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272章 安培岚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272章 安培岚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没有人知道安家人究竟是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强大,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究竟用了什么办法。

    不是没有狠毒之人想要对安家的秘密一探究竟,但是安家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安亦晴训练出来的一百八十血卫军绝对不是好相与的!

    安家,已经在所有人都没注意的情况下,彻底变得强大起来!而作为中心人物的安亦晴,则再一次名扬古武界!

    而此时,作为话题中心人物的安亦晴,正谋划着一件大事。

    夜,深沉,伸手不见五指。

    京都西城区,夜色酒吧,沐云会的第二大堂口的据点,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在堂口据点不远处的马路上,几辆不起眼的小型面包车熄火停在那里。

    在为首的那辆面包车里,一双阴狠毒辣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夜色酒吧的大门。

    现在已经是凌晨一点多,正式夜生活最精彩的时候。酒吧门口人来人往,许多醉生梦死的男男女女勾肩搭背进进出出,释放着白天从未有过的激情。

    就在这时,几辆黑色的宾利车缓缓停在酒吧门口。站在门口的接待生急忙扔下手中的工作,小跑着赶了过来。

    为首的宾利车门被打开,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一板一眼的从车上走下来。他们的眉间全都带着浓浓的杀气,一看就知道是经历过真正的血的洗礼。在那魁梧的身材下,是能够摧毁一切的钢筋铁骨,而最令人在意的是他们的腰间全都鼓鼓的,似乎系着什么东西。

    这时,第二辆宾利车的车门缓缓打开,一个身材挺拔的黑衣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

    是阮皓!

    他走下车之后,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打开后车门,将里面的人迎了出来。

    温润如玉的俊颜,和煦清远的黑眸,如沐春风的微笑,一袭白衣在黑夜中更显飘逸。

    他,便是沐云会的当家,坐稳欧洲黑道龙头第一把交椅的段塘!

    夜色酒吧的人看到段塘都有些激动,他们的当家日理万机,很少有亲自下来巡视的时候。在沐云会众人心里,段塘就是他们的信仰,他拥有着无穷的智慧和能力,让人心服口服。

    “当家,您请进!”夜色堂口的负责人绰号叫黑豹,他在二十年前就来到了沐云会,一直忠心耿耿。

    段塘淡淡的点了点头,带着笑意的黑眸不着痕迹的在四周扫了一圈。

    “今天闲来无事,忽然想来这里走走。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理会我。”

    黑豹恭敬的点了点头,将周围的人遣散,亲自领着段塘走进酒吧。

    不远处的面包车里,阴狠毒辣的眸子微微眯起,眼中流露出一丝嗜血的凶光。

    “动手!”

    一声令下,几辆面包车的门全都猛地被打开,一群头戴黑色面巾的人杀气腾腾的冲了出来。

    就在他们冲出来的同一时间,周围许多大大小小的车中也迅速冲出来许多人,就连许多行走的路人也忽然变成了嗜血的恶魔。

    夜,深沉,杀戮一触即发!

    站在夜色酒吧周围的男男女女看见气势汹汹的黑衣人,纷纷尖叫着四处逃窜。守在夜色酒吧门口的几个接待生见到这种情况,差点儿吓得魂飞魄散,纷纷连滚带爬跑进酒吧将大门死死关上。

    此时,由于段塘的临时到来,夜色酒吧刚刚将场子清空。大门外的行人已经全被黑衣人吓跑,整条街道上全都静悄悄的。

    一百多名黑衣人迈着无声的脚步,仿佛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的向夜色酒吧移动。酒吧的大门紧闭,里面没有一点儿声音,似乎根本没有人一般。

    为首的黑衣人双眸狠辣,他右手握拳,猛地一挥,一百多名黑衣人迅速分成四组,手中的冲锋枪和匕首握紧,仿佛脱缰的野马一般迅速向夜色酒吧攻去!

    就在这时,紧闭的酒吧大门忽然打开,一身黑衣的阮皓出现在门口,在他的身后,段塘优雅的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的喝着红酒。

    为首的黑衣人瞳孔一缩,一种不好的预感忽然冒了出来。

    “糟糕!中计了!快撤!”

