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一百九十八章 小王八蛋的父亲是?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一百九十八章 小王八蛋的父亲是?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安亦晴不悦的拧了拧眉,凉凉的撇了对方一眼。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年轻人,脑袋上染得红火,就像一只炸毛的火鸡一样。他的身材偏瘦,身高约在一米七五左右,面色有些黄,安亦晴只是瞟了一眼就能断定,这个男人是一个喜欢男女之事的下流胚子。

    “你怎么在这儿?”夏浩听见这个声音身子一僵,也顾不得跟安亦晴抢着付款,一脸警惕的注视着这个男人。

    “你说这话真有意思!这里是我的地盘,我倒是想问问你,有钱不去养奶奶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火鸡男子挑了挑眉,吊儿郎当的冲安亦晴和顾婷婷阮雪三个女生吹了个口哨,“哟,夏浩,货色不错啊!个顶个的都是美女!”

    火鸡男子的话轻浮下流,安亦晴还没来得及发怒,脾气最火爆的阮雪受不了了。

    她撸起袖子,“咔擦咔擦”的捏了捏拳头,红唇一勾,向火鸡男抛了个眉眼。

    “帅哥,要不跟我们一起来玩啊?”阮雪轻轻勾了勾小手指头。

    她长得本就性感绝色,特别是那风情万种的一个媚眼,简直让火鸡男瞬间失了魂。

    “美女今晚陪陪我,我包你满意。”

    火鸡男一边花痴的流口水,一边痴迷的看着款款而来的阮雪,浑身上下都觉得发烫。

    阮雪含羞带笑的走到火鸡男身边,心中狠狠的唾弃了一番,伸出右手一把捏住他的肩膀,二话没说直接一个过肩摔!

    “啊!——”

    伴随着身体落地的声音,火鸡男如杀猪般的嚎啕大叫,惹得大堂中的其他客人纷纷驻足观看。

    “就你这德性还好意思泡妞?从小到大没照过镜子吧?!老娘是你能泡的起的?!”阮雪威风凛凛的摸了摸鼻子,挑着眉指着火鸡男骂道,“我劝你有这钱出来鬼混,还不如去棒子国整个容,你现在这小身板老娘分分钟能撂倒八个,看你这点儿出息!”

    火鸡男抱着肚子在地上缩成一团,脸色疼的煞白,听到阮雪的讽刺,怒火中烧。

    “咳!夏浩!你反了天了是不是?要是让奶奶知道你这么欺负我,有你们家好受的!”火鸡男抬起头恶狠狠的瞪着夏浩说道。

    夏浩虽然脾气好,但是不代表他是个窝囊废,对于这个火鸡男,他早就一百个不爽。但是即便心中再有气,他总是把父母放在第一位,如果今天这只火鸡真的出了什么问题,遭罪的还得是父母。

    “耗子,他是谁?”

    安亦晴看出了夏浩眼中的矛盾,主动将阮雪拉了回来。

    “我是谁?!我是夏浩的大哥!他老子是我老子的弟弟!”

    还没等夏浩开口,火鸡男便大声嚷嚷起来。从小到大,不管夏浩对他的所作所为有多愤怒,但是只要他一拿那倒霉催的二叔二婶说事儿,夏浩立马就会忍气吞声,绝对不多说一句话。

    “晴晴,他是我大伯家的,叫夏峰。”夏浩苦涩的笑了笑,跟安亦晴解释道。

    夏峰跟夏浩同岁,只不过生日比他大几个月。从小时候开始,作为夏家第三代最先出生的男丁,夏峰享尽了夏老太太的宠爱,就连夏浩的大伯想碰夏峰一下,夏老太太立马哭天抹泪。

    这样的溺爱,导致夏峰变成了一个不学无术的市井流氓,他好吃懒做,每天只知道吃喝嫖赌,兜里没钱了就伸手从夏老太太要。而夏老太太要是也没有钱,就跑去夏浩家跟夏父夏母哭穷。也可以这么说,夏峰从小到大,都是夏父夏母一手花钱养大的,夏浩的那个大伯,夏峰的亲生父亲,没有掏过一分钱。

    安亦晴以前从夏浩嘴里大致了解过一些夏峰的事情,只是从未见过他本人。今天一见,果然和描述中的一样,根本就是一个地痞无赖。

    对付地痞无赖的办法有两种,第一种是彻底无视;第二种是打死为止。

    夏浩刚刚考完试,安亦晴不想动粗,更何况这个夏峰再怎么说也是夏浩的亲人,打死他不太合适。

    “耗子,已经很晚了,大家都回去吧。”

    安亦晴决定息事宁人,彻底无视夏峰。

    顾婷婷等人点点头,纷纷从沙发上站起来,拿着衣服和包抬腿要往出走。

    但是,安亦晴想息事宁人,有的人却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都给老子站住!打了我你们还想说走就走?”

