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657章 华夏灾难,降临了!(高潮)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657章 华夏灾难,降临了!(高潮)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安亦晴笑眯眯的看着微信名叫我是帅哥的男生,“这位同学,请上来吧。。lwxiaoshuo。还有另一位躺枪的二货,是我们教室的吗?”

    大家纷纷四处观望,试图找到躺枪的二货。

    安亦晴眨眨眼,见没有人站出来,她又问了一遍,“躺枪的二货是我们教室的吗?”

    就在大家要放弃之时,一个身着普通灰色便装的男人慢悠悠站了起来。大家一愣,随即哄堂大笑。

    原来躺枪的二货是他们系主任!明明是地中海中年大肚男,取了一个这么萌的名字真的好吗?不由得,大家对医学系的系主任印象好了许多。

    “咳,主任,您也上来吧。”安亦晴忍着笑说。

    系主任难得的红了红脸,他刚才只不过好奇的摇了一下,谁知道竟然这么巧。今天下班回家去买个彩票,没准儿会中奖。

    接下来,安亦晴又用微信摇一摇选出了数十名学生,被选中的小伙伴们既能上台一睹女神风采,又得到了女神的微信号,全都激动的脸色通红。

    “大家都知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现在,我不借用任何医疗设备和仪器,只用咱们大中医的这四种方法来检查。如果有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大家见谅。”安亦晴谦虚的说。

    学生们纷纷摆手表示不会介意,毕竟嘛,光用望闻问切就能检查出身体的问题,实在是有些太天方夜谭。

    安亦晴走下讲台,从离她最近的那名“我是帅哥”开始。

    “同学,请把手伸出来。”

    男生脸上通红一片,见安亦晴葱白的手指搭在他的脉搏上,更是红得发紫。心脏砰砰跳个不停,差点儿窒息。

    安亦晴笑着看了他一眼,“同学,你放松,别太激动。心脏这么跳下去,我要给你做急救了。”

    大家放声大笑,那男生害臊的眼睛都红了。不过见安亦晴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样,便也不再紧张。

    深吸了几口气,男生平复下内心的激动,脸色恢复如常。安亦晴细细查探了一番他的脉搏,又仔细看了看他的面色和舌苔。

    “同学,你平时喜欢油腻辛辣的食物,不爱喝水,不爱运动,身体状况不太好啊。”

    男生一愣,“你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辣?”

    安亦晴淡淡一笑,“我不仅知道你爱吃辣,还知道你每天晚上睡得很晚,夜间经常起夜,即便睡前不喝水,也至少要去小解三四次。而且,你的双手双脚寒气很大,经常冒冷汗。特别是别人忽然从后面跟你打招呼时,你会吓的脸色煞白。我说的可对?”

    男生目瞪口呆,“你、你是怎么知道的?竟然全对了!”他的确总是起夜,因为这件事情他看过很多医生,中医西医都看了,却没办法根治。而且,他平时的确不敢让人忽然从身后拍他,即便是轻轻吓一下也会心脏狂跳,脸色煞白。可是这些,只有他和父母才知情,另外就是宿舍的室友们多少了解一些。

    台下的同学见男生这副表情,就知道安亦晴猜对了。当下教室中躁动起来,大家纷纷猜测她究竟是猜的还是真的用中医看出来的。

    “你这病不算严重,”安亦晴说着,走上讲台拿起笔在白纸上迅速写了一阵,然后递给男生,“这些药材任何中医院都有,你买来将它们熬成药汁,每天早晚饭后更一次。一个月就能药到病除。”

    男生呆愣愣的接过药方,低头一看。秀气的字迹中带着铁画银钩的凌厉,让人看了心生敬意。他忽然就觉得,这张药方一定能治好自己的病。

    安亦晴越过男生,走到下一个人面前。

    “主任,把手伸出来吧。”

    系主任听话的伸出手,内心有些忐忑不安。他的眼中含着期待,但是却也带着一丝警惕。至于在警惕什么,安亦晴抬头看了他一眼,笑了。

    “主任,平时多运动,早点儿睡觉。你的问题不是器质性疾病,主要是由于情绪引起来的。”

    系主任一听,忽然激动起来,一把抓住安亦晴的胳膊,“你看出来了?”

