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绝色冷妻

番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璃箬 本章:番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从m国回来后,没多久,就是萧家老爷子的七十岁寿诞,玖黎的父母也会从日里赶回来,借着这个机会,墨司虞把父母也都给叫了过去,准备着见家长的诸多事宜,对此,虞梓桑表示很荣幸也很激动,儿子终于愿意娶媳妇儿了,真的是天大的好事啊!

    时间飞速流逝,转眼间,就到了寿宴的那天。

    萧家作为一个名门大家,萧老爷子的寿宴绝对是要大办的!当然了,邀请来的宾客,也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墨司虞带着父母走进大厅,顿时吸引了许多人的瞩目,不为别的,在场的人几乎都是一些老狐狸,自然能够看出来者的不凡之处,更别说还有人亲眼见过这三人呢。

    一个是墨氏的上一任总裁,作风严谨,手段狠辣,在商场上打交道的肯定会认识他!

    另一个,国际知名设计师虞梓桑,相信只要是有点背景的名门媛淑,都会知道虞梓桑这三个字的。

    而最后一个如谪仙下凡一样俊美的男子,不用多说,应该就是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墨氏现任总裁了吧!

    顿时,一些跟着父母一起来的大家闺秀们,眼睛亮了起来,这可是一个绩优股啊!若是能够得到那个男人的青睐,绝对是好处多多的!

    墨司虞环视了一圈,也没有看见自己心中想见的那个人,不禁心下有些失望,看着父母动作熟练的跟同辈们交谈,墨司虞顿了顿,就一个人朝着角落里走去,对于这种宴会,他一般都是不会参加的,而今天能来,也只是为了那一个人罢了。

    在场之中,有许多人都把注意力凝结在墨司虞身上,此刻,看着墨司虞一个人离开,不禁有些摩拳擦掌,准备上前搭话,这不,墨司虞还没有坐下,就看见一个身着黑色抹胸礼服的妖娆女人走了过来。

    “嗨~帅哥,一个人呀?”

    美女迈着优雅的猫步,微笑着走向墨司虞,抬手就要搭在他的肩上,然而,手下一空,那个原本站着不动的男人瞬间移到了三米开外的位置,看向女人的眼神格外的嫌弃。

    女人伸出的手就那么尴尬的僵在空中,就连原本想要说的话,都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然而,还不等她回过神来,一声声清脆的高跟鞋声音从自己身后而来,而美女还没又来得及回头去看,就被身前那个对自己避之不及的绝美男人眼睛亮了起来,就像是猫看到了小金鱼一般,这反映顿时让美女惊呆了。

    “可以让一下吗?”

    一道清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美女下意识的回头看去,顿时瞪大了双眼,倒吸了一口冷气,然而,还没等她让路,身体就被一股力道给推到了一边,扭头看去,原来是那个三米开外的男人吧自己给推开的。

    再看现在这人,哪里还有刚刚面对自己的嫌弃之意?

    墨司虞看见自己想要见的人,哪还管得了那么多?没把那个想要勾引自己的女人给丢出去,已经是给她面子了,如今只是把人给推开,又算得了什么?

    走到玖黎面前,墨司虞动作熟练的把手搭在对方的肩上,目光看着玖黎身上穿的衣服时,不禁沉了沉,眼底划过一丝不满意。

    “怎么穿的这么少?”

    墨司虞不满的看着玖黎那身一字肩的礼服,声音极小的嘀咕道。

    闻言,玖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扫了一眼自己裸露在外的肩膀,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这也算是穿的少?那刚刚那位穿着抹胸的美女,你怎么不觉得人家穿的少,“好了,我们走吧,外公还在等着呢。”

    玖黎觉得,如果再不打断墨司虞的臆想,他估计会一直这样纠结下去的。

    两人结伴相拥着离开,没有一个人还记得那个炮灰般出场的抹胸美女。

    见家长的过程及其顺利,墨司虞的父母不必多说,自然是知书达理,礼貌有加,而玖黎的父母,虽说常年待在国外,但对于这唯一的女儿,也是很关心的。

    对于墨司虞这个准女婿,他们虽说不了解,但是第一印象却是极好的,更何况,就连小哥都默认了对方,想来对方的人品应该也是不错的。

    而萧老爷子对这段佳话自是乐的笑不拢嘴,今年的寿宴,再没有什么礼物能比得上这则消息来得让人开心了!

