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750章 大结局(一)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750章 大结局(一)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所有人都被这奢华无比的皇陵惊呆了,黄教授几人更是激动不已。他们竟然真的成功走了进来!这在考古界将是浓墨重彩的一笔!

    黄教授大步流星冲出去,扑向地面。他激动的拿出放大镜看了又看,惊呼道,“天!这是秦王朝最珍贵的暖玉!”

    “我的妈!这夜明珠世所罕见啊!”

    “老天!这真的是秦皇陵?!”

    年过花甲的老头子此时好似色狼看见了花姑娘,眼中冒着幽幽绿光。他恨不得将整座黄龄都搬回去,天天搂着睡!

    安亦晴没理会他们的一惊一乍,她给安之风三人使了个眼色,四人分散开,开始寻找摄魂术。

    “小姐!”没过多久,脑海中响起冯天赐的声音。安亦晴转眼望去,只见冯天赐盯着陵墓最中间的水晶棺,眼中散发着幽光。

    心中一动,安亦晴大步走过去。她将目光落在水晶棺上,忽然眸光一缩。只见水晶棺中,一副骸骨静静的躺着。在骸骨的四周摆放着许多金银玉器,而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羊皮卷静静的躺在那里。

    用透视眼看过去,羊皮卷内,“摄魂术”三个古体大字冲进安亦晴的眼帘!

    “小姐,我们怎么办?”冯天赐扫了林教授几人一眼,不动声色的问。

    “不慌,一会儿我用银针把他们几人定住,你去拿摄魂术。搞定后我们立刻离开。”安亦晴冷静的说。

    冯天赐点点头,不管怎么说,林教授几人也算是国家栋梁。而且又没有什么深仇大恨,能不杀就不杀。再者说他们又不是杀人狂魔,何必给自己徒增孽障。

    安亦晴四人商量了一下,准备分头行动。就在这时,大地忽然开始晃动起来。与此同时,传来了一声尖叫。

    “黄龄!你在做什么!”

    高高的祭坛上,黄龄手中拿着一只玉壶。她脸色惨白,瘫坐在地面。在她面前,十数个身形高大的黑影凭空而出!那浑身的杀气和狂暴,让她窒息!

    她什么都没做!她只是碰了一下这个玉壶而已!

    “是兵佣!”林教授看清楚那些黑影后,失声尖叫!

    兵佣!竟然是兵佣!

    安亦晴瞳孔一缩,心道糟糕!黄龄一定是触碰了什么机关,这些兵佣活了!

    所有的事情发生只在几个呼吸之间,当大家反应过来,四面八方弥漫着浓浓的杀气。数十个甚至上百个兵佣凭空出现,扑向所有人!

    霎时间,尖叫声回荡在整个陵墓之中!

    安亦晴四人站在一起,不远处,十数个兵佣扑了上来。他们的脸上面无表情,好似一个个杀人机器一般!

    “我去拿摄魂术,你们小心!”说罢,安亦晴抬步直冲向水晶棺而去。安之风三人分散在水晶棺四周,抵挡兵佣的袭击,不让他们靠近安亦晴一分一毫。

    破虚为神的力量有多强大,整个古武界都知道。但是面对这些没有生命的兵佣,安之风三人竟然陷入了混战!

    而林教授几人似乎是感受到了三人的强悍,竟然全都向这边冲了过来。一时间,上百个兵佣全都一哄而上,和安之风三人玩起了车轮战!

    再说另一边,安亦晴冲向水晶棺,一掌震开水晶棺的棺盖,伸手抓向那羊皮卷。就在这时,一股黑烟忽然从水晶棺中钻出,向安亦晴吞噬而去!

    安亦晴心中一凛,腰肢迅速弯下,躲开黑烟的攻击。她能够清楚的感觉到,那黑烟所含的腐蚀性有多恐怖!一旦自己被沾上,即便是神阶高手也要命丧黄泉!

    黑烟失去了目标,在半空停滞了片刻,掉转方向再一次向安亦晴冲来!黑色的烟雾中,似乎有一张血盆大口,要将面前这个打开棺材的人类吞噬进去!

