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695章 封杀毒医门!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695章 封杀毒医门!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

    遣散了张玉生几人,安亦晴独自在药田中逛了起来。;乐;文;小说lw+她时不时会蹲下看一看地上留下的脚印,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实验室。眉头时而皱起,时而恍然大悟。

    许久之后,张玉生忙完了工作上的事情,不放心安亦晴,匆忙赶了过来。

    “小姐,怎么样了?”

    安亦晴站在药田地下室的楼梯口,皱着眉头若有所思。见张玉生过来,看了他一眼,“你来的正好。带我去看看监控录像。”

    ……

    监控室中,张玉生将今天的监控录像调出来。安亦晴坐在电脑前翻来覆去的仔细查看了许多遍,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她按下暂停键,屏幕停在了一个打斗的动作上。

    “这个动作,你发现什么了吗?”她问。

    张玉生凑近脑袋,仔细的观察许久,眼中流露出疑惑。

    “的确有些奇怪,这个人似乎有些畏首畏脚的……”他盯着那个正在打药田科研人员的黑衣人,“他好像不敢用力啊……小姐,这……”

    安亦晴笑了,她又调出其他几个黑衣人的片段,张玉生仔细对比了一下,发现他们的行动都有些畏首畏脚,似乎不敢使全力。这究竟是为什么?他疑惑的看向安亦晴,等待着她的解答。

    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一下敲击着,安亦晴目光带着冷意,“他们的动作畏首畏脚,是为了怕被我看出自己的武功路数。这说明,这些人应该是我非常熟悉的。我猜测,他们不是普通人,应该是古武界的。而且,和我应该有很深的渊源。”

    张玉生脸色微变,原本他以为只是同行之间的恶意竞争行为,现在怎么扯上古武界了?

    “那小姐,你觉得他们是谁?”

    安亦晴凉凉一笑,红唇轻启,“毒医门。”

    “毒医门?!”张玉生一声惊呼,“小姐,你确定吗?”

    “如果是今天以前,我不能确定。但是现在,我很肯定绝对是毒医门。我仔细观察了这些人袭击药田之后翻动的痕迹,一楼二楼的实验室和药田培育基地都被翻得一塌糊涂。但是却什么都没有丢。即便是那些在市面上价值千金的天山雪莲和人参也只是被翻乱,却没被拿走。这说明这些人对这些价值千金的东西一点都不在意,他们想抢的不是钱,不是药,而是更珍贵的东西。”

    “放眼整个药田,最珍贵的,要属咱们地下室里的生灵泉了吧?”安亦晴嘴角含笑,笑意却不达眼底,“我猜,应该是有人发现了我们生产的药品之中存在生灵泉的成分,心生觊觎,所以想要来抢一抢。这些人的动作畏首畏尾,是害怕我看出他们的武功路数,猜测出他们的身份。在古武界中,能够让我熟悉无比的敌人只有那么几个。这其中能够发现华夏制药药品中存在生灵泉成分的,玉生哥,你觉得会是谁?”

    张玉生脱口而出,“毒医门!”

    毒医门家大业大,所以对那些价值千金的天山雪莲和人参不屑一顾。如果按照师一蒙和那几个长老的实力,想要从华夏制药的药品中发现生灵泉的成分有些困难。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古长风那老怪物还活着,以他‘医毒双绝’的名声,想要分析出生灵泉的成分简直轻而易举。

    “不过小姐,你能确定就是他们吗?”

