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258章 我只会嫁给顾夜霖!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258章 我只会嫁给顾夜霖!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安、安小姐,我们有话好好说,我们都是艾迪的朋友,何必这样撕破脸皮呢?”一脸大便色的艾莫斯费力的扯了扯嘴角,嘴上说着服软的话,可是眼底深处却带着不明显的怨怒。

    安亦晴眼睛看不见,但是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得到艾莫斯几人心中的不甘。她轻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将目光落在一直没说话的艾迪身上。

    “布鲁赫先生,别看热闹了,他们几个说自己是你的朋友,你觉得呢?”

    “哈!亲爱的小晴美人,我艾迪布鲁赫这一生可以称得上为朋友的人只有那么寥寥几个,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和这几位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艾迪,你——你确定你能够做的了布鲁赫家族的主,与我雷伏诺家族为敌吗?”艾莫斯愤怒的瞪视着艾迪。

    艾迪轻轻挑了挑好看的眉毛,伸出小拇指百无聊赖的掏了掏耳朵。

    “艾莫斯,我们布鲁赫家族不是一向都是和雷伏诺家族是死敌吗?这是所有血族都知道的事情。更何况,我不会轻饶用光明圣水来对付我的人。”

    艾迪的眼角带着浓浓的嘲讽,话音落下,他的语气一转,嬉皮笑脸的看着安亦晴:“美丽的小晴美人,麻烦你了。以后有什么事,只要知会我艾迪一声,必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安亦晴轻轻点了点头,对艾迪的识时务很是满意。

    “几位,别挣扎了。刚刚给你们服下去的是我独家炼制的毒药,由十八中毒物混合而成。想要炼制出它的解药,首先一定要知道这十八种毒物炼制的先后顺序。所以别指望着找其他人帮你们解毒。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相信我的话,那各位就等着下个月暴毙而死吧。”

    安亦晴越说,艾莫斯几人的脸上就愈加面若死灰。他们不但没有不相信,反而对安亦晴的话深信不疑。

    “你究竟想让我们做什么?我们这里地位最高的只是一个伯爵而已,并不能给你们带来太多有用的信息。”冷静的卡尔说道。

    “有没有用是我说的算,各位虽然实力不高,但是能被雷伏诺家族的亲王派来抓艾迪回去,想必你们几个在家族里也是受到重用的。从今天开始,你们几人不管在雷伏诺家族里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都必须一一向我汇报。当然,各位可以选择提供假情报。但是若是我因为假情报而出了什么危险,在下保证各位绝对不可能活着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安亦晴的声音平淡而温和,一字一句间抑扬顿挫,让人听起来煞是赏心悦目。但是苦逼的艾莫斯几人却觉得后背发凉,头皮一阵阵发麻。

    他们现在必须要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那就是对于安亦晴,他们打不得骂不得,不仅不能打不能骂,还得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保护她的生命不受到威胁。

    此时艾莫斯几人心中的苦,就算吃上一筐苦瓜也比不得……

    “等回到英国之后,我想以各位的聪明才智应该知道该怎么跟雷伏诺家族地亲王交代。我不希望再有人前来打扰艾迪的生活。”

    在安亦晴一番连敲带打的威胁之后,艾莫斯几人灰溜溜的离开了谭玉林的家。

    艾迪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安亦晴,那眼神中带着狂热的崇拜。

    “布鲁赫先生,你要是再这么看着我,我就把那几个人喊回来,让他们把你带回英国去。”

    艾迪被安亦晴凉薄的眼神看得一个激灵,但是目光中的狂热仍然没有减退。

    “噢我的上帝!我的撒旦!亲爱的小晴美人,你是我见过最聪明最完美的东方女人!顾能够拥有你简直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小晴美人,你有没有打算换一个男朋友或者未婚夫,我虽然没有顾的钱多,但是我比他更加温柔更加俊美,小晴美人你可以考虑一下——喂!该死的顾!你竟然拿烟灰缸砸我!”

