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664章 安亦晴显威,解毒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664章 安亦晴显威,解毒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安亦晴趁着空档抽回手,嘴角带着隐忍的笑意,“老亲王,晚上好。乐+文+小说”

    布鲁赫老亲王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小晴美人,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我的侄子巴利你已经认识,这两位英俊的青年也都是我布鲁赫家族的精英。”他指着一名深棕色短发的英俊男子说,“这位是我布鲁赫家族的战神,莫吉。他的父亲是我的多年好友,同时,也是布鲁赫家族上一代战神。莫吉虽然年轻,但是马上就要成为八翼血族,这在我们整个血族都是少有的。还有这位,是我的另一个侄子,也是一位青年才俊,赫尔。他在族里一直和巴利齐名,都是布鲁赫家族的中流砥柱。”

    顺着老亲王的目光,安亦晴看向两个青年男子。战神莫吉一头深棕色短发,干净利落。他的身材比巴利和艾迪都要高大,黑色的燕尾服遮挡不住充满爆发力的身材。莫吉的双眸炯炯有神,金棕色的眼珠充满了琉璃一般的光泽。只要看他一眼,就能被这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朝气所吸引。

    赫尔要比莫吉瘦一些,和巴利的身材相近。不过他的脸色比其他血族人都要苍白一些,看起来一副羸弱书生的模样。安亦晴简单打量他一眼,觉得赫尔的身体应该不是特别好。不过,虽然他的气场没有其他几个人强,但是清澈的目光好似繁星,让人看了便沦陷其中。

    安亦晴向两人打了个招呼,心中感叹不愧是老亲王看中的人,一表人才不说,而且各个气质不凡。

    “小晴美人,夏先生和阮小姐已经在餐厅等候多时,我们就先去用餐吧。”布鲁赫老亲王亲切的说。

    安亦晴自然没有异议,她跟在布鲁赫老亲王身边,身后巴利和艾迪四个英俊的男子紧随其后。莫吉和赫尔一直偷偷的打量着这位素衣美女,特别是莫吉,眼中隐隐流露出战意。

    听说,这少女就是杀死红衣大主教劳伦斯的人,她的实力该有多强悍?真想和她比试一场!

    几人很快就来到了餐厅,虽然说是餐厅,但是却奢华无比。棚顶挂着绚烂的水晶吊灯,暖黄色的光芒反射在各个角落,将墙壁上镶嵌的鎏金饰品闪烁的光芒四射。偌大的餐厅正中间,摆放着一张长方形餐桌。餐桌是由难得一见的黑玉石制成,安亦晴眼尖的看出,这桌子应该是从一块巨大无比的黑玉石中打磨出来的,而并非各个零件组装而成。她在心中不由得一阵唏嘘,这么大的桌子,得需要多大的黑玉石啊?布鲁赫家族不愧是百年贵族,真金白银真是多!

    已经等在餐厅的夏皓和阮雪听到脚步声抬头望去,在看到安亦晴时,眼睛纷纷一亮。两人站起身迎了上去,眼角带着见到亲人的笑意。

    “小晴你终于来了,快来坐,我都快要饿死了。”阮雪拉着安亦晴,吐了吐小舌头,俏皮的说。

    夏皓也亲切的看着安亦晴,同时满眼宠溺的看着阮雪。

    老亲王几人都知道夏皓阮雪和安亦晴的感情深厚,也没打扰。等几人寒暄完毕,布鲁赫老亲王便张罗着让众人就坐。

    为首的首座自然是紫金血皇夏皓的。不过今天安亦晴来了,夏皓觉得这顿饭应该算是家常便饭,便带着阮雪主动做到了安亦晴身边,将首位让给了布鲁赫老亲王。

    对于这个安排,老亲王是拒绝的。但是紫金血皇的命令不敢不从,他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小晴美人,我向夏先生和阮小姐打听了你的口味,自作主张让厨师准备了一些英国特有的风味。想来应该还算符合你的胃口。来人,上菜!”