    安亦晴单手撑在水晶棺上,身体灵活的躲避黑烟。与此同时,她不忘伸手捞向棺材中的摄魂术!

    忽——邪风阵阵,黑烟再一次突袭,阻断她抓向摄魂术的动作!安亦晴一个翻身,黑烟从她的脸颊划过!那一瞬,脸皮一阵火辣辣的灼烧感蔓延开来!

    心中一股怒火熊熊燃起,他娘的,她竟然被一团破烟给欺负了!

    眸光一厉,清影剑凭空而出,磅礴的剑气向黑烟汹涌而去!似乎感受到了危险,黑烟连忙闪避。可是为时已晚,恐怖的剑气呼啸落下,将它彻底劈散!

    趁着这个空档,安亦晴迅速滑进棺材中将摄魂术抓住,心念一动扔进空间之中。就在摄魂术消失的那一刻,黑烟再一次重聚,呼啸着向她扑来!与此同时,整个陵墓发出猛烈的颤动!

    砰——

    安亦晴闻声望去,原本被她踹碎的石门犹在,另一道石门凭空出现,砸落地面!将整个主陵墓封住!

    心中一惊,她大步冲向大门,猛力一踹!竟然纹丝不动!

    靠!

    心中大骂一声,她脚尖一点凭空跃起,躲开黑烟紧追不舍的攻击。陵墓中的晃动越来越猛烈,碎石开始不断掉落,陵墓内的所有一切开始被摧毁!

    “小姐!”安之风击中一个兵佣,大吼一声,带着焦急。

    大门被堵死了,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林教授瘫坐在地,脸色惨白。他怎么也没想到,竟然落了这么个结果!难道自己要关在这里活活饿死吗!

    不!不可以!

    脑子迅速冷静下来,陷入思考。忽然,一双老眼一亮!

    “主陵墓一定有别的出口!我们快找!”他尖叫一声,率先冲向祭坛。其他几个学生一听,求生的**胜过恐惧,纷纷踩着发软的步伐开始寻找。

    在古代,修建皇陵时,皇帝为了不暴露陵墓的构造,通常都会将施工人和设计人全部关在陵墓中。要么活活憋死,要么就是直接杀掉。而设计人为了给自己留条活路,通常都会在陵墓中开一个小出口,方便逃离。

    安亦晴也想到了这点,为了给林教授几人争取时间,她迅速加入了战斗之中。

    有了安亦晴的加入,安之风三人更是生猛。而那诡异的黑烟,也在这混战之中有些找不到目标,横冲直撞的跟个无头苍蝇一样。

    兵佣一个个倒下,主陵墓也愈发危险。剧烈的晃动让林教授几人只能匍匐前进,还要小心躲开掉落的大石。

    轰隆隆——

    一声声巨响在耳际炸开,精致的暖玉地面被摧毁,水晶棺被摧毁,陵墓中所有的一切全都在被摧毁。林教授几人满头冷汗,眼睛和双手不住的在四处摸来摸去!

    忽然,眼镜男小志眼睛一亮,他的手碰到了一个小小的凸起!

    “找、找到了!”尖叫一声,小志毫不犹豫的按下!

    轰——咔嚓——整个空间剧烈的晃动起来,高高的祭坛之上,原本空无一物的地面竟然凭空裂开一个能容纳一人的缝隙!

    “快!快走!”离祭坛最近的林教授尖叫一声,疯了一般冲向那个缝隙!小志等人紧随其后,争先恐后的冲了过去。

    安亦晴一见,踹开一个兵佣,“快走!不要恋战!”

    安之风三人紧随其后,跟着安亦晴向那祭坛扑去!林教授一行七人迅速从缝隙中钻过去,当走在最后的黄龄从缝隙中离开时,她看到了安亦晴飞奔过来的身影。

    瞳孔一晃,安亦晴已经冲到跟前。鬼使神差的,黄龄拿出了护身用的军刀!

    “你去死吧!”

    疯狂的尖叫,扭曲的表情,尖锐的军刀毫不留情的刺向安亦晴的胸膛!

