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660章 治疗病疫,华夏救星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660章 治疗病疫,华夏救星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吴先生和两位老人的到来给风市带来了一份希望,三位大人物深入到各大救援站,亲自给灾民们送去温暖。小说

    安亦晴被顾夜霖压着去救援站中老老实实睡了一觉,当她醒来时,天色已经黑了。而顾夜霖,早已经跟吴先生和两位老人离开了这里。接下来的几天,安亦晴再一次穿梭于风市各个区域之间,帮助士兵们救治了无数身受重伤的伤员。

    风市的通讯线缆终于修好了,安亦晴刚刚打开手机,就接到了顾夜霖的电话。

    “兔兔,快回来,出事了。”

    安亦晴心中一沉,二话没说带着小八奔向红刺控制总部。黑色的营帐中,许多穿着红刺制服的队员进进出出。他们的脸上带着白色的口罩,双手带着厚厚的手套,安亦晴看见这副模样,便知情况不好。

    掀开营帐门帘,她大步流星走进去。控制中心内,顾夜霖、风市诸位领导以及上头派下来的负责人全都愁眉不展的坐在椅子上。

    “怎么了?”安亦晴直入主题。

    “风市不知名的病疫大规模爆发了。”顾夜霖将安亦晴拉过去,拿出一份资料。资料上记录着这些天风市各大医院收录灾民的情况。

    安亦晴迅速翻了翻,眉头拧的死紧,“前几天不是说已经控制下来了吗?不是说那些病人已经退烧了吗?怎么会这样?”

    充满质问的目光看向风市一把手黄山,黄山被吓的一个激灵,立刻看向站在他身后的中年男人。

    “王局长,到底怎么回事?快点儿给安小姐解释!”

    被称为王局长的,是风市卫生局总负责人。这一次风市大地震,作为各大公立医院的统帅,王峰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王峰此时额头冷汗直流,在座的任何一个人都比他的官职要大。特别是那位顾将军和安小姐,随便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他捏死。风市病疫再一次爆发,他这个卫生局局长有着无法推卸的责任。但是天地良心啊,他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安小姐,您听我慢慢说。”王峰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事情是这么回事。风市第一次地震当晚,被送进医院的灾民们的确都出现了高烧不退的情况。同时还有许多老人出现了严重的器官衰竭。这件事情我们已经上报了的。但是谁知道第二天那些病人的情况就出现了好转。徐教授亲自给病人们做了检查,说他们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所以我们这才没有上报。”

    “徐教授?!”安亦晴柳眉一挑,“哪个徐教授?”

    “就、就是华夏医学研究院的副院长,徐天华教授。”王峰说。

    安亦晴了然,徐天华这个人她是听说过的。华夏爱医学研究院副院长,医术颇为高明,曾经在攻克**等病疫中都有参与,并且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在医学界中,徐天华的名声虽然比不上叶成弘那些世界级的泰山北斗,但是在华夏国还是有一席之地的。不然也不可能用了十年时间就坐上了副教授的职务。

    怪不得这个王峰没有上报,徐天华代表的就是权威,又是京都来的,他当然不敢质疑。

    “徐教授是怎么说的?你给我一五一十说出来。”

    “是,是!”王峰连连点头,“这次的事情上面很重视,特意让徐教授带了一个医疗小组来。徐教授对那些发热的病人观察了一阵子,并且深入研究一番。他说……他说这些灾民的发热和器官衰竭只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刺激而造成的神经性反应。适应了这个过程就好了。本来我们是有些怀疑的,不过后来看那些发热的病人的确恢复了正常,所以这件事情才不了了之。要是知道这怪病会再一次大面积爆发,我们哪里敢放着不管啊……”王峰想死的心都有了,万一上面定他个刻意隐瞒的罪,那他的位置可就保不住了啊!