    艾迪的话还没说完,顾夜霖猛的一个甩手,将茶几上的烟灰缸扔了出去。艾迪一边手忙脚乱的躲开空中飞来的烟灰缸,一边看着安亦晴再接再厉的说道:“你看,亲爱的小晴美人,顾就是这么个粗鲁的男人,你跟他在一起一定会没有情调的。”

    安亦晴的嘴角不停的抽啊抽,心里着实纳闷儿,为什么这样一个鸡婆般的男人能成为阿霖的好朋友?

    因为雷伏诺家族的几个人的到来,使得大家的睡意全无。看着窗外已经蒙蒙亮的天色,安亦晴索性放弃了继续修炼驭龙术的打算。

    “听阿霖说你的腿是中毒导致的?”

    艾迪一愣,看了顾夜霖一眼,然后对安亦晴点了点头。

    “我没医治过血族人,但是在医书里有学习到过。我可以试一下,但是不保证能够彻底治好你。”

    安亦晴的话让艾迪和乔司两个人眼前一亮,药门门主的徒弟,新一代的小神医,能够让她试一下,就证明身体已经快要好了一半了!

    吸血鬼是没有心跳没有脉搏的,用中医那套望闻问切来对待艾迪是没有任何作用的。安亦晴按照曾经在古书上看到过的医治异族人的办法,为艾迪彻彻底底的检查了一遍。

    约莫四十多分钟后,安亦晴缓缓放下了手。

    她的眉头微微皱起,脸色有些不好看。

    “小晴美人,我的毒是不是不能解?你别为难,我能承受得住。”看着安亦晴的表情,艾迪以为她是对自己的毒没办法。心中虽然沮丧,但是艾迪还是体贴的安慰着安亦晴。

    “不,不是,你的毒我能解。只不过……”

    安亦晴摇了摇头,怪异的看了艾迪一眼,脸上的表情若有所思。

    “噢上帝!小晴美人,你真的能解我的毒?”

    “安小姐,请您为主人解毒,乔司愿意用生命为代价作为交换!”

    安亦晴走上前将九十度鞠躬的乔司扶起来,欣赏的看了他一眼。

    “你们别急,听我慢慢说。艾迪的毒我可以解,但是我有一个疑问。艾迪,你的毒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艾迪一愣,和乔司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疑惑。

    “听父亲说,我的毒应该是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发现的。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不对,经过检查,我能确定你的毒打从刚出生开始,就带来了!而且,是通过母体传播!”

    安亦晴话音刚落,艾迪便惊叫出声,慌乱中还打翻了手中的杯子。

    “这不可能!我的父亲明明说是在为我七八岁的时候才中的毒,我的腿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出现了问题!小晴美人,是不是你看错了?”

    “不,我绝不会看错。我用药门的声誉发誓,艾迪你的毒绝对是从娘胎里就带出来的。这种毒必须经过母体传播,连续服用三个月的毒药药引,生下来的孩子才会中毒。艾迪,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

    艾迪的心中忽然涌上来一股浓浓的不安,他的修长的双手死死的抓着轮椅两侧的扶手,薄唇紧抿,一直带笑的双眼此时阴沉了下来。

    看着艾迪这副模样,安亦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接下来她说的话,也许对艾迪来说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艾迪,你中的毒我不知道名字,但是我在书里见到过。这种毒是针对黑暗族群而生,里面包含有无穷无尽的吞噬力量,唯一克制它的办法,就是教堂里至高无上的光明圣水。但是在解毒的同时,黑暗种族的人因为受不了光明圣水的威力,实力也会大大受挫,甚至严重的还会一命呜呼。”

    看着艾迪越来越黑的脸色,安亦晴顿了顿,继续说道:“这种毒药带有刺激性气味,不可以掺和到食物或者饮用水里面给孕妇喝下。除非是……”

    “除非是孕妇自己心甘情愿吃下毒药,或者被人用武力逼迫吞下去,不然我不会打生出来就中这种毒。小晴美人,我说的对吗?”