    “小姐!”

    “小姐!”

    安之风三人失声大吼,那军刀离安亦晴的心口太近了!

    黄龄露出扭曲的笑容,她似乎已经看到了安亦晴血花四溅的惨状!

    然!就在这时!

    冰冷的刀尖猛然停住!一只白皙素手牢牢握住了那把刀!

    黄龄一惊,笑容僵在脸上。她猛地抬头,眼神落在安亦晴那幽深冰冷的水眸中。

    “你想死?我成全你!”

    不待黄龄反应过来,安亦晴一把将军刀扔掉,拎着黄龄的衣领子将她拖了进来!随手一甩,黄龄好似垃圾一样砸在地上!

    “快进!”安亦晴低喝一声,带着安之风三人钻进缝隙。在最后的张玉枫彻底钻进来后,她看着发疯冲过来的黄龄勾唇一笑。右手按住内侧的机关,缝隙缓缓闭合……

    “不——!”

    ……

    半个小时之后,一处荒山之中,几个人从一处隐秘的洞穴中狼狈的爬了出来。为首的老人望着空中刺眼的阳光,一口气吐出来,瘫坐在地上。

    出来了!他还活着!

    林教授看着陆续从山洞中爬出来的几个学生,颇有一种劫后余生,喜极而泣的冲动。

    眼镜男小志几人都爬了出来,然后,安亦晴四人也紧跟着钻了出来。林教授眉头一皱,黄龄呢?

    “黄龄呢?你们谁看到她了?”

    小志几人面面相觑,摇了摇头。当时太混乱了,大家都忙着逃命,谁还有功夫理会别人?

    林教授脸色一变,看向安亦晴,“安小姐,你看见黄龄了吗?”

    安亦晴摇摇头,表示没看到。

    林教授心中一沉,难道黄龄没逃出来?他疑惑的看了安亦晴一眼,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似乎跟这个女子有关。

    但是,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想。连证据都没有,他凭什么怀疑人家?

    安之风看着林教授的模样,和冯天赐对视了一眼,眼底皆带着寒冰。黄龄的死,他们并不觉得惋惜。她想杀小姐,该死!

    安亦晴走到一旁的大树下坐下,眼帘微垂。她不担心黄龄会出来,陵墓里还有那么多兵佣和黑气,那女人又受了伤,不可能逃得出来。说不定,现在早已经死透了。

    “阿风,通知他们过来。”安亦晴说。她不愿在这里久留,不仅仅是因为林教授这几人,她还担心古长风的人。

    安之风通知了安之雨,安之雨的动作很快,几分钟后,黑色的直升飞机在上空轰鸣作响。林教授几人抬头望去,眼中充满了震惊。

    这个女人竟然能调动直升飞机,她究竟是什么来头?!

    飞机缓缓降落,舱门打开,安之雨跳了下来。

    “小姐!”他大步冲到安亦晴身边,紧张的打量她一番,确定真的没有事,才松了一口气。

    安亦晴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回家!”

    一行人陆续上了飞机,伴着飞机的轰鸣声,离开了这里。地面上,林教授几人仍然沉浸在震惊中,直到直升飞机看不到影子,才回了神。

    “教授,我们怎么办?”小志问。

    林教授抿了抿唇,“我们也回去。”

    “那黄龄呢?”

    “因公殉职!”

    ……

    秦皇陵中,可怕的震动许久才停歇。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主陵墓门前。

    “师姐,门打不开!”一人说。

    一个女人走上前,盯着那门看了许久,眉头紧紧皱起。如果安亦晴在这儿,一定会认出来,这个女人可是老熟人了!师小雯!

    ……

    师小雯的到来安亦晴并不知情,她已经坐上飞机向京都方向飞去。这一切还都要感谢秦皇陵中变态的机关陷阱,阻挡了师小雯一行人前进的路,才使得两方人马没有遇到。不得不说,安亦晴这次的运气好到爆表!