    夏峰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在同伴的搀扶下恶狠狠的拦住了安亦晴等人的去路。

    “你还想怎么样?夏峰你别太过分!”夏浩挺身而出,无法容忍这个所谓的“哥哥”去骚扰自己最好的朋友。

    仿佛没有看到夏浩眼中的愤怒,夏峰吊儿郎当的笑了笑,却恰巧牵动了肚子上的伤。

    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夏峰心中的怒火更盛,他抬起下巴斜眼看了夏浩一眼,又打量了一下安亦晴等人的穿着。

    “看你们这样子也应该都是有钱人,这样吧,看在你们是夏浩的朋友的份上,我不讹你们。现在摆在你们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赔给我一百万,这件事就算了!”

    话音刚落,夏浩愤怒的低吼出声:“不过是摔了你一下,你要一百万?!夏峰你钻钱眼儿里了是不是?!”

    “不给?那也好办!第二条路,让她陪我睡一晚!”夏峰伸出手大喇喇的指向阮雪,色眯眯的说道。

    “你做梦!这些都是我的朋友,我不会让你欺负他们!”此时夏浩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愤怒,为了父母他忍气吞声了二十年,难道一辈子就这样被这种恶心的流氓践踏吗?!

    第一次,夏浩心中有了杀人的冲动,一颗名为“暴力”的种子不知不觉间住进了他的心中,然后等待着机会,生根发芽。

    夏峰这辈子第一次从夏浩身上隐隐感受到一股威压,他心中很是不爽,一个他欺负了二十年的窝囊胖子今天竟然也敢骑到他的头上了?!

    “妈的!夏浩,你今天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要么一百万,要么让她陪我睡一觉!哦对了,还有第三条路!”夏峰一拍脑门,在朋友的搀扶下,缓缓岔开两条腿,幸灾乐祸的看着夏浩说道,“第三条路就是,跪下,从我这里钻过去,这件事情我就不再追究。不然我一定把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告诉奶奶,嘿嘿,到时候二叔二婶就自求多福吧!”

    夏峰指了指自己的胯下,又看了看夏浩,眼里满是跃跃欲试。

    “我靠!你小子太猖狂了!老娘看不过去了!”

    第一个站出来的是阮雪,她拧了拧手腕刚迈步走出去,就被安亦晴一把拽了回来。

    “去后面待着,这件事情你们都别管。”

    夏浩的为难和犹豫安亦晴都明白,但是懂归懂,她却并不认同。像夏老太太和夏峰这样的极品奇葩,就是吸血鬼,无穷无尽的吸食血液直到将对方榨干为止。

    他们就是水蛭,慢条斯理的拽是拽不出来的,必须痛下狠手,打服他们。

    今天的事情,安亦晴不打算让顾夜霖等人插手,她在等,等夏浩能够想明白,等夏浩想出解决的办法。

    “夏浩,你钻不钻?快钻啊!老子都饿死了!”夏峰不耐烦的揪了揪头发,一脸玩味。

    跟着他站在一起的几个同伴也纷纷起哄,一脸嘲讽和蔑视的看着夏浩。

    此时,夏浩的脸色憋的通红,额头上隐隐有青筋暴起。他的双手紧紧握拳,胸口剧烈起伏,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愤怒。

    看着夏峰和他的同伴那满是嘲讽的目光,夏浩第一次怀疑,他之前的做法是不是错了?

    “耗子,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宽容应该留给值得的人。”

    夏浩的眼神一晃,安亦晴的话让他脑子里迅速划过一道光亮,心中仿佛亮堂了许多。

    对面的夏峰眼看着夏浩不出声,越来越不耐烦了。他粗鲁的“呸”了一声,恶狠狠的说道:“窝囊废,跟你那对没用的父母一个蠢样子,活该被我们欺负,哈哈!”

    夏峰笑得猖狂,就在这时,一个胖胖的拳头忽然出现在他的眼前,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啊!——你干什么?!夏浩你给我住手!”

