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二百零六章 岌岌可危!(必看!)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二百零六章 岌岌可危!(必看!)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体温已经稳定下来了,现在看来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还得继续观察观察。我这几天不走了,就住在隔壁病房照顾丫头。”

    叶成弘心中有气,他几十年来治好了无数病人,但今天却对自己徒弟的怪病束手无策,深深的让他觉得特别无力。

    安子生和孔诗几个人稍微放下心来,感激的看着叶成弘,道了声谢。

    所有人离开之后,房间里只剩下顾夜霖一个人,他走到门口将房门从里面反锁起来,然后坐回床边拉着安亦晴的手闭上了眼睛。

    如果现在有人在旁边,一定会惊讶的发现,顾夜霖的气息变得特别弱,就好像几乎不存在了一般。

    刚刚安亦晴身体所发生的变化,让顾夜霖的心中冒出了一个想法。

    曾经,在二十多年前,顾夜霖刚刚记事的时候,他第一次走进了自己的两极之地,并且深陷其中,无法走出来。

    后来,据父亲顾维军和母亲季小夏说,整整五天,顾夜霖整整高烧了五天,无论用什么办法都退不下来,顾老爷子急的差点儿拿枪把医生给崩了。

    今天,兔兔身体上的反应,会不会也是因为灵识内部被什么东西困住了呢?

    不得不说,顾夜霖的确猜对了,此时,他放开灵识,努力的寻找解决的办法。

    安亦晴昏迷的第三天,安之航和安之言陆续从昏迷中苏醒,不等养好伤,纷纷加入了对敌之中。

    此时,很多心怀不轨的人都等着看安家的笑话,巴望着安家的势力能够尽早被人瓜分干净。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安家,就好像是没有经历过任何风波一般,稳如泰山的屹立在那里,纹丝不动!

    安老爷子亲自坐镇家中,安子生把所有的材料和人员一股脑带到了医院,安之航和安之言两个病号一个坐在轮椅上,一个躺在床上,在确保自己的身体能够吃得消的情况下,尽心尽力帮助长辈一致对外。

    一直看热闹或者保持中立的外人吃惊的发现,这一次虽然安家人被折腾的兵荒马乱,但是内部却固若金汤,不管是政界还是商界又或者是军界,竟然防御得一点儿缝隙都没有,敌人想见缝插针都找不到地方!

    靠!太变态了!安家什么时候强悍到了这种地步?!

    殊不知,在安亦晴失踪的十九年中,安老爷子他们只是一直保持低调隐退的状态,但是对于势力的巩固却更加看重,并且一直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向外扩张。

    若不是这一次安家的危机,大家也许还都被蒙在鼓里,他们竟然不知道,一直沉寂的安家,竟然在这么多年中发展成了这样庞大的势力!

    安家已经强悍到,敌人想见缝插针,竟然都找不到机会!

    嘶——

    太可怕了!

    大家终于重新正视起这个从唐朝就开始辉煌起来的名门世家!

    “哼!安家真是好样的!这么多年竟然隐藏的这么深,那安老头真对得起老狐狸这个称号!”

    古家,古思忆坐在卧室里,看着桌子上的资料阴阳怪气的说道。

    在她的面前,摆放着一台电脑,电脑屏幕上此时出现了一男一女。

    女的,正是南市黄家的黄依依,而那个男人……

    “师兄,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古思忆看着那个男人问道。

    “师妹放心,一切准备就绪,这一次,华夏制药觉得翻不了身!”

    ……

    翌日,一个惊人的消息仿佛是一个炸弹,将整个华夏炸得天翻地覆。

    有人匿名检举,一直被广大华夏老百姓称为“良心企业”的华夏制药,竟然是一家造假卖假,甚至违法使用禁药的黑心公司!

    此消息一出,大家第一个反应,便是不相信。

    开玩笑,华夏制药可是安亦晴的产业。安亦晴是谁?大名鼎鼎的叶成弘的徒弟!安老司令唯一的孙女!以她的身份,怎么可能会做违法的事情?

    但是,当杂志上那一个个证据摆出来的时候,大家的心开始动摇了!

    爆出这个惊天猛料的是京都的一家小的没有任何存在感的杂志社,以前一直以披露明星八卦作为营生。

    前天晚上,杂志社的老板收到了一份文件,当他看到文件上的内容时,差点儿吓的魂飞魄散!同时,他也预料到,只要这一次机会把握的好,杂志社绝对可以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迅速跻身华夏国的知名媒体!

    经过一天一夜的紧急加工制作,最新一批杂志终于出炉!