    京都,安亦晴下了飞机直接回了小别墅。顾夜霖还在国外,小包子被他带走了,小别墅中此时只有她一个人。

    坐在沙发上,她拿出了那个羊皮卷。双手将羊皮卷缓缓打开,密密麻麻的古字体映入眼帘。

    忽然,那些字体爆发出一阵刺眼的金光,一串串符号钻入安亦晴的眉心。安亦晴只觉得脑袋针扎般的疼,当她再回过神来,羊皮卷上的字已经全部消失。而她的脑海中,莫名其妙多出了许多信息!

    摄魂术!金灿灿的三个大字在脑海中浮现!

    忍住心中的震惊,安亦晴将脑中的信息仔细看了一遍。移魂术,摄魂术,被称为秦皇的两**宝。当初,就是这两件宝贝,协助秦皇统一六国,立下屡屡奇功。后来,移魂术丢失,而摄魂术则被秦皇带进了陵墓之中。

    让安亦晴感到惊喜的是,这摄魂术,的确是移魂术的破解方法!

    所谓摄魂,就是将天下魂魄尽握手中。只要此术修炼的炉火纯青,魂魄的生死去留皆有施术人掌握!

    但是,修炼摄魂术有一个条件——必须要破神阶!

    这也是为什么秦皇会将摄魂术带进棺材当成陪葬品的原因,因为这世上,根本没有人能够突破神阶进入圣阶!那基本是与天地同寿的存在!当年,秦皇想要长生不老,就是为了修炼这个术法。但是,却功亏一篑!

    看完所有的信息,安亦晴心中唏嘘。没想到修炼摄魂术竟然有这样严苛的条件,她现在只是神阶,想要进入圣阶不是何年何月。但是,想到未来的百年大劫,想到天道,水眸中再一次爆发出坚韧的光芒。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成圣!

    当天晚上,安亦晴交代了家人几句之后,转身进了上古空间。由于空间内外的时间差,让她有了最好的作弊利器。她必须要加快修炼速度,尽快到达圣阶。

    修炼无岁月,一晃眼,外界一个月过去了。

    温度渐渐转凉,街上的行人都已经穿上了保暖的大衣棉袄。几个月前的寄生菌变故似乎成了一场梦,埋藏于大家的心底。

    小别墅的窗户中,透着温暖的灯光。顾夜霖的身影在厨房忙碌着,小包子乖巧的坐在沙发上、他两条小短腿盘起,双手放于膝盖处,眼睛紧闭,周身有莹莹气息环绕。

    叩——叩——叩!

    敲门声忽然响起,同一时间,小包子睁开了双眼。一抹流光从眼中划过,转瞬即逝,小包子转了转眼珠,再一次变成那个萌萌哒小宝宝。

    跳下沙发,踩着拖鞋,小包子跑到大门口打开大门。

    “雨叔叔?你怎么来啦?”小包子的话中充满了惊喜,软糯糯的声音让安之雨心中柔软。

    他摸了摸小包子的头,慈爱的笑道,“我来找小姐,她出关了吗?”

    小包子摇摇头,瘪瘪小嘴巴,小脑袋垂了下来,“还没有。”

    安之雨心中一阵心疼,刚想开口安慰,一个柔柔的声音从小包子身后传来。

    “小宝!”

    小包子身子一僵,大眼睛眨了眨,猛地转身。那站在楼梯口笑眯眯望着自己的白衣女子,不就是自己的妈妈吗?!

    “妈妈!”小包子大喊一声,撒欢似的冲向安亦晴。

    安亦晴弯腰一把将他记住,牢牢抱在怀里。一个月不见,儿子好像又重了不少!

    “妈妈,你终于出关了!想死小宝了!”小包子眼泪汪汪,抱着母亲的脖子不撒手。

    安亦晴看他这副小模样,又心疼又感动。孩子再懂事,也只是个三岁的小娃娃。她这个做母亲的总是到处奔波,实在是愧对孩子了。

    “妈妈也想小宝了,小宝乖,妈妈最喜欢小宝。”

    说话间,顾夜霖从厨房走了出来,搂过安亦晴的腰温柔的看着她。安之雨站在玄关,有些尴尬。似乎这么温馨的场景他不太适合当电灯泡,但是他真的有事啊……

    好在安亦晴见了儿子还没失去理智,放下小包子走了过来。

    “怎么这么晚跑来了?是不是出事了?”