    “好!好!好啊!”萧老爷子看着对面的一对璧人,连说三个‘好’字,看起来应该是对墨司虞满意极了!

    见状,慕氏夫妇相视一眼,均能看出对方眼底的满意。

    自此,这桩婚事也算是定了下来。

    ……

    几日后,婚期被定了下来,就在下下个月的二十八号,在时间方面,说不上多快,也说不上多慢,反正按照程序走的话,时间也算是刚刚好。

    入夜,玖黎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听着手机那边传来的温润嗓音,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还仍不自知。

    “明天我带你出去吧。”

    “去哪?”

    玖黎饶有兴趣的追问着。

    “秘密。”

    那边,墨司虞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玖黎的眸子也弯了弯。

    “不能说的秘密?”

    “没错。”

    “好吧,那我就不问。”

    “真乖。”

    “……”

    翌日,玖黎早早地就被墨司虞给叫了起来,然后又火急火燎的把人给拉到机场,通过安检,上了飞机,动作迅速有序,就像是后面有人追你似得。

    系好安全带,玖黎这才有机会牛头去问墨司虞,“我们这是出国?”

    “嗯。”墨司虞边系安全带,边回答着玖黎的问题。

    “可我没有带行李。”玖黎看着墨司虞的侧脸,嘴角微勾,似是找茬儿的说道。

    闻言,已经系好了安全带的墨司虞扭过头看了一眼玖黎,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了,“没关系,我也没带。”

    玖黎挑眉,这是什么意思?两个人都没带行李,那一会儿到了怎么办?

    看到玖黎眼中的疑惑,墨司虞只是满含深意的笑了笑,并未作答。

    见状,玖黎只好转移话题的说道,“我们这是去哪?”

    “f国。”

    墨司虞十分淡定的说道。

    “f国?为什么要去那?”玖黎挑眉,十分不解。

    “带你去看样东西~”墨司虞神秘的看向玖黎,语调低沉的说道。

    玖黎张了张嘴,还想要再打听一些更多的消息,但人却被墨司虞一把拦在肩膀上,语气强硬的说道,“好了,别问了,睡觉吧。”

    眨了眨眼,感受着从墨司虞的肩膀传来的温热,玖黎慢慢闭上了眼睛。

    而墨司虞在玖黎的头顶蹭了蹭,这才慢慢闭上了眼睛,嘴角的笑意自始至终都没有落下过。

    ……

    十几个小时,也仅仅只是睡一觉的功夫,飞机就从地球的一端飞到了另一端。

    下了飞机,玖黎感受着这边并不是十分炎热的天气,觉得满意极了,这种微凉的天气,她很喜欢。

    而墨司虞,则轻车熟路的拦着玖黎走出机场大厅,因为两人都没有带任何的行李,所以他们两个也不用再去取行李,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我们现在要去哪?”看着墨司虞动作熟练的拦下一辆出租车,玖黎坐上去之后,等车开走,就朝着墨司虞问道。

    她并不懂f国的语言,所以刚刚墨司虞和司机交谈的时候,她什么都没有听懂。

    “先去我们这两天住的地方。”墨司虞弯过身子,帮忘记系安全带的就来把安全带给系了上去,顺便又偷了一枚香吻。

    玖黎的老脸一红,尤其是听懂那位外国的司机大叔响亮的吹了一声口哨,又叽叽歪歪的说了几句话,脸更是红透了,不用想,也知道对方肯定说的不是什么好话。

    你看看墨司虞那满脸得意的模样就知道了。

    墨司虞虽然跟玖黎说他们现在是去他们即将入住的地方,但是,玖黎依旧十分的期待,看墨司虞这连行李都不带的架势,就知道对方肯定是早就谋划好了的,估计就等着她这个女主角被拐骗过来,就齐活了。

    司机先生把两人带到了一栋别墅的面前,就停了下来,玖黎看着墨司虞下了车,也跟着下去了,看着墨司虞把钱递给司机先生,玖黎就知道他们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想到这里,玖黎不禁扭头看向面前这栋十分具有西方古典艺术气息的别墅,难不成这里就是他们即将要住的地方?

