疑人’的身份,还有人为她献殷勤,倒了一杯水放在她身侧的桌子上。

杯里冉冉升起白色的烟雾,她低垂着头,穿着一件大衣,将玲珑有致的娇躯裹住,一头乌黑顺滑如瀑布的发丝被她松松挽在脑后。

颊边几缕碎发垂了下来,间隙间能看到她长而卷翘的睫毛,那挺直秀气的鼻梁,恰到好处的唇,唇角微勾,哪怕就是面无表情的时候,也给人一种在微笑的错觉。

她双手揣着兜,像是与这间办公室有些格格不入,甚至她身上慵懒的格调,把这间略带些严肃的办公室都软化了许多。

沈熏然都开始怀疑,寄‘死亡通知书’,想杀武春和的人是不是她了。

她看起来貌美而又有气质,实在让人很难把她与冷血的杀人凶手联系到一处。

哪怕理智上,沈熏然清楚,苏溢确实是嫌疑最高的那个人。

“苏溢?”

沈熏然定了定神,意识到自己心里生出的那一丝不该有的动摇之后,立即就清醒过来了。

陶岑将这一瞬间的转折处理得非常的妙,两位年纪不同,风韵不同,气质不同,却仍是令人赏心悦目的美人儿坐在一起的时候,那种视觉上的享受是难以言喻的。

而霍知明又恰巧极其高明的把这一幕的美,用镜头表达到极致了。

苏溢抬起了头,她这一瞬间,眼神是有些失焦的感觉,雾蒙蒙的,这个时候的她给人一种毫无防备的感觉,有种忧郁萦绕在她心头,使沈熏然大受震慑。

她明白先前那来报讯的警员感受了,侧面的时候已经很了不得,正面看她的时候,那种美貌所带来的杀伤力更深了,沈熏然又一次开始怀疑自己最先的推论:这个女孩儿真的会是想杀武春和,想向警方挑衅的人吗?

苏溢眼里的迷蒙慢慢在褪去,那些忧郁被她很好的隐藏在一片平静如湖泊的剔透双眼之中,她站起身来:

“沈警官,您要见我?”

她说话的时候,声音柔和,语调轻缓,不疾不徐,如春风拂面而来,让人耳朵相当舒服。

但不知是不是沈熏然先入为主,总觉得她的语调里,带着些玩味的感觉,似挑衅,又似轻蔑,又有些阴冷的感觉。

“有些情况想要找你了解一下。”

沈熏然坐了下来,目光紧盯着苏溢,她的目光明明并不紧迫,却无端让人心生压力,曾经有许多狡猾的罪犯,就是在她这一双眼睛里,沉不住气,露出马脚。

荧幕之外的舒佩恩及影厅里的全场观众都感觉到了这种压力,陶岑的控场能力毋庸置疑的,她演出的沈熏然,外表并不强壮,却将那丝不输男人的强悍,锁在那瘦弱的身体之中。

面对沈熏然略带强势的说话,苏溢柔柔笑了笑,说了一声:

“好。”

那一声云淡风轻的态度,轻易就将沈熏然一开始极力想要给她增加的压力化解。

她不知是真的没听出沈熏然话中的警惕与怀疑,还是已经听出来了,却不以为意,坐下来的时候甚至还伸手掖了掖大衣角。

两人明明都没说话,这一幕也显得相当和谐,但那种紧张对峙的感觉,却从荧幕内延展到了银幕外,连场内的观众都深受其感染了。

舒佩恩看到,身旁几个欧美的观众,哪怕是听不懂华夏语,但从字幕及两位女主之间的表现,已经感觉到不对劲儿了,下意识的换了个坐姿,甚至翘起了二郎腿。

陶岑有这样带戏的能力便罢了,江瑟也不输于她的。

华夏近几年,总有好事的、亦或双方粉丝,要将两人之间的演技分个高下,为此不知引发过多少争论了。

大部份人心里,都认为近几年来,论美貌、论名气,江瑟有压过陶岑的感觉,哪怕陶岑粉丝不服,但在大环境下,仿佛这一点已经越来越明显,没什么好值得争执的了。

可更多人却认为,论演技来说,陶岑又似是要略胜江瑟一筹。

哪怕是近几年来,江瑟也曾留下过不少经典的荧幕角色,但不少人提起她时,始终是她的美貌与名气排在了角色的前头。

再加上她年纪过轻,更加重了这种感觉。

舒佩恩虽然看好江瑟,但难免也会受到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本能的在想起江瑟时,第一时间就是担忧她能不能撑得住。

《恶魔》的时候,担忧她撑不起一个‘母亲’的形象,担忧她会在刘业的演技之下,遭到碾压式的打击。

《神的救赎》时,也总怕她演技太过外露,从头到尾都是紧抓着心神的。

直到《犯罪嫌疑人》,听说她与陶岑有对戏,舒佩恩也总在忧心忡忡,在他心里,总觉得江瑟是华夏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有天份、肯努力,需要小心呵护,却忘了她很有可能在一次次的作品里,在飞快的成长进步。

她与陶岑之间的对手戏,实在是平分秋色。

这种‘高手过招’之间的戏剧张力,给观众带来的,是酣畅淋漓的感觉,让人不自觉的代入进这电影的氛围中,心理入戏过深,便于更好理解剧情。

她没有‘输’,相比起陶岑的强势外露,她如水,无声包容,无形无色,却又似带着可滴水穿石的力量,使陶岑隐隐落入下风,让舒佩恩有一种陶岑在见面的一刹那,情绪就在受着她牵制的‘错’觉。

“一个月以前,我们望津支队,收了一封奇怪的书信。”