    安亦晴也看出王峰的确没有撒谎,她眯了眯眼,心中暗自猜测这个徐天华究竟是在搞什么鬼。

    “现在各大医院的灾民大面积爆发了怪病,发热,器官严重衰竭。已经有二十几个人下了病危通知单。一号知道这件事后勃然大怒,亲自点名请药门来做主力。”顾夜霖低声对安亦晴说,“我给叶老去了电话,他说既然你在这儿,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

    安亦晴沉默片刻,开口问,“这次的病疫应该是传染病,各大医院需要迅速隔离。外面的灾民不要再往医院里送,在医院里接触过病人的人暂时不能放出来。这件事情容易引起风市市民的恐慌,处理起来很麻烦。”

    “我来解决,你安心研究病情。”顾夜霖沉声承诺。

    安亦晴温和的看了他一眼,露出了进入营帐之后的第一个微笑。她转过头,再一次冷下脸,对王峰说,“王局长,我需要去医院亲自检查一下病人的情况。”

    王峰一愣,:“安、安小姐,您可是安老爷子的孙女,使不得啊……”

    谁知,安亦晴忽然眉毛一竖,手中的水杯“咣当”一声砸在桌子上,大声娇喝,“我是个医生,有什么使不得的?!风市都这样了你怎么还顾及着这些?!是不是等所有人都染上病你才甘心?!”

    王峰吓的一哆嗦,其他风市的领导也都脸色惨白。安亦晴这话虽然是对王峰说的,但是他们都听得出来,这是在含沙射影的指责他们太过官僚主义。

    顾夜霖没有说话,他坐在椅子上,右手放在桌上一下一下的敲击着。手指敲打桌面的声音不响,但是却一下一下好似锤子一样砸在众人的心中。所有人都默默垂下头,大气也不敢出。安亦晴和顾夜霖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将这些人敲打的服服帖帖。

    当天下午,安亦晴在王峰和众人的陪同下,带着大师兄聂远几人去了风市第一人民医院。

    刚走进医院主楼大门,一股死气沉沉的窒息感扑面而来。安亦晴皱了皱眉头,她去过不少次医院,虽然都闹闹哄哄的,但是却也是充满了人气儿。可是这医院怎么都跟太平间似的?

    由于医院里有数不清的在地震中受伤的市民,所以大厅里,走廊里,楼梯道上到处都坐满了人。因为床位有限,许多受了重伤的患者只能躺在移动病床上或者担架上,而有的则一边流血一边坐在地上,另一只手举着吊瓶,场面凄惨无比。

    安亦晴皱了皱眉,只觉得这些病人的脸色好像都有些奇怪。她跟着王峰走上主楼的六楼,在那里,所有发热和器官衰竭的病人都被隔离在病房中,不得踏入其他楼层。

    “现在风市出现情况的病人一共有多少?”安亦晴忽然问。

    王峰在心中算了一下,“风市一共有六家公立医院,发热患者大约有四五百例,器官衰竭患者相对较少,有**十例。已经死亡的有三十一个。”

    安亦晴心中微微沉了一下。根据王峰所说,大多数死亡的患者从发病到断气只用了三四天的时间。病疫是前天上午重新爆发的,也就是说,一两天之后,将会有几百号人命丧黄泉。

    气息猛地沉了下来,安亦晴身上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杀气。王峰和其他人被这股威压吓的浑身发抖,几乎都要瘫在地上。

    “通知所有风市的公立和私立医院,但凡有发热和器官衰竭症状出现的病人都要进行隔离。和他们接触过的所有人也要接受全方位身体检查。”安亦晴冷眼看着王峰,“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不是小事。如果这场病疫从风市席卷全国,你就给我洗干净脖子等死!”

    王峰眼前一黑,身子摇摇欲坠。他知道安亦晴不是在威胁他,万一这场病疫真的席卷全国,那他就是华夏国的罪人!