    “以前不敢确定,但是现在很确定。”安亦晴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你没听小华说么,古长风现在用的身体非常不稳定,他一直在研究一种药物能够稳住身体,不再换来换去。他为什么需要不断的更换身体?因为已经死了的身体,就像是腐烂的容器,早晚会溃烂不堪。古长风需要一种物质来对这身体进行不断的修复、新生。而这生灵泉,正是新生修复的最好药剂!我猜,他应该是从我们的药品中发现了生灵泉的成分,研究出它具有新生作用。所以才打起了这个主意。师一蒙来药门去找我师父送请帖,又胡言乱语一些以前的事情,无非就是为了混淆视听,让我们把心思都放在他身上。这样,今天的婚礼我一定会心生警惕,严加防备。我会将身边的中坚力量用来防守毒医门,这样他们就可以调虎离山,趁着我在毒医门参加婚礼无法联系外界的机会,对药田下手,找出生灵泉。”

    “只不过,他们小瞧了药田的隐藏系统和你们的反应速度。所以,才导致了功亏一篑。婚礼结束之后,我回来立刻将这件事情闹大。华夏制药是军方专用的制药公司,这件事情有吴先生帮忙,将会升级成国家问题。毒医门他再猖狂,在羽翼未丰的情况下也不敢跟整个华夏国对着干。古长风那老妖怪虽然活得久,但是他终归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但是毒医门其他人不一样,师一蒙了解国家机器的恐怖,那些长老也明白。现在各个相关部门开始在媒体上施压,想必毒医门现在的压力会很大。”

    张玉生听得心中震动,这看起来似乎都很容易,但是他知道,想要在短时间内一环扣一环的施压,并且推测出幕后黑手的身份,哪里是容易的事?这需要敏锐的观察力和变态般的反应速度。怪不得他们家小姐没有压制媒体对外传播消息,原来,她是这个打算。

    “那小姐,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接下来?

    安亦晴冷笑一声,当然是趁他病,要他命!

    ……

    第二天,安亦晴坐着一辆红旗轿车,秘密进入了华夏国最高场所。

    办公室中,吴先生坐在办公桌前,翻阅着手中的文件。秘书王帅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整理着桌上的资料。

    这时,内线电话响起。吴先生接起来,说了几句,挂断了。

    “小王,小晴来了,你出去接一下。”

    “是。”王帅立刻起身,将整理好的资料放在办公桌上,开门走了出去。

    大楼外面,黑色的红旗轿车缓缓停下。车门打开,一身白色长裙,外面穿着米白色格子大衣的安亦晴从车里走了出来。她看见站在大门口的王帅,笑着打了声招呼,抬步走了过去。

    王帅迎上来,跟安亦晴握了下手。

    “安小姐,快请进,吴先生早已经等在里面了。”

    安亦晴笑容温和,“麻烦王秘书亲自前来,有劳了。”

    王帅连连摇头,表示这是他应该做的。其实,他连续辅助过两位华夏国一号,现在所处的秘书之位极为超然。可以说是华夏国第一秘书也不为过,任何人见了他,都需要礼让三分。但是王帅是个有分寸的人,他知道自己的位置再高,身份再尊贵,也不能对眼前的这个年轻女子不敬。

    这女人的能量,连吴先生和前任一号华志峰都为之敬畏。她就是第二个顾夜霖,只能安抚,不能强硬。这样的人,随随便便一根手指头都能捏死他,他没有任何资本在她面前狂妄。

    笑着将安亦晴引进办公室,王帅为两人倒了热茶,有眼色的退了出来。

    “吴伯伯,好久不见。”安亦晴坐在沙发上,笑着对对面的中年男子说。

    吴先生的神情隐藏着一丝激动,他仔细打量了安亦晴一会儿,深深叹了口气。

    “小晴,我们这一次是真的好久不见。一年半啊,哎!”