    打发了司机,墨司虞一转身就看见玖黎看着别墅在发呆,不禁微微一笑,上前揽住玖黎的肩膀,把她往前带着走,一边走,一边掏着口袋里的钥匙。

    “这里是我在f国留学的时候,曾经住过的别墅,之前曾出租过一段日子,但后来人家又不租了,就一直空闲着,只是定期有保姆会过来打扫,今天刚好派上用处。”

    说着,墨司虞用钥匙推开了房门。

    里面的布置和玖黎想象中的一样,一股子西欧气息扑面而来,让玖黎有些好奇的打量着别墅里面的一切。

    “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在f国留过学?”玖黎朝着沙发走去,一边走,一边问着问题。

    “那是交换生,在在这里呆了一年,我就回国了。”锁好了门,墨司虞把外套给脱了搭在门口的衣架上,这才朝着玖黎走了过来。

    “只待一年?只待一年就买栋别墅,好败家啊~”玖黎有些夸张的说道。

    “是吗?”墨司虞有些不以为意的声音传进玖黎的耳朵里,在玖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人来了个突然袭击。

    “啊!”惊呼一声,玖黎突然被墨司虞从后面打横抱起,不禁被吓了一跳。

    “那以后有了你,我就不会败家了,毕竟,还要攒奶粉钱呢。”墨司虞抱着玖黎,低低的笑了笑。

    回过神来的玖黎,有些气恼的打了墨司虞一下,恶狠狠的说道,“干嘛搞突然袭击?”

    “不知道吗?这是情趣~”墨司虞老神常在的抱着玖黎,步伐稳当的走到沙发上,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然而,抱着玖黎的双臂,却一点力度也没有松。

    “……”玖黎白了一眼墨司虞,什么狗屁情趣?真当她是傻的吗?

    墨司虞收到白眼一枚,也没有生气,依旧笑的内敛而愉悦,低头吻了吻玖黎的嘴角,声音低低的说道,“睡吧,要倒时差的。”

    从飞机上下来,这边正巧是傍晚时分,也到了该吃晚饭,睡觉的时候了。

    “睡不着……”

    虽说是要倒时差的,可是,飞机上睡了那么久,怎么可能还会睡得着?

    玖黎睁着一双水润的大眼睛,十分无辜的看向墨司虞,她都已经睡饱了,还怎么倒时差啊?

    “睡不着吗?”墨司虞眸光闪了闪,似是呢喃的说道,但是那语气,怎么听怎么觉得有些危险。

    心下一颤,玖黎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眼前就多了一张放大了的人脸,顿时惊得玖黎瞪大了双眼。

    “唔——”

    通过之前一系列的接触,墨司虞的吻技提升速度极快,仅这一会儿的功夫,就把玖黎给吻得头晕转向的了。

    恍惚之间,墨司虞那喑哑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了起来,“既然睡不着,那就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

    语罢,墨司虞便又继续动情的吻了下去。

    到了最后,就连玖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早上六点了。

    收拾好自己出了门,玖黎就听见厨房里的声响不断的传来,不用猜,就知道一定是某位‘贤良淑德’的好人,又起来做早饭了。

    玖黎的眸子弯了弯,心情极好的下了楼。

    餐厅里,墨司虞围着围裙,正认真的煎着鸡蛋,一副居家好男人的形象。

    玖黎嘴角微扬,心情极好的靠在门边,欣赏着这样一副居家美男图,心底极为宁静祥和。

    两人吃罢了饭,玖黎就被墨司虞给带出了门,叫了一辆出租车,报了地址之后,就靠在椅背上开始闭目养神,看起来就跟那没睡醒似得,弄得玖黎有心想问些什么,都不好意思开口。

    车子停在一条极其富有欧式风格的古朴的小街停了下来,墨司虞付完了钱,就揽着玖黎走进了这条没什么人的街巷,一路上,玖黎因为好奇墨司虞来这里的目的,而心里有事儿,都没有在意周围那些异域风景,反观那个罪魁祸首,却一派悠闲自得的游览着这多年未曾见过的风光,样子好不自在!