    老亲王声音落下,一身黑色燕尾服的西西里手握权杖,带着一众身着暗红色长裙的女仆端着鎏金餐盘走了上来。在大家的注视下,女仆们有序的将鎏金餐盘一一放在桌上,然后陆续将盖子打开。

    顿时间,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安亦晴动了动小鼻子,目光落在离自己最近的牛排上,眼底微微流露出光泽。

    唔,看起来应该很好吃。

    老亲王见安亦晴的表情,知道她应该很喜欢,便松了一口气。一直听说这姑娘对吃很挑剔,他花了许多心思才研究出这一桌子菜肴,看来算是选对了。

    “小晴美人,这里没有外人,随意就好。”

    夏皓也随声附和,“小晴,你放心吃。这里的菜色你一定很喜欢。”说着,他用刀叉将一块牛排切成肉丁,然后推到了阮雪面前。阮雪笑弯了眼,用纯金叉子叉起一块肉丁,放在嘴里。然后,又叉起一块喂给夏皓。

    安亦晴笑看了一眼你侬我侬的小两口,笑得欢快。她本就没什么拘谨的概念,有好吃的更是要尽情享受。

    一时间,餐桌上没有说话声,只有大家品尝美食的声音。

    晚餐渐渐进入了尾声,安亦晴吃的不快,姿态优雅,但是那些美食却神奇的都进了她的肚子。饶是莫吉这个战神在亲眼目睹了她的食量之后,也瞠目结舌。这姑娘长得柔柔弱弱的,好能吃啊!

    “小晴美人,吃的怎么样?”老亲王优雅的喝了一口红酒,笑着问。

    “很好,亲王殿下有心了,我很喜欢。”安亦晴用手帕擦了擦嘴角,葱白的手指端起水晶酒杯,将仅剩的一小口红酒一饮而尽。之后,她看着老亲王,“谢谢老亲王的款待。”

    布鲁赫老亲王笑了,“你喜欢就好。既然大家都吃好了,那我们去休息室休息片刻,如何?”

    众人自然没有意见,安亦晴挽着阮雪,和老亲王以及夏皓并肩通行,巴利几人则跟在身后,一同进入了休息室。

    说是休息室,其实是富丽堂皇的大厅。自从进了这地下宫殿,安亦晴被布鲁赫家族的才大器粗和大手笔给晃花了眼,现在已经麻木了。她坐在沙发上,眼角抽搐的看了一眼被当成装饰品的各种夜明珠,心中暗叹一声**。

    “小晴美人,听说你得罪了lasombra家族的人?”沉默了一顿饭时间的艾迪到底忍不住了,问。

    “唔,我那天去古董店,正好看到露易丝被他们找麻烦。那露易丝是婷婷的朋友,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所以,就简单教训了一下那个叫查理的人。”安亦晴无所谓的说。

    艾迪啧啧称奇,摸了摸下巴打趣的说,“一直听说你是麻烦体质,以前我不相信,现在算是开眼了。刚来英国才三天,你就招惹了魔党最大的家族。小晴美人,我该说你倒霉呢?还是倒霉呢?还是倒霉呢?”

    安亦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艾迪,我认为lasombra家族比我倒霉才是。原来我并没打算招惹他们,谁知道他们亲自送货上门。那我岂有不收的道理?”

    艾迪勾唇一笑,说的是呢。他们和魔党早晚要对上,小晴美人是夏先生的朋友,又是他们的盟友。那lasombra家族的人,早晚也都是敌人。

    这时,布鲁赫老亲王开了口,“说起那个露易丝,我在许多年前见过几面,是个很不错的小姑娘。她和乔阿萨迈的事情闹得众人皆知。lasombra家的那个老妖怪巴赫是个变态,有许多子女,露易丝是其中之一。巴赫一直希望这些子女联姻来壮大家族的势力,谁知道除了露易丝这么个异数。我听说,露易丝从小就和家族的人格格不入,喜欢跑到外面到处玩。当时巴赫觉得她小,便也由着她。谁知道,那小丫头竟然真的结交了许多朋友,还认识了乔阿萨迈。当巴赫想要把她抓回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晚了。巴赫当时非常愤怒,警告露易丝如果不回来,以后就别说自己是lasombra家族的人。并且,还断了露易丝所有的经济来源。谁知道那丫头果真倔强,一句话不说就跟乔生活在一起。巴赫一直冷眼旁观,等着露易丝亲自来求他。”

    安亦晴听的有些糊涂,“既然这样,巴赫为什么又派人去古董店抓露易丝?”