    立刻转身冲出医院,王峰终于正视起这场病疫。而安亦晴在吓唬完王峰之后,背着药箱进入了病房,对发热和器官衰竭的病人进行检查。

    “情况怎么样?”安亦晴检查完一位器官衰竭的患者,走到聂远身旁。

    聂远摇了摇头,“很奇怪,病人的身体各项机能都很正常。这发热和器官衰竭就好像是从天而降的一样。这太奇怪了。”

    安亦晴红唇紧抿,她已经从这场病疫中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之处。以前,无论是**还是禽流感,任何传染病在发作之前都会出现一定的征兆。就算用肉眼看不出来,但是用医学手段也是能查出来的。但是这场病疫就好像是中毒一样,在毒发之前竟然没有任何征兆。

    这病究竟该怎么治?它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正想着,隔壁病床的老人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安亦晴看过去,只见那位老人咳得眼泪直流,脸色发紫,似乎下一秒就要窒息一般。看见老人这副模样,安亦晴连忙走过去。刚准备施针,却见那为老人忽然咳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就向后仰了过去。

    心中一惊,安亦晴赶忙扶住老人,同时迅速为她检查一遍。

    器官迅速衰竭!内脏大出血!

    脸色一沉,她立刻抽出银针刺入老人各大穴位。跟随老人一同被隔离的有他的老伴和儿子还有儿媳,一家人见一个小姑娘施针,觉得不靠谱,但是却又不敢打扰她。

    就在这时,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在走廊中响起。

    “让一让!都让开!徐教授来了!”一个声音喊道。

    安亦晴置若罔闻,继续垂头为老人施针。其他围观的病人被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推开,露出一条通道。一个身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在年轻医生的护送下,向这边走来。

    众人走近,正在往老人身上扎针的安亦晴暴露在他们眼前。那中年男人脸色一变,厉声大喝:“你在做什么?!胡闹!”

    安亦晴没有抬头,抽出最后几根银针刺入老人的身体。然后,她直起腰,冷眼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这男人约莫有五十多岁,头发的鬓角微白,但是却梳理的一丝不苟。略微苍老的脸上,五官还算俊朗,国字脸和厚嘴唇都会给人以好感,但是那双乱晃的三角眼却破坏了这份美感。男人穿着一身白大褂,双手自然垂于身体两侧。他看起来还算正常,但是那微抬的下巴暴露了他内心的高傲。

    这应该就是徐天华,那位垃圾教授。

    “看不到吗?我在给病人施针。”安亦晴柳眉高挑,十分不客气。

    “胡闹!”徐天华大吼一声,冷硬的五官略显刻薄,“你是什么人?小小年纪知道什么?这是人命!不是儿戏!你是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有行医资格证吗?这病人是你能看的吗?”

    跟在徐天华身后的医疗小组众人纷纷点头,眉宇间都带着一丝傲然。的确,华夏医学研究院的医疗小队,那可是天之骄子,心高气傲也不奇怪。

    只不过,他们遇到的不是一般人。

    “行医资格证?”安亦晴柳眉一挑,随手从药箱中掏出一个小本本扔到徐天华面前,“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别以为多活几年就能耀武扬威!人命?儿戏?谁都有资格说,你徐天华没有资格说!我问你,刚才病人咳血时你在哪儿?医生办公室就在病房旁边,你去哪儿了?作为上头派下来救治病疫的医疗小组,你们一个人都不在病人身边,是来风市混吃等死的吗?!”

    安亦晴一声比一声大,心高气傲的徐天华哪里见过这样的架势。他瞟了一眼那个代表行医资格的小本本,冷笑一声,“我行医数十年,怎么做不用你个黄毛丫头来教。倒是你,这证件不会是假的吧?小姑娘,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这时,跟在徐天华身后的医生也都纷纷点头,“就是。真以为自己学了几年医术就了不得了?这里随便一个拿出来都比你强一百倍。小丫头快点儿走吧,我们还得工作呢。”

    病人们也都议论纷纷,不知道谁说的对。从前几天开始,他们就被隔离在病房中,说是什么奇怪的病疫。这些医生每天都来检查一遍,态度嘛,的确傲慢了一些,但是不都说越心高气傲的人本事越大吗?

    可是,那个小姑娘也应该有两把刷子。他们刚才可是看见了卫生局局长陪着她来的。而且,那老人家刚才咳得都吐血了,这小姑娘几针下去,他就消停了。

    思来想去,病人们还是觉得旁观吧。

    安亦晴并没有被徐天华激怒,她冷冷的看着他,问:“我问你,当初你发现了病人不对劲,为什么将这件事情压下去?为什么不仔细研究疫情?”