    安亦晴点点头,“当然,不过不是大病,能治。一会儿下课后我跟您去办公室,给您仔细检查一下。”

    “好,好好!”系主任连连点头,同时给安亦晴让出了位置。

    大家听得云里雾里,搞了半天没听明白系主任究竟得的什么病。不过从他的反应来看,安亦晴估计是又说对了。

    接下来,是第三个人,是个刚上大一的小姑娘。

    “姑娘,你寒气太大,每次来例假都会疼的生不如死对不对?而且,你的肝火太旺,平时多喝水,多吃些水果为好。头疼?不要紧,只是神经性的,给你开个方子,每天服用一次,半个月就能好。”

    “这位同学,你的问题有些严重。平时是不是腹部经常绞痛,而且时不时会感到恶心?轻度十二指肠溃疡,赶快去医院就医,早点治疗。”

    “你的腿以前是不是受过骨伤?好是好了,不过没有彻底根治。幸亏今天我查出来了,不然你再打一个月篮球,这腿就别想要了。下课后赶快去医院治疗,别耽搁了。”

    安亦晴看了一个有一个,有的号脉,有的看脸,有的在身上摸一摸,病状竟然全都说准了。在场观看的学生们目瞪口呆,而那些被安亦晴诊治的同学更是觉得这个世界玄幻了。

    中医真的这么厉害?单凭摸几下就能看出他们的问题?

    一个小时的功夫,安亦晴看完了十多个同学。接下来,轮到第十九个,一名脸色苍白的男生。

    这个男生是医学系大三的学生,成绩很好,但是身体素质却非常差。由于他长相俊朗,所以一直被大家称为“弱美人”。弱美人的身体不好大家都是众所周知的,但是他究竟得了什么病,即便系主任都不太清楚。

    安亦晴看到弱美人时,水眸在他的脸上停留片刻,抓起了他的手。大家注意到,安亦晴在号脉期间,眉头越皱越紧,最后拧成了一个疙瘩。

    众人心中咯噔一下,不会是检查不出来吧?

    在大家复杂的目光中,安亦晴从沉思中走出来,放下弱美人的手。

    “同学,你有先天性心脏病,可是为什么不接受治疗?”

    弱美人愣了一下,随即苦笑一声,“我的病想要治好几乎不可能,家里条件不好,浪费那个钱做什么?”

    大家惊了,弱美人竟然是先天性心脏病!还是治不好的那种!怪不得他脸色一直这么白,怪不得他从来不参加任何体育活动!

    安亦晴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你的病虽然复杂,但是并不是治不好的。你何必这样自甘堕落?”

    弱美人摇了摇头,“你别安慰我了,我曾经去过军区总院检查过,他们说我的先天性心脏病非常复杂,做手术只有百分之三的几率能从手术台上走下来。与其花费一大笔钱最后还死在手术台上,还不如趁着最后的几年给爸妈存点儿养老钱。”

    弱美人的声音顺着安亦晴腰间的麦克风传遍整个教室,许多女生都捂住了嘴巴,双眼通红。百分之三的几率能从手术台上走下来,那不就是早就宣判了死刑?!弱美人那么帅,马上就要死了?!

    刚才还躁动不断的教室一下子安静下来,就连系主任也紧皱眉头。这学生一直成绩优异,没想到竟然得了这样要命的病。

    安亦晴看了一眼面露苦笑的弱美人,“同学,既然你没几年活命,为什么选择学医呢?救了别人却不能自救,不是更痛苦吗?”

    弱美人缓缓吐了一口浊气,清瘦的背脊挺直,苍白的脸上透出一丝激动的红晕,眼中也多了一丝光亮,“因为身体不好,所以从小我我就想当一名医生。就算治不好自己,也希望能帮别人减轻一些病痛的折磨。说的自私点儿,是希望能够多做好事为父母积福吧。这样我死了之后,他们也许能够过的好一些。”

    许多女同学听到这话,难过的哭了出来。而男同学们也红了眼圈。他们正值少年,他们血气方刚,他们还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挥霍。但是,在他们中间,却有一个人从出生那一刻就被宣布了死刑,这样的痛苦和绝望,他们无法体会。

    安亦晴的目光微微晃了晃,在心中斟酌了片刻,“同学,你的病我可以治好,也不收你手术费。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弱美人一愣,眼中流露出迷茫,“你能治好?”