    布鲁赫老亲王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不屑,“黑暗世界每隔一百年会有一次高层变动,小晴美人,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黑暗议会?黑暗议会,是血族,狼人等暗黑势力的核心机构。就好像是你们人类的联合国,拥有很高的决策权。黑暗议会马上就要到选举的时候了,需要各大家族投票选出新一届的黑暗议会会长和两位副会长。巴赫那老家伙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想和中立党派联姻,连取得他们的支持。听说,他已经把两个女儿都送出去了。”

    安亦晴柳眉一挑,心中惊讶。黑暗议会她听说过,可却是不知道高层选举马上就要到了。暗黑世界的联合国?听着貌似挺有意思。

    布鲁赫老亲王细细观察了一番少女的表情,眉毛不着痕迹的动了动,“小晴美人,你对黑暗议会怎么看?”

    安亦晴收回思绪,笑看了布鲁赫老亲王一眼,随即不动声色的扫了扫四周。

    小狐狸!~

    布鲁赫老亲王在心中暗暗念了一句,“这里没有外人,小晴美人,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夏先生他是该隐祖先选择的继承人,是黑暗议会会长最好的人选。我希望你能帮助夏先生成为黑暗议会会长,这样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

    夏皓听了皱了皱眉,“亲王殿下,我不是让你别说这个事儿吗?”他不喜欢和小晴的友情中参杂利益关系,很不喜欢。

    “耗子,我来。”安亦晴摆了摆手,示意夏皓无碍。她看向老亲王,淡淡的道,“我当然明白亲王殿下的意思,也知道耗子成为黑暗议会会长对我们大家都好。但是老亲王,我希望你能搞明白两点。第一,在商言商而言,虽然我和耗子是朋友关系。但是我帮助血皇甚至密党得到黑暗议会会长的位置,这绝对不会是因为我和夏皓是朋友。所以,请老亲王不要随意消费我和夏皓之间的感情,这不是你能碰得起的。第二,我个人觉得,是否成为议会会长,意愿在夏皓本人。请布鲁赫老亲王放正自己的位置,夏皓是紫金血皇继承人,是血族未来的王。你们布鲁赫家族保护他,我和夏皓本人都很感激。但是,夏皓绝对不会是你们密党对抗魔党的工具。他,只会是你们的王!也只能是你们的王!”

    安亦晴浑身散发着寒冰般的气息,即便是老亲王这样的高手,也觉得有些喘不上气来。他吃惊的看着面前淡笑的少女,心中的震惊难以想象。的确,这些日子布鲁赫家族和夏皓之间的关系太好,再加上夏皓本身是个不计较的人。所以许多事情他们都忽略了夏皓本身的意愿,擅自为他决定起来。原本以为这没什么,但是安亦晴这一番话给布鲁赫老亲王当头棒喝。是了,夏皓才是他们的王。他可以提出建议,但是觉得不能主宰王的选择。

    夏皓看着安亦晴笑容不达眼底的样子,心中一热。到底是多年的好朋友,事事为他着想,也从来没让他失望过。

    既然这样,那么自己是不是也不应该让她失望才对?

    手指轻轻敲了敲身旁的案几,夏皓将大家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亲王殿下,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但是这次的事情我曾经叮嘱你不要和小晴提起,你自作主张让我很不满。”夏皓声音冷沉,夹杂着紫金血皇特有的气息。

    老亲王心中一凛,后背全是冷汗。他垂下头,语气恭敬,“夏先生,是我的疏忽。我为刚才的自作主张向您道歉。”

    “都是自家人,老亲王知道错就好。你的功劳我一直都记得,永远也不会忘。”打一棒子,给个甜枣,夏皓已经初步掌握了驭人之术,“既然你已经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那么小晴,我作为血族之王,邀请你和我合作,拿下黑暗议会会长的位置。你觉得如何?”