    此时,杂志的内页中,华夏制药所发明的清露和纤凝丸的分析报告的照片被大喇喇的放在上面。

    照片上,在药物成分的地方,出现了几条醒目的红线,并且还在旁边仔细的标注了解释。

    “此处成分检测不明,经专家商讨,药物成分中疑似含有国家违禁药品!”

    这几种成分如果长期被女人服用,会产生畸形婴儿的孕育,并且这个几率是百分之八十!

    这个消息一被爆出来,华夏所有老百姓全都恐慌了!

    当初,华夏制药打着“绝对没有毒副作用”的招牌,将清露和纤凝丸推向了市场。哪个女人不爱美?特别是没结婚的少女,对美丽的追求更是疯狂。

    这时候,没有毒副作用的清露和纤凝丸上市,当然遭到所有女人的疯狂抢购!

    在这些女人当中,服用最少的,也得吃了一个月的时间!

    现在,这份检验报告就好像是一张催命符一样,让所有年轻的女人都白了脸!

    孕育畸形婴儿的几率是百分之八十,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概念?华夏国一直以传宗接代为重任,如果她们生不出正常的孩子,这辈子都得毁了!

    一时间,国内老百姓群民激愤,纷纷辱骂华夏制药为“黑心商家”,甚至很多人组团到华夏制药的办公大楼前,嚣张狂妄的泼红油漆,见到公司内部的员工就打,场面一度陷入僵局!

    华夏制药办公大楼顶层,总经理办公室内。

    张玉生,邢斌,廖景林三个人坐在沙发上,面前的茶几上乱七八糟的摆放着小山一样的文件与报告。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究竟是谁搞的鬼?”

    邢斌烦躁的松了松领口。今天早上刚从床上爬起来,就遭到了各大媒体记者的电话炮轰,直接将他炸蒙了。后来助理及时打来电话,他才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

    同样的,张玉生今天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而到现在还没暴露在众人面前的廖景林,则在接到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乔装赶了过来。

    “是谁搞的鬼老子不清楚,但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绝对是小姐的仇家干的!他妈的,趁着小姐昏迷搞出这么多事来,真当哥几个是吃素的不成?!”

    廖景林撸了撸袖子,他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暴躁过了,作为经济学高材生出身的他,心思一向细腻,但是这次的事情实在是太恶心了,即便脾气再好也忍不住了!

    “对方分明是抓住了老百姓对传宗接代的渴望来做突破点。清露和纤凝丸两种药是小姐动用了珍惜药材才研究出来的,这些药材在市面上根本都没有,就算我们把药物的真实成分说出来大家也不会相信。也许对方就是认准了我们有嘴说不清,才下了这个套。”

    张玉生说的*不离十,当初为了不造成轰动,清露和纤凝丸的药物成分报告中,并没有提到天山雪莲和千年人参这两种珍奇药材,只道是安亦晴的独门秘方,不对外相传。然而,在清露和纤凝丸中,天山雪莲和千年人参所起到的作用非常大,在以往的减肥药以及美容产品中,除非是使用了禁药,否则绝对不会出现这么迅速的效果。

    这也就是对方能够抓到把柄的原因。因为,在大多数人的价值观里,没有人会缺心眼到拿稀世珍宝天山雪莲和千年人参来做药引,更没有人会同时拥有这两种传说中的药材。除非是动用了禁药,不然绝对不会有这么好的效果。

    什么?天山雪莲和千年人参的药物成分与禁药的成分不同?

    那你就说错了,老百姓一向都是最可爱的,也是最容易被带歪的。他们相信的,一是权威,二是证据。

    对于那劳什子的药物成分有没有差别,他们看不懂,也不想看。你说你用了天山雪莲,那好,你把东西拿出来我们就相信。如果你拿不出来,那么就是造假!

    而就是这么个薄弱的环节,杂志社用了“成分不明,疑似禁药”八个大字一笔带过!

    留给了老百姓们无穷的遐想空间!

    “这件事情说难办也难办,但是说容易解决也容易。就看我们几个人怎么选了。”

    张玉生眼睛涣散的盯着某一处,脑中迅速转过数百种应对方法,却都被他一一否定。

    “张哥,你想怎么做?”邢斌问。

    “现在有两个方法。第一,开放试验田,让媒体进来参观,确定药物的真实性——”

    张玉生的话还没说完,邢斌立马拍桌子否决了这个主意。

    “不行!绝对不行!当初小姐千叮咛万嘱咐,试验田和研究室绝对不能让外人参观,就连个苍蝇都不能放进来!那里面全是秘密,那些大嘴巴的媒体要是进来,出去之后不一定怎么说呢!”