    徐天华皱了皱眉,“你怎么知道我没仔细研究?当初那些病人都已经好转了,分明是地震之后的应激反应。这几天突发的疫病和之前没有任何关系,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

    安亦晴快被气笑了,“应激反应?器官衰竭了你跟我说应激反应?一个是应激反应,十几个二十几个一起发作也是吗?你有没有做过**检查?有没有对病菌仔细研究过?徐天华,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自大,这些天已经有好几十条人命丧生了?!”、

    徐天华被问的一噎,却仍然觉得这不是自己的问题,“我说你这小丫头是不是故意来跟我吵架的?我是人又不是神,有些东西没发现有什么错?”

    “放屁!”安亦晴娇喝一声,怒视徐天华,“亏了你还是华夏医学研究院的副院长,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你医术不精不会让上头重新调人来吗?!你检查不出来,就说明别人也检查不出来吗?徐天华,你是不是觉得这位置坐稳了就掉不下去了?!”

    徐天华被安亦晴的娇喝吓了一跳,她说的话更是让他有些心慌。脸色一白,徐天华竖起眉头瞪着安亦晴,“你这是在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知道吗?我可以去法院告你。另外,这里我是最高负责人,你没权利指责我,也没权利把我从副院长的位置上推下去。小姑娘,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还是赶快走了。”

    医疗小组的人也都笑出声,冷眼旁观。

    安亦晴冷笑一声,“我没权利?”她从药箱里再一次掏出一个小本甩给徐天华,“瞪大你的狗眼给我好好看看!从现在开始,这里的最高负责人是我!马上带着你的医疗小组给我滚回京都,别在风市丢人现眼!”

    徐天华一愣,心中升起不好的念头。他鬼使神差的接过红色的小本本,翻开一看——风市特殊病疫最高负责人,安亦晴!

    本子上盖着大大的红印,是一号吴先生专属的印章。

    也就是说,这个小本本是吴先生亲自发给安亦晴的。而安亦晴的负责人身份,是吴先生亲自赋予的!

    安亦晴?安亦晴!她竟然是安亦晴!

    整个医疗小队都懵了,他们刚才竟然在安亦晴面前大放厥词。那个人可是他们这辈子都无法企及的高度!

    而徐天华则目光呆滞的捧着那个小本本,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吴先生竟然知道这件事了?他让安亦晴当负责人,是不是就是间接把自己给撸下去了?

    一瞬间,徐天华眼前一黑,前途,地位,权势,似乎在一瞬间通通离他而去。

    安亦晴懒得理他,让聂远几人把徐天华和他的医疗小队全都轰走,便专心的在病房中询问各个病人的病情。被隔离的病人们纷纷受宠若惊,这小姑娘态度好啊,而且三下两下就把他们身体中不舒服的地方治好了。这可比那个傲慢的老头子强多了。

    接连三天,安亦晴和病人们同吃同睡,时刻观察着他们的情况。在病疫的研究上也取得了一些进步。

    三天之后,风市各大医院出现了许多病人因为器官衰竭而死的情况。这件事情终于瞒不住了,向风市其他地方迅速扩散,网络上也因为这件事情吵翻了天。

    整整三天,据统计,风市各大医院因为器官衰竭而死去的病人已经多达四五百例!现在还在有人持续发热中。

    据说,这场病疫来势凶猛,没有任何征兆。得病者初期症状就是高烧不退,之后便开始出现器官衰竭。不出三四天,就会因器官衰竭而引发各种并发症,最后一命呜呼!

    这消息一被曝光到网上,所有网民都疯了。以前的**啊,禽流感啊,至少还有治愈的可能,而且发病过程至少也有个缓冲。这个病简直就像是中毒一样,还没反应过来,人就没了!

    太可怕了!