    安亦晴张了张嘴,半天没有说话,最后只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布鲁赫家族亲王的夫人,根本不可能会有人用武力逼迫她去吃什么毒药。没有人有那个实力,也没有人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到这一切。那么艾迪中毒的原因就只剩下唯一的一个,艾迪的母亲是心甘情愿吃下了毒药,而且连续吃了三个月!

    虎毒尚且不食子,艾迪的母亲究竟为什么要如此对待一个还没出生的婴孩?!

    “小晴美人,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你所说的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艾迪的声音有些虚弱、有些低沉,就连一向冷漠无情的顾夜霖都担心的看了他一眼。

    安亦晴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不起艾迪,出于朋友的角度,我很希望这些推测都是假的。但是作为一个大夫,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你的母亲除非是自己心甘情愿服用了三个月的毒药药引,否则你不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

    安亦晴的话仿佛是压垮骡子的最后一根稻草,彻底击碎了艾迪心中的希望。

    他从没见过自己的母亲,听父亲说,母亲在生下他之后不久就生病去世了。

    血族的人很少生病,当时小小的艾迪问父亲他的母亲生的是什么病,谁知父亲只是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时间久了,孝顺的艾迪便也不再问了。不过,对于母亲,他总抱着一种期待和温柔。

    在艾迪心中,他的母亲应该是全世界最漂亮最温柔的女人。

    然而今天,安亦晴忽然告诉他,自己之所以中毒,是因为自己的母亲故意吃了三个月的毒药!

    “主人,您别太难过,说不定这些猜测都是假的呢……”乔司说到最后,连自己的说服不了了。

    他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事实,当初那个对他非常好的亲王夫人是一个非常残忍,甚至可以将自己的亲骨肉毒害的恶毒女人!

    艾迪嘲讽的轻笑一声,脸色惨白,眼神中是从未有过的沮丧。

    “一切在没有查清楚之前,都不要草率定论。当务之急还是先把你的毒解了吧,不过我倒是有个建议,在我为你解毒之后,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轮椅上装浪荡子比较好。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废人才不会被人坑害。”

    艾迪没有说话,但是很明显安亦晴的话他的确是听进了心里。

    许久之后,当大家以为艾迪已经睡着的时候,他缓缓的点了点头。

    “一切都按照小晴美人说的办,既然废人最无害,那我就做一个货真价实的废人。我以撒旦的名义起誓,一定要将血族中的敌人铲除干净!无论对方究竟是谁!”

    这一刻,看着这个多年的好友猩红的眼睛,顾夜霖第一次觉得,血族要变天了!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安亦晴一直忙着为艾迪调配解药。为了方便随时试药,顾夜霖在谭玉林的殷切期待中,将仍然不着调的艾迪拎回了小别墅。

    “小晴美人,解药需要多久才能调配好?你不是说解药里面的光明圣水会对血族的身体不利吗?”

    安亦晴轻飘飘的瞄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的艾迪,手中配药的动作不停。

    “我只是说一般情况下,解药中的光明圣水会把血族的身体变得虚弱,但是艾迪布鲁赫先生,请你记住,这个一般情况绝对不会包括我在内。我用我药门门主徒弟的名义发誓,你的毒我不仅会帮你解得一干二净,而且还会让你的身体比以前还要好。”

    艾迪被安亦晴凉薄的眼神看得后背发凉,浑身僵硬,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倒是低调沉稳的乔司,不停的向安亦晴道谢。只要她能治好主人的病,就算把主人扒光了扔出去他都乐意配合。

    艾迪所中的毒其实并不容易解,一是因为他中毒的时间太长,二是因为毒性太强。

    最重要的是,这毒药是针对血族人而发明的,解药中需要的一些东西对于血族人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伤害。

    不过这些对于安亦晴来说,倒不是什么难事。因为她有上古空间在手,那什么劳什子的光明圣水的净化能力,甚至还不如空间里最普通的一株天山雪莲。

    安亦晴从上古空间中取了许多药材,花了整整五天五夜的时间,经历了三次失败,终于将艾迪的解药练出来了!