    安亦晴当初花了多少心血和金钱在试验田和研究室上张玉生他们心里都清楚,为了防止有心人潜入,华夏制药的所有科研人员全都是从药门之中挑选出来的,不仅如此,安亦晴还让顾夜霖亲自编写了一套防盗程序,将药田和研究室围的固若金汤,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这里面隐藏着关于华夏制药最大的秘密,绝对不能让外人看到!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

    在脑海中重新分析了一遍,张玉生三个人后背猛的冒出了冷汗,脸色瞬间惨白起来。

    他们三个人猛的抬头,对视的目光中满是惊惧和不可置信。

    “张哥,你也想到了是不是?”廖景林胡乱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脸上全是后怕。

    “我靠!幸亏当初小姐再三叮嘱,不然我们全都掉进陷阱了!”邢斌拍了拍胸口,轻嘘了一口气。

    张玉生狠狠咬了咬牙,难得的好脾气彻底暴怒。

    “妈的,对方搞出这么多事儿,原来是为了逼我们开放药田,好方便他们盗取配方!好!真是好算计!这次的对手绝对不是普通的集团企业,一定对清露和纤凝丸有很深的了解,最起码他们有那个实力和医术分析要药方,怀疑到了我们的药田里有奇药!”

    三个人心中怒火中烧,憋着一股子暴怒却无处发泄。现在这种情况,如果不开放药田,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华夏制药被越描越黑,最后甚至连玉元斋,包括安家人全部栽在上面。

    他们的预料很准,因为华夏制药并没有站出来澄清,再加上那家杂志社在之后的几期报刊中又极度渲染了清露和纤凝丸对人体的坏处,甚至含沙射影的指出玉元斋造假,安家人以权谋私,大把大把赚黑心钱。

    这样的言论,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只要稍微指点几句,老百姓们就会浮想联翩。

    这时候,再加上一些水军在网上造谣,扇阴风点阴火,网民们更加激愤,甚至有些胆大的扬言要人肉安家的地址,组团去找安老爷子讨个公道。

    一时之间,安家所有人全都成为了众矢之的,几乎无法翻身!

    安家大宅中,安之航和安之言已经被十三血将私下转移回来,安亦晴则是被顾夜霖直接抱了回来。

    现在医院已经是个非常危险的地方,任何一个医生护士都有可能成为他们行踪暴露的突破口。

    “现在外面的情况就是这样,除非开放药田和研究室,不然的话……”张玉生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跟安家人讲了一遍,客观的分析了一下利弊。

    安家人没有说话,全都安静的沉思着。

    “幸好你们几个人想的周全,不然妞妞的心血就白费了。”

    半响之后,安子生叹了口气,幽幽说道:“药田和研究室不能公开,那是妞妞的心血,我们得替她保护好。至于华夏制药的事情,我们再想别的办法。”

    “办法有的是,现在造谣的主力军是网上的那些马甲水军,只要我们也雇佣一批洗白,平息这场风波只是迟早的事。”

    廖景林顿了顿,继续说道:“但是,即便我们把这次的风波摆平,后遗症也会很严重。毕竟现在在大家心中,清露和纤凝丸是会影响传宗接代的,这不是普通的副作用,老百姓又都是人云亦云的群体,他们不会理智的去医院检查自己究竟能不能健康的生孩子,他们只相信权威和证据。”

    “但是现在……就连老爷子您都受到了怀疑……”

    廖景林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大家心里都清楚。现在,就连安老爷子的权威都已经遭到了怀疑,这种情况下即便华夏制药拿出一切检验报告,在老百姓心目中都是弄虚作假。除非……你能把华夏国的一号二号请出来,当然,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有药门,呵呵,安亦晴的师门,更是不足为信。

    就在这时,一直沉默的安老爷子开了口。

    “老头子我活了大半辈子,什么阵仗没见过?当初我是个平民,现在我仍然是个平民,权威不权威的,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但是,我的宝贝孙女一定不能被人误会!”

    他的宝贝孙女已经为了救家人躺在床上沉睡不起,他们可以什么都没有,但是绝对不能让他的孙女蒙冤!