    安亦晴欣赏的看了夏皓一眼,笑了,“主意是不错,不过耗子,我有什么好处?”

    夏皓轻轻一笑,俊朗的剑眉微微挑起,在众人脸上一一看了一圈。他薄唇轻启,一字一句,“黑暗议会,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人类称成为副会长。”

    布鲁赫老亲王愣住了,巴利和艾迪四人愣住了,就连安亦晴,都愣了一下。

    随即,她笑出声来。伸手对夏皓竖起了大拇指。

    “耗子,我觉得你很适合一个词——腹黑。”夏皓的表象让她刮目相看,让人类成为黑暗议会副会长,的确有意思的很。

    布鲁赫老亲王也回过神来,笑眯眯的敲了敲手指,“夏先生的想法,倒是一个好主意。安小姐,你觉得如何?”

    “很好,我很满意。”安亦晴笑着点头,“既然这样,那么就祝我们合作愉快,早日拿下黑暗会长的位置,并且,成功成为血族的王者。”

    夏皓笑了,老亲王笑了,大家都笑了。

    解决了一件事情,大家心里都松了口气。就在这时,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响起。布鲁赫老亲王皱了皱眉头,转头向门口望去。

    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跑进大厅,在他的身后跟着气喘吁吁的管家西西里。

    “乔伊斯,怎么这么匆匆忙忙?”老亲王出声问。

    “老亲王,不好了!”被叫做乔伊斯的中年男子跑到老亲王身边,不顾有外人在场,俯身在他身边说了句什么。

    布鲁赫老亲王听了脸色一变,立刻起身,“抱歉小晴美人,我有些事需要处理。你先坐,我一会儿回来。”

    说着,他让艾迪招呼安亦晴,自己则带着巴利和乔伊斯匆忙离开了大厅。

    安亦晴不爱多管闲事,没有问太多,端起精致的小盘子美滋滋的吃起甜点来。阮雪也不爱管闲事,她凑到安亦晴身边,两个女孩儿时不时发出欢快的笑声。

    倒是夏皓有些担忧布鲁赫老亲王,用眼神询问艾迪。艾迪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

    偏厅,布鲁赫老亲王带着巴利和乔伊斯来到这里。大厅中摆放着十几个担架,担架上面躺着十几个男人。他们全都双眼紧闭,脸色漆黑一片,气息全无。

    “怎么回事?不是去赴宴吗?怎么会变成这样?”老亲王眉头紧锁,低声质问。

    “的确是去赴宴,宴会上还好好的,谁知道回来的路上就出事了。”乔伊斯脸色惨白,今天是lasombra家族巴赫老亲王第六个女儿和中立党雷伏诺家族的结婚晚宴,大家都赴约去参加宴会。宴会上都好好的,谁知道在坐车回来的路上,竟然出了这样的事!

    “医生来了吗?怎么说?”老亲王问。

    “来了,检查了一遍,什么都没发现,连怎么死的都查不出来。”

    “庸医!”布鲁赫老亲王低喝一声,在原地转了一圈,“巴利,你去把大长老请过来。”

    巴利点点头,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没一会儿,只见他搀扶着一位全身罩在黑色斗篷里的老人缓缓走了进来。老亲王和乔伊斯见状,全都迎了上去,说话的语气都带着恭敬。

    “大长老,这么晚还麻烦您,真是抱歉。”老亲王歉意的说。

    斗篷中的老人摆了摆手,干巴巴的手拄着拐杖向那些死去的人走了过去。他在担架周围转了一圈,蹲下身子仔细查探一番。

    布鲁赫老亲王等人屏住呼吸,盯着大长老的一举一动,生怕惊扰了他。

    见大长老缓缓站起身,布鲁赫老亲王连忙走上去,“大长老,他们怎么样?”

    “查不出原因,但是他们没死,还有救。”苍老的声音从斗篷中传出来。

    “没死?!”老亲王惊呼一声,随即心中大喜。这些人都是布鲁赫家族的中坚力量,如果死了,对于家族来说将会是天大的损失。

    巴利也是一喜,冰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连忙问,“大长老,他们既然没死,那怎么才能醒过来?”