    话音刚落,在黑衣人的周围,数十名身着黑色劲装的男人手持着机械弓弩,仿若夺命的幽灵一般猛地出现!

    他们的目光冰冷无情,身上浓浓的内息压的人喘不上起来。上膛,拉弓,几十人的动作仿佛在同一个拍子上,整齐而迅速的搭好弓弩。

    箭在弦上,此时不发,更待何时?!只听一阵“唰唰唰”的破空声响起,锋利的箭就好似漫天星火一般,要人性命!

    为首的黑衣人看着向他飞来的利箭,瞳孔骤然锁紧,转头看向身后的众人。

    阮皓和段塘看的一清二楚,那个黑衣人身后的那一百多个人,竟然在如此危险的情况下,一动不动!

    微微眯了眯好看的眸子,段塘的心中了然,看来小丫头的猜测是正确的,这土门的确是黑龙会无疑!

    提起安亦晴,段塘忽然有些出神,他想起了她去上沪市前一天两个人的对话。

    “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会带走阿风他们,一百八十血卫军我原封不动的留在京都。一是为了保护我的家人和公司,二是为了给沐云会对付土门提供一份力量。如果我预测的没错,土门最近一段时间应该会有大动作,我会着手安排人调查。”

    “丫头,你不必为了这件事劳心费神,我可以搞的定。”、

    安亦晴摇了摇头,“你不懂,土门是黑龙会,黑龙会是土田家在华夏国的傀儡。你还记得当初我们两个吃饭遇袭那次吗?那种没有痛觉的药人土田家要多少有多少。我研究这种东西研究了好久,最近才想出了对付他们的办法。”

    看着陷入沉思的段塘,安亦晴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圆形盒子。

    “这是对付药人的东西,我能提供的帮助只有这些,剩下的部分还得交给沐云会来完成。”

    “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足够了。”

    段塘的思绪渐渐从回忆中拉了回来,看着门外被安亦晴的五十血卫军围剿的土门帮众,向阮皓使了个颜色。

    阮皓心领神会的点点头,伸过背在身后的双手。在他的手心中,赫然就是安亦晴之前交给段塘的那个黑色的圆形盒子!

    盒子打开,一股白色的粉末随风飘散,缓缓在血卫军和黑衣人中弥漫开来……

    片刻之后,为首的那个黑衣人忽然察觉到了不对劲。他的身体好像……变得迟缓了!

    看看周围的同伴,黑衣首领的后背忽的冒出冷汗,他们的动作竟然全都变慢了!

    阮皓看时机差不多,猛地一个挥手,埋伏在四周的沐云会帮众纷纷向黑衣人攻去。

    一场战斗,以一种绝对失衡的状态华丽落幕!所有黑衣人全部被捕,统统被段塘关进了沐云会的刑堂之中!

    上沪市,凌晨两点多,徐家老宅小别院的灯还亮着。

    安亦晴已经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坐了好几个小小时,安之风几人则默默的坐在另一边。

    忽然,悦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安之风迅速接通手机。

    他低声说了几句,神色一松,挂断了电话。

    安亦晴笑眯眯的看着挂断电话的安之风,毫不吃惊的问了一句:“事情搞定了?”

    安之风点点头,眼神里满满的全是崇拜。

    “小姐,您真是再世女诸葛啊!就连今天晚上土门会攻打沐云会都能猜得到!您究竟是怎么想到的,跟我们说说呗?”安之火满脸期待。

    安亦晴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什么再世女诸葛?我哪有你说的那么神乎?我只不过是之前让小雨调查了一下黄毅最近的动作分析出来的罢了。而且,我还有一件事情要证明。”

    “什么事情?”安之风几人问。

    安亦晴凉凉一笑,“段瑭今天去夜色酒吧是下午才决定的,土门的人怎么就那么碰巧埋伏在那里?这绝对不是巧合!”

    安之风倒抽了一口凉气,“小姐,您的意思是沐云会有内奸?!”