    面对突如其来的一阵雨点般的拳头,夏峰一时间被打蒙了。等他再反应过来的时候,竟然不可置信的发现动手打他的竟然是那个窝囊废夏浩!

    “夏浩,你他妈的活腻了!你信不信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奶奶!”夏峰一边抵挡夏浩的拳头,一边气急败坏的喊道,“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夏峰的同伴早就被夏浩的狠劲惊呆了,直到听见夏峰的惊呼才反应过来。心中一惊,纷纷欲上前帮忙。

    这时,一道黑色的虚影迅速划过他们的视线,安亦晴忽然出现,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是夏家自己的事情,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掺和。”

    夏峰的几个同伴目光惊悚的看着忽然出现的安亦晴,头皮都快炸了,妈的,这女人走路怎么没有声音?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隐隐的,这几个人心中渐渐冒出一个念头,夏浩的这几个朋友,好像惹不得……

    没有夏峰同伴的阻碍,夏浩一圈一圈狠狠的落在夏峰的身上。二十年了,他早就想这样做了,此时此刻,心中的那些顾虑早就烟消云散,看着哀嚎的夏峰,夏浩心中只有一个字,爽!

    整整十分钟,夏浩的拳头一直没有停下来。顾夜霖和安之航两个人早已经将会所的一切监控设施全部屏蔽,就连大堂内的客人,都被这两尊杀神赶了出去。

    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夏峰嘴里撕心裂肺的哀嚎渐渐变成了小声呻吟,安亦晴知道,已经快是极限了。

    “耗子,别打了,再打就要死人了。”安亦晴一把抓住夏浩的拳头,轻声说道。

    夏浩的身子一顿,缓缓抬起了头。此时,他的额头密密麻麻的全是汗水,脸色通红,鼻息粗喘,最让人心惊的,是夏浩那一双眼睛,竟然变成了血红色!

    渐渐的,血红色消散,夏浩的眼神重新清明了起来。

    “小晴我……好像又添麻烦了。”夏浩揉了揉酸疼的手臂,看着脚底下挺尸的夏峰,傻呆呆的说道。

    安亦晴心觉好笑,刚要说话,一旁的阮雪没忍住笑得喷了出来。

    “哈哈,小胖子你怎么这么好玩啊?刚才打人的时候那股子狠劲儿哪去了?一会儿山大王,一会儿小媳妇,人物切换的倒是没难度。”阮雪捂着肚子,一边笑一边说。

    夏浩呆呆的挠了挠后脑勺,看见阮雪笑,便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时间,原本沉闷压抑的气氛瞬间变得轻松了起来。

    “耗子,心里舒服了吗?”安亦晴笑眯眯的看着夏浩问道。

    夏浩一愣,回味起刚才打架时的酣畅淋漓,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晴晴,谢谢你,我明白你的用心良苦了。以前我为了怕父母为难,一直隐忍不发,换来的只是这一家人的轻视和不满足,现在我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些事情了,晚上回家我会和爸妈好好谈一谈,让他们也醒悟过来。”

    效果已经达到,安亦晴非常满意,对于夏浩这个朋友,她一直都是非常了解的。他看起来憨厚老实,其实内里却有一颗强势的心。

    不再管躺在地上的夏峰,安亦晴顾夜霖等人昂首挺胸,大摇大摆的离开会所。而明天,等待着他们的,将是一场暴风骤雨。

    翌日清晨,夏浩家酒楼总店。

    一大早起来之后,夏浩就拉着安亦晴等人来到了酒楼。夏家酒楼因菜肴美味和服务周到所闻名,打从八点开门起,就有客人络绎不绝的前来。

    “哟,小胖子,没想到你家酒楼装修的不错啊!”阮雪就仿佛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在酒楼里东摸摸,西看看,不时赞叹几句。

    夏浩憨厚的笑了笑,简单的介绍道:“这家店是酒楼总店,我爸妈就是在这里白手起家的,店里面无论是装修还是摆设全都是他两个亲力亲为布置的。”

    当初,安亦晴和夏浩两个人就是在这家酒楼中变成了志同道合的朋友,相比几年前初次相识的时候,现在的夏家酒楼规模俨然变得更大,客人也变得更多了。

    “小耗子,快帮我端一下。”

    这时,端着餐盘的夏母一脸笑意的从厨房里走出来。安亦晴等人一见,连忙起身帮忙。

    “阿姨,您怎么自己亲自动手了?交给服务员就好了!”