    谁知,大长老摇了摇头,大大的斗篷也跟着晃了晃。

    “我只能看出他们没有死,但是我没有能力救醒他们。按照我多年的经验来看,他们应该是中毒了。”

    “中毒?!”老亲王心中惊讶,能让血族中毒,对方得该有多厉害?

    “那该怎么办?连大长老都没有办法,这些人岂不是没救了?”

    大长老沉默不语,乔伊斯满脸愁容,巴利眉头紧锁。大厅中寂静无比,气息中充满了沉重。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艾迪见老亲王许久不回去,忍不住出来寻人。

    “你们怎么了?咦?他们怎么回事?”艾迪惊讶的问。

    老亲王没心思回话,巴利看了艾迪一眼,“他们中了毒,无法苏醒。大长老也救不醒他们,我们正在想办法。”

    “想办法?”艾迪眨眨眼,一脸蒙圈,“有什么好想的?小晴就在这里,让她来看看啊!”

    大家一愣,老亲王和巴利面面相觑。对啊,神医就在自己家,他们还想什么办法?

    “不过,安小姐毕竟是人类,对于血族的毒……”巴利有些担心。

    “人类怎么了?我的腿不就是她治好的?”艾迪无语。

    老亲王眼睛一亮,他怎么忘了这个事儿?

    “艾迪说的对,我亲自去请小晴美人过来!”说着,他就要抬步离开,却被大长老给叫住了。

    “布鲁赫,你等一下。”大长老缓步走过去,“艾迪说的小晴是谁?”

    “哦,是这样的。”布鲁赫老亲王简练的将安亦晴的身份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介绍给大长老,大长老听了之后沉默片刻,然后点了点头,“既然她像你说的那么厉害,也许真的能救醒他们。你去请她来把。”

    布鲁赫老亲王连连点头,快速离开偏厅。没过一会儿,安亦晴便跟着他来到了这里。并且,夏皓和阮雪也都跟了过来。

    “尊敬的夏先生,您好。”大长老见到夏皓,立刻拄着拐杖走上前,弯腰行礼。

    夏皓立刻扶住他,“大长老,不用多礼。”

    这时,安亦晴在布鲁赫老亲王的带领下走到了担架旁。她蹲下身子看了看几人的面色,然后扒了扒他们的眼睛。

    大家屏住呼吸盯着安亦晴的一举一动,眼中都带着浓浓的期待。

    许久之后,安亦晴将最后一个人检查完毕,站起身点了点头,“他们是中毒,能救醒,不过估计会需要几天时间。”

    布鲁赫老亲王大喜,“小晴美人,你真的能救醒他们?!”他不敢置信,安亦晴的医术竟然已经如此高深了?!

    “当然!”安亦晴想都没想,自信的点点头,“这毒对我来说并不算是奇毒,能够救醒。不过布鲁赫老亲王,听说这些人是去参加血族的婚宴,为什么会染上教廷的毒?”

    老亲王一愣,教廷的毒?什么意思?

    安亦晴一见他这副模样就知道老亲王还被蒙在鼓里,便解释道,“这种毒含有光明气息,普天之下只有和教廷有关的人才会炼制出来。这种毒无色无味,应该是被混在了酒和食物中。中了毒的人,不会立刻发作,需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毒发。毒发之后,他们的身体机能都会消失,看起来像死了一样。如果不是大长老查出来,估计他们会被你们当成死人给埋了,或者烧了吧?这样,这些人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大家面面相觑,全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震惊。教廷的毒?血族的婚礼竟然会混进来教廷的人,是不是太扯了?