    安亦晴也颇有感慨,一年半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看眼前的中年男人,他的鬓角已经多了许多白发,想来是工作太过费心吧。

    “吴伯伯,谢谢您这一年多对我家人和朋友的照顾,谢谢。”她真诚的道了声谢。

    吴先生摆了摆手,“当初我答应过你,就一定会帮你做到。更何况,你还是小龙小凤的朋友,对他们的帮助也不少。我就这么两个侄子侄女,不疼他们疼谁?小晴啊,回来就好。你回来了,我身上的压力也能小了不少啊。”

    别看华夏国一号这个位置一身荣光,但是背地里的心酸只有当局者才能体会得到。安亦晴不在的这两年,华夏国古武界许多能人异士纷纷进入俗世,掀起了不小的波澜。以前,有顾夜霖在,这些事情国家不用操心。但是安亦晴失踪,顾夜霖没日没夜的修炼,连红刺都进入了半隐退的状态。光靠国家的异能人士,根本无法压制住古武界一些歪门邪道在俗世中胡乱折腾。这一年,吴先生过的的确是忧心无比。

    现在安亦晴回来了,也代表顾夜霖和顾家也回来了。放眼古武界,谁还能有这些人地位超然?

    至于古武界所传的神魔体的事情,吴先生只是一笑置之,心中嘲讽这些古武界的人是不是活的年岁太久,脑子都石化了。神魔体又怎么了?现在的时代都是互惠互利的关系,又有什么真正的对与错?和神魔体交好,总比被他一刀砍死好吧?

    “不管怎么说,这一年都要谢谢您。”安亦晴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吴伯伯,这是我送您的礼物。您这两年积劳成疾,想必身体出现了不少问题。这是疗养的丹药,每天服用一颗,那些病痛很快就会没有的。”

    吴先生没有推脱,将小瓷瓶收在口袋里。这可是安亦晴炼制的东西,除非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才会不要。

    “小晴啊,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

    “嗯,的确有件事。吴伯伯,我问您,您相信我的医术吗?”安亦晴问。

    吴先生一愣,“自然是相信的,你的医术可是全世界都公认的。怎么了?”

    安亦晴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吴先生,“吴伯伯,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上古制药。这家公司是京都这两年刚刚崛起的,产品的质量和药性都很不错。但是最近他们研制的病益康,存在很大的问题。这是资料,您过目。”

    吴先生一头雾水的接过资料,打开随意看了两眼,随即脸色微变。他的眼神变得凌厉,仔细的看了起来。没过多久,他将文件放在桌上,抬头看向安亦晴。

    “小晴,文件上说的可都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病益康这种药中存在着致命的毒素,一旦长时间服用,必定惨死。只不过,以现在的医药知识我没办法向广大消费者普及这种毒素,只能私下里请吴伯伯帮忙解决。吴伯伯,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能够拦住第一批病益康在市场投放,但是没办法每次都成功阻止。一旦有老百姓服用了这种药,后果不堪设想。”

    吴先生后背冒出冷汗,他完全能够想得到一旦这病益康被老百姓广泛服用,最后会造成什么后果。华夏国有那么多癌症患者,他们一旦服用了药物……这已经不仅仅是行业领域的竞争问题,这已经涉及到了伤害国家根本。这种事情,他绝对不能允许!

    “小晴,这家上古制药背后的人是谁?”

    “如果我推测的不错,应该是毒医门。”

    吴先生眉头微皱,毒医门?怎么又跟古武界扯上关系了?

    “吴伯伯,毒医门的野心一直大得很。当初徐海和r国土田家合作,用华夏同胞制作培育人。原本我以为,徐海死了,这事儿就结束了。可是前些日子我得到消息,土田家的培育计划仍在继续,毒医门仍然在和他们合作。就在昨天,毒医门的人又袭击了华夏制药的培育基地,想要盗取至关重要的药剂。吴伯伯,毒医门现在愈发猖狂,如果不斩断羽翼,早晚会成为祸害。”

    吴先生沉思许久,抬头问,“你想怎么办?”

    安亦晴将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发出“哒”一声脆响。她的眼神冷然,语气中带着杀气,“毒医门早已经插手俗世的事情,试图搅乱世界秩序。吴伯伯,我认为,想要去其根基,首先要削弱它在俗世中的实力。这一点,我想您应该比我更清楚。今天我来,就是为了来寻求合作。毒医门中有一个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现在他羽翼未丰,我们还能拼一拼。可是一旦他修炼成功,整个华夏国,就要危险了!”