    “没,没有。是有新发现。”安之雨连忙摇头,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安亦晴,“小姐,之前你让我们盯着安培岚,有动静了。”

    安亦晴柳眉一挑,打开手中的资料看了看,眉心微微皱起。半晌,她合上资料,“我知道了。这事儿我晚上会详细看,你留这儿吃口饭吧。”

    安之雨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开玩笑,顾将军那煞神在旁边虎视眈眈的,他哪能吃得下去!更何况,他可不想当电灯泡!

    不顾安亦晴的挽留,安之雨兔子一样溜走了。一家三口吃了一顿温馨的晚餐,安亦晴陪小包子玩了好久,直到小娃娃实在睁不开眼睛了,才去睡觉。

    安亦晴抱着小包子,小心翼翼的将他放在床上,给他盖上小被子。温馨的灯光下,小包子胖乎乎的小脸一鼓一鼓的,小嘴时不时嘟起来,似乎梦到了好吃的。安亦晴坐在床边,温和的目光落在他身上,眼中充满了平静和幸福。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走过来,坐在床边轻轻搂住她。

    “睡着了?”顾夜霖沉声问。

    “嗯,睡着了。”安亦晴轻声回答,她拉着顾夜霖的手站起来,将灯光调到最暗,轻手轻脚的离开卧室。

    关上卧室的房门,腰间忽然一紧,自己落入了一个火热的胸膛。安亦晴抬起头,撞上了那双充满思念和火热的黑眸里。

    “阿霖……”

    “我想你了!”顾夜霖将她紧紧抱住,似乎要揉进骨血一般。一个月的分别,蚀骨的思念。

    安亦晴反手抱住男人,闭着眼靠在他的怀里。丈夫,儿子,家人,朋友,她要求的从来就只有这些。但是老天不让她消停过日子,总是有那么多事烦扰着这个家。

    “再等等,还有几个月……”她轻声说。

    顾夜霖的手臂忽然加大力量,气息沉了沉,眼中一抹厉光和紧张划过。还有几个月……是聚还是散……

    书房里,两人并肩坐在沙发上。在安亦晴的手中,拿着安之雨送来的资料。

    “安培岚最近的举动非常奇怪,安培家族的资金疯狂流出,不断的在全国各地购置房产。”安亦晴皱眉,在这个节骨眼上,安培岚购置那么多房产做什么?

    顾夜霖眼眸微眯,声音微沉,“我记得你之前说过,安培岚的樱花社几年前开始投入房地产项目。”

    “对,安培岚的樱花社是他个人私有的,几年前开始就开始疯狂投资房地产项目。你怀疑,这其中有关系……?”

    “事出反常必有妖!”

    空气一下子沉了下来,安培岚的举动实在有些诡异。安亦晴垂眸,盯着放在桌上的资料,脑中迅速理清所有的头绪。

    安培岚、安培家族,樱花社,房地产……古长风!

    等等!古长风?!

    安亦晴气息一凛,脑中好似有灵光划过。她死死盯着那些房地产项目,到底哪里有问题?到底在哪里?!

    一个个字符冲进脑海,连成一条条折线。忽然,一阵轰鸣,所有的一切化为闪电劈开整个空间!

    安亦晴猛地站起身,冲到桌前抓起手机拨通电话。

    “小雨,我要安培岚购置的所有房地产的资料!立刻!马上!”

    安之雨的动作很快,几分钟后,安亦晴的邮箱里得到了她想要的一切。她从书架上翻出一摞白纸,拿起笔开始画了起来。顾夜霖站在一旁,皱眉疑惑。他时不时的看向电脑,又看向安亦晴所画的线条,渐渐的,眼中的疑惑变成明悟,最后变成了震惊!