    当乔司颤颤巍巍的从安亦晴手中接过那颗乳白色的药丸时,整个人几乎激动的不能自已。

    他的主人有救了!他的主人终于可以下地走路了!

    在乔司的殷切期待中,艾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将解药一口吞了下去。

    刹那间,一股暖流流入他的四肢百骸,二十多年来一直没有知觉的双腿竟然奇迹般的感觉到了温热和轻微的酥麻感!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你的双腿会很疼,咬牙忍过去就好了。”

    果然如安亦晴所说,没过一会儿,艾迪就觉得自己的双腿越来越疼。那是一种仿佛蚂蚁和老鼠啃噬骨头的钻心的疼痛感,刚开始的时候还能忍得住,可是到了后来,艾迪疼的整张俊脸惨白,仿佛是被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整整半个小时,艾迪疼的几乎晕了过去,但却没有喊出任何声音。

    安亦晴赞赏的看了一眼艾迪,虽然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从这一刻起,艾迪便真正被她接纳。

    “差不多了,等双腿不疼了之后,站起来走两步试试吧。”

    艾迪惨白的脸一僵,不可思议的看着安亦晴。就连乔司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她。

    “这、这就好了?安小姐,主人他……”

    “他可以站起来了。艾迪,难不成你还等着我扶你起来吗?”

    安亦晴冷飕飕的话让艾迪后背一凉,一个激灵缓过神来。他用手揉了揉还带着些许疼痛的双腿,小心翼翼的绷紧肌肉,从轮椅上试着站起身来。

    乔司只觉得今天一定是他这辈子最高兴的一天,他亲眼见证了他的主人在坐了二十多年轮椅之后,第一次自己站了起来!

    “主、主人!您终于能站起来了!”乔司喜极而泣,心中激动不已。

    艾迪震惊的看了一眼高兴到哭的乔司,又看了一眼神色淡然的安亦晴和面无表情的顾夜霖。

    他……真的能站起来了!

    有了第一步,就想有第二步。艾迪小心翼翼的迈开自己的右腿,晃晃悠悠的向前走了一步。

    一步!两步!三步!

    艾迪的脚步从摇晃而生涩到缓缓稳了下来,他吃力的在房间里走了两圈,这才心满意足的坐回了轮椅。

    “我真的能走了!乔司,你看见了吗?我真的能走了!”

    乔司激动的看着眼圈发红的艾迪,用力的点了点头。

    主仆二人紧握双手语无伦次的说了许久,情绪才渐渐稳了下来。

    乔司转过头,目光恭敬的落在安亦晴的身上。忽然,他将右手臂放在胸前,单膝跪地,猛的跪了下去。

    “安小姐,请您接受血族最至高无上的感谢礼!感谢您救了主人的双腿,从此以后,乔司的命便是您的!”

    “乔司……”艾迪震惊的看着单膝跪地的乔司,心中满是感动。

    安亦晴欣赏的看了乔司一眼,这个和艾迪年纪差不多的男人相貌普通,身材瘦小,皮肤黝黑。他一直都像一个隐形人一样跟在艾迪身后,从来都是细心的为艾迪打理好一切。

    因为乔司知道,他的主人艾迪并没有将他当成奴隶,他知道谁对他是真心的,他知道谁是他的家人。

    “起来吧,你的感谢我接受了。不过我们华夏国现在不兴跪拜礼,单膝跪地那是男人对女人求婚时用的。难不成乔司你打算当着阿霖的面跟我求婚吗?”

