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320章 脱线的红龙(万更)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320章 脱线的红龙(万更)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此时的南阳不再是那个温润如玉的翩翩君子,他的容貌虽然仍然英俊,但是在安亦晴眼中却总觉得多了那么一丝违和与丑陋。

    果然呢,看不惯的人最讨厌了!

    “好,就算你看不惯南天,那么南老爷子呢?你为什么要将他软禁起来?”安亦晴又问。

    “我只是想向他证明这么多年他看走了眼!南家以后一定会在我的手里发扬光大,我要让他亲眼看着我做出成绩!”南阳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扭曲的快感,他似乎已经想象到在未来的不久,南老爷子向他磕头认错的场景。

    安亦晴没有说话,任由南阳一个人幻想。她怜悯的看着他,这个人,从出生那天开始就背负着私生子的骂名。十八年前大夫人将他领回南家,他完全可以在大夫人的羽翼下有一种新的生活。即便南老爷子不待见他能怎样?即便南家人欺负他又能怎么样?他还有大夫人,还有南天,完全可以拥有另一种人生。但是他却选择了仇恨!

    没有人对不起南阳,南老爷子虽然对他横眉冷眼,但是从没有对他缺吃少穿。大夫人更是对他视如己出,南天也将他当成亲哥哥一样爱戴。然而,仇恨已经蒙蔽了南阳的双眼,在他心中,南家的所有人全都是对不起他的!

    “南阳,你是不是觉得所有人都对不起你?你是不是觉得你才是最委屈的那一个?”看着南阳那张晦暗不明的脸,安亦晴忽然开口问道。

    南阳从幻想中回到现实,听到安亦晴的问题,他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

    “难道不是吗?我的出生,我自己无法选择。我那个风流的父亲生了我,却不给我一个正大光明的名分。我那个只认钱不认人的母亲,为了嫁入豪门,不惜拿我做棋子。在我懂事以来,我每天面对的都是那个女人的谩骂和鞭打!她只是把我当成一条狗,根本没把我当成儿子!这一切都是因为我没能让她心甘情愿嫁入南家!她觉得我没用,所以她打我!”

    南阳忽然激动起来,整张脸的脸部肌肉呈现出一种极度扭曲的状态,脸色通红,双手好似发泄一般不停的挥动着。

    “你知道那个女人都怎么打我吗?她用烟头烫我,把我的头按到马桶里让我吃屎,让我窒息!她买了一条狼狗,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让那畜生咬我!她甚至还让那只狗对我做出那种事情!是她!是南家!是他们把我变成了这个样子!要不是南家不让她进门,要不是南风那个老不死的拦着!要不是我那位高高在上的养母占着大夫人的位置不放,我怎么可能会受到那么多屈辱!都是他们!我这一辈子都被他们给毁了!所以我要报复!我要让南家所有人生不如死!我要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我成为南家家主,主宰他们的生杀大权!”

    “然后呢?杀了他们之后呢?你又能做什么?南阳,你可以很你的亲生父亲,可以恨你的母亲,但是你的养母大夫人何其无辜?南天有何其无辜?他们凭什么要为了你的一己私欲遭受这样的折磨?你现在的所作所为,又和你的亲生母亲有什么不同?全都是为了发泄自己的一己私欲而去折磨别人罢了!”

    安亦晴字字珠玑,每说一个字,南阳的脸就扭曲一分。等安亦晴说完之后,南阳已经呈现出一种濒临疯狂的状态。

    “你闭嘴!你闭嘴!你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懂!”

    他双手疯狂的手舞足蹈,双目赤红,恶狠狠的向安亦晴扑来。

    伴随着南阳的吼叫声,一股强大的气息向安亦晴扑面而来。她心中一凛,将体内的内息提升到最高,随时准备动手。

    南阳的动作很快,半身中期的修为绝对不是玩笑。虽然和安亦晴的修为只高了一个等级,但是进入半神之境之后,每一个等级都是一个天差地别。

    安亦晴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似被一座大山死死的压住,动弹不得。体内的内息疯狂的运转,安亦晴的脸色有些白。她死死的咬着嘴唇,挺直了腰板迎接南阳的攻击。

    砰——!

    两人拳头在空中猛撞,发出大而沉闷的响声。一股巨大的气流以拳头为中心,向周围迅速扩散,带起阵阵冷风。

    两人的拳头一触即分,安亦晴向后倒连续倒退四步,堪堪挺稳。反观南阳却有条不紊的倒退了散步,稳稳的停了下来。

    第一局,处于半身中期的南阳略胜一筹!