    “对!绝对不能让妞妞蒙冤!”安子生大手一拍,开始有条不紊的吩咐下去,“当务之急,我们先要把群众的情绪稳住,特别是网络上,那些水军的言论必须首先得到控制。”

    随着一群人的商量探讨,一条条计划被安排了下去,张玉生几人的心也稍微放了下来。

    别墅二楼,安亦晴的房间。

    洁白的大床上,安亦晴安静的闭着眼睛躺在那里,在她的旁边,小黑和老金两货难得的安静,全都一动不动的看着安亦晴。

    “主人,你快点儿醒醒吧,那些坏人欺负安爷爷他们。”小黑亲昵的舔了舔安亦晴的手指,无精打采的说道。

    老金懒懒的晃了晃尾巴,伸出肉垫轻轻的拍了安亦晴一下。

    “快点醒吧,我们等着和你一起虐渣渣。”

    这时,一直在露台上打电话的顾夜霖走了进来。他看见无精打采的老金和小黑,黑眸闪了闪,却也没说什么。

    “喂,铲屎的,安排的怎么样了?”老金抬起眼皮,懒懒的问了一句。

    顾夜霖没有生气老金的称呼,低声说道:“已经在调查,杂志社的老板、网络上造谣的那些人、给华夏制药泼红油漆的人、还有那些最活跃的领头人,一个都不会落。天山雪莲和千年人参我也已经安排人去找了,务必在最快的时间找回来。”

    华夏制药的药田之中,只有一部分年头不算长久的人参和雪莲,只能够制作普通级别的清露和纤凝丸。但是那最高级的套盒,却需要安亦晴空间内部的天山雪莲和千年人参作为药引。

    如果这部分的证据不充足,仍然会被人诟病。

    千年人参还算容易找,顾家家大业大,想找一根千年人参也不是问题。但是……难就难在了天山雪莲上面。

    天山雪莲,那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药材。市面上有很多雪莲,包括顾家的库房里,也存在许多珍贵的雪莲药材,但是天山雪莲,即便是顾老爷子也没有见过。

    除了安家人和顾夜霖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安亦晴究竟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奇葩的药材。

    “但愿能找到,现在主人昏迷不醒,我们进不了上古空间,根本无法把天山雪莲拿出来。也不知道现在这个灵气贫瘠的世界还会不会有天山雪莲的存在……唉,主人,你快点儿醒过来吧……”

    小黑用鼻子拱了拱安亦晴的手,垂头丧气的靠在她身上。

    就在这时,躺在安亦晴手边的小黑隐约间发现,她的手好像轻轻动了一下。

    ……

    按照人的心理来说,所有的事情只能维持三天的保鲜期。三天一过,再激愤的人也平静下来了。

    华夏制药这件事情发生的第四天,网络上渐渐开始平缓了下来,这时,有一些理智的人发现华夏制药到现在也没有出来发言。不管是抹黑还是事实,任何公司总得出来危机公关一下,表达一下自己的立场吧。

    但是,为什么华夏制药到现在连个发言人都没有出现?

    有些心思细腻的网民们开始打听起来了。

    就在这时,一条消息传到了网络上,华夏制药的创办人安亦晴,为了救自己的两个哥哥,现在仍然陷入昏迷之中,无法确定何时才能苏醒。

    这条消息一出来,网民们的反应好坏参半。

    有一些服用了清露和纤凝丸的群众们,在受到一些有意者的鼓动之后,纷纷鼓掌说这是安亦晴的报应。

    但是另外一批比较理智,头脑比较清楚的人觉得,能够舍弃自己的性命拯救亲人的人,不会是什么坏人,也应该做不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来。

    一时间,网络上分成了两个队伍,纷纷各抒己见。

    就在这个时候,华夏国的几方势力纷纷发言了。

    首先,是段瑭的沐云集团。

    趁着网民们的情绪平缓了下来,沐云集团的发言人如实述说了段云天被安亦晴救治的经历,并且附上了当初京大论坛上的帖子和照片。

    京大的一群学生以顾婷婷和阮雪还有唐林带头,组成了安亦晴护卫队,借着沐云集团这次发言,纷纷抛出了救治段云天当时的片段照片,以此来证明安亦晴的仁心仁术。

    紧接着,云南段家、上沪市徐家也纷纷发言,表达了自己对安亦晴为人的信任,以及她的仁术仁心。

    一时间,许多势力就好像是约好了一般,纷纷冒出头,不顾网民的怒骂,为安亦晴辩解。

    最后,身为华夏国财政部副部长的邱一平,第一次因为私人问题,不顾被诋毁形象,主动站了出来。

    他先是激烈的痛斥了安亦晴对手的行为之卑鄙,然后又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了安亦晴的仁心仁德以及医术之高明,最后再一次表达了自己对安亦晴的深深感激和无条件信任。

    这条视频一播出,网络上渐渐开始安静了。、

    一个华夏国财政部的副部长,有钱有权,在这种情况下竟然不顾被撤职的危险,光明正大的站出来为安亦晴辩解。如果说这只是看中了安亦晴现在岌岌可危的家世地位,好像有点儿夸张。那么,难道真的是因为安亦晴对他有恩,所以才不顾一切的支持?