沈熏然坐定之后,开门见山,提起‘死亡通知书’的内容,说话的时候,她的目光还在审视着苏溢,试图想从这个女人脸上得到一丝破绽。

可是让她有些失望的,是苏溢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表情纹丝不动,没有局促不安,没有得意,没有怨恨,只是平静的等着她往下说。

“我最近查了你的资料。”

沈熏然一击不中,便换了个方式来突破她的心防:

“你的家人很早就去世了。”

像苏溢这样的女人,除了幼时经历过的挫折之外,她没有受到特殊的训练,在面对这样问话的时候,本能应该是不能掩饰住的,她听到沈熏然提起自己的父亲的时候,目光果然就变了,露出一丝淡淡的怀念之色。

她还在微笑,可是眉梢微微下垂,带着些惹人怜爱的忧郁气质,点了点头:

“是啊。”

“能说说吗?”

沈熏然这样戳中了她的痛处,就是再有涵养的人,兴许都会发怒。

她要是不悦的皱眉,甚至失控的发脾气,沈熏然反倒会觉得正常许多,可是她只是又点了一下头,还没说话,就将脸别开了:

“我的父亲……”

说到这里,她顿了片刻。

那精致的下颚肌肤光滑,出来见客时,她化了淡淡的妆,肌肤上细细的绒毛都让人看得一清二楚。

她保养得不错,毛孔细腻,皮肤光滑,脖子修长,从细节处,可以看出她是一个讲究的女人,但沈熏然吸了吸鼻子,却像是发现了什么。

“我母亲还在怀孕中,受亲戚雇佣,受到新装修的办公室感染,使我弟弟才出生时,就有很严重的问题了。”

有一种哀婉在她那双漂亮的凤眼里打转,她细声细气说起这桩陈年往事,语调缓慢到有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的家庭不大富裕,但感情是相当好的。”

她意味深长的说出这话,并含着笑意看了一眼听到这话时,牢牢将这一点记在心头的沈熏然:

“我父亲为了这件事,一直都在为了弟弟的救治费发愁。”

苏溢说着说着,很快就说到重点了。

“这个时候,当时望津有个叫武春和的官员,辞职下海做生意,在我们那片,是相当有名的。”

她吁了口气,笑着问沈熏然:

“武春和,你知道么?”

沈熏然怎么不知道武春和?他是市里鼎鼎有名的人物,这一次查到苏溢,约她来谈话,就是因为涉及到武春和,上面十分的慎重。

“知道。”

沈熏然略微觉得她问话的方式有些诡异,且有一种自己被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这并不是沈熏然的错觉,因为她下一刻换了个坐姿,想要打破这种气氛被苏溢掌控的氛围,那种不自在,连荧幕外的观众都感觉到了。

苏溢含蓄的笑:

“我想也是。”

她呢喃着,说到最后一个字时,尾音儿微微上拖,眼角一挑,那种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轻蔑感扑面而来,她没有掩饰,显然也并不想掩饰自己的这种感觉:

“他的父母早年与我祖母是邻居,十分相熟,生意失败后,想要东山再起,邀约我父亲一起。”

这些过程,沈熏然查得比她还清楚。

无非就是在做生意的过程中,武春和把苏父坑了,当时他成立空壳公司,因为早前破产,信用不足,法人代表那一栏,写的是苏父的名字。

武春和以苏父名义借款贷款做公司,最后捞了一大笔走了,留下空壳及一堆债务给苏父。

他早年见过市面,做过生意与人打交道多了,在政府部门呆过,如人精似的,一个仅凭着当年邻居情谊,又受钱财之苦的老实男人又哪是他的对手?

最终这笔钱成为武春和新生意的资金,为他后来的成功打下坚实的基础,而苏父背上沉重的债务,遭人追债,走投无路。

“有人丢了根骨头出来,一个饿绿了眼的乞丐伸手想去拣点儿好处,哪知骨头没拣到,伸出去的那只手臂也被人剁了!”

她冷笑着,眼睛里迸出一种冷漠,带着些戾气,与她美貌的外表及那柔如春风般的笑截然不同,看得沈熏然只觉随着她这眼神,有寒意从脚底升起,直透四肢百骸。

“那后来呢?”

沈熏然的声音有些干涩,她咳了一声,这一声咳在这个时候响起非常的突兀,她自己都意识到有些不对,皱了下眉头。

苏溢却眼波一转,抿了抿嘴角,露出一个笑容,低了下头,显得有些温婉:

“后来?我母亲闹过,报过警,”她说到这里,偏了下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沈熏然:

“警方对此爱莫能助!”

她一字一句将这话说完,眼神眯起,瞬间锐利得像是一柄利剑,上半身向沈熏然靠近了些,沈熏然以为她要跟自己说什么秘密,配合般的也往她的方向侧了侧,听她轻声吐字:

“太无能了!”

这样失礼、大胆的话,实在跟苏溢给人的印象不同,沈熏然万万没想到她会说出这句话来,顿时惊呆了,好半晌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先前的动作,顿时脸阵青阵白的。

电影演到现在,两位女主演神级的发挥已经将观众的心牢牢捉住,使人欲罢不能,越发想知道后面的故事了。

“我可以走了吗,沈警官?”她有些矜持的拨了拨头发,笑问沈熏然。

在沈熏然心里丢下了一枚炸弹,搅乱了她心绪之后,她却像是一个没事儿人似的,让沈熏然心里一股无名火一点一点燃起来了,且越燃越旺,有让她压抑不住的趋势:

“不可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娱乐圈头条》,方便以后阅读娱乐圈头条第六百六十一章 问话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娱乐圈头条第六百六十一章 问话并对娱乐圈头条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