    ……

    两天之后,网络上冒出一条新闻,并没有引起大家的瞩目。但是安亦晴却盯着那新闻久久不语。

    r国的一处大厦被炸毁,没有人员伤亡,初步怀疑是意外导致。

    “小姐,大家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开始行动了。你别太担心,也许这只是个猜测……”张玉枫面露担忧,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小姐的脸色就没好过。

    安亦晴放下平板电脑,长叹一口气,“怎么能不担心?如果我的推测是对的,后果不敢想象……”

    空气又变得沉闷起来,外面也阴沉沉的,让人喘不上气。这时,叩叩的敲门声忽然响起,打破了一室宁静。张玉枫走到玄关,打开门,外面的人让她有片刻惊讶。

    “单先生。”她淡淡的叫了一声。

    单君泓站在门外,见是张玉枫,眼中有些惊讶。他咧嘴笑了笑,露出招牌笑容,“那个……恩人在家吗?”

    说话间,安亦晴闻声走了过来。

    “你找我?”对于单君泓这小子,她也是好久没见了。寄生菌暴乱也没见他出现,后来自己一直忙,单君泓找了她几次都不在家。

    “也没什么大事。最近没看到恩人和小宝,连顾将军也很少看到。我比较担心。”单君泓挠了挠后脑勺,有些手足无措。

    安亦晴的眼神柔和了一些,淡淡一笑,“我们没事,最近有些忙罢了。前段时间阿霖出差,把小宝一起带走了,所以你才没遇到。”

    “怪不得。”单君泓恍然大悟,也放下心来。他看了张玉枫一眼,对安亦晴笑道,“你家有客人,我就不打扰了。拜拜。”

    安亦晴没有挽留,她目送单君泓离开,关上了门。张玉枫站在一旁,若有所思。

    “想说什么就说,别憋着。”

    张玉枫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想了想,说道,“小姐,这单君泓……我总觉得心里没底。”

    不知为什么,单君泓这个人她总有一种莫名的排斥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似的。

    安亦晴转头看了她一眼,走到厨房倒了两杯柠檬水端出来。她递给张玉枫一杯,自己捧着一杯小口小口喝着。

    “你别想太多,我心里有数。”

    几天之后,一些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改变的事情终于引起了一些细心人的关注。安家别墅中,安老爷子盯着网络新闻,眉头紧皱,眼中泛着微光。

    半晌,他拿起电话,拨通了安亦晴的号码。

    “妞妞,这几天的新闻……”

    “好,我知道了。你一切小心。”

    r国,土田家族。

    “啊——!救命啊!”

    一声尖叫,响彻夜空。这叫声凄惨无比,土田家所有人全部被惊醒。

    土田小太郎正在睡觉,被吓的一个激灵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手忙脚乱穿上一副,拎着佩刀拉开房门。

    “怎么回事!”他一把抓住慌忙小跑的一个佣人,厉声问。

    “小、小太郎君!家主、家主……”那人哆哆嗦嗦,好像被吓傻了一样,硬是说不明白。土田小太郎一把将他推开,向土田风的房间冲去。

    土田风到底怎么了?!

    当他赶到时,土田风的房间外面围满了人。所有人都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甚至有许多人紧握手中的佩刀,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土田小太郎刚要发问,房间里忽然传出一声怒吼。紧接着,所有人迅速后退。

    他在原地停住,直觉告诉他,不能再靠近了!

    这时,房间里忽然冲出两个人。一个是土田风无疑,而另一个,是土田风的贴身管家!两个人好像疯了一样,发出野兽的低吼声。土田风冲出来,抓住离他最近的一个人,龇牙咧嘴咬了下去!

    那人惨叫一声,挣扎着要离开。然而土田风动作太快,力气太大,顷刻间便咬住那人的脖子!刹那间,血如泉涌!

    所有人再一次退后,目光紧盯着土田风和管家。这时被咬的那人被土田风甩开,跌落在地,生死不明。土田风和管家再一次冲向人群!

    尖叫声,咆哮声混成一片。许多人拿着武士刀向土田风两人砍去,却发现根本无法砍进他们的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还在纳闷儿,忽然,刚刚被土田风扔出去的那个人从地上弹了起来!就好像是僵尸一样,笔直的站了起来!他的喉咙里发出和土田风一样的低吼,好似发了失心疯一样冲向人群!