    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沐云会占据欧洲黑道龙头,牵一发而动全身,随便一个纰漏就会造成生命危险。

    “我想不出其他的可能性能够将段瑭的行踪这么快就漏出去,沐云会不仅有内奸,而且这个内奸肯定是高层核心人员!”

    安亦晴的水眸轻轻眯起,眼中流露出寒光。土门的人都已经被抓起来了,那些个药人估计也拷问不出什么。下一步该如何揪出内奸,就要看段瑭的本事了。

    一夜无话。

    翌日,沐云会和安亦晴共同合作,以五十人将土门一百多人瓮中捉鳖,不费一兵一卒便将其拿下的消息不胫而走,整个华夏国黑道都震惊了!

    沐云会的实力他们都是知道的,但是安亦晴的手底下究竟在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多强悍的兵马?!

    她和沐云会合作,是不是意味着要在华夏国的黑道上掺和一脚了?!安老爷子能同意吗?上面的一号二号能同意吗?顾家又是个怎样的态度?

    大家纷纷沉默,等待着几位大咖的表态。

    然而令他们吃惊的是,一个多星期过去了,一号二号一直保持沉默,什么话都没有,安老爷子每天遛鸟逛花园,根本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而顾家,更是一个字都没提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难道都默认了安亦晴插足华夏国黑道吗?

    然而,此时把大家折腾得云里雾里的关键人物,正站在上沪市最大的古玩街上,和一家翡翠店吵得不可开交。

    不,准确的来说,是安亦晴一直沉默着听对方不停的聒噪。

    “新人就该有新人的规矩,别以为占据了北方市场就能够在上沪市为所欲为!我们这儿可不是谁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按照我说的条件做,我保证你在古玩街占有一席之地,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站在安亦晴面前的是一个穿着花色衬衫的男人,他的身高大约在一米八左右,脖子上带着明晃晃的金链子,嘴里叼着粗粗的雪茄,一副暴发户的模样。

    这个男人是这条古玩街的一霸,也是最大的玉明斋的二老板,邵强。

    玉明斋,是华夏国南方玉石零售行业五大品牌之一,创始人叫邵兴,今年三十九岁,他有一个弟弟叫邵强,今年三十四岁。

    邵兴和邵强父母早亡,两个人相依为命多年。从街头的小混混凭借着一声投机倒把的本事,硬是折腾成了今天这个成功的企业家。由于他们两个出身黑道,认识很多人脉,所以玉石界不管谁见了他们都会客气几分。这也是他们成功的原因之一。

    而邵强,作为邵兴唯一的弟弟,一身痞气犹在,是所有业界同行们最头疼最恐惧的存在。

    安亦晴的玉元斋刚刚装修完毕,准备开业,恰巧被来店里巡视的邵兴撞了个正着。他当即拿出一份合同,非逼着安亦晴签下去。

    看着合同上“凡古玩街店家,每月上缴给玉明斋百分之三十五的营业额,均保证其安危”这一段话,安亦晴不由得冷冷的笑出了声。

    “这位先生,现在是法治社会,你是不是收保护费收错地方了?上沪市的古玩街什么时候变成你家开的了?”

    “哈哈,小丫头片子,听你的口音应该是从京都那边来的吧?上沪市有上沪市的规矩,在这行里,我邵强说一不二!你要是想在这里干下去,就老老实实给我交钱!不然老子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给你三天时间考虑,三天后我来收合同!”

    说罢,邵强将合同随手扔在安亦晴面前,带着人大摇大摆的离开。

    邵强走后,安亦晴凉凉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合同,抬腿走到椅子上坐好,还不忘在合同上印下一个脚印。

    “好好的地方就被这种垃圾给搅和了。小姐,这个邵强究竟是什么来头,我感觉这条古玩街的人都特别怕他。”安之风将地上的合同捡起来,看都没看,直接团吧团吧扔到了纸篓里。

    “当然怕,自古商人怕黑道。邵兴和邵强两个人在上沪市黑道的身份不一般,没人敢去惹他们。”

    安之风一愣,“这么厉害?到底是什么身份?”