    当两人快走到某一个地方的时候,墨司虞突然停下了脚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眼罩出来,脸上带着笑容看向玖黎,眼中意味不明。

    “你要做什么?”跟着墨司虞一同停了下来,玖黎瞥了一眼墨司虞手里的眼罩,狐疑的说道。

    “乖~戴上,我带你去看你个好东西!”墨司虞把手里的眼罩递给玖黎,笑着说道。

    闻言,玖黎一边接过眼罩,一边拿在手里犹豫不定道,“惊喜吗?”

    “是的。”墨司虞见玖黎没有动作,便直接自己动手,把眼罩给玖黎戴了上去。

    “现在,就跟着我走吧。”墨司虞站在玖黎身前,抓紧了玖黎的双手,语中含笑着说道。

    玖黎面罩下的嘴角微勾,没有说话,但也极为听话的顺着墨司虞的力度往前走。

    都说当你个人的眼睛被蒙住的时候,那个人往往不敢轻易迈出脚步,这会让他害怕会不会走进沟里,即使是有人牵引着,也不行,除非你可以完全的信任那个人,把自己的安全放心的交到他的手里。

    玖黎做到了一点,她的脚步很稳,亦步亦趋的跟在墨司虞的身后,十分的听话,一点也不像眼睛被蒙住的人。

    墨司虞轻车熟路的带着玖黎走进了一家古朴的小店,门一推开,就能听进铃铛的声音在‘叮铃’作响,看见屋内有人,墨司虞出声用f语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玖黎就被墨司虞给带到了楼梯处,在玖黎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打横,就把玖黎给抱了起来。

    玖黎下意识的环住了墨司虞的脖子,也明白过来他们这是要上楼了。

    到了二楼,墨司虞脚步不停,也没有放下玖黎的意思,直接把人给抱到了自己目的地,玖黎听着耳边有女人的轻笑声,不禁骚的不敢抬头,把头紧紧地埋在墨司虞的胸前,一动不动,乖巧的如同一只幼猫一般。

    到了目的地,墨司虞又出声,用f语说了些什么,玖黎听不懂,也就没有出声,安静的待在墨司虞的怀里,过了一会儿,一阵细碎的声响传来,似乎有好几个人过来了一般,直到那些人离开后,没有了那些嘈杂的声音,墨司虞这才把玖黎从怀里给放了下来。

    嘴巴靠近玖黎的耳边,墨司虞坏心的往玖黎的耳朵里吐气道,“小玖,准备好了吗?准备好接受惊喜了吗?”

    “嗯。”嘴角扬起,玖黎愉快的说道。

    不管是任何女人,都会喜欢男朋友为自己准备的惊喜,即使对象是玖黎也一样。

    玖黎闭着眼睛,感受着墨司虞慢慢的把眼罩从自己眼睛上摘下,然后才缓缓睁开了眼睛,顿时,她的目光就被前方墙上挂着的东西给吸引住了。

    那是一件白色的婚纱!一件做工极其精美的婚纱!

    玖黎想过墨司虞会给自己准备什么惊喜,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准备一件婚纱给她!

    “喜欢吗?”墨司虞从后面抱住玖黎,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他的目光也同样凝聚在那件婚纱上。

    这还是当初在t市的时候,拜托那位国际知名的设计师为玖黎量身定做的,其中的细节方面,都有经过他的许可,才能敲定,说实话,当初在酒店求婚的那天,婚纱就已经做好了,只不过还没有空运过来。

    他有想过,若是那一天玖黎答应了他的求婚,那他当天就回带着她跑来f国,让她看看这件他精心准备的婚纱。

    虽然,他们来的晚了,但最终还是让这件婚纱成功面世了!

    听到墨司虞的问题,玖黎二话不说,一个劲的点头,喜欢吗?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呢?

    玖黎突然间觉得眼睛有些涩涩的,害怕自己一说出话来,就开始哽咽了。

    “走,我们过去看看。”站在玖黎身后,墨司虞并没有注意到玖黎的样子,反而一脸兴奋的揽着玖黎往婚纱的方向走去。

    越靠近那婚纱,玖黎就觉得心里幸福的都快要溢出来了,尤其是听到耳边墨司虞的话,眼泪都快要止不住了。

    “说起来,这件婚纱也蒙尘够久的了。”

    “这还是当初在t市的时候,加班加点设计出来的呢。”

    “本来是打算那次求婚成功后,就带你过来的,没想到你居然会拒绝我?”