    安亦晴将手臂背到身后,缓缓扭动手腕。刚才那一击用了她八成的力量,现在整条手臂好像僵硬了一样,又酸又麻。

    已经发了疯的南阳并没有给安亦晴喘息的时间,他再次怒吼出拳,闪电般的速度袭向安亦晴。

    安亦晴紧紧握住右拳,调转全身内息,将实力飙到最高,正面对上南阳的袭击!

    刹那间,小树林里风起云涌,密密麻麻的枝叶到处翻飞,在漆黑的夜里仿若世界末日一般!

    半神之境的高手对决,有如翻江倒海,让人为之惊叹!

    转眼间,两人已经对打了一百多招。已经失去理智的南阳越打越疯狂,招招致命,全都打向安亦晴的要害。

    面对南阳疯狂的进攻,安亦晴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体内的内息疯狂转动,越打越是起劲儿,越打越是勇猛!

    她有好久没有打的这样畅快淋漓了,只有这样的热血沸腾,才能让她的实力更进一步!

    一时间,安静的树林中除了两个人带起的风声之外,只有身体碰撞的闷响。

    许久之后,两个人的体力都出现了下滑的现象,特别是安亦晴,越级对打的她的脸色已经苍白,嘴角流出血丝,身体其他地方也多处受伤。

    一直隐匿在黑暗之中的顾夜霖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只不过在目光扫向安亦晴的时候眼中会流露出浓浓的心疼。他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忍住,宝贝可以面对这一切,这是为了宝贝好。但是每次看到南阳的拳头落在安亦晴的身上,顾夜霖就恨不得冲出去将他大卸八块!

    然而,心中担忧的顾夜霖还没有动作,却有另一个人、不,是另一只猫先他一步动了起来。

    “唉呀妈呀,这是咋地了?”在手镯里睡得迷迷糊糊的猫二肥晃晃悠悠的冒出来,还没等缓过神就差点儿被安亦晴和南阳之间对弈而产生的强大气流吹得魂飞魄散。

    雪白的小身子灵活的一个翻身,猫二肥迅速跳出危险圈。

    “我靠!这不是那个南阳吗?尼玛的!亏了本猫当初觉得你不错,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坏!”猫二肥气的直跳脚,蓝色的猫眼竖起,龇牙咧嘴的瞪着南阳叫骂。

    “猫猫,回去!”安亦晴心中有些急,猫二肥的实力只是先天之境,根本不足以应付南阳强大的气流。

    因为着急,安亦晴出现了零点一秒钟的分心,南阳就趁着这个时候,一掌劈向她的脑袋!

    如果安亦晴被南阳这一掌劈中,必死无疑!

    暗处的顾夜霖心中一惊,瞬间闪身而出。然而,还没等他出手,一团明艳醒目的火球凭空而出,向南阳袭了过去!

    “喵了个咪的!你敢欺负我老大!老娘挠死你!”

    伴随着火球的出现,猫二肥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一道白光划过,这只傻猫龇牙咧嘴的扑到了南阳的身上,伸出两只小爪子玩了命的在他的身上狠狠的挠!

    与此同时,空中的那团火球在同一时间撞到了南阳的大腿上,瞬间将他的两条大腿包裹。

    “猫猫!快回来!”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的安亦晴迅速缓过神来,赶忙冲上前把猫二肥从南阳的身上弄下来。她轻轻的抚摸着猫二肥的小身子,不停的劝慰,“没事没事,猫猫别生气,乖猫猫,不生气。”

    刚刚完全炸了毛的猫二肥被安亦晴轻轻的哄劝之后,渐渐收起了小爪子,但是仍然龇牙咧嘴的瞪着南阳。

    而此时的南阳,已经没有闲心去顾及安亦晴和猫二肥了。他的下半身被那团突如其来的火球烧着,白色的长裤早已化为了灰烬。

    顾夜霖上前紧紧的抱住安亦晴,双手有些颤抖。他就不应该答应让她只身涉嫌,虽然刚才的情况他完全能够救下她,但是一想到她要被南阳重伤,顾夜霖的心就忍不住颤抖。

    安亦晴感受到顾夜霖身上散发出来的害怕,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柔声的哄劝。

    “阿霖,我没事,我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顾夜霖紧紧的把安亦晴抱了一下,然后沉默的抬起头,看向南阳。

    南阳正在挣扎着扑灭身上的火,他的裤子已经全被烧为灰烬,一股浓郁的烤肉味向四周散发出来。同时,那怪异的火焰正在向南阳的上半身蔓延。

    顾夜霖的气息冷沉,运转内息就要一掌将南阳劈死。

    “阿霖,不要!”