    大家都愣住了,紧接着忽然想起来这个少女的身份,医学界的天才神医!对啊,也许普通医生治不好的病,她真的可以治好呢!之前医学交流大赛上,她不是把死人都救活了吗?!

    “对,我能治好。和你同类型的病情我曾经治疗过许多,完全有把握让你彻底好起来。不过作为交换,我希望你能够在闲暇之余进入华夏堂学校钻研医术,成为药门的一份子,可以吗?”

    弱美人张开嘴,刚要说话,安亦晴又挥了挥手,“当然,即便你不想去华夏堂学习,我也会治好你的病。华夏堂的事情,是我的一个请求。对于真心想要成为一名医者的人,我们药门都是真心欢迎的。”

    弱美人有些懵,这就好像是一个马上就要饿死的人,天上忽然掉下来一个超级大皮萨,而且还附加一份超级全家桶,简直美的跟做梦一样。

    他有些激动,手脚颤颤巍巍不知道该放在哪里,“那个、我我只是个大三学生,担不起药门弟子的名分。”那可是药门啊!华夏国医学界最令人崇拜敬仰的药门!许多人做梦都不敢想的地方!

    安亦晴看着他这副模样,笑了。

    “任何一个真心喜爱医术,真心想要成为一名医者的人,都担得起药门弟子的名分。”她拍了拍弱美人的肩膀,转身看向已经呆住的大家,朗盛道,“各位同学,对于医学讲座,我可以讲很多有用的干货。但是对我,对我的师兄弟们而言,最有用的莫过于两个字。”

    她转身走上讲台,拿起粉笔在黑板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两个大字——医德!

    “师父在我小时候无数遍的叮嘱我,作为一名医者,可以不聪明,可以不伶俐,但是必须要有医德,必须要有一颗仁者之心。不聪明,勤能补拙。但是如果医者没有仁心,那么他就配不上被称为医生和大夫,也不会在医学的道路上有更大的进步。”

    安亦晴放下粉笔,笑看着弱美人,“这位同学,下课之后记得来找我。还有另外十一名同学,因为上课时间有限,所以你们的看诊时间推到下课之后。记得来找我哦。”

    那十一名同学连连点头,笑嘻嘻的回了座位。弱美人目光复杂的看了安亦晴一眼,也走回位置上。

    安亦晴连续看诊二十名同学,病症全都说对了,这足以证明了她的实力,也足以说明了华夏国大中医,不属于任何外国医学。

    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中,安亦晴用自己遇到过的各种案例,将原本枯燥乏味的医学学术问题讲的生动有趣。大家听得津津有味,明明是炎热的下午,却没有一个困得打瞌睡,反而在下课铃响起时,甚至有些恋恋不舍。

    他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个长相绝色的少女会成为医学界的神。她的学识之渊博,想法之大胆,求证之谨慎,都让大家佩服的五体投地。她的讲座,不输于任何一名世界级资深专家,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下课铃声响起,大家猛地醒悟,两个半小时竟然这么快就过去了。听到安亦晴宣布下课,他们纷纷起哄,希望安亦晴能够再讲一会儿。

    “等下次有机会我一定会再来,今天就算了。家里那位看的紧,回去晚了要被唠叨。”

    安亦晴的玩笑话成功的让大家哄堂大笑,同时,也勾起了少男少女们的八卦之心。

    “女神,不是都说顾将军性子冷吗?怎么还会唠叨你?”

    “对啊女神,当初你们两个在一起,是谁追的追啊?”

    “你这问的不是废话吗?肯定是顾将军追的女神啊,咱们女神像是缺人追吗?”

