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271章 你和你的家人,都将成为奴隶!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271章 你和你的家人,都将成为奴隶!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徐天佑安排的人很快便将方华带到一个干净的房间里,此时她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脏兮兮的,长长的头发乱七八糟的窝成一团,脸被长发盖住,看不清面容。

    方华很安静,安静的好像没有呼吸一样,这是安亦晴对她的第一个印象。

    紧紧的盯着方华观察了一会儿,安亦晴决定走上前细细查看一下。

    “小晴妹子,别去。方华总是忽然发疯,容易伤到你。”徐天佑一把拉住安亦晴的胳膊,不让她走。

    安亦晴回头看了徐天佑一眼,浅笑着摇了摇头:“她再疯,也只是个普通人,难不成还能打得过我这个半神初期的修武者吗?大哥放心,我是个医生,自然知道怎么对付她。”

    徐天佑张了张嘴,犹豫了半天,最后缓缓松开了安亦晴的手。

    安亦晴抬起脚步,缓缓向方华走去。她的每一步韵律整齐,声调一致,就好像是踩着鼓点走在钢丝上一样。

    站在她身后的徐天佑和柳若华夫妻二人出神的盯着安亦晴的步伐,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眼神开始涣散了起来。

    ……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晕?……

    徐天佑和柳若华两人使劲儿摇了摇脑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运转内息让自己的灵台恢复清明。

    看着安亦晴继续行走的步伐,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的是满满的震惊。

    这种步伐……竟然能将人催眠!

    徐天佑和柳若华后背一阵发凉,如果今天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安亦晴而是敌人,是不是他们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徐家夫妻二人对安亦晴的佩服更多了一分。

    顷刻间,安亦晴迈着沉稳的步伐走到了方华的面前。此时的方华已经在安亦晴的催眠下彻底失去了知觉,躺倒在地上。

    伸手轻轻拨开挡在脸上的头发,安亦晴第一次看清了这个女人的容貌。

    算不上天姿国色,也没有柳若华大家闺秀般的高贵气质,充其量也就是个清秀的小家碧玉罢了。在灰蒙蒙的尘土下,可以看得出方华原本的皮肤很白,纤细的眉,细长的眼,秀气的鼻子,红润的樱桃嘴。方华算不上绝色,但是绝对是会让男人产生保护欲的那种女人。

    这样的女人,足以成为任何一个同性的威胁。若不是徐天佑心正,恐怕今天坐在徐家家主夫人位置上的,就说不好会是谁了。

    微微眯了眯眼,安亦晴的水眸中流露出一丝冷意。就是这样一个女人,在最好的姐妹怀孕的时候,企图勾引她的丈夫,并且给这个姐妹下了毒。

    想起当初第一次见到徐子方和徐爱圆时两个人苍白的小脸,安亦晴就对这个方华恶心至极。

    这样的恶毒心肠,即便是长了一张楚楚可怜的脸,也只能是一副无用的皮囊!

    不想再多看她,安亦晴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副特制手套带上。这样的女人她不屑用自己的双手来触碰,太脏!

    在徐天佑和柳若华的注视下,安亦晴先是仔细的为方华检查了一下身体,然后又用透视眼将她的身体仔细查看了一番。

    “小晴妹子,检查的怎么样?”徐天佑急切的问。

    “脉象混乱,方华的确是疯了,不过她不是受刺激疯的,而是被人弄疯的。”安亦晴没有抬头,伸手扒开方华的眼皮看了看。

    “被人弄疯的?!怎么会?!她明明是在我和若华的面前忽然疯掉的,当时现场并没有其他人啊!”徐天佑不可置信的惊呼。

    “唔,想搞疯一个人有很多种办法,下毒,下蛊,操控离魂术等等很多种办法。只要把握住时机,操控者可以随时随地让她疯掉。”