    办公室中安静无比,只有吴先生粗重的喘息声。他的脸色渐渐变得惨白,很显然,他已经想到了任由毒医门发展的后果。

    没想到,竟然在眼皮子底下出现了这么大的毒瘤。

    “小晴,我可以答应和你合作。但是我不能暴露,任何一个官方人物都不能暴露。你别怪我自私,我们都是普通人,拼不得修武者的长命百岁。”

    安亦晴淡淡一笑,“我当然理解吴伯伯的做法。您放心,我不会暴露任何人,我想要的,只是国家机器的配合。”

    吴先生脸色沉重,他深深的看了安亦晴一眼,大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好!我相信你!”

    ……

    从吴先生处离开,安亦晴心情愉悦。有了吴先生的帮助,削弱毒医门在俗世中的势力就更容易了。先断了他们的经济来源,让毒医门内部发生分裂,然后再去其根基,这样更是事半功倍。

    回去之后,安亦晴便迅速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一时间,华夏国暗潮汹涌。

    神农架,安家大宅。

    安亦晴用瞬移来到了这里,安家大宅没什么变化,只不过多出了许多身着奇装异服的人。这些人是被封印在昆仑山上万年的白虎族,他们解除了封印之后,一直想出来看一看。但是苦于对现代知识并不了解,为了防止在俗世造成混乱,老金只能让他们继续呆在昆仑山。

    可这么一直憋着也不是办法,在一番思量之后,安亦晴建议让白虎族族人来这大宅居住。神农架山明水秀,灵气充足,又地处偏僻。这里既有古代的清幽,又有现代的高科技。安亦晴建议白虎族现在这里生活,试着接触一下现代电子设备以及生活方式。等彻底熟悉了之后,再入世。

    这个主意不错,老金非常赞同。在得到了白虎族族人的同意值周,白虎族全体离开昆仑山,来到这里,开始了他们在二十一世纪的新生活。

    站在大门口,看着坐在庭院中闲聊的白虎族族人,安亦晴浅浅一笑。看来,他们融入现代生活的速度,比自己预想的更快。

    迈进高高的门槛,安亦晴走进大门。庭院中白虎族族人察觉到外人的气息,转头看了过来。在看见安亦晴后,连忙起身,就要行跪拜大礼。

    “这里不是古代,你们不用行叩拜礼。”安亦晴制止了几人,笑着问,“这些日子怎么样?这样的生活还适应吗?”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紧张。这时,一个青年男子走了出来,对安亦晴鞠了个躬。

    “回圣女,我们生活的还不错。这里比昆仑山要方便很多,做饭不需要自己生火,还有一种叫冰箱的东西可以保鲜食材。娱乐活动也很多。顾将军派来照顾我们饮食起居的几位兄弟时不时会带我们去山下的城镇看一看,大家都大开眼界。我们很喜欢这里,不过若是那些城镇的空气没那么浑浊,就更好了。”

    安亦晴笑了,“二十一世纪是高科技的时代,同时也是大气污染极为严重的时代。你们如果受不了外面的空气浑浊,可以一直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就跟那几个兄弟说,都是自己人,大家不用客气。”

    几人受宠若惊,连连鞠躬行礼,“谢谢圣女!”