    安亦晴笑眯眯的听大家你一言我一句的问,即便是被问了私密问题也不生气。一堂课的时间,让京大的学子们都对安亦晴有了更深的了解,这少女性子好,只要不触碰她的底线,她就好像没脾气似的。

    面对大家的问题,安亦晴选择了几个能说的回答了一下。她跟大家简单说了一下当初和顾夜霖相识相爱的经过,听得广大女同学们激动的尖叫不已,纷纷表示被塞了一肚子狗粮。

    之后,安亦晴又履行承诺,给那十一名同学检查了身体。还别说,真的碰到了一个有问题的。那同学的脑部长了一颗瘤子,不过是良性的。在安亦晴的建议下,那同学立刻去了医院检查。至于他回来之后如何赞叹安亦晴医术高明,则是后话。

    告别了大家,安亦晴带着弱美人,和系主任去了办公室。系主任的问题不能当着大家面说,他得的是不举之症。

    这病折磨系主任有好几年了,之前他去各大医院都检查过,在私底下也托关系找了许多专家看过。都说身体上没什么毛病,只是精神压力太大而已。

    但是说是这么说,可是那些专家们却没有一个很好的治疗方案。这几年为了这事儿,系主任服用了不少中药西药,也的确恢复了一阵子,但是后来工作压力一大,就又犯了毛病。就这样,一直折腾到现在,不举的问题时好时坏,折腾的系主任和他的妻子也争吵不断。

    安亦晴对这个系主任的印象不错,这个中年男人看起来虽然大腹便便,但是肚子里装的可不是肥肠而是墨水。他曾经暗地里帮助过不少家庭困难的学生,在医学系中也得到了同学们的一致好评。

    所以,安亦晴觉得她应该帮他一把。

    “您的病的确是精神压力过大导致的,之前之所以无法根治,是因为没有找到问题所在。主任您放心,接下来一个月我每周六晚上去您家给您针灸,再配合我给您开的药,一个月后就会好起来。”

    “真的?安同学啊,真是太谢谢你了!太谢谢你了~!”系主任大喜,连连道谢。

    安亦晴笑着推脱,又寒暄了几句,带着弱美人离开了办公室。

    “你叫什么名字?”路上,安亦晴问弱美人。

    “徐暄。”

    “名字不错。”安亦晴笑了笑,从包里拿出便签纸写了一趟数字,“这是我大师兄的手机号,去华夏堂的事情你联系他就好。如果下周末你有时间的话,我想把手术定在下周日,你觉得怎么样?”

    徐暄眨了眨眼,看着面前笑颜如花的少女,仍然觉得有些不太真实。他的病要好了?他不用死了?他被华夏堂看中了?他能称为药门的弟子了?

    这些都是真的吗?

    “那个……安同学,你真的让我加入华夏堂吗?”徐暄不敢确定的问。

    “当然,”安亦晴肯定点头,“徐同学,你不用怀疑。华夏堂学院可不是那么好进的,我只是给了你一个名额,剩下的还要靠你自己来摆平。”

    徐暄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当然,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这个道理我明白!”

    “明白就好。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徐暄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好,既然下周末没问题,那时间就定了。我建议你别把手术的事情告诉你父母,不然平白让他们担心。另外就是,进入药门的事情请不要对外说,即便是家人也不行。明白吗?”

    徐暄点头,“明白!”

    “那就先这样,下周日早上九点,咱们华夏堂见。”

    安亦晴在京大的讲座在当天晚上就被学生们传到了网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网民们对安亦晴连续诊断二十人却没错一人的实力非常佩服,当然也有人觉得这是作秀,但是有京大众学子作证,这些不实的言论很快就被淹没在滚滚洪流之中。

    许多其他学校医学系的学生在听到了安亦晴的讲座之后,纷纷表示国家欠他们一个这样的老师,还说如果安亦晴能做他们的教授,保证期末考试门门满分。

    当然,这是不现实的,不过安亦晴的实力再一次得到了医学界的一致认可。她的想法、思维令许多医学专家非常佩服,甚至许多客座讲授向所在学校要求一定要请安亦晴来讲课。一时间,安亦晴再一次炙手可热。