    安亦晴及时制止了顾夜霖的动作,她握着顾夜霖的大手,看着他说道:“我答应过南天,要把南阳留着让她亲自解决。今天给他这么个教训已经够了。”

    顾夜霖沉默,缓缓收回了手。

    “猫猫,该你了。”安亦晴拍了拍猫二肥的小脑袋,低声说。

    “嗯?什么?什么该我了?我怎么了?”猫二肥摇头晃脑,眼神飘忽不定。

    安亦晴柳眉一挑,“别以为刚才我没看到,那团火球是从你嘴里喷出来的。快把它弄灭,南阳现在还不能死。”

    被拆穿的猫二肥不开心的伸出小爪子挠了挠自己的猫脸,小嘴一张,粉红色的小舌头一伸,南阳身上的火焰 瞬间熄灭。

    见到眼前这惊奇的一幕,安亦晴和顾夜霖 面面相觑,眼中都闪过浓浓的吃惊和好奇。

    没想到猫二肥这小家伙竟然还有这样奇异的能力,它究竟是什么物种?怎么办到的?

    带着这些奇怪的问题,安亦晴满脑袋问号的和顾夜霖抱着猫二肥坐车离开了树林。至于南阳怎么样,他们不想管,也不爱管。

    “嘿嘿嘿,老大,你说那个南阳的裤子被烧没了,手机也被烧坏了,他该怎么回去呀?”车里,猫二肥懒洋洋的躺在安亦晴的怀里,一边鼓捣自己毛茸茸的猫尾巴一边幸灾乐祸。

    “管他呢?大不了摘几片树叶编成裙子挡着回去呗!”安亦晴吃了颗疗伤药,嘴里一点儿都不留情面。

    开车的顾夜霖看了安亦晴一眼,眼中带着笑意。猫二肥听了安亦晴的话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老大你的脑洞怎么辣么大啊?嘿嘿,摘几篇叶子编成裙子,哈哈!早知道就应该把南阳上身的衣服也烧掉,那样才好玩!哈哈哈!”猫二肥笑的肚子痛,蓝汪汪的猫眼里笑出了泪水。

    安亦晴浅笑的看着猫二肥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它。

    “哈哈——呃!老大,你干嘛这么看着我?伦家怕怕!”猫二肥被安亦晴看的浑身发麻,只觉得后脑勺阴风阵阵。

    安亦晴柳眉轻挑,清澈的水眸看着炸毛的傻猫,眼中带着浓浓的兴味和打量。

    “猫猫,你是不是该跟老大说一说那团火是怎么回事儿?”安亦晴当时看的真切,那个小火球不大,约莫有成年女子的拳头大小,是从猫二肥的嘴里喷出来的。如果安亦晴没看错的话,在猫二肥喷出小火球的时候,它额头上的红毛好像是闪了一下。

    =摸了摸猫二肥额头上那缕越来越红的惊艳的红色毛发,安亦晴心中暗忖,难不成这红毛有什么玄机不成?

    “我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呀?本猫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牛逼闪闪亮瞎猫眼的技能。当时我就觉得特别生气呀,那个南阳竟然敢欺负老大你!所以我就一生气,觉得体内有股气,额头一热,那个小火球就跑出来了。老大,我的额头还好吗?有么有被小火球烧焦?”特别在意自己形象的猫二肥心急的摸了摸自己小脑袋上的绒毛,生怕自己白白的小毛毛被火球给烧成黑炭。

    “都好都好,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猫猫,那团火好像对你没有什么作用,你的白白的小毛毛不怕它。”

    猫二肥松了口气,幸好,它美美的形象还在。不过——

    “老大,你说我为什么会吐火啊?本猫活了这么久,也遇到过许多奇珍异兽,但是从来没听说过一只猫会吐火啊……”

    猫二肥的小猫脸上闪过一丝担忧,“老大,你说我不会是什么怪物吧?以后会不会这身白白的小毛毛都不见了,变成个什么绿巨人之类的?不要啊!本猫要漂亮的小毛毛!”猫二肥越想越害怕,前段时间看电视,它了解到有一个绿巨人,觉得那个家伙死丑死丑的。万一它真的变成那个样子……猫二肥担心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