    夏母将手中的盘子放在桌子上,笑眯眯的看着安亦晴说道:“小晴你难得回来一趟,叔叔阿姨怎么也得亲力亲为露几手啊!来,都快点吃啊,新鲜出炉的灌汤包,热乎着呢!”

    “对对,小晴你们快点吃,我家酒楼的灌汤包可是一绝!”

    夏浩说着,拿起崭新的筷子为安亦晴等人的盘子里分别夹了一个晶莹剔透,圆圆满满的小包子,大家一看包子的模样,瞬间食欲大开,纷纷扔掉形象,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唔,好吃。阿姨,酒楼大师傅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安亦晴尝了一口灌汤包,心中赞叹,久违了这个味道,满满的全是回忆。

    “大家喜欢吃就好,你们来陪小耗子高考,叔叔阿姨也没什么东西能招待你们,只有把好吃的给你们供的足足的。”夏母慈爱的笑了笑,“小晴你们先吃啊,阿姨还有事,先回办公室了。”

    夏母再三叮嘱夏浩要将安亦晴等人照顾好,才放心的离开。

    酒楼的大门“咣当”一声,被猛的推开,惊的店内的客人们都吓了一跳,皱眉朝门口看去。

    大门口,一个身着花色大裙子,年约七十岁左右的老太太插着腰,一脸怒意的站在原地。

    “夏浩你给我滚出来!夏老二呢?你家真是翻了天了,夏浩竟然敢欺负我们小峰!滚出来,都给我滚出来!”

    话音刚落,酒楼的门又被粗鲁的推开,一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人和一对看似夫妻的三十岁左右的男女出现在大家面前。

    “哎哟,妈,你怎么走那么快啊,大热天的累死人了!”其中的那名女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不满的嘀嘀咕咕。

    “你怎么那么多话?小峰都被打成那样了,你这个做姑姑的就不知道心疼?良心被狗吃了吧?”为首的那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人眼睛一瞪,恶狠狠的说。

    女子轻嗤一声,伸出胳膊挽住身边丈夫的手,看着那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子阴阳怪气的说:“大哥,小峰只是受伤了又不是死了,你跟我发什么脾气啊?大热天的,妈身体还不好,要是急出点儿什么事情,究竟该怪谁啊?老公,你是学法律的,你觉得呢?”

    女子的丈夫高傲的扬了扬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嘴巴一抿,却不说话,一副高冷的样子。

    “狗娘养的,你们两个吵什么吵?夏老二人呢?夏浩那狗杂种呢?都给我滚出来!”眼神不太好使的老太太恶狠狠的骂了男人和女子一顿,眯着眼睛在酒楼里四处搜索目标。

    坐在角落里的安亦晴看见门口的几个人,不悦的拧了拧眉。

    “耗子,他们就是夏老太太一家子?”

    这么鲜明这么奇葩的人物,安亦晴绝对不会猜错。那个穿着一条花色大裙子的老太太,正是夏家那位奇葩的作死小能手,夏老太太。那个人高马大的中年男人,就是夏老大,夏峰的亲生父亲。至于那个女人嘛,不用怀疑,就是那个天天咋咋呼呼,唯恐天下不乱的夏老三,至于站在她身边的那位,正是一年前刚刚结婚的做律师的丈夫。

    “小晴,你们先坐着,我去处理。”夏浩皱了皱眉,不放心的叮嘱。

    安亦晴没有听夏浩的话,她缓缓站起身,理了理衣服上不存在的褶皱,笑眯眯的说道:“躲在这里多没意思?走,去看看热闹去。”