    而这位医学界炙手可热的天才,在讲课之后的一个星期,一直闲赋在家。周日很快就到了,安亦晴去了一趟华夏堂,在聂远的辅助下将徐暄的先天性心脏病成功解决。同时,华夏堂学院也多了一名天赋异禀的未来医学界高手。

    几天之后,安亦晴正在家里和顾夜霖商量九月份结婚典礼需要邀请的嘉宾,忽然接到了张玉生打来的电话。

    “小姐,好消息!”刚拿起电话,张玉生激动的不能自已的声音便传了过来。安亦晴柳眉挑了挑,能让现在的张玉生这么激动,想必是天大的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

    “小姐,你听没听过世界商会?”张玉生激动的直喘粗气,问。

    “世界商会?”安亦晴眨眨眼,“你说的是每个五年召开一次的世界商会?”

    “对!”张玉生大腿一拍,激动的喊道,“华夏御龙收到了世界商会的请帖,让我们十月末去英国赴约!小姐,我们的公司已经进入世界商会的名单了!”

    安亦晴心中也是一喜,世界商会是商界最盛大的国际聚会。它就好像是医学交流大赛在医学界的地位一样,崇高似神。所有跨国企业,全都以能够被邀请参加世界商会而感到骄傲。甚至有的公司,将参加世界商会当成了毕生奋斗的目标。

    有人说,一个乞丐如果参加了一次世界商会,那么第二天他就会变成千万富翁。因为能够参加世界商会的全都是世界级的富豪和巨型财阀,他们随随便便的一句话,都可以让这个世界震一震。

    现在,世界商会亲自派发请柬邀请华夏御龙参加五年一次的宴会,足以证明安亦晴在国际上的地位,以及华夏御龙在世界上的财力!

    张玉生兴奋的好几天没睡着,而安亦晴听到这个消息,也是非常高兴。张玉生兴奋的是华夏御龙创办不到两年就能有这样的地位,而安亦晴高兴的是……有了世界商会,她又能坑不少人……

    总之,这是一个好消息,一个让自己人高兴,让敌人恨得牙痒痒的好消息。

    八月份,距离安亦晴和顾夜霖的婚礼只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顾家和安家全都忙的团团转,顾夜霖也将红刺和暗组织扔给手下的人,亲力亲为的忙碌起来。

    唯有作为新娘的安亦晴,清闲的好像是一个局外人一般,竟然没心没肺的进入上古空间开始闭关了。

    上一次在黑森林中先和教廷的红衣大主教打了一场,然后又和二十名阴阳师大打出手,这让已经处在半神巅峰的安亦晴,实力再一次进了一步。虽然没有突破瓶颈,但是无论是在实战经验还是内息实力上来说,都已经远远高于其他半神巅峰的修武者。现在只差一个契机,就能一举冲破瓶颈,迈入破虚为神。

    然而,这话说起来容易,但是坐起来实在很难。有多少人卡在半神巅峰一辈子,终其一生也无法冲破瓶颈。顾家那三位老祖宗,年岁最大的那位已经进入破虚为神初期,二老祖已经摸到了破虚为神的边缘。而那位三老祖,卡在半神巅峰好几百年,至今也无法突破。如果他再摸不到破虚为神的边,估计活不了几十年就要命丧黄泉了。

    而安亦晴,用了二十年的时间迈入半神巅峰,却不知这一卡,究竟要卡上多少年。

    为了能让自己别卡太久,安亦晴还是觉得多多闭关吧。

    不过,她并没有在上古空间中待太久,安之雨的一个电话让龙子轩把她从空间中揪了出去。

    “安姐姐,神农架大宅已经建好,大家都等你去检查呢。”龙子轩说。

    神农架建好了?安亦晴心中一喜,也顾不上闭关,坐在龙子轩的龙背上飞去了神农架。

    神秘的华夏国神农架,承载着无数令人向往的神话。此时,峰峦叠起之间,层层白云之上,一抹紫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在众人无法察觉的地方直冲神农架深处而去。