    “不过还好,咱们没有来晚!”

    ……

    面前是婚纱那精致耀眼的做工与样式,耳边是墨司虞那温柔中带着丝丝宠溺的悦耳声音,一时间,玖黎真的觉得幸福的快要爆炸了。

    二话不说,玖黎直接在墨司虞的怀里转身,主动地吻上了那温柔的薄唇。

    墨司虞微微一愣,但随即很快的便反映了过来,直接反客为主,用更加热烈的亲吻回应着玖黎,揽在玖黎腰际的双臂用来越用力,两个人在这无人的二层阁楼中,肆意的宣泄着自己的热情。

    岁月静好,而此刻,在我身边的只有你。

    ……

    二十八号,萧家神秘外孙女大婚,邀请的宾客不多,仅仅只是一些老朋友们,但就是这一些老朋友,却个个身份不凡。

    新娘子都是要从娘家出来的,所以玖黎自然而然的就在萧家住下了,因为墨司虞的家是在a市,所以玖歌就贡献了他在市区的一套房子作为婚房,让给这小两口。

    而此刻,在萧家二楼的房间里,玖黎被打扮的妹美美的坐在床上,脸上有些无奈的看着那聚集在门边的一众伴娘们。

    这新郎还没有到,这群伴娘就已经在商量注意了,那新郎到了,还不知道会怎么被折腾呢。

    叹了口气,玖黎穿着这豪华漂亮的婚纱,只能坐在床上看着他们在那瞎折腾,如今玖黎身上的这件婚纱,正是他们从f国带来的,由知名设计师设计制造而成的,光是市价,就足足值好几亿。

    不过,也还好是物有所值,光是那婚纱上面的钻石,都个个是真品,玖黎都害怕一个不小心把这钻石给弄掉了,那不就亏大发了吗?

    不过,这些事情,她也仅仅只是在心里想想,博一个乐趣而已。

    而原本就绝色倾城的玖黎,如今在画上妆,穿上婚纱,更是美的如同神仙下凡一般,让人不敢多看,生怕自己会被把魂儿都给看没。

    突然,一道敲门声响起,让门口的伴娘团们瞬间戒备,语气不善的出声问道,“谁?”

    “是我。”萧子默那贱贱的声音传进屋内的几人耳朵里,顿时让他们眉心一跳,这家伙过来做什么?

    作为伴娘中最为年长的前辈,宁楚率先出声示意,让熏黛过去开门。

    对了,因为熏黛听了玖黎的话后,真的用迷药把叶凛给办了之后,心底更是对玖黎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崇拜感,所以,她就自告奋勇的跑来当玖黎的伴娘,来感谢玖黎的成全之恩。

    熏黛穿着白色的抹胸小礼服,屁颠屁颠的跑去给萧子默开了门,把人给放了进来,然后又迅速关门上锁,跟防贼似的。

    萧子默一身合体的黑色西装,被熏黛毫不客气的拽了进来,踉跄了几下,看起来颇有些狼狈。

    接着,萧子默还没有出声抱怨呢,就看见几个女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看,让他微微有些汗颜,心底什么抱怨都没有了,立马笑着一张俊脸,“各位姐姐好啊~”

    “你来干什么?”宁楚上下扫了一眼萧子默,像是想要在他身上发现什么窃听装备似得。

    “我来等着我姐夫给我贿赂红包啊!”一听到宁楚问自己目的,萧子默立马抬起头,理直气壮的说道,“我也要加入伴娘的队伍!”

    啥玩意儿?

    众伴娘错愕,景甜来回扫了一眼萧子默,回头对着玖黎扬声说道,“阿黎!萧子默疯了!他说他要加入我们伴娘团呢!”

