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一百八十九章 五年前扔出去的那个女人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一百八十九章 五年前扔出去的那个女人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黄依依憋的脸色通红,拿着手包的两只手捏的几乎泛白,她只觉得周围的男男女女好像都在嘲笑她的不知廉耻,那若有似无的目光让她直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臭小子,瞎说什么呢?”白父对自己的这个儿子很是无奈,只能干瞪着眼睛,不轻不重的训了一句。

    白易铭从小的厚脸皮,白老爷子的龙头拐杖都挨了多少下了,怎么可能对白父没有任何杀伤力的一个眼神害怕。他勾起薄唇,妖孽一笑,慵懒的耸了耸肩:“老爸,朋友之间慰问一下,您想到哪里去了?”

    “你……”白父一噎,瞪了瞪眼睛不知道说什么

    “伯父,无碍,白大少真性情。”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安亦晴微笑着替白父解了围。

    白父叹了口气,一脸歉意的说:“唉,他妈从小把他惯坏了,说话一直不靠谱,小晴和老三你们两个没多想。”

    知子莫若父,白父怎么可能不知道白易铭的心思。安亦晴的确是一个令他满意的儿媳妇,但是无奈娇花已经有主,他总不能怂恿白易铭去送自己好兄弟的土吧?

    “白伯父,您先忙,我和阿霖先进去了。”

    白父一听,连连点头,千叮万嘱让白易铭招待好二人。

    “我说小丫头,你一来我家,搞得我跟垃圾堆里捡来的似的!”白易铭领着安亦晴一边走,一边打趣。

    “瞧你说的,一看你就是伯父伯母亲生的,不然他们早就把你扔回去了。”安亦晴皮笑肉不笑,牙尖嘴利。

    白易铭被安亦晴堵的一口老血憋在胸口,气的直翻白眼。他转头狠狠的看了看一直沉默不语的顾夜霖,嘴里嘟嘟囔囔:“近墨者黑!好好的小丫头都被你给带歪了!”

    顾夜霖没有说话,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满是鄙视。

    安亦晴撇下正在眉目传情的两个男人,莲步微移来到了安之航和安之言的身边。此时,安家兄弟二人正在属于他们的圈子里微笑的听别人闲聊。

    “大哥,二哥!”

    安之航和安之言迅速转头,一脸欣喜的看见笑眯眯站在面前的安亦晴。

    “小妹,来的这么快?爸妈和爷爷奶奶呢?看见了吗?”

    “唔,他们应该还没到。”安亦晴轻轻摇了摇头,不着痕迹的四处看了看,低声说道,“今天的客人来的真够多的,我听白易铭说白老爷子不是想低调吗?怎么变成这么隆重了?”

    “嗨,谁说不是呢?”安之航向远处的一个熟人点头微笑了一下,对着安亦晴低声说道,“本来白老爷子是想低调的,但是中间出了些问题。”

    “问题?什么问题?”安亦晴柳眉微挑,颇为疑惑。

    一直站在一旁的安之言忽然莫名其妙的看了安亦晴一眼,“小妹,你最近怎么忙成这样了?这么大的消息你都不知道?”

    “额……最近玉元斋和华夏制药的确有些忙,到底出什么事情了?”安亦晴越听越迷糊。

    “是这样的。”安之航跟朋友打了个招呼,然后将安亦晴拉到一旁,低声解释道,“之前白老爷子的确是想低调的办一下,轻一些亲朋好友意思意思就行了。但是前几天,古家那位大小姐回来了。”说完,安之航还不放心的看了安亦晴一眼,直把她看的莫名其妙。

    “古思忆回来了?那和白老爷子有什么关系?”安亦晴微微皱眉,心中对古思忆现在这个时候回来觉得很不对劲。

    “本来是没关系,但是前几天古思忆说了几句话,就变成有关系了。”安之航嘲讽一笑,“古思忆刚回家没几天,就开始不消停,今天举办茶会,明天开设晚宴,直把京都的水又给搅混了。前几天她邀请了一群爱磨牙的豪门阔太太做美容,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话,才让白老爷子生气了。”