    “不用客气,过几天我派人送来一些现代知识的书籍,你们学一学,看一看。大家各自活动吧,我去见一见大祭司。”

    在几人的恭送下,安亦晴走向大祭司所在的院落。白虎族的大祭司,如果放在武侠小说中,算得上是江湖百晓生。他活的年岁比老金还要长,是白虎族年纪最大的人。神兽一族不同于修武者,它们本就拥有悠长的岁月,平均寿命都在两千岁左右。再经过修炼,实力到达一定水平,活个几万年更不是问题。当然,这前提是要血统纯粹。

    比如老金,他是白虎族最纯正的血统,即便没有那么高的实力,也能活个上万年。比如龙子轩,虽然他今年才五十多岁,但是因为是紫金神龙,即便不修炼,寿命也要比他爷爷龙老族长更加悠长。

    所以说,在神兽四族,血统非常重要。而这位大祭司,便是除了老金之外,血统最为纯正的一位白虎。曾经老金掰着手指头掐算过两人当年的关系,如果严谨的说,大祭司算得上是老金的一位远房叔叔。

    安亦晴走进大祭司所住的院子,敲了敲他的房门。没一会儿,大祭司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还是在白虎族穿的那一套粗布麻衣,花花世界对他似乎没有任何诱惑力,仍然沉静如初。

    见到安亦晴,大祭司温和一笑,“今天早上我推算有贵人要来,果然是圣女。”

    安亦晴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对于这位年岁最长的大祭司,她还是很尊重的。

    “大祭司,冒昧前来,不打扰吧?”

    “圣女说的哪里话?这里是您的住所,白虎族只是接住。圣女请进。”

    安亦晴同大祭司走进房间,屋内的摆设和她离开之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大祭司似乎从来不使用这些现代器具,所有东西都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大祭司,对这里的生活还适应吗?”安亦晴坐下,问。

    “还不错。二十一世纪的生活,和几万年前相比,实在太过舒适。”大祭司为安亦晴倒了杯白水,“我一向不喜欢人多的地方,这里很好,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安亦晴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四处看了看,“大祭司,小华呢?”

    大祭司笑了笑,“他和小江兄弟下山了。”

    小华,全名许华,是安亦晴从毒医门带出来的那个少年。他的母亲许岚是当年那个偷走还是婴儿的安亦晴的人,后来被人凌辱数年,生下了许华。为了让许华活下去,许岚将他托付给毒医门养猪的一位好友,成为了那人的儿子。后来,那人去世,许岚担心许华的身份有一天会给他带来灾祸,便在师一蒙结婚的那天,把安亦晴引了过去,求她将许华带了出来。

    对于这个少年,安亦晴并没有太多仇恨。把她偷走的是许岚,她还不至于迁怒。

    但是,对于许华,她还是抱着几分戒心的。她不想将他留在安家或者药门,在她没摸清楚这孩子的底细之前,他就是颗定时炸弹。万一伤害了身边的人,未免得不偿失。

    思来想去,安亦晴将他放在了白虎族。一来是保护他的性命安全,二来,也算是一种变相监管。

    “许华这些日子如何?”

    “还不错。圣女,我观察了这位少年一阵子。他的戾气很重,但是心性很算纯良。我认为,如果多加教导,应该会走上一条正道。这孩子,算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大祭司旁敲侧击的说。

    安亦晴但笑不语,大祭司说的她不是不懂,但是让她把一个仇人的儿子留在身边,很抱歉,她做不到。

    “我和那孩子之间的恩怨有些复杂,以后再说吧。这次来,一是为了他,第二件事,我想请大祭司帮我一个忙。”

    大祭司也不是咄咄逼人的性子,他眉毛挑了挑,“圣女,请说。能做到的,在下一定尽力而为。”

    “我就知道大祭司是个痛快人。”安亦晴笑得眉眼弯弯,她从包里拿出一份资料递给大祭司,“我听老金说过,大祭司的推算之术天下独绝。所以,我想请您帮我个忙,帮我推算一下位置。”

    大祭司没有立刻答应,他打开文件翻阅了一番。这些天,他已经大致掌握了现代简体文字,阅读起来也不是那么吃力。没一会儿,大祭司看完了资料,眼中浮上一抹沉重。

    “圣女,您是想让我推算出培育基地的分布位置?”