    “不会不会,你看看你那撮小红毛,哪有绿巨人那么丑?放心放心,就算你变丑了,老大也会把你打扮的漂漂亮亮!”安亦晴好笑的揉了揉猫二肥的猫脸,像哄小孩子一样安慰它。

    有了自家老大的保证,猫二肥心里好受了许多,老老实实的躺在安亦晴的怀里不想动弹。

    安亦晴低头注视着猫二肥的小身子,眼底深处划过一丝担忧。小黑的身体出现了异样,现在连猫二肥的身体也开始有变化。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天意?它们几个小家伙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一只温暖干燥的大手轻轻握住安亦晴的小手,在她的手背上轻轻的拍了一下。安亦晴收回思绪,抬头看着仍然在专注开车的顾夜霖,又低头看了看他那紧握自己的右手,心中温暖。

    不管有什么困难,她都会和这几个小家伙一起面对,这就是她爱它们的方式。

    当安亦晴和顾夜霖回到徐家的时候,张玉枫和安之风正焦躁不安的在小别院的客厅里走来走去,就连住在后山老宅的南天也没有回房,坚持坐在沙发上等安亦晴回来。

    “小姐!你可算回来了,有没有出什么事?受伤没有?”张玉枫看见安亦晴,快步走上去,将她从上到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确定安亦晴真的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有阿霖在,怎么可能会受伤?”安亦晴笑眯眯的摇了摇头,目光落在半躺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南天身上,“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觉?是不是不想把身体养好了?”

    “啊啊、啊!”南天手舞足蹈的比划了几下,潜台词是,没良心的臭女人,老娘是在担心你!

    安亦晴浅笑着没有说话,缓步走上去将南天抱起来放到一旁的轮椅上。

    “你也太小瞧我了,我哪里有那么脆弱。南阳今天超级惨,裤子都被烧没了,估计他得摘几片树叶编成草裙穿着回家了。走吧南天,我送你回去睡觉!”

    南阳坐在轮椅上,点了点头,又挥了挥拳头,眼中充满了笑意和赞许。

    臭女人,真够意思!最好把他烧成烤乳猪!哈哈!

    之后的几天过得很瓶颈,上沪市没有再发生什么大事。安亦晴这几天一直在潜心修炼驭龙术,为取得治疗南天的龙鳞做准备。

    她已经和风铃婆婆通过电话,了解了该去哪里寻找龙族的踪迹。

    几天之后的一个深夜,安亦晴和顾夜霖两个人秘密的来到了上沪市的一处还没有开发的海滩。

    龙族,自古以来就是神的代表。它们象征着权利,象征着地位,象征着力量。同样的,龙族也是一个非常具有凝聚力的种族,并且它们从不与人类过多的交流,隐匿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过着属于自己的群居生活。

    作为司徒家族仅存的知情人,风铃婆婆在得知安亦晴需要龙鳞救人之后,将她所知道的有关龙族出没的信息毫不保留的一一道来。

    龙,最喜欢的就是在海边,和大山之中。但是当今这个时代灵气稀薄,许多大海和大山都被人工破坏,灵气早已经消失殆尽。所以龙族能够在世间生存的地方并不多,只需要施展驭龙术一看龙气的稀薄程度,便能知晓哪里有龙的存在。

    天黑之后,安亦晴坐在上沪市最高的建筑之上,施展驭龙术,整个上沪市的龙气分布尽收眼底。

    她现在所处的这片野海,正是上沪市龙气最为浓郁的地方。

    九月份的上沪市空气非常闷热潮湿,没有被人工开发过的大海波涛汹涌,散发着独属于大自然的气息。安亦晴站在怪石嶙峋的海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盘膝而坐。

    她轻闭双眼,气沉丹田,体内的龙气开始按照路线运转。

    顾夜霖静静的站在安亦晴的身后,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防止有心人来犯,为安亦晴扫清后顾之忧。

    许久之后,安亦晴缓缓睁开了眼睛,此时在她的眼中,这片大海早已不是原来的样子。

    龙气,浓郁的紫色龙气笼罩着整个海面,伴随着清澈的海风缓缓飘动。

    安亦晴被如此美好的景色迷住了眼,心中不由得赞叹,紫气东来果然是最为壮观的奇景!