    为了安抚民心,华夏国高层绞尽脑汁,以吴先生为首的一众领导人连连召开会议,商讨如何预防病疫的蔓延。一天之内,从京都防疫部发放了好几批口罩消毒水等预防用品。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全都带上了口罩,生怕一个不小心染上那可怕的病毒。

    八月二十七日,下午四点四十三分,风市一个救援站中,出现了第一例疑似感染病人。华夏国卫生署通过新闻正式公布这次的病疫事件,并且将这次病疫称之为——瘟源。

    光听这名字,就有些吓人。华夏国老百姓们人心惶惶,纷纷猜测着风市为什么在一夜之间就变得如此多灾多难?先是两次大地震,整个城市毁于一旦。然而还没等大家喘口气,‘瘟源’席卷全城,从地震到现在才一个星期,风市死伤无数!

    从进入医院以来,安亦晴便占用了医院的实验室,一边对病人的情况进行观察,一边研究瘟源病毒,试图找到应对的方法。药门其他弟子被她分为两队,一队下到一线帮助救援,另一队则留在实验室中,跟她一同研究病毒。几天的时间,安亦晴带着药门弟子不眠不休,连轴作战,初步研究出病毒的防疫措施。

    九月一日,全国各个学校开学。然而风市的所有学校却全面戒严,地震和‘瘟源’的双重打击让这所一线城市变成了一座死城。

    九月三日,卫生局再一次宣布了‘瘟源’死亡人数——风市六百三十一例!其他城市已经陆续出现几例疑似病例,目前正在隔离观察中。

    九月六日,华夏新闻就这次风市地震的死亡人数做了详细的统计——死亡人数三十一万六千人,比曾经最可怕的唐山大地震还要多五万人!八十多万人重伤,目前仍又二十多万人下落不明!

    这条数据一被爆出,全国悲恸!九月七日晚上,全国各个城市志愿者自发组织祭奠因地震死去的祖国同胞,全国默哀,悲恸不已!

    而此时,以安亦晴为首的药门医疗小组,正关在实验室中,彻夜不休的研究‘瘟源’的治疗药物!

    九月十日,距离风市最近的夏阳市出现了三例‘瘟源’感染,已经确诊。感染者是夏阳市一所重点高中的三名学生,目前和他们接触过的同学老师都被隔离。

    整个华夏国,人心惶惶!无数华夏同胞纷纷祈求让这场灾难赶快过去!

    九月十一日晚上五点十分,其中感染最早的那名高中生因为发现的太晚,在送进医院之时已经器官严重衰竭,在第二天晚上离开了人世。

    华夏国全体老百姓悲痛万分,自发组织联名上报,请求高层尽快解决这次疫病。一号吴先生和大家没日没夜的商讨,在经过叶成弘的同意之后,通过华夏新闻发布了消息——目前‘瘟源’病疫的治疗研究工作已经由以安亦晴为代表的药门医疗小队接手,他们正在风市人民医院实验室中没日没夜的对病疫进行研究。请广大市民们耐心等待,做好预防工作。

    安亦晴的出现给大家带来了一丝希望,同时,也将老百姓中的暴动渐渐压了下去。

    九月十五日,以安亦晴为代表的医疗小队传出消息,‘瘟源’病疫已经初步得到了控制。许多本应该因器官衰竭而死的病人已经在渐渐恢复之中。这个消息给大家带来了一丝曙光,对安亦晴的期待愈发强烈。

    就越十七日,医学交流大赛的新一届华夏之星秦风,从实验室中第一次露脸。面对无数长枪短炮,已经将近十天没有睡觉的秦风睁着猩红的双眼,宣布‘瘟源’病疫的治疗研究已经进入尾声,不出几日就会有好消息。

    九月二十日,阳光明媚,一直阴雨不断的风市迎来了地震以后的第一个大晴天。上午十点,安亦晴带着医疗小队众人终于打开实验室的大门,走到了众人面前。

    ‘瘟源’病疫的治疗药物,已经成功问世!并且经过临床实验,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消息一出,全国震惊!