    安亦晴发出低低的笑声,乔司一愣,只觉得一道冷芒仿佛利刃一样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冷汗狂出,乔司麻溜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再也不敢行这么大的礼。

    本来很是煽情感人的场面,被安亦晴的笑话弄得轻松了许多。艾迪的腿虽然已经好了,但是由于中毒多年,腿部的肌肉出现严重的萎缩现象。不过幸好这么多年来乔司每天都简直为他按摩,再加上安亦晴的辅助,艾迪很快就能彻底好起来了。

    搞定了艾迪的事情,安亦晴心中轻松了不少。在她看来,能够帮得到顾夜霖,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兔兔,谢谢你,这句话是我替艾迪说的。”

    顾夜霖轻轻将安亦晴搂在怀里,声音低沉而悦耳。

    安亦晴嘴角勾起一抹狡黠的微笑,她抬起头,仍然看不真切的双眸笑眯眯的看着顾夜霖的俊脸。

    “唔,艾迪的话你替他转达了,那你自己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顾夜霖一愣,冰冷的黑眸中有那么一瞬间出现了一秒钟的迷茫。当他看到安亦晴嘴角狡黠的微笑时,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轻轻的刮了一下安亦晴的小鼻子,顾夜霖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深深的一个吻。

    “兔兔,我想说的是,有你真好。”

    几天之后,古家大小姐古思忆和姜家长孙姜峰的订婚仪式时间终于确定了下来,请柬也陆续发了出去。

    古家,古思忆的卧室。

    砰——稀里哗啦!

    东西碎裂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响起,柔软的羊毛地毯上,狼藉一片。

    一身红色睡裙的古思忆披散着一头长发,气喘吁吁的坐在沙发上。她的脸色黑的吓人,目光中满满的全是狠辣与愤怒。

    师小雯一声不吭的站在古思忆的身后,目光若有似无的瞟向地毯上的一片狼藉,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

    “爷爷怎么这样!不经我的允许擅自定下日子,把我当成什么了?!”一想起过几天就要和那个姜峰订婚,古思忆的脸就越来越黑。

    “大师姐,你别太生气了。这件事情还是先忍一忍,师父不是也说了吗,与姜家联姻对我们以后的计划有好处。”

    师小雯不说还好,一提这话古思忆更来气了。

    她猛的一拍沙发,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

    “计划计划!狗屁的计划!在师父眼里我这个徒弟还不如他的计划值钱吗?!如果是这样,我干脆离开毒医门算了!”

    师小雯脸色一白,手忙脚乱的捂住古思忆的嘴巴。

    “大师姐,这话可不能乱说!要是被师父知道了,你就得受罚了!”

    提到“受罚”二字,古思忆的目光闪了一下,一丝浅浅的忌惮划过眼眸。

    “哼!就算我说了又能怎么样?师父他不见得惩罚我!要知道我和他的关系……”古思忆一顿,许是觉得自己说的过多了,便没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她将目光落在一直低着头的师小雯身上,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之后,她忽然冷笑了一声,听得师小雯浑身发麻。

    “既然爷爷非得让我联姻,那我就照做好了。只不过订婚那天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可不敢保证。”

    手中的玫瑰花猛的握碎,鲜红的汁液顺着指缝流出。古思忆冰冷犀利的目光落在师小雯身上,红唇轻启。

    “回去告诉师父,我会按照他说的来做。你给我记住了,今天你在这里听到的所有话,都不许向任何人透露!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

    师小雯纤细的身子狠狠一抖,连忙点头答应。

    当师小雯从古家离开之后,古思忆独自一人静静的站在窗前,望着楼下师小雯离开的背影。

    她的嘴角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眼中是满满的疯狂和怒火。

    “即便我古思忆要嫁,也只能嫁给顾夜霖!”

    ------题外话------

    公子颓废了一个星期,终于调整好状态要重新雄起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258章 我只会嫁给顾夜霖!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258章 我只会嫁给顾夜霖!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