    龙气已出,安亦晴按照驭龙术中所写的,运转口诀开始与龙族进行沟通。

    深夜的海面浪潮涌动,安亦晴盘膝坐在石头上嘴里默念着什么。顾夜霖低头专注的看着她,忽然猛的抬起头,冰冷的黑眸凌厉的看向大海远处。

    与此同时,安亦晴睁开了眼睛,嘴里停止里默念。

    滚滚紫色龙气之中,一个模糊的身影在黑夜里渐行渐近。伴随着它的出现,天空上聚满了云朵,遮住了一轮明月娇羞的脸。

    海面上的浪花更加翻腾,那个身影越来越明显,顾夜霖感受到那强大的气息,脚步一错挡在了安亦晴的前面。

    这时安亦晴也站起了身子,双目淡然的看向远处。紫色的龙气之中,那个身影前行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功夫,安亦晴便看到了它的相貌。

    这是一只红龙,它通体火红,身形庞大,大大的龙头上两只龙眸好似铜铃一般。它的周身龙气氤氲,看向安亦晴时眼中闪过令人心惊胆战的精光。

    “何人动用驭龙术唤我?”红龙的声音低沉有力,许是它可以压低了音量,所以声音传的并不远。

    这是安亦晴和顾夜霖两个人第一次见到龙族,心中都充满了赞叹,不愧是华夏国至高无上的神话,果然非同凡响。

    “是我!龙族前辈,是我擅自使用驭龙术将您召唤出来。”安亦晴上前一步,礼貌的点了点头。

    红龙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安亦晴,眼中闪过疑惑,“小丫头,你不是司徒家的人。”

    “不错,司徒家已经不再是驭龙族,我是司徒家的外姓传人,安亦晴。”

    “怪不得!”红龙恍然大悟,大脑袋点了点,倒是有些蠢萌蠢萌的可爱。

    “小丫头,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红龙吹了吹自己的龙须,在半空中打了个滚,好奇的问。

    安亦晴嘴角一抽,看着打滚的红龙,总觉得好像哪里出了问题。

    “咳,晚辈有件事情想得到前辈的帮助。”轻咳一声,安亦晴脸色一正,“我有一个朋友受了很严重的伤,需要用龙鳞作为药引。前辈,这次我冒昧前来是想向龙族讨要一片龙鳞,希望前辈能够满足我的心愿,晚辈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唔,龙鳞?”红龙眨了眨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睛,忽然人性化的用爪子在自己的身上挠了两下。

    安亦晴嘴角又是一抽,这只龙前辈为啥和她想象中的有些不一样?

    “哦,我明白了,你说的是这个吗?”红龙忽然在身上拔下了一片龙鳞,那鲜红晶莹的晶体鳞片在漆黑的夜色中闪耀着夺目的光芒。

    安亦晴的脑仁儿开始隐隐作痛,这龙鳞这么容易就弄到手了?

    “咳,就是这个,不知前辈……”

    安亦晴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怒吼从上空传来——

    “红叶,你给老子滚回来!稍微不留神你特么竟然自己跑出去了,竟然还给老子下药!今天老子非得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红龙听到这个声音身体一僵,额头一滴大大的汗珠落下。它低下大脑袋,伸出爪子将那片龙鳞扔到安亦晴面前,对着她眨了眨眼,呼呼的吹了几口气。

    “这个你拿去救人哈,我先跑路了。以后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对啦,看好你身边的这个男人,他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神魔体,一将功成万骨枯。小丫头你真有眼光,嘻嘻!”

    红龙跟安亦晴笑嘻嘻的说了一番话,挥挥爪子飞走了……

    安亦晴弯腰捡起被扔在地上的龙鳞,那晶莹的红色仍然在夜色下闪着夺目的光芒,好看的让人睁不开眼睛。但是她现在并没有心情看这等美景,安亦晴的脑子里现在全是问号,对那条不按照常理出牌的红龙哭笑不得。

    她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拿到龙鳞了?就这么容易?之前的准备工作全都白做了?她准备的一大堆说服龙族的腹稿全都没用了?

    安亦晴眨巴眨巴眼睛,看了一眼同样感到莫名其妙的顾夜霖,嘴角不停的抽搐。

    “阿霖,你有没有觉得刚才那位前辈的脑子有点儿……”脱线……、

    顾夜霖眼中带笑,赞同的点了点头。

    何止是有点儿脱线,那条红龙的脑回路应该不太正常,难不成这世间的龙族全都是如此有趣?