    能让一个人变成疯子的办法简直太多了,安亦晴自己就有几十种办法远程遥控让一个人彻底失去理智。所以,方华忽然变成了一个疯子,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徐天佑夫妻第一次听说一个人可以用下毒之类的方式将一个人搞疯,他们缓了半天才回过神来,脸色阴沉的吓人。

    “妹子,按照你的检查结果,在徐家里一定还有叛徒是不是?”能在那么恰好的时机将方华弄疯,除非是时刻能够观察到他们的徐家人,徐天佑想不出别的人来。

    安亦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大哥你先别急,我试一试看看能不能从她嘴里套出话来。”

    徐天佑点点头,“好,那就麻烦妹子了、”

    看着昏睡中的方华,安亦晴的目光渐渐沉了下来,嘴里念念有词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几分钟后,徐天佑夫妻二人吃惊的发现一直昏迷的柳若华忽然睁开了眼睛!她的双眸有些无神,两只瞳孔中是深不见底的黑色,看得人心里瘆得慌。

    “你叫什么名字?”安亦晴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

    方华目光呆滞,面无表情,好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将嘴巴一张一合,“我叫方华。”

    “你今年多大了?”安亦晴又问。

    “三十三。”

    “你喜欢的人是谁?”安亦晴的目光紧紧的盯着方华的眼睛。

    方华的双眸仍然无神,嘴巴一张一合,“我喜欢徐天佑。”

    “在柳若华怀孕的时候,你是不是给她下了慈母泣?”安亦晴继续问。

    “是。”

    安亦晴抬头看了徐天佑夫妻一眼,再次问道:“慈母泣是谁给你的?”

    这次,呆滞的方华没有立刻回答问题。她的目光中带着轻微的挣扎,似乎她的潜意识在警告她不能将事情说出去。

    安亦晴的眼睛微眯,嘴里又念念有词的嘟囔了几句,双手轻轻拍打两下,做了一个古怪的动作。

    刚刚还有些犹豫的方华,再一次变成了一个呆滞的木偶人。

    “是一个男人。”

    “什么时候给你的?他长什么样子?多大年纪?你在哪里遇到他的?”安亦晴一连问出好几个问题。

    “徐天佑发现我勾引他,柳若华揭穿我之后,我离家出走的时候认识了那个男人。他帮我计划了一系列的复仇办法,给了我慈母泣,设计让我重新回到徐家。他大概三十多岁,一米八左右,用口罩蒙着脸,我当时住在酒店,半夜的时候他忽然出现在我面前的。”

    方华的话本来是挺正常的,但是此时的她就跟个木偶人一样,语气都在一个调调上,再结合上说话的内容,徐天佑和柳若华的后背竟然升起了浓浓的凉意。

    究竟是谁?竟然在十年前就盯上了他们!并且还用了这么恶毒的办法来害他们!

    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又有着什么样的目的?他们这么做,究竟是针对整个徐家还是只是针对他们夫妻二人?

    徐天佑和柳若华的脑子里一瞬间浮现出许多中念头,身为豪门世家的子弟,不可能没有仇人,但是他们真的想不到究竟是谁会和他们有这样大的仇怨!

    安亦晴淡淡的看了徐家夫妻二人一眼,低头继续看向方华。

    “你平时和那个男人是怎样联系的?知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他从来没告诉过我名字,我们每个月联系一次,联系的地点在、在……”方华说着说着,开始有些混乱。

    “你们在哪里联系?”安亦晴连忙追问。

    方华的眼球微微转动了一下,“我们在……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阵诡异的笑声响起,在安静的屋子里显得分外渗人。

    安亦晴没有说话,紧紧的皱着眉头看着忽然发了疯的方华。她绝对不是简单的疯病,自己的催眠术有多厉害安亦晴是知道的,方华绝对不可能凭借自身的意志醒过来!

    “妹子,这是怎么回事?你快回来!小心她伤到你!”徐天佑连忙走上前就要将安亦晴拉过去。

    就在这时,一直放声大笑的方华眼珠一动,恶狠狠的看向了他!