    “她说什么了?”安亦晴心觉不妙,她总有一种感觉,这个古家的大小姐又会是另外一个极品。

    “哼,古大小姐说了,京都五大家族,只有两家名副其实,其他三家都是普通人,上不得台面,最不得数,只不过是浑水摸鱼罢了。”安之航慢条斯理的将眼镜摘下来,优雅的拿出一方丝绸手帕轻轻擦了擦,他的语气微冷,垂下的眸子中寒光四溢。

    “浑水摸鱼?”安亦晴眨了眨眼,捂嘴笑出声来,“这位古家大小姐倒是真有胆量,竟然敢犯众怒说出这样的话,看来她倒是对自己家族的实力挺有自信的。”

    “自信?我看是自大吧?”站在一旁的安之言冷冷一哼,“五年没回华夏,差点儿连月亮都是国外的圆了,对于京都的局势,这位古家大小姐还当现在是五年前呢?这姑娘回来之后天天跟着一帮子豪门太太厮混,这群女人除了买衣服就是做美容,能打听出什么来?”

    安亦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对于古思忆的脑回路有些不太了解。她总担心,是不是大家想的太简单了,还是古思忆真的有些蠢,竟然做出这么犯众怒的事情来。

    “不过也好,她蠢就蠢吧,就那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让那几个豪门太太给说的天花乱坠。白老爷子马上就过生日了,正乐呵呵准备寿辰呢,听到这么噎人的话,他心里能舒坦吗?白家人虽然不是古武世家,但是一向与顾家交好,现在被古思忆这么一说,好像是白家在巴结顾家似的,要是换成我,我也得生气。”安之言眼底深处隐藏着不着痕迹的幸灾乐祸,他顿了顿,看了看正在远处跟白易铭说话的顾夜霖,玩味说道,“还是老三当初有手段,直接把古思忆给扔出去了。小妹,你可当心着点儿,这次古思忆回来,京都第一千金被你抢走了,自己喜欢的男人也成你的了,如果她不恨你,我从你华夏制药的楼顶上跳下去。”

    安亦晴抽了抽嘴角,额头的青筋暴起:“二哥,你还是歇歇吧,华夏制药还想营业,想跳楼还是换个地方吧。”

    安之言嘿嘿一笑,一张冷冰冰的俊脸柔和了许多:“我说小妹,你可真当心点儿,古思忆那女人不是普通人,当初在京都也被称为是武学天才呢。”

    “二哥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安亦晴凉凉一笑,“她要不招惹我,一切好说,但是她要是上赶着找麻烦,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话间,宾客已经陆陆续续来了许多,别墅里越来越热闹。

    就在这时,安家人和顾家人竟然一起走了进来。

    “白小子,你家老爷子呢?今天他过生日,怎么还不下来?”顾老爷子爽朗的声音在别墅门口传了开来。

    “顾伯父,安伯父,哎哟,您二位可算是来了。”白父一见顾老爷子和安老爷子,急忙迎了上去,“我说您二位啊,现在成了亲家,怎么连参加宴席都勾肩搭背的来?这要是让我家老爷子看见,不得嫉妒死啊?”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大喜的日子里竟瞎说,赶紧连呸三声,去去晦气。”一旁的安老太太连忙打了白父一下,不放心的提醒道。

    “哎哟,瞧我这张破嘴。安婶教训的是,是我该打。”白父急忙拍了拍自己的嘴,连呸三声,笑呵呵的说道。

    “你小子,还是那么油嘴滑舌,跟白老头子年轻时一个样子!”顾老爷子笑骂了白父一句,眼中满是怀念,“唉,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那老头子竟然都八十岁了!当初年轻的时候,我们哥几个总开玩笑,等以后谁过八十大寿,一定要把大家都聚到一起,好好的乐呵乐呵。谁知道啊!岁月不饶人,已经有两个离开了!”