    安亦晴点头,表情肃穆,“不错。药人培育基地害人不浅,我失踪一年半,不敢想象他们已经发展到什么地步。一旦羽翼丰满起来,对我们都是一种灾难。其实我也精通一些推算之术,但是只是自学皮毛而已,比起大祭司的手段,只是萤火之辉罢了。所以,我想请大祭司帮我推算一番,我要将这培育基地连根拔起。”

    大祭司没有出声,他缓缓摸了摸长长的胡子,垂眸沉思。

    “培育基地害人不浅,我泱泱大国的子民被外族人如此凌虐,实在不能忍让。圣女,我可以帮您推算一番。但是我无法估测到精确的位置,只能指引一个大致的方向。”

    安亦晴心中大喜,能够指引大致的方向,已经很厉害了!

    “那就麻烦大祭司了,我今晚在这住下,专心等待大祭司的结果。”

    大祭司办事速度很快,准备了一下,便进入了推算。安亦晴悄无声息的离开房间,并且贴心的将房门关好。

    ……

    庭院之中,安亦晴坐在石凳上想事情。午后的太阳高悬于头顶,阳光普照大地,秋高气爽,一片惬意。

    当许华从外面回来时,便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白裙少女坐在石桌旁,单手拄着下巴,琉璃水眸慵懒的眯起,时不时流露一丝精光。

    “你怎么来了?”他走过去,冷声问。

    有些昏昏欲睡的安亦晴晃了晃脑袋,抬起头看向许华。许是这段时间营养不错,之前还营养不良的少年的脸上已经有了血色,脸也不那么蜡黄了。只不过,他的身体仍然瘦弱,好似一根竹竿,让人看了心惊。

    无视许华冰冷的语气,安亦晴坐直身子,笑道,“这是我家,我怎么不能来?”

    许华一噎,无法反驳。

    他冷冷的瞪了女子一眼,紧了紧身上的背包,转身就要回房。

    “你包里面的东西,是给你母亲买的吧?”身后,安亦晴幽幽问道。

    许华的脚步一顿,猛地转过身,好似一直受惊的小兽,怒视安亦晴。

    “你跟踪我?!”

    安亦晴柳眉一挑,嗤笑一声,“我跟踪你有什么价值?”

    许华又是一噎,却不得不承认这女人说话没毛病。他的确什么价值都没有!

    气呼呼的冷哼一声,许华鄙夷的看了安亦晴一眼,“唯利是图!小人!”

    “是是是,我是唯利是图,我是小人。我喜欢,你管得着么?”安亦晴站起身,迈着慵懒的步子走到许华身旁,绕着他走了一圈,“我说,你给她买这么多东西,有想过怎么给她送过去吗?那可是毒医门。”

    许华冷声一哼,“你管不着!大不了一死而已,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唯利是图吗?!”

    “糊涂!”安亦晴忽然眉眼一冷,气场全开。

    许华愣了一下,搞不明白这笑得跟狐狸似的女人怎么忽然就变了脸。

    “大不了一死?许岚拼死拼活把你生下来,胆战心惊把你养大,就是为了让你‘大不了一死’的?十五六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鲁莽?在你眼里,自己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

    许华微怔,是啊,他的命可不就是这么不值钱?

    少年渐渐红了眼眶,安亦晴心中一软,叹了口气,语气变得柔和。

    “也许在别人眼里,你的命一文不值。但是在你母亲眼中,你的命价值千金!你说大不了一死,你可知你的一条命,寄托着你母亲怎样的付出?许华,在这个世界上能够活的长久自在的,都是聪明人。鲁莽的去拼死,只能让亲者痛仇者快罢了!”

    许华垂下脑袋,他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一想到母亲在毒医门受苦,他就控制不住心中的烦躁。

    忽然,许华抬起头,复杂的看着安亦晴。

    “你恨我母亲吗?”

    安亦晴直视着他,“恨!”