    土田小太郎瞳孔猛地缩起来,心中一种猜测一闪而过。他慢慢后退,趁着土田风三人没有注意到,迅速离开。

    他疯狂的向外跑,正好和自己的助理撞在了一起。

    “小、小太郎君?”

    土田小太郎一把抓住他,大吼道,“快!马上订机票,我要去京都!马上!立刻!”

    助理被他吼蒙了,还没清醒过来,就被土田小太郎拖着往外跑。在他的身后,哀嚎声惨叫声连成一片,久久不息!

    华夏国,京都国际机场,深夜十一点半。

    深夜的机场没有了白日里的喧哗和忙碌,一切都变得安静和缓慢。准备登机或者寄送行礼的人们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工作人员闲下来,喘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机场的大门忽然打开,一行人大步流星冲了进来。他们卷着满身风霜,周身萦绕着沉闷而又严肃的气息。大家纷纷向他们看去,一行人却沉着脸色向vip通道走去。

    “还有多久能到?”走在前面的安亦晴沉声问。

    “马上,还有两分钟着陆!”安之风回应。

    安亦晴红唇紧抿,脸色冷沉,水眸中隐藏着惊涛骇浪。就在两个小时前,土田小太郎打来电话——土田家族突生变故!所有人都疯了!

    穿过vip通道,安亦晴带着十三血将走进内部。巨大的飞机缓缓降落,在停机坪停稳。机舱门打开,安之风几人手疾眼快的冲上前去。

    土田小太郎第一个从机舱里走出来,紧接着是他的助理。两人脸色惨白,似乎在机舱里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安、安小姐!”土田小太郎叫了一声,声音带着颤抖,眼中带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安亦晴淡淡点头,“你怎么样?”

    “一切都好,我跑得快。”

    说话间,十三血将全部冲进机舱,再出来时,他们手中抓着一个男人。那男人的身上绑着粗铁链,一圈又一圈,就连手脚上都绑的死死的,好似怕他挣开一般。

    安亦晴盯着他片刻,后将目光看向土田小太郎。

    “安小姐,这是土田家的一个嫡系,要袭击我。我拼了老命才把他弄晕的,差一点儿就被他给咬了。”土田小太郎心有余悸,这男的是土田风的一个侄子,平时只是下忍的水平,没想到今天竟然连他这个上忍都差点儿栽在他互相手上。要不是自己的助理用棒球棍击中他的后脑,让他有了片刻功夫给这人下毒,可能他现在也早已经变成了一个疯子。

    “带回药门,锁起来。”安亦晴一声令下,“土田君,你跟我回去,把事情的经过仔细说一说。”

    一路上,在土田小太郎的叙述下,安亦晴知道了整件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土田风忽然发疯,咬了他的老管家。老管家发出尖叫,惊醒了所有人。当大家赶到时,老管家已经发疯,跟着土田风一起乱咬人。而被他们咬到的人,没多久也全都发了疯。就好像是传染病一样,一个传给一个,最后都疯了。

    安亦晴眉头紧锁,这种情况让她忽然想到了丧尸围城。土田家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她没有带土田小太郎回家,而是直接去了药门。路上,叶成弘已经收到消息,准备好了房间来圈禁那个差点儿咬到土田小太郎的人。

    “安小姐,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土田小太郎小心翼翼的开口。

    安亦晴从沉思中抬起头,“你说。”

    “我怀疑……这次的事情和寄生菌有关。”土田小太郎犹豫的说。

    安亦晴柳眉一挑,“为什么这么说?”

    土田小太郎皱了皱眉头,“土田家虽然已经没落,但是在r国也算是大世家,一般人不敢碰。而且最近土田家没怎么接触过外人,除了和古长风的合作仍然在继续。而且,安小姐你上一次抽验了土田家族三十人的血液样本,不是发现都被植入了寄生菌么?”