    一号吴先生立刻吩咐下去,要求各个部门加速药物生产,务必在第一时间送去各大医院。几天之后,第一批服用药物的病人的身体检查结果显示,‘瘟源’病疫已经被成功控制,病人的身体都在迅速好转中。

    网络上一片叫好声,网民们纷纷对这次病疫的控制之及时竖起了大拇指,而以安亦晴为代表的药门众人,再一次从幕后走到台前,成为了令人钦佩的焦点。

    而此时,一个帖子在一个论坛上渐渐的引起了众人的关注。这个帖子的楼主说自己是京都大酒店的一个工作人员,他说九月二十日那天是顾夜霖和安亦晴结婚的日子。因为风市地震和病疫的传播,两个人果断将那天的酒席取消了!

    网民们都被吓了一跳,纷纷调查事情的属实。结果种种迹象表明,安家和顾家早就开始为两个人准备婚礼,时间也的确是定在了九月二十日,据说连请柬都写好了。可是还没等发出去,地震和病疫接踵而来。两个年轻人一个负责救援指挥,一个负责病疫研究,将近一个月没来得及见面,连结婚典礼都给取消了。

    这时,不知是谁在网上曝光了两人拍摄婚纱照的那家工作室橱窗的照片,顾夜霖和安亦晴两人紧紧相拥,脸上的笑容自然,眼中溢满了幸福和爱意。网民们见到这张照片,心中都泛起一丝酸涩。如果这件事情换成是他们,他们会为了别人的灾难而取消自己的婚礼吗?

    答案是,不会。别人的灾难,最多是同情,但是若是真的为了那些不属于自己的灾难而取消向往多时的婚礼,估计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但是,顾夜霖和安亦晴做到了。他们两个为风市和华夏国取消了属于自己的婚礼,分别了将近一个月,救了无数人的性命。

    所有人都为两人竖起了大拇指,同时,无数人纷纷在帖子下面留言,祝福顾夜霖和安亦晴新婚快乐!

    而作为这件事情的主角之一,安亦晴此时正在小别墅的床上睡个昏天黑地。当她从床上爬起来看到网上的言论时,仍然有些发懵,脑筋转不过来。

    迷迷糊糊的坐了一会儿,安亦晴走进浴室洗了把脸。她的工作是做完了,但是顾夜霖仍然在风市负责指挥救援。换了件干净的衣服,安亦晴回了安家别墅。

    安家别墅中,安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全神贯注的看着华夏新闻。安子生和安之言两人一人在政,一人在军,这些日子都忙的不可开交。安之航这个混商界的人虽然没有父亲和弟弟忙,但是这次风市地震他也是捐了不少钱财物资,此时正坐在从风市飞回京都的飞机上。

    “妞妞,过来坐。”安老爷子看见安亦晴,连忙招招手,脸上挂上慈爱的笑容。

    “爷爷。”安亦晴坐到安老爷子身边,看了看新闻,“病情都已经控制住了吧?”

    安老爷子点点头,笑容中充满了欣慰和自豪,“都控制住了,妞妞啊,这次的病疫,你功不可没。吴先生这几天一直跟我说想亲自见见你,我说你正在补眠,就给推了。你怎么看?”

    安亦晴拿起一串葡萄吃起来,“见呗,正好我也有些事情想跟吴先生谈谈。”

    安老爷子一听,立刻拍板决定,“那好,明天我给吴先生打个电话,约定一下见面的时间。”

    “好。”

    安老太太和孔诗两个人不怎么过问公事,婆媳二人只知道安亦晴出去了一趟,小脸瘦的都快成锥子脸了。两人立刻在厨房忙活起来,鸡鸭鱼肉,各种营养应有尽有,安亦晴美美的饱餐了一顿,捧着小肚子离开了安家别墅。

    安亦晴前脚回了小别墅,张玉枫后脚就跟了进来。

    “查到了?”