    安亦晴端着茶杯,眼睛微眯,寒光四射,:“邵兴和邵强,是上沪市青帮现任帮主的干儿子!”

    安之风恍然大悟,怪不得这么嚣张,原来是大名鼎鼎的青帮帮主的干儿子!

    青帮,上沪市历史悠久的黑道龙头,最有名的要属几十年前的老帮主杜月笙。自从杜月笙去世之后,虽然青帮不再像之前那样辉煌,但是多年的沉淀犹在,仍然稳坐上沪市黑道第一把交椅。

    十年前,邵兴和邵强兄弟二人只是青帮一个堂口的两个帮众,却在一次火拼中救下了差点儿丢了性命的青帮帮主龙世天。自此之后,平步青云,直接被龙世天带到了身边。

    当时已经五十四岁的龙世天非常看好邵兴和邵强两个兄弟,邵兴的精明和邵强的狠辣是他最喜欢的。几年之后,邵氏兄弟二人战功赫赫,名声大震,龙世天便顺水推舟将他们收为义子。从那以后,上沪市便成了这两个兄弟的天下。

    “原来这两个兄弟竟然有这样大的背景,小姐,您的运气真好啊!”

    安之风说的不是气话,也不是反话,他是真的在感叹安亦晴的运气好。因为在安亦晴的计划中,第一步就是要创造一个立威的机会。

    这不,玉元斋刚装修完,这个机会就自己送上门来了。

    安亦晴笑眯眯的点点头,对今天的事情非常满意。她正愁着不知道该找谁的麻烦,竟然有人上赶着送上门来让她收拾!

    很好!那个邵强简直就是她的福星。

    “小姐,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安之风问。

    “什么都不用做,等着三天之后开业大吉就行了。一会儿玉生哥过来,你们几个要保护好他的安全。我先去斌子那儿看看,小枫,跟我一起去。”

    张玉枫连忙放下手中的工作,几个箭步跟上安亦晴的步伐。

    低调的奥迪车中,张玉枫坐在驾驶席上安静的开着车,安亦晴则坐在后排座位上出神的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

    来上沪市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华夏制药的进展很顺利,已经在这里初露锋芒,只等造势一起,便能彻底打入上沪市的市场。倒是玉元斋有些麻烦,安亦晴来之前调查过上沪市的势力分布,邵兴和邵强的邵氏集团绝对是最难啃的骨头。玉元斋想要打入南方市场,邵氏集团早晚会成为最大的敌人。

    这是安亦晴没有想到,这个敌人会出现的这样快。

    不过也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些事情是不能躲的。她倒是要看看,上沪市的天下究竟和京都差了多少!

    心中战意澎湃,安亦晴的双眸中泛着冷光。缓缓的,她轻轻皱了皱眉头,眼中划过一丝忧虑。

    她不怕生意场上的事情,她担心的是徐家的事!、

    那个方华在临死前说的话,她总觉得是在预示着什么。安亦晴有一种预感,这件事情将会变成她最大的心腹大患!

    r国东都,首相官邸位于千代田区,在它的旁边,一座古老而恢弘的府邸庄严屹立。

    这座府邸是r国全国人民都知道的地方,安培家的主宅。

    安培家族,r国最大的阴阳师家族,流传至今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其中最著名的人物自然是安培晴明,一代阴阳师大家!

    阴阳师,起源于华夏国,广泛流行于r国,并形成其独特的r国神道的一部分——“阴阳道”。阴阳师是占卜师,亦或是幻术师。他们不但懂得观星宿、相人面,还会测方位、知灾异,画符念咒、施行幻术。对于人们看不见的力量,例如命运、灵魂、鬼怪,也都深知其原委,并具有支配这些食物的能力。

    阴阳师操控式神是阴阳术师的主要法力技能。式神,为阴阳师所役使的灵体,其力量与操纵的阴阳师有关。有通过封印函定下契约书的,有通过结印方法相符的,有以朋友关系自愿递交,可以剪纸而成形,只要念出约定的咒语,随时控制召唤出来,连人的魂魄都可以使用,也有以活的生物为凭借作为式神。