    正在大宅院子中做收尾工作的安之风等人眼前一花,一股巨大的威压弥漫于整座大宅。安之风等人心中一凛,然后在看到龙子轩时,松了一口气。

    “你这小子怎么总喜欢吓唬人?”安之风皱了皱眉,拍了龙子轩一下,却在看到他身后的安亦晴时,笑了出来,“小姐,您来了。”

    “嗯,听子轩说宅子收工了,我来看看。”

    安亦晴站在原地,向四周看去。宅子的风格是华夏国的古风,朱红色的大门两旁,雕梁画栋的柱子上龙飞凤舞。迈过高高的朱红门槛儿,入眼的是四四方方的院子。院子中,地面上是青白玉铺成的路面,中间是一个精致而秀美的人工湖,湖水通向院子四面八方。在人工湖的周围,汉白玉制成的石凳和石桌触手生温,赏心悦目之余又让人缓解疲惫。

    大院的四面八方一共有六扇半月形小门,分别通往六处别院。别院中,按照不同的风格,摆设和房屋的设计都有所不同,但是却都典雅温馨,让人流连忘返。

    而这大宅之所以让安亦晴这样重视,绝不仅仅是因为风景秀美,做工精致。最重要的一点,是它其中所蕴含的阵法。

    可以说,这宅子中每一处景观,都绝不是随便选了个地方落成的。这其中蕴含着神秘的五行八卦之术,防身、安神、修炼,对宅子的住户好处多多。

    而在那些宅子中看不到的地方,隐藏着无数机关。其中一部分是顾夜霖亲自设计的高科技安全网,另一部分则是安亦晴在上古空间中学到的奇门遁甲之术以及各种机关术。

    总之,这宅子虽然看起来美,但是却步步杀机。一旦安亦晴将宅子的阵法开启,即便是天王老子闯进来,也得脱层皮才能逃出去。

    将宅子的里里外外看了个遍,安亦晴满意的点点头,毫不吝啬的夸赞了众人一遍。

    “你们做的很好,我很满意。”

    十三血将乐了,血卫军们也乐了。

    “大家都去自己的房间洗一洗,休息一下吧。接下来的工作交给我就好。”

    众人点头,纷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宅子中,十三血将和一百三十名血卫军全都有自己的房间。不仅如此,在这宅子的地下,还有一个神秘的基地。基地之中拥有资源无数,是藏身以及训练的好去处。

    大家都走了,安亦晴坐在湖边的石凳上,从空间中拿出几张白纸。白纸上密密麻麻的画着各种各样的细线,如果仔细看,会发现这些线连成的应该是个阵法。

    如果玄门门主唐志峰在这里,看到这些图,他一定会大惊失色。这几张图纸上画的,是奇门遁甲中早已经失传的上古杀阵——诛仙阵!其威力绝对不是那些什么八门金锁阵能够相比的,甚至传说这诛仙阵即便是神仙都难逃一死!

    看着图纸上密密麻麻的细线,安亦晴水眸轻轻眯起。天道,你能逃过诛仙阵吗?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安亦晴一直住在大宅之中。这几天她废寝忘食,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其他的时间全都用来布置这诛仙阵。诛仙阵的布置非常难,需要的材料和布阵人的实力缺一不可。

    幸运的是,安亦晴拥有许多上好的翡翠精灵,是用来布置诛仙阵的最佳材料。看着青色的翡翠精灵在湖水中泛着幽幽冷光,安亦晴心知阵法已成,松了一口气。

    看来,她还需要尽快寻找到最高品质的紫色翡翠精灵,才能让这诛仙阵的威力更大。

    诛仙阵布置成功,安亦晴随便坐在地上,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刚买完菜回来的安之风见到她,立刻抬脚走了过来。

    “小姐,今天晚上大家吃火锅,你也来吧?!”

    安亦晴看了眼安之风拎着的青菜和肉,笑着点头,“好啊,好久没吃火锅了,你多准备点儿,我可是很能吃的。”

    安之风立刻笑了,“您就放开了吃吧!别的没有,菜和肉我们管够!”