    说罢,安亦晴率先走了出去。

    “晴晴等等我,我也想看看那么奇葩的人脑回路究竟有多不正常。”顾婷婷咋咋呼呼的追上安亦晴的脚步。

    在夏浩的目瞪口呆中,顾夜霖安之航等人纷纷站起身来,慢条斯理的走了出去,他们不像是去打架,倒像是去春游一般。

    “嘿,小胖子,发什么呆?快走啦!”阮雪大大咧咧一拍夏浩的后脑勺,拽起他的胳膊走了出去。

    安亦晴所在的餐桌在二楼,想要到达酒楼门口,需要经过一个长长的回廊,然后从二楼走下去。

    如果速度快的话,怎么也得需要十多秒钟,但是如果速度慢的话,一分钟的时间也是有的。

    安亦晴几人慢条斯理的在回廊中闲逛,此时,一楼大堂之内,已经快要炸开锅了。

    闹事的夏老太太几个人以前就来过这里,酒楼的服务员对他们都很熟悉,一看是这几位奇葩,也都没怎么在意,也没有叫夏父夏母下楼的打算。

    被忽视的彻底的夏老太太不干了,眼见着周围的人都不理她,夏浩一家子也没出现,心中的怒火瞬间被点燃。

    七十多岁的身子骨看似单薄,夏老太太的手脚却出乎意料的麻利。她迅速跑到一张餐桌旁边,伸手一拽桌布——

    稀里哗啦!

    桌布上的盘碟杯子全都被她粗鲁的扯到了地上,摔得碎成了渣!

    身在二楼的夏浩听见声音往下一看,心中焦急,迈开大步就要跑下去。

    “耗子,不慌!”

    安亦晴一把拉住夏浩的胳膊,在他疑惑的目光中,向旁边抬了抬下巴。

    顺着安亦晴的目光看去,夏浩在顾夜霖的手中发现了一样东西。他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心中的焦急顿时烟消云散!

    再说一楼,夏老太太这一手玩得惊天动地,将大堂里吃饭的客人全都吓了一大跳,纷纷停下筷子看起热闹来。

    而酒楼的服务员们,也没想到一向只会坐地上哭闹的夏老太太今天竟然换了花样,全都被碗碟碎裂的声音吓了一跳。

    “夏老二,你给我出来!夏浩那小畜生呢?打了我家小峰就跑了?!让他出来给我磕头认错!”

    夏老太太中气十足的大吼一声,又手脚麻利的跑到另一张餐桌旁边,伸手一拽桌布——

    稀里哗啦!又是一堆精致的碗碟碎成了渣!

    夏老大一见夏老太太的办法不错,也开始跟着亲妈有样学样,把整个一楼大堂中能摔的东西全都一股脑砸在了地上,就连一些客人的餐桌也不例外。

    眼见着夏家人越闹越凶,客人也都纷纷离开,几个一直赔礼道歉的服务员再也忍不住了。

    “老太太你够了啊!有完没完了?我敬你年纪大,不屑跟你计较,别给脸不要脸!”一个女服务员双手一叉腰,扯着嗓子开始骂。半年前,夏老太太来酒楼闹事的时候,正好一不小心挠到了这个女服务员的脸,后来伤好了,但是这个仇,她却记下了。

    “狗娘养的小婊子,年纪轻轻的嘴巴不干净是吧?真是什么样的老板养什么样的狗,你们整个酒楼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夏老太太噼里啪啦骂了一堆难听的话,然后双腿一盘,屁股一墩,猛的坐在了地上,红着眼圈嚎啕大哭起来。

    “哎呀这日子怎么过啊?我不活了?!老太太七十多岁了,夏老二你不孝顺,让那小畜生把我金孙打的半死哟,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夏老二,你造的孽哟!都怪你娶得那个丧门星,都是那个贱人惹出来的!”

    夏老太太一边哭一边骂,夏浩的怒吼如一道惊雷一般忽然炸响在她的耳边。

    “不许你侮辱我爸妈!”

    平地一声雷,夏浩中气十足。震得夏老太太忘了哭天抹泪,愣愣的看着面露煞气的二孙子。

    “奶奶,我敬您养我爸长大,所以我尊称你是奶奶,但是我爸妈两个人任劳任怨一辈子,你不许侮辱他们。”夏浩浑身怒气的走到夏老太太面前,低头俯视着她说道。

    有那么一瞬间,夏老太太的心中产生了一丝恐惧。这样的夏浩不是他们一直欺负的那个软蛋窝囊废,他身上的煞气竟然让夏老太太感到一丝凉意。

    惊愣片刻之后,夏老大最先反应了过来。

    “好啊小犊子,你翅膀硬了是吧?连我儿子也敢打,还敢教训起老太太来了?!小畜生,小峰这件事情你必须给我个交代,让你爸妈给我滚出来!”夏老大怒目瞪视夏浩,伸手狠狠的指着他的鼻子,不停的喷口水。

    夏浩面不改色的看着怒火冲天的夏老大,平静而沉稳有力的说道:“我爸妈今天不在,有什么事情我自己一个人做主。”

    “你做主?你个小杂种做什么主?!”