    “……”玖黎有些无语的看着那边被围住的萧子默,有些弄不明白这家伙在作什么妖了。

    “把这家伙给拖出去吧,说不定是伴郎团那边派过来的奸细呢!”蓝溪蓝女王手指一伸,女王范十足的就给萧子默下了死令。

    “我也觉得这家伙是奸细。”熏黛摸了摸下巴,十分认同的说道。

    “那还等什么?姐妹们,把这小奸细给拖出去!”老大宁楚一声令下,景甜、蓝溪和熏黛就纷纷不怀好意的朝着萧子默走了过去。

    “臭小子,别怪姐姐们不疼你哦~”景甜一脸贼笑的抹了一把萧子默的小脸,颇有几分恶霸的味道。

    “你…你们想做什么?我…我不就是想要几个红包吗?我招谁惹谁了?”萧子默被景甜占了便宜,声音顿时也委屈了上来。

    “等等!你们听,这什么声音?”突然,宁楚大叫了一声,成功的让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包括在那奋起反抗的萧子默。

    安静中,楼底下的汽车声响格外的明显,宁楚眼睛一亮,立马说道,“姐妹们!准备好!新郎来了!”

    顿时,所有伴娘们都激动了,景甜抽空出声问道,“宁姐,这家伙怎么办?”

    说着,一手指向了那边龟缩在一角,企图降低存在感的萧子默身上。

    闻言,宁楚看了过来,摸着下巴,眯了眯眼,突然间灵光一闪,出声道,“就把他留下来吧,说不定一会儿还能派上用场呢~”

    萧子默有些不安的看着宁楚嘴角的笑意,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点像是恶魔的微笑……

    玖黎已经彻底的说不出什么话,总觉得这群女人一个个都疯了……

    楼下,墨司虞在几位伴郎的簇拥下,挤上了二楼。

    司洛寒走在最前方,雄纠纠气昂昂的模样,就像是他要娶妻一般,慕扬和顾砚走在最后面,有点像扫尾的工作,而欧阳叶凛,却是极为不愿的走在墨司虞身边,不知道为什么,走在这个男人身边的时候,总觉得浑身上下都别扭。

    要不是他听说那个睡了他的死女人今天会出现在这里,他说什么也不会来当这个家伙的伴郎的,绝对!

    上到二楼,几人准确的来到了新娘所在的房间外,司洛寒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然后动作优雅的敲了敲门,并柔声说道,“亲爱的小甜甜,你老公来了哦~快点开门吧~”

    而屋内,几个趴在门板上偷听的伴娘们,一听见司洛寒的声音,就知道他在对谁说话,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门把手上的景甜身上,不对,应该是景甜的手上……

    景甜有些尴尬的呵呵一笑,然后若无其事的把手又给收了回来,低着头,在心里抱怨着司洛寒,这讨厌的家伙,就会对她使用美男计!

    宁楚看着景甜这般没出息的样子,不禁瞪了她一眼,耳边,门外司洛寒的声音依旧在不停的响起,说的话那叫一个肉麻啊!

    “我最爱的小甜甜,你老公我在门外站的腿好酸啊~快点给你亲爱的开门呀~”

    “姓司的!别鬼叫了!没用的!想要开门,就乖乖地按我们的要求办事,不然的话……哼哼!”宁楚直接一声令下打断了司洛寒那肉麻的声音,十分霸气的喊道。

    “额……”门外,司洛寒有些错愕,他的美男计居然也有不管用的一天?

    听到宁楚的话,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墨司虞,想要请求一下最高领导有什么指示,但看到对方那同样嫌弃的目光时,司洛寒明了了,他这是被集体嫌弃了呢……

    叹了口气,有些不甘的退居到了二线。

    不过,屋内的人显然并不打算放过司洛寒这个恶心的混蛋。

    熏黛眼泪亮亮的拿着手机跑到宁楚耳边,对着她小声的说了些什么,然后景甜就看见宁楚的眼睛也亮了起来,不禁心里为她的honey默默地点上一根蜡烛。

    而门外,刚刚在二线站好,就听见里面又传来指示了,而且这个指示还是针对司洛寒的。

    “姓司的!请你完成我们的第一个任务,来首《威风堂堂》助个兴!”宁楚那大嗓门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笑意传了出来,成功的让司洛寒愣住了。

    威风堂堂?那是个啥?

    作为一个外国来的洋鬼子,司洛寒表示他不能理解这四个字的含义。

    然而,在娱乐圈里混了多年的欧阳叶凛,在第一时间就把目光投向了司洛寒,眼底那是同情,还有那浓浓的深意啊~

    墨司虞同样不知道这个《威风堂堂》是个什么玩意儿,不过,作为商人,自然是要为自己谋取福利的,所以,在他还没有弄明白《威风堂堂》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就说了,“总共有几个任务?”