    当晚,十三血将和血卫军居住的别院的院子中,十几张圆桌露天摆放在湖边。每一章桌子上全都摆放着一只电磁炉和一个大大的鸳鸯锅。围绕着鸳鸯锅,桌上摆放着各种蔬菜和新鲜的牛羊肉,以及各种鱼丸虾滑,让人看着狂流口水。

    血卫军们十人一桌,而安亦晴和十三血将坐在同一张桌上。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院子里的红灯笼亮了起来。

    “兄弟们,今晚难得小姐有时间!我们不醉不归啊!”安之风拎着啤酒,大声吆喝。

    众人纷纷起身,举起杯子,大笑着:“不醉不归!”

    安亦晴也没拘束,一边喝酒一边吃火锅,玩得兴起了便和大家划起拳来。许是婚礼将近,又许是宅子已经落成,总之安亦晴今天心情大好,来者不惧。没一会儿功夫,地上便摆满了酒瓶子。、

    不过好在,安亦晴平时虽然不喝酒,但是却绝对是海量。叶成弘让她泡了十多年的药浴,只要她不想喝醉,便谁也灌不醉他。

    “小姐,喝点儿解救汤吧。”张玉枫见安亦晴又和血卫军们喝了一波,担忧的做了解酒汤递给她。

    安亦晴小脸微红,笑眯眯的接过杯子,“谢谢小枫。”

    她咕噜咕噜将解酒汤一饮而尽,美滋滋的吃了些涮羊肉,然后端起了酒杯。

    “兄弟们,听我说几句。”她走到桌前,举着杯子大喊。

    正在疯玩的十三血将和血卫军们立刻停手收声,即便是在喝酒吃肉,却也不忘了安亦晴的命令。

    安亦晴看着噤声的众人,露出一抹微笑,“兄弟们,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聚的这么齐,我很开心!”

    “一年半以前,我在孤儿院遇到了阿风他们。从此,便成了兄弟。后来,我又遇到了你们,我们这个家,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热闹!这一年来,大家为我刀山火海,为我披荆斩棘,我安亦晴全都记在心里!今天,借着这个机会,我想对大家真心说一声谢谢。也希望,一年后,十年后,几十年后,我们每个人都在!”

    微风徐徐,安亦晴娇声朗朗。她明眸皓齿,眉宇间的英气让人心生敬佩,那纤弱的身子中爆发出令人热血的豪迈。

    “第一杯,感谢老天,让我们相识!”她举起酒杯,将酒一饮而尽。

    “第二杯,谢谢大家为我刀山火海!”情意尽在酒中,千言万语在心头。

    “第三杯!,”安亦晴高举酒杯,双眼微红,“敬几十年后,大家都在!”

    话落,十三血将和一百三十血卫军齐齐举杯,嘹亮的吼声响彻云霄——

    “敬几十年后,大家都在!”

    当晚,所有人都酩酊大醉。醉在了兄弟情意之间,醉在了对未来的向往。

    第二天清晨,当东方泛起了鱼肚白时,安亦晴接到了安老爷子亲自打来的电话——

    华夏国风市昨晚八点三级大地震,整个城市毁于一旦!同时,一股不知名的病疫在一夜之间,席卷全城!

    华夏国的危难,到了!

    ------题外话------

    大**降临,华夏国第一波灾难,来了!

    豪门重生:军少枭雄华英雄

    上官家两女儿,小的被拐,大的被养废

    这天,姐姐跳了河,妹妹死无全尸。

    当姐姐从水里被救上来的时候,那停下来的心跳又跳动起来,谁也没想到,姐姐的身体里换了妹妹的灵魂。

    接下来怎么办?

    豺狼般的叔叔家,心思歹毒的哥嫂,那些欺负过姐姐的人,还有自己的仇,是不是应该将帐算一下。

    哦,对了,姐姐的老公,也就是自己的姐夫,能照单收下吗?

    他在人前是大学教授,真正的身份是特种军军王。

    他帅,多金,有权有势,是众女子心目中的最理想丈夫人选

    这样的一个男人,却只宠她,护她,只将她当成手心里的宝……

    (ps:本文女强男强,双洁,商战、职场、宅斗。一定给你不一样的感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657章 华夏灾难,降临了!(高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657章 华夏灾难,降临了!(高潮)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