    “那你为什么跟我说这些?我死了,你不是该开心吗?”许华咬了咬唇。

    安亦晴勾唇一笑,眼中微暖,“许岚是许岚,许华是许华。我这人从不乱同情人,也不随便恨一个人。更何况,我小时候是个孤儿,所以我很理解你的感受。无助、彷徨,不知道人生的目的在哪儿,这些我都明白。”

    许华心中一震,他看着这个笑颜如花的女人,很想问她一句:这些年,你是怎么过来的?

    心中久久不能平息,最后,许华抬头,弯腰,深深的对安亦晴鞠了一躬。

    “对不起。安小姐,我请你救我母亲出来。她犯下的罪孽,我来替她偿还。”

    安亦晴没有说话,她看着面前这个鞠躬不肯起来的少年,目光阴晦莫名。

    “你先起来吧,过几天我会去毒医门一趟。你的母亲我是救还是不救,全凭她自己的造化。”她伸手将许华扶起来,“现在,你要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古长风很危险,我必须除掉。我需要了解更多的情况。”

    许华站起身,用力的点点头。他知道,想要救母亲出来,只能依靠眼前这个女子。他也看得出来,这女人不是什么坏人。想要得到她的帮助,首先要取得她的信任。

    心中下了决定,许华坐到安亦晴对面,缓缓道来。

    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头顶的太阳缓缓走到了西山。清朗的天空弥漫着橘红色的晚霞,让人心中惆怅而又温暖。

    “我知道的事情就是这些。这些年毒医门的人都以为我是干爹的亲儿子,所以对我也没什么设防。你也知道,我这种透明人是最容易听到小道消息的。古长风和师一蒙身边的人有时候会背地里闲聊,我经常会听到一些。准确度有多少我不能肯定,但是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安亦晴目光有些幽深,心中有些沉重。许华的话她都记在心里,对毒医门有了更深的了解。一直以为徐海死了,毒医门就散了。现在看了,这想法简直太天真了。

    毒医门,远比她和师父叶成弘了解的都更可怕。

    他们的那个百年计划……一旦实行,人间将成为血色炼狱!

    安亦晴的脸色很不好,阴沉的吓人。许华没有说话,他知道自己说的那些信息实在是太可怕。安亦晴没被吓到已经很不错了。

    不知过了多久,安亦晴终于从沉思中清醒过来。许华已经不见了身影,石桌上放着一盘吃了一半的酥饼,很显然是那少年放在这儿的。

    揉了揉僵硬的肩膀,安亦晴看向已经微黑的天空,长长吐出一口浊气。

    未来的路,很艰难啊!

    看着桌上的酥饼,安亦晴伸出手指捏了一块放进嘴里。随即,眼睛一亮。

    这酥饼,味道不错啊!

    将心中的愁绪抛到一旁,安亦晴端起盘子,一块一块把酥饼全都吃干净。最后,她看了看盘子,颇有些意犹未尽。

    起身走到大祭司门前,用透视眼看了一下,见他还在闭目推算,便静悄悄的离开。

    当晚,安亦晴住在了神农架大宅。

    卧室里,她换了身睡衣,洗了个澡,拿出手机准备给顾夜霖打个电话。这时,房门被敲响,门外传来了许华的声音。

    ------题外话------

    九千字送上,嘿嘿,公子退烧啦!

    推荐缥瑶《豪门重生之亿万狂妻》19~22号pk,欢迎来撩

    【双洁宠文一对一】

    她是人傻钱多的豪门千金,婚礼当天用最惨烈的方式死去,尸骨无存!

    一朝重生,沾上谁的血便能看到谁的记忆,超强异能带她一路开挂。

    他,最强君王,为爱郁卒,一朝穿越,却不想同时带走了装有整个国库的空间。在所有阴谋诡计的面前,他担心的只是对她纵容宠爱的日常!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695章 封杀毒医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695章 封杀毒医门!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