    张玉枫点点头,“查清楚了,小姐你猜的的确没错,徐天华和师一蒙有关系。”

    接过张玉枫手中的资料,安亦晴迅速看了一遍。果然如她所料,徐天华是华夏医学院副院长,而师一蒙是华夏医学院的教授。这两个人都在一个单位,再加上这次病疫徐天华的处理方法,她总觉得他和师一蒙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现在这么一调查,果然,这两人有猫腻。徐天华在风市病疫爆发之前,曾多次出现在师一蒙的住处。而且,在这段时间,两人也一直有电话上的来往。

    再想想这次病疫的诡异之处,安亦晴不难猜到师一蒙甚至毒医门在这次事件中动了手脚。

    “小姐,就算师一蒙和徐天华有过联系,也不能证明这次病疫和毒医门有关。”张玉枫百思不得其解。

    安亦晴轻笑一声,“你说的对,但是,我在这场病疫的病毒中,发现了一种和土田家培育人细胞中非常相近的一种成分。这种成分只有人工合成才能产生,光靠一些大自然的病菌传染根本无法形成。”

    张玉枫后背一阵发凉,脸色不太好,“也就是说,这次风市几百人死于病疫,全都是人为造成的?!”

    安亦晴没有说话,沉默已经代表了一切。张玉枫头皮阵阵发麻,毒医门的人究竟丧尽天良到了什么地步?竟然拿这么多无辜的老百姓下手!他们就不怕晚上睡觉的时候被冤魂索命吗?!

    “那小姐,他们的目的……”

    “高阶培育人!”安亦晴面布寒霜,声音森冷,“这些病人的体内都有培育人的药物成分,他们的尸体是制作培育人最好的胚胎。如果我没办法研制出病疫的治疗药物,那么那些活着的病人,和死了还没有火化的病人,就会全都成为他们的试验品。而且,这种病菌传染速度极快,只要没有彻底治疗,风市乃至华夏国的市民就会被陆续传染,到时候……”

    到时候,整个华夏国,也许到处都是没有思想的药人!整个国家,毁于一旦!

    张玉枫连连后退几步,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她想过无数种毒医门的目的,但是,他们的胃口未免太大了!

    “小姐,那现在怎么办?”

    安亦晴沉默许久,“过几天我会和吴先生见面,详细谈一谈这件事。小枫,你去给我弄来风市各个火葬场最近的火化情况,我需要心里有个底。”

    风市死了这么多人,病死的,地震砸死的。这一具一具的尸体可都是土田家制作培育人的最好胚胎,他们会不会趁着这次机会让那些华夏同胞连死了都不得安生?

    安亦晴心中无解,她只期盼着,毒医门和土田家族还能有些良心……

    几天之后,安亦晴坐上了吴先生派来的车,前往华夏国一号办公的地方。这一次会面,只有她和吴先生两个人,就连保镖都被关在门外。

    “吴先生,初次见面,你好。”安亦晴淡笑着说。

    吴先生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女,立刻起身笑脸相迎,“小晴啊,快坐,别客气。”

    安亦晴和吴先生在沙发前相对而坐,吴先生亲手为她倒了杯清茶,丝毫看不出这位中年男子是全华夏国最尊贵的人。

    “说起来,我和小晴也算是相识许久。只不过一直以来,都是通过小龙小凤和其他人相识的,倒是没正式见过面。想来今天算是我们第一次面对面交流吧?”吴先生长相儒雅,笑起来更是温和,“今天小晴就在这儿吃顿便饭吧,就当我为当初的事情道谢。”

    安亦晴自然明白吴先生所说的事情,是当初她帮助吴家扳倒了姜系的事。她笑了笑,“吴先生盛情款待,小晴就却之不恭了。”

    两个人寒暄了一阵,吴先生见安亦晴一副淡然的模样,心中苦笑。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少女的心思比他还要深,想要把她牵着鼻子走,那是不可能的事。

    “小晴啊,这次的事情,吴某在这里替华夏国给你说声谢谢。”

    ------题外话------

    推文《璀璨星途:重征娱乐圈》/知晚

    乐坛:她是上天的宠儿,拥有一副金嗓子的金牌词曲创作人;

    演艺圈:她是收视保证,综艺节目常青树兼盛世美颜老戏骨;

    网文界:她开创仙侠时代,是文风多变又本本畅销的人气王……

    娱记:简云歌是娱乐圈当之无愧的璀璨巨星!

    粉丝:咱家云歌是智情双商皆高的暖心偶像!

    某总裁:你们不知道名花有主闲人该散尽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660章 治疗病疫,华夏救星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660章 治疗病疫,华夏救星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