    “徐天佑!呵呵……哈哈哈哈!你和柳若华两个人不得好死!你们别想在我这里得到任何消息!我就算死也要拉着你们一起下地狱!”

    看着这样的方华,柳若华几欲疯狂:“方华!我柳若华究竟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呵呵呵,为什么?你竟然敢问我为什么……”方华神经质的笑了几声,扭曲的眸子看向柳若华,“我从小就生活在你的阴影下,我永远都是你的影子!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我拼了命要和你穿同样的衣服,做同样的打扮,就连名字也要和你的一样!我就是为了总有一天会超越你!但是你竟然抢了我最心爱的男人,我怎么能让你好过!”

    说罢,方华阴毒的眼神再一次射向徐天佑,看着他时而痴迷,时而疯狂,“天佑,你明明应该是我的,你最爱的是我不是吗?你忘了你曾经在爱琴海边对我说过永远爱我么?你忘了你表白时害羞的样子吗?可是我都记得啊……我都记得!你为什么不爱我了!为什么要和那个女人结婚!她究竟有什么好?!”

    徐天佑和柳若华的脸色都很难看,方华所说的那些事情是他们两个刚刚交往时发生的事情。柳若华信任方华,所以将所有的事情都讲给了她听,谁知道方华现在竟然以为这是发生在她自己身上的事情!

    “她已经神经错乱了,记忆已经出现了问题。她妄想着自己就是大嫂,大哥爱的应该是她才对。”安亦晴淡漠的看了方华一眼,“方华,你应该知道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呵呵……那又怎样?……”方华冷冷一笑,扭曲的脸上满是疯狂和绝望,“你就是安亦晴吧?我听说过你!就是因为你,我才变成了今天这样!哈哈!我告诉你,这辈子都别想知道是谁让我下的毒!总有一天,你、还有你和你——”

    方华伸手指了指安亦晴,又指了指徐天佑和柳若华,露出诡异一笑,朱红色的樱桃小嘴忽然像是裂开了一般,长成了血盆大口,“总有一天,你们都会被那个人变成他的奴隶!你们的家人、爱人,都会变成行尸走肉!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他不是人,他是个魔鬼!你们永远都不可能斗得过他!哈哈哈哈——呃——!”

    方华正笑着,脸色忽然变得青紫,嘴巴长得越来越大,鲜红的舌头伸出来软踏踏的搭在下巴上。她的双目圆睁,满是血丝的眼珠子全部崩裂出来,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彻底没了气息!

    “靠!”

    安亦晴狠狠的咒骂了一声,方华死的太快,连一秒钟都没用到,她根本来不及抢救!

    伸手拉过方华的尸体,安亦晴快速用透视眼扫了一遍,然后脸色一黑,差点儿暴走。

    方华身体里的所有器官,竟然在一瞬间烂成了血泥!

    普天之下,能够将一个人一瞬间变成肉泥的有的是。但是能够将*保存完好,直接隔空将内脏全部变成泥的,安亦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听说过!

    这世上竟然会有这样高手段的人!他究竟是谁?

    方华的死给安亦晴和徐天佑夫妻的心中都留下了浓浓的阴影,他们感觉所有人都好像走进了一团黑雾,黑漆漆的看不到前面的路,稍不留神就会万劫不复!

    当天,安亦晴将自己和死去的方华关在同一个房间里长达五个小时,就在安之风差点儿砸门闯进来的时候,她才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

    “小姐,您没事吧?怎么那么久?我去给您端饭菜过来。”

    “阿风,不用了,我没胃口。”安亦晴叫住欲转身离开的安之风,疲惫的挥了挥手,将身上的白大褂脱了下来。

    “我没胃口,吃也吃不下什么。对着一堆肉泥五个小时,我心再大也吃不下去东西。”

    安之风喉咙一噎,只觉得胃里忽然翻江倒海,差点儿将刚吃下去的晚饭吐出来。

    “咳!小姐,您多少吃点儿啊,喝点儿汤也行。这么搞下去身子会坏掉的,您也不想老爷子和顾将军他们担心吧?”