    安亦晴眼眸微闪,话虽如此说,但是她已经研制出了寄生菌解毒剂,按理说不应该再出现这种情况。

    “现在说什么都不能确定,等我检查后再说吧。”

    很快的,两人坐车到了药门。先一步来的十三血将已经将那个发疯的人绑在了室内,安亦晴安排了土田小太郎的住处,便和叶成弘去了那个人所在的房间。

    一夜过去,当安亦晴从房间里出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

    坐在前厅的土田小太郎见到她立刻站了起来,“安小姐,怎么样?”

    安亦晴和叶成弘的脸色都不是很好,阴云密布。安亦晴坐下,从空间里掏出手机。手机刚拿到手,电话便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低头一看,脸色一沉。

    “爷爷。”

    “好,我知道了,一会儿就回去。”

    安亦晴的脸色因为这个电话更黑了,她的红唇抿成一道线,抬头看向叶成弘和土田小太郎。

    “爷爷来电话,r国,出事了!”

    叶成弘脸色一变,土田小太郎面容惨白。

    “安小姐,到底怎么回事!”

    安亦晴抬头看向他,目光幽幽,“昨天你带来的那个人,我已经检查过了。他的身体里,存在着一种比寄生菌还要可怕的病毒。得了这种病毒的人,会迅速丧失理智,变成行尸走肉。而且这病毒的传播速度非常快,几秒钟就可以迅速成形。刚才爷爷来电话说,昨天一夜,以土田家族为中心,周围的所有老百姓全部遭殃!死伤无数!好多人被传染,并且在迅速向全r国蔓延!土田君,这一次的事情,严重了!”

    土田小太郎瞬间瘫在了椅子上,冷汗打湿了他的衣衫。安亦晴的话意味着什么?这种病毒如此凶猛,也许只要几天时间,整个r国就会变成一个死国!

    “我现在要回去一趟,土田君,你老老实实在药门呆着,不要随便乱跑。师父,研究基地那边,还得麻烦您走一趟了。这次事情非同小可,如果我分析的不错,百年大劫……”就在今天!

    空气中充满了沉闷的窒息感,叶成弘没有说话,土田小太郎也没有说话。窗外的天空,阴云滚滚,山雨欲来。整个药门似乎都沉浸在紧张之中,令人窒息。

    安亦晴走了,叶成弘也走了。土田小太郎独自一人坐在大厅中,好似失去了魂魄。

    安家别墅,安亦晴以最快的速度瞬移回来,直接冲进安老爷子的书房。安老爷子坐在桌前,整个人好似苍老了几十岁一般。

    “爷爷!”

    安老爷子动了一下,转头看向安亦晴,眼中爆发出一阵光芒,“妞妞!你快来看看!”

    安亦晴走过去,拿起资料迅速翻阅着。资料上有文字,有图片,惨不忍睹。无数人发了疯一样的撕咬,这样的场景,她只在电影里看到过。

    “这件事情我已经了解了,爷爷,现在我们需要做三件事。”

    “第一,封锁华夏国,停止一些游客往来!”

    “第二,准备资源和人力,一旦出现情况立刻制止!”

    “第三,我要去医疗研究基地。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百年大劫……来了!”

    ------题外话------

    大结局啦!真正的危机到了!

    推荐一下好基友五女幺儿的文

    《山里汉的小农妻》

    穿越到古代农村,破屋烂墙,没爹没娘,一文不名,手中没粮,还有一大群想算计她的渣亲。

    沈若兰抑郁了,哎!抓一手烂牌,怎么办?

    凉拌肯定是不成了,只能白手起家。

    于是,盖大棚、养家禽、挖鱼塘、卖秘方,牟足劲儿,终于把日子过得花团锦簇火炭儿红,把渣亲们虐得丢盔弃甲,哭爹喊妈。

    沈姑娘出名了,上门提亲的媒婆都要把门槛踏破了,正琢磨着选谁好呢,某个没节操的男人半夜三更找上门了。

    “兰儿啊,你说咱俩都睡过了,你还琢磨着嫁别人,是不是不想负责了?”

    沈若兰轻哂一声:“你说睡过就睡过了?证据呢?”

    男人慢悠悠的回答,“证据嘛,我留你肚子里了,九个月后就能看着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750章 大结局(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750章 大结局(一)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