    顾老爷子的一句叹息,让安老爷子和白父等人的心全都沉重了下来。

    “顾伯父,您别介怀。生老病死,人生常事,早晚得走这一遭。”白父有些感叹的笑了笑,“我爸经常说,这辈子能有你们这几个好兄弟,是他的福气。倒是您,顾伯父,您的寿命比我爸他们都长,亲眼看着好朋友一个个离开,真的很不是滋味儿。”

    顾老爷子一愣,精光四射的眼中顿时黯淡了不少:“谁说不是呢?有时候活的太久,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的确不是什么好事。”

    周围的气氛有些沉闷,以顾老爷子和安老爷子为中心的一圈人明显和周围的嬉笑格格不入,略显诡异。

    就在这时,一个悦耳而清然的声音打破了这样诡异的消沉。

    “有我在,白爷爷至少能活到一百岁!”

    大家一惊,转头一看,安亦晴身着一身白色长裙,笑容沉静的看着大家。

    “哎哟,对啊,我们怎么把晴丫头给忘了?!”顾老爷子一拍脑门,连忙向安亦晴招手,“你这丫头,来了也不知道说一声,白白看了我们这群老头子的笑话。”

    “顾爷爷,我不是给您几位时间缅怀过去吗?”安亦晴无辜的笑了笑,娇声说道,“要不是您几位越说越不靠谱,我才不来插话呢!”

    顾老爷子气鼓鼓的瞪了安亦晴一眼,埋怨的对安老爷子说道:“老安头,看看你这孙女,精明的很。”

    安老爷子一翻白眼,脸上全是得意洋洋:“精明怎么了?我就是喜欢我家妞妞的精明劲儿,你要是有意见,你跟你家老三说去啊?”

    顾老爷子胸口一堵,哼唧了两声,看似生气,眼中却满是笑意。

    白父耐着心思听完顾老爷子和安老爷子的对话,急忙接话道:“小晴丫头,你刚才说的是真的?我爸他真能……?”白父有些不可置信,活到一百岁,即使在医学水平发达的现代,也是一件难事。

    “白伯父,我自然说到做到。白爷爷的身体本来就很好,再加上我的调理,只要不出现意外人为的事情,我保证他能再活二十年。”安亦晴点点头,保证到。

    如果是以前,安亦晴不敢说出这样的话,但是这一年她的医术突飞猛进,除了药门的古籍被她翻了个遍之外,更得到了神农氏留下的上古空间,虽然现在以她的医术还做不到长生不老,但是延年益寿,还是很容易办到的。

    白父听了安亦晴的话,激动万分,连连点头:“好!好!好!小晴丫头,有你这句话,伯父就放一万个心了!好!真是好啊!小晴,我替你白爷爷先在这里谢谢你了!”

    “白伯父,您这是说的哪里话?虽然我和白爷爷认识不久,但是他一直拿我当亲孙女看待,我自然尽自己所能,帮白爷爷一把。”安亦晴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白父感激的点了点头,感慨的叹了口气:“唉,子生真是生了个好女儿啊。现在京都里那句话真没说错,生女当若安亦晴,小晴丫头啊,你可是真让我们羡慕啊!”

    一时间,顾老爷子和安老爷子与白父还有安亦晴四个人相谈甚欢,完全以平辈的姿态来交流在各种事情上的心得,直让周围的宾客看的大吃一惊。

    他们都想不通,安亦晴虽然能力出众,但是怎么可能让两位位高权重的老爷子将她当成平辈人来探讨国家大事?她究竟有什么能耐?

    大家想不通,一直在远处观察安亦晴的黄依依更想不通。

    在黄依依眼中,安亦晴只是一个家庭背景强悍,又有些小本事和小聪明的女人罢了,无非是借着顾家的背景,才能在京都作威作福。她想不明白,为什么都是豪门千金,安亦晴却这样受顾家老爷子的重视?听听顾老爷子那笑声,都快冲破房顶了!

    恶狠狠的揪了揪手中的残花,黄依依心中气结,却无处发泄。

    就在这时,别墅门口传了一阵喧哗声,一个身着红色曳地长裙的女人出现在大家面前,黄依依一见,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大……额……思忆姐!”黄依依将心中的称呼咽了回去,换上了另一个名字,她提起裙摆,快步走到那个红裙女人面前,一脸灿烂。

    这个女人,正是刚刚从米国回来的古思忆!