    布鲁赫老亲王的脸色不太好,血族有教廷的奸细,就相当于睡觉的时候在脑袋上悬着一把刀,随时都有可能死在自己人手里。

    “这件事情先不要声张,我会私下里调查。”他说。

    安亦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她转头不着痕迹的扫了扫一脸沉重的艾迪,垂眸不语。

    安亦晴能解这个毒,这件事情自然就交给了她。为了方便,当天晚上她住在了布鲁赫家族中。这把阮雪给高兴坏了,连连说今天晚上要和安亦晴一起住,却被夏皓连抱带扛的给弄走了。

    笑看着夏皓和阮雪离去的背影,安亦晴回了客房。她垂眸沉思片刻,从衣架上拿下披肩披在身上,离开了房间。

    地下宫殿最后一层,是布鲁赫家族族长休息和办公的地方。安亦晴一身白色长裙,悠然的走在暗红色的绵软地毯上。她漫步走到走廊的尽头,站在一个房间前面,敲响了房门。

    没过多久,房门一旁的显示屏亮起,西西里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安小姐?怎么是你?”他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安亦晴会找来这里。

    安亦晴淡淡一笑,:“我来找亲王殿下说点事情,不知道现在方不方便?”

    西西里转过头看了一眼,然后点点头,“您稍等,我马上为您开门。”

    话落,一阵滴滴声响起。安亦晴能够清楚的听到在这墙壁中有无数齿轮缓缓滑动。一层层大门打开,西西里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安小姐,晚上好。亲王殿下已经在书房等您,请跟我来。”

    安亦晴道了声谢,跟着西西里走进房间。从门外看,这书房似乎很普通。但是只有走进去才能发现其中的戒备森严。

    一共八扇大门,每到一处,西西里就要经过各种各样的验证方式。听他介绍,这里的防盗设施是全球最先进的,即便是身手高强的人进来,也得脱下一层皮。

    第八扇门终于到了,西西里验证完毕,大门打开。安亦晴走进去,看到了坐在办公桌前的布鲁赫老亲王。

    “小晴美人,晚上好。”老亲王笑得优雅,苍白的头发和皱纹并没有让他失去俊朗,反而还多了一丝年轻人没有的沉稳和成熟。

    安亦晴笑了笑,“亲王殿下晚上好,您真是让我大开眼界。这书房的安全设施,堪比米国情报局了吧?”

    老亲王耸了耸肩,起身将安亦晴带到沙发上坐下,“这间书房拥有布鲁赫家族的最高机密,我自然要好好设计一番。要知道,血族的敌人真是个该死的存在。”

    安亦晴但笑不语,她坐在沙发上,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书房的摆设,然后直入主题,“亲王殿下,今天我找你来,是有两件事想跟您谈。”

    老亲王端上精致的茶壶,递给安亦晴一杯热腾腾的清茶,“小晴美人请说。”、

    “第一件事是和艾迪有些关系。当初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的双腿无法动弹。是我给他治好了腿,也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他是因为中毒,才导致双腿无法动弹。亲王殿下,我想问,艾迪中的毒,应该是他的母亲下的吧?”

    老亲王倒茶的动作一顿,眼神也暗了下来。他垂眸静坐,沉默不语。

    安亦晴也不说话,兀自端着茶杯品味香茗。

    不知过了多久,安静的书房中响起一声叹息,“小晴美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安亦晴眼中划过一抹流光,果然如此!

    “艾迪的毒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应该是他的母亲服用了这种毒,导致艾迪的双腿残废。这种毒的味道很大,而且需要长期服用。如果不是他的母亲主动服用,那么就是有人每天强迫她服用。但是,作为布鲁赫家族的亲王夫人,最尊贵的人,谁敢强迫她每天服用毒药呢?除非,是她自己自愿的。”

    一向优雅的布鲁赫老亲王脸上忽然流露出沧桑和悲怆,他缓缓点头,“你说的都对,艾迪的毒,的确是他的母亲主动服下的。这件事是她在剩下艾迪之后,我才发现的。我本想一问究竟,谁知她已经离开了这里。那个毒我问过大长老,它的成分中带有光明圣物,是属于教廷的毒药。所以……”

    安亦晴接着他的话往下说,“所以,艾迪的母亲,其实是教廷的人。老亲王,我说的对吗?”

    老亲王没说话,但是沉默已经代表了一切。

    看到一向精神矍铄的老亲王如此颓废,安亦晴在心中叹了口气。她也不想接人伤疤,但是今天那些布鲁赫家族中人中毒的事情,让她不得不提起来。

    “亲王殿下,对于你的族人中毒的事情,你有什么看法?”