    看着手中火红的晶体,安亦晴不由得对那神秘而遥远的龙族产生了兴趣。如果以后她能经常与红龙那样的大家伙们为伍,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神魔体,是什么东西?

    安亦晴的眉心微微一皱,将这件事情埋在了心中,跟顾夜霖离开了这片野海。

    在他们两个人走后不久,海面上空出现了两道身影。如果安亦晴此时在这里,就会认出其中一个正是刚刚送给他们龙鳞的红龙,名字叫红叶。

    站在它身边的是一条通体漆黑的黑龙,它的体积比红叶要大一圈,周身围绕的龙气更加浓郁。

    “千年难得一见的神魔体啊!还有那个小丫头,也不是个等闲之辈。估计这两个人就是老黑在京都遇到的那两个小年轻了!唉,天下要乱了!”黑龙摇了摇硕大的脑袋,一边吐着龙气一边感慨万千。

    红叶看了看已经安亦晴消失的方向,又伸出爪子挠了挠自己的身体,“唔,那个小丫头好玩。”

    “好玩!好玩你妹啊!死红叶你竟然敢擅自把龙鳞交给一个人族!你是不是活腻歪了?!如果让族长知道,当心你吃不了兜着走!”黑龙伸出爪子一巴掌拍在红叶的龙背上,鼻子里不停的吐着龙气,显然是被这只脑回路异常的红叶气了个够呛。

    “哎哟,不就是块龙鳞吗?族长顶多给我关个紧闭,我还怕那个老家伙不成?”红叶无所谓的翻了个白眼,“再说了,那个小丫头可是这世间唯一的驭龙族传人,以后我们龙族早晚会和她打交道,还不如现在沟通沟通感情,以后在一起生活起来也融洽一些。再说了,那个男人可是大名鼎鼎的神魔体啊!就连我们龙族都比不过的神魔体!”红叶的两只龙眸中全是崇拜的星星,很显然“神魔体”这三个字让它向往已久。

    黑龙没好气的白了红叶一眼,却没有再说什么。它担忧的望着安亦晴和顾夜霖消失的方向,神魔体,还有那个驭龙族唯一的传人,难道这个世界又要乱套了吗?

    安亦晴和顾夜霖并不知道离开之后海面上所发生的事情,他们开车回到了徐家之后,安亦晴便一头扎进上古空间,开始潜心炼制南天的疗伤药。

    南天的伤主要是腐烂的皮肤和被烫坏的声带。其实如果是普通的伤,单凭安亦晴的整容技术完全可以治好。但是坏就坏在南天的身体不仅被野狗咬坏了,还被浸泡了醋酸,导致肌肉无法再生。

    龙鳞,是世间罕见的奇珍异宝。它有一个功能就是促进万物再次生长,再配合上生灵泉的再生功能,南天的皮肤和声带就有救了。

    其实,安亦晴完全可以通过自己高超的整容技术给南天换一张脸,但是这一定不是南天想要的,也不是安亦晴自己想得到的结果。所以,她宁可麻烦一些,让南天损坏的肌肉重新生长,变成原来的样子。

    安亦晴在上古空间中一口气呆了一个多月,大概是外界一个礼拜的时间。她整整练废了三炉丹药,最后拼劲全身的精神力终于将药丸炼制成功!

    “南天,这个药丸你每天服用一颗,这个用来涂抹身体,三天之后,你就能彻底好了。”

    南天颤抖着双手接过安亦晴手中的药盒,她激动的看着安亦晴,眼中带着不知所措。

    “傻丫头,你害怕什么?难道不相信我?”安亦晴笑着拍了拍南天的脑袋,“等你好了之后,我们一起去把老爷子救出来,然后夺回南家。南天,你是经历了苦难的姑娘,以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打倒你了。”

    南天点了点头,将安亦晴对她的所有好全都牢牢的记在心里,刻在骨子里。

    三天之后,南天站在穿衣镜前,任由徐家的医护人员将她身上的绷带全部拆开。

    镜子里,南天因为被疯狗咬掉了眼皮的眼睛已经恢复如初,新肉已经长了出来,变成了和以前一样漂亮。白色的绷带缓缓拆下,一旁的安亦晴看着南天的身体,欣慰的点了点头。

    “南天,睁开眼睛看看你自己。”