    安亦晴一愣,犹豫了一下之后,轻轻点了点头,“给我弄点儿汤和粥吧,别的我吃不下。对了,告诉徐大哥和徐大嫂我已经出来了,方华的尸检结果我已经有了眉目,请他们过来研究一下。”

    “好,我马上去!”

    安之风离开之后,安亦晴拖着疲惫的步伐缓缓回到自己的房间。此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天还没有完全暗下来。安亦晴出神的看着阴沉的天空,心中的忧虑却比那深蓝色还要浓郁几分。

    她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将方华的尸体从里到外检查了一遍,发现了许多问题。

    早在十年前,她就已经中了毒。这种毒会潜伏在人的身体中,每个月服用一次解药即可延缓毒性。但是一旦中毒者超过一个月没有服解药,那么就会变得疯疯癫癫,最后暴毙而亡。

    类似这样的毒药安亦晴见过许多,但是她看不出来方华体内的药物成分。

    那是一种她从来都没有接触过的药物成分,就算是师父叶成弘也只能无可奈何。

    究竟是谁会有这样大的能力,这样高深的医术?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世界上有这样的人?

    回想起方华临死前说的话,安亦晴并不认为她是在胡说。也许,他们真的忽略了一些东西。

    天,越来越暗了,转眼间,漆黑一片……

    当晚,安亦晴和徐天佑夫妻商量了许久,然后才疲惫的回了卧室。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看着屏幕上熟悉的两个字,安亦晴露出了今天第一个微笑。

    “阿霖,这么晚还没睡?”她尽量让自己装的愉悦一些。

    “兔兔,你有什么事?”顾夜霖二话没说,直入主题。安亦晴的任何言行举止他都熟悉的很,虽然她装的很像,但是顾夜霖一下子就听出来她是在强颜欢笑。

    安亦晴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果然,什么事都逃不过阿霖的眼睛。

    “阿霖,你还记得昨晚我跟你说今天我要亲自审问方华吗?”

    “嗯,记得。”

    “她死了,死的很惨,*是完好的,但是所有的内脏器官全都成了泥。在她临死前,她说了一些话……”

    安亦晴将今天上午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给顾夜霖,顾夜霖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

    半晌之后,电话里传来顾夜霖低沉而好听的声音。

    “别想那么多,有什么我们一起面对。这件事情我会重点调查,你在上沪市专心做自己的事情。”

    顾夜霖没有说太多安慰的话,但是心浮气躁的安亦晴却忽然间平静了下来。

    是呀,她还有阿霖在身边,有什么事情他们可以一起面对。除了生死,没有什么能够将他们分开。

    嘴角露出了一个温暖轻柔的微笑,安亦晴轻轻点了点头:“唔,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的,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两个人又腻腻歪歪的说了一会儿,最后顾夜霖担心安亦晴休息不好,才依依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翌日,清晨,安亦晴吃过早饭之后,带着十三血将和冯氏五兄弟低调的出了门。

    华夏制药上沪市分公司,张玉生和邢斌早就坐在了办公室里。

    “小姐,这几天休息的怎么样?上沪市和京都不一样,简直太热了,还湿乎乎的。”人高马大的邢斌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抹了一把脑门上的汗水。

    虽然他已经是一个古武者,但是这身体的热量实在太高了!

    “唔,休息的挺好的,刚来就弄出了一条人命,不过总体来说还不错,很满意。”安亦晴坐在沙发上,一边翻阅着今天的报纸一边轻描淡写的说道。

    张玉生和邢斌两个人嘴角不停的抽搐,别人初来乍到都是图个开门红,他家小姐也是开门红,拿人命当开门红!