    布鲁赫老亲王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意,“小晴美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不能确定这次下毒的到底是不是她。毕竟,她已经离开了一百多年。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打听她的下落,甚至连教廷都不放过。但是,她却杳无音讯。我甚至一度以为,她是不是已经死在了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

    他对那个女人是真的喜爱,当初也是废了许多心思才将她娶回家。那时,那个女人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他们两个人相爱以后,他费尽心思让她接受了自己的身份,并且努力的得到了家族中人的认可。然后,在她的同意下,将她变成了和自己一样的血族。原本以为,他们会在一起生活许多年。谁知道在生下艾迪之后,她就不见了踪影。

    直到那时他才知道,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假的。他和她相遇,相恋,到她成为血族。这一切,都是她精心策划好的。但是,老亲王他想不通。她不惜一切代价变成血族,下毒给自己的孩子,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让他痛苦一生吗?

    这么多年,老亲王一直处在痛苦之中。他也恨过她,但是他更想问她一句,你究竟有没有一点点真心?那么小的孩子,你究竟如何忍心下毒手?!

    深深叹了一口气,布鲁赫老亲王从回忆中拔出来。他端起茶杯缓缓将清茶一饮而尽,苦涩的茶汁充满口腔,好似自己这么多年的心情。

    “抱歉,小晴美人。刚刚是我失态了。”

    安亦晴摇了摇头,“情之一字最是伤人,我理解。不过亲王殿下,不管艾迪的母亲是否还活着,我想你都应该调查一下血族内部究竟有多少教廷的同党。”

    “我明白,我已经在着手调查。”

    “那就好。”安亦晴点点头,“这是第一件事,还有第二件事,也是我的一个请求。亲王殿下你在英国人脉众多,我想请您帮我一个忙。”她拿出一块青色的翡翠精灵,“这是翡翠精灵,想必亲王殿下应该见过。这次来英国,除了来参加世界商会之外,我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寻找紫色和蓝色的顶级翡翠精灵。它们对我很重要,希望亲王殿下能够多多帮忙,帮我打听一下。”

    布鲁赫老亲王想也没想,便点了头,“小事一件,我明天就派人去寻找。如果找到,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安亦晴笑了,“既然这样,那我就静候佳音了。”

    ……

    之后,安亦晴用了两天时间,炼制出了布鲁赫家族那些人所中之毒的解药。其实,如果是人类服用了这种毒,她大可以直接用银针帮助他们苏醒。但是血族哪有什么穴位?无奈之下,她只有费时费力的炼制出适合血族服用的解药。

    布鲁赫家族中毒的那些人服用下解药之后,很快就苏醒了过来。布鲁赫老亲王心中大喜,对安亦晴的医术更是推崇有加。连大长老都没有办法解的毒,安亦晴竟然能解,这足以证明她的实力!

    “小晴美人,你简直太神奇了!大长老都没办法,你竟然用两天时间就把他们的毒给解了!天哪,太神奇了!那些教廷的杂碎一定没想到,我们竟然有小晴美人这样厉害的法宝!”布鲁赫老亲王毫不吝啬赞美之词,将安亦晴从头到脚夸得个天花乱坠,听得安亦晴连连轻笑不已。

    “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亲王殿下不用如此。”她随意摆了摆手,谦虚的说。

    布鲁赫老亲王却不这样认为,他笑看着安亦晴,“小晴美人,我们大长老听说你医术毒术都很高明,想亲自见一见你。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安亦晴挑了挑眉,布鲁赫家族的大长老,她听顾夜霖说起过。布鲁赫家族一共有两位长老,大长老沉迷于医术和毒术,二长老则沉迷于修炼。两个人一文一武,是布鲁赫家族无坚不摧的大靠山。

    这位大长老找她的目的,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探讨医毒之事。

    一千多岁的老妖怪一定会有不少好东西,安亦晴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好!那就等商会结束之后,我再来和大长老一探究竟!”

    ------题外话------

    今天是父亲节哟,宝宝们有木有给老爸买好吃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664章 安亦晴显威,解毒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664章 安亦晴显威,解毒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