    夏老太太一声尖叫,那声音就像是指甲不停的刮着黑板,让人牙根发酸。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迅速闪过,紧接着夏老太太的脸上便“啪啪”挨了两个响亮的耳光。

    “谁?谁打我?!”夏老太太被打的有些发蒙,捂着脸尖叫。

    安亦晴稳住身形,诡异的出现在夏老太太面前,脸上露出阴测测的笑容。

    “我打的,老太太,夏浩是你孙子,可我不是。我想打就打,想杀就杀,你有本事你就打回来啊?”

    安亦晴本来没想动手,但是夏老太太冲着夏浩左一个“小畜生”,右一个“小杂种”,听得安亦晴实在是有些火大。

    自己的亲孙子竟然这么侮辱,夏老太太这个人的心根本就是黑的!

    夏老太太惊悚的看着忽然出现的安亦晴,头皮竟然开始发麻,她转头看看夏浩,又看了看安亦晴,再看了看刚刚出现的顾夜霖等人。

    “好你个小杂种,我说今天怎么这么硬气,原来是搬救兵了!”夏老太太一脸恍然大悟,看向夏浩的目光更是不善,“你就是个小杂种,我真没叫错!竟然敢联合外人欺负自己的奶奶,你这么多年的家教都死肚子里了?也不知道你妈那个小狐狸精当初给老二灌了什么*汤,竟然帮着养别人家的孩子!”

    “不许你侮辱我妈!”夏浩彻底怒了。

    夏浩虽然长得胖,但是从小到大他的五官都能看出夏父的影子,更何况,夏父夏母结婚之后一年才有了夏浩,根本不是奉子成婚。就单单光凭这长相,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夏浩绝对是夏老二的种,精明的夏老太太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来。

    但是即便是这样,她仍然执着的往自己的二儿子脑袋上扣一顶绿帽子,非得给夏母安排一个红杏出墙的罪名。

    面对自己的父母被人这样侮辱,夏浩彻底怒了。

    “我爸是你亲生的,你为什么这么对他?从小到大你对他哪怕有过一点点母爱?你们一家老小身上穿的用的全是我爸辛辛苦苦赚来的,你有什么资格侮辱他?还有我妈,当初她坐月子的时候你们跑去闹,为了抢那点儿钱我连奶粉都吃不上,你们有良心吗?!我妈任劳任怨养了你们二十多年,你们就这么回报她吗?我看良心被狗吃的人是你们吧!”

    夏老太太目瞪口呆的看着舌若莲花的夏浩,颤颤巍巍的伸手指了指他,刚要说话。

    “你闭嘴!我的话还没说完,你懂不懂礼貌啊?”夏浩猛的将夏老太太已经到嘴边的话堵了回去,小眼睛一瞪,本就人高马大的他站在夏老太太身边就像是一座铁塔一样。

    “老太太,我叫你一声奶奶是凭借着血缘关系,你以为我真稀罕你啊?小杂种小杂种,你打进门开始一共叫了我十遍‘小杂种’,八遍‘小畜生’,五遍‘狗娘养的’。老太太你没文化我不怪你,但是我告诉你,从遗传学角度来说,我要是小杂种的话,我爸就是大杂种,老太太你这个生了杂种的又是什么东西?!”

    夏浩一口气“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反击的话,就连安亦晴听了也不由得拍手叫好。

    她没想到,一向沉稳憨厚的夏浩的逻辑竟然这么……彪悍。

    不过仔细想想也对,按照遗传学来说,小王八蛋的父亲是大王八,那么……生他的父母岂不就是……老……王……八?

    ------题外话------

    周末啦,公子今天多写了一些,嘿嘿,爱我吗?爱我吗?

    咳咳,小王八蛋的父亲就是大王八,小兔崽子的父亲就是大兔崽子。所以啊宝贝们,以后骂人需谨慎啊……

    推荐好友新文

    《世子的绝色医妃》赖皮

    医术+种田+经商

    一朝穿越,竟然带了两个包子哥哥。原本只想安安静静度过一生,却不想本该死了的人却又出现在自己面前!当凌新月发现原来父母的死因是如此的可笑,凌新月愤怒了!凌新月座右铭:世人欺我,我必百倍奉还!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一百九十八章 小王八蛋的父亲是?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一百九十八章 小王八蛋的父亲是?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