    越来越多的网民开始冷静下来,分析事情的始末,网络上越来越多的言论开始偏向于客观分析,不再带有感*彩去辱骂华夏制药和安亦晴。

    这样的情况,让这件事情的主使者有些愤怒。

    “怎么会这样?这些蠢货怎么不闹了?大师兄,你安排的人怎么搞的?”古思忆一边看网络上的帖子,一边气愤的问道。

    电脑屏幕上,男人的脸色有些尴尬,他摸了摸鼻子,垂下眼帘的时候眼底深处划过一丝厌恶。

    “师妹,现在网络上除了我们的水军之外,还有其他人在捣鬼。应该是安家和顾家安排的帮手,我觉得当务之急,应该再往这件事情上浇一把火,让这件事情从虚拟网络走到现实中来。”

    古思忆柳眉一挑,“你想怎么做?”

    “那还不简单,找几个公众人物,演出戏不就得了。”

    翌日,本来已经稍微平静的网络上又发生了一件大事。

    华夏国娱乐圈内当红的玉女掌门人蔡子雨协同几位家人宣布要在当天下午一点,在金碧辉煌大酒店第三号宴会厅召开新闻发布会,她要以受害者的身份控诉自己因为服用了纤凝丸和清露所造成的恶果!

    这个消息一出,好不容易平静的网络又震惊了。

    之前不管再怎么激烈,都只是在网络上网民们骂一骂,但是现在,竟然已经有人主动站出来,坦白自己身体所受到的危害!

    孕育畸形婴儿,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多么恐怖的事情,蔡子雨如果不是真的痛恨华夏制药,怎么可能会冒着毁下半生的危险来证明这件事?!

    一石激起千层浪,华夏制药好不容易扭转过来的局面,再一次陷入了更深的危机之中。

    “怎么办?下午那个什么蔡子雨马上就要召开记者发布会了,她的粉丝群体太庞大,而且大多数都是上学的学生居多。如果真的被她煽动起来,这些价值观还没成型的孩子不一定要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华夏制药总经理办公室中,廖景林不停的在原地转圈,心中焦灼不安。

    “就算天塌下来,我们也得顶住!现在已经不是需不需要开放药田的事情了,天山雪莲我们手中的确没有,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只要对方拿着这个话题做文章,我们没有任何办法。”

    张玉生使劲按灭手中的烟头,“继续按照原计划行事,让水军在网络上抛出所有能证明清露和纤凝丸药物成分的证据,能挽回多少就挽回多少!”

    邢斌和廖景林狠狠的叹了口气,懊恼的揪了揪头发。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都怪他们没有用,面对敌人的阴谋竟然连一点儿反击之力都没有。

    办公室里一时间气氛低迷。

    就在这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张玉生缓缓从手中抬起头,接起茶几上的电话。

    “喂?顾将军?”

    下一秒,张玉生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来,浑身发抖,手中的电话“啪”的掉落在地上。

    ……

    当天下午一点,华夏国当红玉女掌门人蔡子雨的新闻发布会准时在金碧辉煌大酒店第三号宴会厅召开。

    宴会厅内,挤挤攘攘的坐满了记者,就连社会版面的记者都扛着长筒大炮前来凑热闹。

    这一次,为了彰显对待事情的重视以及对华夏制药的憎恨,蔡子雨特意强调,发布会全程直播!

    一点刚过,一身素色亚麻长裙的蔡子雨在家人的陪同下,满脸憔悴的坐在轮椅上,被推到了主席台。

    “蔡子雨,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对于华夏制药你有什么想法?”

    “蔡子雨,你是否吃过清露和纤凝丸,是不是检验出了自己的确不能正常怀孕?”

    “你这一次召开发布会究竟是借机炒作还是有人指使?你不能正常怀孕,以后是否对嫁入豪门有影响?”

    ------题外话------

    咳咳,公子宣布一件事情,从今天开始,更新时间改为下午五点零五,哈哈,妹纸们下班了放学了正好可以看到新鲜出炉第滴~

    还有啊妹纸们,快为公子投一些评价票吧,五星五星五星哦!多多投哈,么么哒!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二百零六章 岌岌可危!(必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二百零六章 岌岌可危!(必看!)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