    两个人已经习惯了安亦晴超凡脱俗的强悍,很快便从呆愣中拔出来,进入了公事公办的态度。

    “这些日子我我们做了许多调查,按照目前的情况来说,华夏制药想要打开南方市场难度不高,清露和纤凝丸还有第二季的产品青颜已经被全国人民所熟悉,现在南方差的只是一些宣传工作。倒是玉元斋,相对来说可能要吃力一些。”邢斌翻阅着手中的资料,做出了最专业的总结。

    张玉生点点头,表示赞同,“斌子说的不错,华夏制药只要有一些宣传造势就能打开市场,但是玉元斋有些难度。在南方,玉石翡翠这些东西本来就是盛产,各种品牌也是应有尽有。小姐,如果我们想打开玉元斋的南方市场,前期恐怕会有一些难度。”

    “唔,要的就是难度,没有挑战性的事情多没意思。”安亦晴低低的轻笑了一声,“你们调查出来的资料和我的猜测大致相同,玉元斋现在需要一个契机,就看我们什么时候能遇到了。”

    张玉生和邢斌两人面面相觑,心中疑惑,“小姐,要是一直遇不到这个契机呢?”

    “那就创造一个机会,让契机出现!”

    之后的几个小时里,安亦晴将自己心中的计划雏形原原本本的讲给了张玉生和邢斌,两个人越听越心惊,越听越激动,到最后竟然激动的脸色通红,差点儿跳起来。

    “小姐,您真是个经商的天才!这么流氓的招数也能想得出来,斌子我就服你一个!”邢斌通红着脸竖起了大拇指。

    “说什么呢?什么流氓的招数?这叫智谋!”张玉生没好气的看了邢斌一眼,恨铁不成钢的对他说道,“学着点儿小姐的做事方法,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耗子就是好猫。什么事情别想那么多弯弯绕绕,简单粗暴的方法最有效!小姐,您这办法简直太粗暴了!我喜欢!”

    看着面前两眼放光的两个人,安亦晴的嘴角一抽,太阳穴“砰砰”的跳了几下。

    什么叫做流氓的招数?什么叫简单粗暴?她分明用的是大智慧,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好吗?

    “大体的计划就是这样,剩下的事情随机应变。玉生哥,你去选址,记住,一定要找那种周围全是名店,却又竞争激烈的那种。我们不怕对手玩阴的,就怕他玩得不够坏!”

    张玉生点点头,将要做的事情记录了下来。

    安亦晴又看向邢斌,“斌子,你当前的任务是为华夏制药造势做宣传,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得记住一点,绝对不允许中途出现抹黑华夏制药的事情发生。你给我牢牢的盯紧了,不管谁有这种歪心思,全部彻底打压!”

    “是!保证完成任务!”邢斌扯着大嗓门喊道。

    安亦晴点点头,幽深的目光看向窗外。未来的几个月,她会让整个上沪市全都记住她的名字!

    安亦晴带着张玉生等人在上沪市忙碌的风风火火,而京都,也从来没消停过。

    首先,是姜峰的订婚仪式已经在如火如荼的准备中,不管古思忆和古天有多么不甘不愿,最后却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令人作呕的事实。

    其次,是药门在叶成弘的带领下,已经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与毒医门一正一邪,二足鼎立!

    最后,是安家人,他们什么都没做,但是已经出名了。在安亦晴的辅助和大家的努力下,安家正式从一个普通的名流世家变成了古武家族!

    安家人中,实力最低的孔诗和安老太太,也在大成巅峰!而作为实力最高的安老爷子,则只差一步就能迈入半神初期!

    这样变态的突飞猛进,简直让所有古武者和修武者差点儿惊掉了下巴!

    ------题外话------

    群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271章 你和你的家人,都将成为奴隶!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271章 你和你的家人,都将成为奴隶!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