    为了今天的盛宴,古思忆精心挑选了一条火红的曳地长裙。她的相貌本就妖艳中带着一丝冰冷,酒红色的长发再配上那条火红色的长裙,在人群中一站,那一身的气度瞬间被衬托出来。

    看着一身惊艳的古思忆,大家纷纷在心中暗叹,怪不得她曾经能被称为京都第一千金,看看这气度,的确是有些真材实料的。

    但是……前任的第一千金和现任的第一千金碰在一起,究竟是好还是坏呢?

    大家纷纷打起精神,都期待着今天晚上权利纷争的大戏。

    “古老,欢迎欢迎,您能来寒舍,真是蓬荜生辉!”白父看见古天,迅速换上了礼貌而疏离的微笑,冠冕堂皇的说了一些场面上的客套话。

    话音落下,白父的目光转向古天身后的古思忆身上,脸上露出惊讶:“哟,这就是思忆吧?五年没见了,真是女大十八变啊!越来越漂亮了!”

    古思忆心中不屑的冷笑,脸上却彬彬有礼,一副恭敬的样子。

    然而,还没等古思忆得意几秒钟,白父的话锋一转。

    “在米国这几年都学什么了?唉!伯父觉得吧,虽然国外很好,但是还是祖国最好,做人啊,千万不能忘本!”白父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继续摇头晃脑的说道,“我经常跟我家那小子说,千万别崇洋媚外。看看现在大街上开的那些酒吧,动不动就有小姑娘被人扔出来,还穿的那么少,真是不知自爱!”

    站在白父不远处的顾老爷子和安老爷子还有安亦晴三人一听,不由得纷纷笑出声来,目光中满满的全是揶揄。

    白父说的是什么意思,长了脑袋的人都听得明白。五年前,古思忆在酒吧里勾引顾夜霖,被他好不怜香惜玉的扔了出来,这件事情当初在京都玉石会上,被古思情亲口传的绘声绘色,在场的诸位没有一个没听过的。

    白父这话讽刺的,可不就是古思忆不知自爱么?这样的人,还好意思夸夸其谈,敢说他白家是浑水摸鱼?白父心中冷哼,让他家老爷子生气,看他怎么收拾他。

    果然,这话一说完,古思忆的脸色就有些黑,本来看似温和的笑脸瞬间产生了一丝扭曲,那种想发火却不敢表现出来的纠结让白父心中爽到了极点。

    同样的,古天也是一副吃了大便的表情。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虽然生气,但是又能说些什么呢?

    不着痕迹的狠狠瞪了古思忆一眼,古天看着白父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白贤侄,现在这社会和以前不一样了,婚姻自由,恋爱自由,大家都有权利追求自己的爱情……”

    “古家主,您这话我这个年轻人可不太赞同!”

    古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的声音打断。转头一看,是一身红色礼服的白易铭。

    太阳穴狠狠的跳了几下,看着一副嬉皮笑脸的白易铭,古天只觉得血脉逆流。京都的几个难搞的刺头中,顾夜霖算和白易铭两个人算得上是极品。不过顾夜霖为人冷淡,对谁都不假辞色,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但是这白易铭不一样,长得一张妖孽脸,做的特么的全是妖孽的事情,折磨起人来全是阴损缺德的招数。

    所以,古天一看到白易铭脸上的笑容,就心中烦闷。

    “呵呵,易铭啊?好久不见了,最近忙什么呢?”古天敷衍一笑,试图转移话题。

    白易铭人精似的人物,怎么可能发现不了古天的意图,他吊儿郎当的耸了耸肩,漫不经心的说道:“也没忙什么,开了家小公司,天天风里来雨里去的。晚上就孤家寡人一个,没事的时候出去厮混一下,却总是被一些花痴女打扰。古家主,您刚才那句话可不对,这年头,虽然婚姻自由,恋爱自由,但是没有颜色又自以为是的牛皮糖也是很招人烦的。唉,真好老三来了,老三你说说,我说的对不对?!”白易铭一抬头,正好看见向安亦晴走去的顾夜霖,急忙伸脖子喊道。

    脚步一顿,顾夜霖转头向这边看了过来,正好和古思忆那双压抑中带着欢喜的眸子撞到了一起。

    他在看她!他竟然在看她!其实他的心里还是有她的是不是?