    在r国,除了首相和天皇之外,阴阳师的地位极高。

    而此时,在安培家主宅的门前,三个身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正焦急的等在那里。

    片刻之后,大门缓缓开启,一个年约五十多岁的老人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土田家主,实在抱歉,我们家主说了,贵家族和安亦晴之间的恩怨安培家不会参与。我们安培家已经今非昔比,早已不是晴明老祖宗在世时的盛世,实力早已大大缩水。还请您见谅,慢走,不送。”

    说罢,老人没等对方回话,迅速走进院子重新将大门关上。

    三个男人瞪着紧闭的大门看了一会儿,不甘心的转过身。如果此时安亦晴在,一定会对其中的一个男人非常眼熟。

    因为他就是土田家族的现任家主,土田一郎。土田一郎和之前安亦晴杀掉的土田三当家土田正雄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他们的长相已经达到百分之八十的相似度!

    而跟在土田一郎身后的,一个是许久未露面的土田小犬,另一个是土田家族的二当家,土田信。

    土田家出动了两个最重要的人物来安培家,为了就是前来寻求帮助。

    因为这几个月,土田家着实不好过。

    虽然安亦晴没有死,但是爱她如命的顾夜霖怎么能让土田家消停。既然现在还不能杀了他们,那就迂回着打压吧。

    于是,一场针对土田家族产业的疯狂打压正式开始。

    顾夜霖的势力有多庞大,即便顾老爷子也说不好。曾经有人说过,顾夜霖的真正实力完全可以创建一个小国家。土田家现在终于体会到了他的强大。

    这几个月,土田家的生意一度跌入谷底,股票几度跌停,许多经常往来的大客户忽然就断了合作。不仅如此,土田家在华夏国的许多据点全都受到了惨烈的袭击,死伤无数。

    顾夜霖看着不吭声,却在暗地里捅了土田家无数把刀子。

    所以,在无奈之下,土田一郎只好亲自登门拜访,寻求安培家的帮助。

    “家主,实在不行我们再联系一下华夏国的那个老不死吧?”土田小犬被毒辣的太阳晒得汗流浃背,豆大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淌。

    “哼!以后不要再在我面前提他!没有了那个老不死的支持,我们还有秦寒可以用!给脸不要脸,既然不想合作,那就干脆两败俱伤好了!”土田一郎越想越气,之前他三番五次的向那个老不死的表达友好,却都被吃了闭门羹。想他堂堂土田家族的家主什么时候那样低声下气过,不过是个残废的老头子,竟然如此猖狂!

    土田小犬张了张嘴,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安培大宅中,刚刚打发走土田一郎的那位老人缓缓走进正厅。

    他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恭敬的跪在榻榻米上。他的双眼垂下,余光看向右前方的屏风。在那白色的屏风后面,一个模糊的身影端正的坐在那里。

    “家主,土田一郎已经走了。”

    “嗯,知道了,下去吧。”

    屏风后面的人淡漠的开口,好听的声音透过屏风传进老人的耳中,然后又击打在他的心头。

    心中深深的叹了口气,老人的双眸中划过感叹。他们的家主,应该是出了晴明大人之外,安培家最出色的阴阳师了!年仅三十一岁的年纪就拥有了多个顶级式神,即便是当初的晴明老祖宗也没有过这样神速的进步。

    ------题外话------

    新人物,美男哦!

    重生之暗夜千金

    一声巨响,冷暖重生了,重生在六年前。

    这一次,她誓要让那些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只是··,少女精致的小脸瞬间暗淡,那个霸道小气,宠她如命的男人,为何就这么消失了?整整的错开了她的人生

    她曾是他放在心间宠的女孩,手中的宝,可是一场阴谋,犹如剜心之痛,让他失去了她,失去了一切。

    涅槃重生,一颗缺失的心,能否在冥冥的指引中,找到那唯一的归属。

    这是神秘异能家族少女,一路斗智斗勇,一对一,爽文,宠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272章 安培岚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272章 安培岚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