    南天的眼皮不着痕迹的抖了抖,缓缓睁开了眼睛。她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雪白如玉的身体,和以前一样凹凸有致的身材,丰胸翘臀,比原来还要白皙的脸庞,没有任何疤痕。

    南天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这每一处皮肤,都曾经被野狗和醋酸折磨的不成样子。当时的疼痛她记忆犹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是刻到骨子里的仇恨。缓缓的捂住脸,南天喜极而泣的眼泪顺着手指指缝无声的流出。

    安亦晴浅浅的笑着,眼中带着欣慰和心疼。她走上前轻轻的抱住南天,就好像姐姐一样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肩膀。

    “一切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南天,一切都过去了。”她的声音轻柔,好似临睡前的吴侬软语。

    南天点了点头,伸手紧紧的抱住安亦晴,用尽了此生最大的力量。

    “臭女人,谢谢你!谢谢你!”南天的声音哽咽,感动中带着她对安亦晴特有的感情。

    安亦晴无声的笑了,她知道,这个饱受磨难的姑娘又一次找回了自我,她经历了一次新生,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南家老宅的大堂中,徐天佑夫妻、顾夜霖、蒋榆等人全都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等待奇迹的到来。

    当安亦晴拉着穿戴整齐的南天出现在大堂中时,大家全都被这个破茧重生的姑娘惊呆了。

    妙!简直是太妙了!光从脸上根本看不到任何疤痕!也没有任何整容的僵硬感,完完全全和以前一模一样,甚至皮肤比以前还要好!

    “太好了!南天小姐终于彻底康复了!”柳若华第一个反应过来,替南天高兴不已。她是女人,怎么可能不清楚一张脸和细腻的皮肤对女人来说有多么重要。太好了,这个饱受磨难的姑娘终于苦尽甘来了!

    “南小姐,恭喜你身体康复。小晴妹子,你的医术大哥佩服!”徐天佑向安亦晴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礼貌的向南天道了声恭喜。

    蒋榆也赞同的点头,“帮主的医术出神入化,之前叶老回京都的时候我还担心帮主一个人应付不来,没想到啊!我终于知道叶老为什么能放心回去了!”蒋榆回想起叶成弘在临走前留给他的眼神,苦笑不已,看来他对自家这个小帮主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安亦晴浅笑着接受大家的夸赞,不浮不躁,没有任何沾沾自喜。

    南天听到大家对自己容貌的夸赞和恭喜,有些害羞的想揪一揪头发,却忽然想起来自己因为受伤,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大大的电灯泡。

    “徐家主,徐夫人,这段时间真是麻烦你们了。真的很谢谢你们对我的帮助。”南天感激的对徐天佑和柳若华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南小姐,你说的哪里话。你是小晴妹子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都不是外人,有什么谢不谢的?徐家虽然不如南家实力雄厚,但是南阳想要潜入徐家要人也得掂量掂量。你就放心住在这儿,绝对不会出危险!”徐天佑连忙将南天扶起来,热情的说道。

    南天感激的点了点头,将徐家夫妻二人的恩情记在心中。患难见真情,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看得出究竟谁对她是真心好。

    为了庆祝南天大病初愈,徐天佑和柳若华张罗着在徐家举办了一个小型宴会,参与者只有他们夫妻,还有两个小包子,安亦晴和顾夜霖,十三血将还有青帮的人。没有那么多客套,没有那么多虚情假意,一顿饭,尽是欢声笑语。

    夜晚,安亦晴和南天两人坐在南天卧室的大床上。

    “南天,这是前几天老爷子交给我的令牌,我觉得还是交给你保管比较好。”安亦晴将那块能够调动南家老祖宗的令牌叫到南天手中,这几个晚上她一直思来想去,觉得自己何德何能拥有这样大的权利,还是交给应该拥有它的人才合适。

    “臭女人,老头子让你收下,你就好好的收下。”南天摇了摇头,反手将牌子又塞回安亦晴的手中,“这一次如果没有你,我和老头子的命就都没了,南家也不复存在,这块令牌也会随着老头子一起入土。如果不是你,就没有南家,你是这世上最有资格拥有它的人。更何况老头子不是说了吗,等以后把南家夺回来,你就是客卿长老,地位等同于家主。所以这块牌子你拿着才是最合适的!”

    ------题外话------

    万更哦~万更哦~公子的小宇宙爆发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320章 脱线的红龙(万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320章 脱线的红龙(万更)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