    按捺中心中的雀跃,古思忆莫名其妙的在顾夜霖那不到零点一秒的对视中找回了自信。

    然而,这样的雀跃没停留太久,就被顾夜霖眼中的漠视给打的稀碎。

    “老三,快过来,你看看谁回来了?”白易铭走过去一把将顾夜霖拉过来,一脸玩味的将目光落在古思忆的身上,“老三,你还认识吧?这位是当年的……”

    “不认识,没印象。”

    还没等白易铭说完,顾夜霖冷冰冰的打断了他的话。

    古思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顾夜霖,似乎在寻找他眼中的心虚与躲避。但是令她失望的是,顾夜霖的眼神,竟然坦坦荡荡。也就是说,顾夜霖是真的不认识她!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以不记得她?!古思忆心中悲痛。

    然而,她的悲痛在顾夜霖看来,除了矫揉造作之外,最多的就是厌恶。

    这个女人他的确是不认识,白易铭将他弄过来干什么?

    含情脉脉的看了远处看好戏的安亦晴一样,顾夜霖对白易铭的怨气更重了。

    “老三,你在搞什么?你真不认识她了?”白易铭拽了拽顾夜霖,凑到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你忘了?五年前,你从酒吧里扔出去的那个女人,就是她啊!”

    白易铭这么一说,顾夜霖脸上瞬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这个女人就是五年前的那个犯人的便利贴,逮谁贴谁。

    古思忆是先天之境中期的修为,除非她自断经脉,不然怎么会听不到白易铭可以压低的悄悄话。

    看着顾夜霖目光中毫不掩饰的嫌弃与厌恶,古思忆整颗心全都冷了下来。

    他竟然真的不记得她!即便当初在京都玉石会,古思情那样形容她,这个男人也不屑去记住!她究竟哪里不好?她那么爱他,为什么他不记得?!

    心中燃烧起熊熊大火,古思忆只觉得整个人要被怒火烧着了一般。她的脸色越来越差,浑身释放出来的煞气竟然让古天也吓了一跳。

    吃惊的看着身边这个五年未见的孙女,古天第一次觉得,她好像和五年前不太一样了。

    “思忆!”低吼一声,古天带着内息的声音如钟鸣一般钻进古思忆的脑海中。

    沉浸在熊熊怒火之中的古思忆只觉得脑子嗡的一声,好像要炸裂了一般,脸色一白,迅速退了两步。

    怎么回事?她怎么会这样?

    看着周围一脸探究的白易铭和顾夜霖等人,古思忆的心中顿时有些慌乱。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压抑中心中的不安,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刚刚身体有些不舒服,失礼了。”不同于其他娇羞的小家碧玉,古思忆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妩媚和清冷,如果是普通男人听了,一定会为她这独特的气质所倾倒。

    但是,顾夜霖和白易铭两个人都不是普通的男人,他们的眼光,绝对没有这么低俗。

    “不碍事,古大小姐刚从米国回来,水土不服我们都理解。”白易铭嬉笑一声,点了点头,“真是对不住,今天宾客太多,招待不周。老三,我们走吧,小丫头该等急了。”

    说着,白易铭的目光落在远处的安亦晴身上,连个眼神都没施舍给古思忆,直接迈着大步走了过去。

    而顾夜霖,则比白易铭更加夸张。早在白易铭刚说要走的时候,他便只跟白父打了一个招呼,转身离开。

    ------题外话------

    公子尽力了,这几天找房子实在太累了,妹纸们不要拍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一百八十九章 五年前扔出去的那个女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一百八十九章 五年前扔出去的那个女人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