    屋内,玖黎听到墨司虞的声音,顿时眼睛亮了。

    而宁楚,也被墨司虞的反问给唬住了,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玖黎,在对手对方那亮闪闪的眸子时,宁楚表示她的小心脏有些受不了,当即,随口就说道,“那得看我们的心情。”

    听到回答,墨司虞的眯了眯眼,把目光转向了司洛寒,其中深意不言而喻。

    唱吧~

    无奈,司洛寒只好硬着头皮重回一线,脑子迅速旋转的时候,同时扬声说道,“宁姐呀~不是我不想唱,而是我不会呀!你看能不能换首歌啊?唱《最炫名族风》都可以呀!”

    司洛寒在这儿打着商量,而里面却是不容拒绝的回道,“我也不需要你全唱完,就跟着音乐哼哼几句就好了~”

    宁楚说着,一边示意熏黛把歌给放出来,而熏黛也是笑的贼贼的按下了播放键,并且把声音开到了最大,瞬间,那高昂的娇喘声,就回荡在屋里屋外人的耳朵里。

    玖黎瞬间愣在了床上,而景甜则羞耻的躲在角落里种蘑菇,而门外,所有大老爷们都愣住了。

    墨司虞也是嘴角一阵的抽搐,慕扬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他觉得今天来当这个伴郎有点凶多吉少的感觉,而叶凛呢,则十分没义气的捂嘴偷笑了起来。

    当然,最懵逼的还是站在最前方的司洛寒,耳边那娇喘声越来越大,而宁楚的声音也有些不耐的催促道,“姓司的!赶紧唱啊!”

    司洛寒的嘴有些发抖,他觉得他的三观都要被毁光了。

    最终,司洛寒还是红着一张老脸,哼哼了一句,把屋里屋外的所有人,都给笑了个够呛。

    不过,这第一关总算是过去了。

    而这第二关嘛,宁楚也早就想好了对策,正打算开口下令呢,就听见萧子默在那大声的嚷嚷了起来,“姐夫!你给我包个大红包,我就给你开门!”

    瞬间,宁楚的眼神就像一个菜刀一样朝着萧子默的后脑勺给射了过去!她就说嘛,这小家伙肯定是奸细!

    一个眼神,示意熏黛和蓝溪过去把这个小奸细给困住了。

    而屋外,墨司虞某光一闪,在宁楚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声音低沉的说道,“好,没问题,不过,我准备的红包太大了,这门缝似乎是塞不进去呀。”

    一听到墨司虞准备了一个大红包,萧子默立马眼睛亮了,赶紧趁着空隙,又嚷嚷了一句,“姐夫姐夫!我这就给你开门!”

    “你个小奸细!”宁楚戳了戳萧子默的脑门,怒其不争的说道,然而,还没等她教训完萧子默,房门就被人给打开了,屋外的伴郎们瞬间挤了进来,让宁楚瞪大了双眼。

    怎么会这样?

    熏黛和蓝溪控制着萧子默,那能给他们开门的,就只有景甜了!

    顿时,所有伴娘们的目光都射向了那个因为心虚而躲在司洛寒身后的景甜身上,目光里闪着火花,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

    原来萧子默不是奸细,景甜才是那个小叛徒啊!

    墨司虞一进门,就看见了那个让人移不开视线,顿时,目光柔和了下来,眼底只剩下了那个独一无二的身影。

    走到玖黎面前,墨司虞屈膝,半跪了下来,抬头问她,“wouldyoumarryme?”(你愿意嫁给我吗?)

    低沉而性感的声音,犹如世间最温柔的红酒,让人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玖黎眼睛弯了弯,把手递到墨司虞的手心里,同样说了一声,“yes,ido。”(我愿意。)

    周围的一群伴娘伴郎们,都是用那满含祝福的目光注视着这一对新人,嘴角含笑,喜庆的气氛传遍整个萧家。

    墨司虞把玖黎的手紧紧地握在了手心里,像是要永远不分开,一直到地老天荒一般。

    就像是一句话说的那样。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题外话------

    ok~番外彻底结束!新文《权宠之头牌天王》异能女强明星文!求收藏!求支持的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重生之绝色冷妻》,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绝色冷妻番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绝色冷妻番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并对重生之绝色冷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