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一百一十章 元旦(万更)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一百一十章 元旦(万更)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要不是担心吓到宝贝,顾夜霖非常希望她将他手中剩余的几张黑卡全部收下。

    好吧,顾大爷威武霸气,他老人家的思维绝对和普通男人不一样。

    安亦晴即便再坚强,再独立,但她也是个女人。既然是女人,就不能免俗的喜欢爱人的甜言蜜语。对于这张黑卡,除了感动,她并没有太多感受。她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真的把她当成了掌中宝。

    “唔,阿霖,我没有为你准备礼物,对不起……”女孩儿摸了摸衣兜,竟然什么也没翻出来,不禁觉得有些愧疚。

    顾夜霖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说道:“没关系。我想要的礼物,你有。”

    说着,他轻轻抬起女孩儿小巧的下巴,在她疑惑的眼神中,落下了火热的一吻。

    直到安亦晴被吻得快喘不过气,顾夜霖才不舍的松开了她。

    怜惜的摸了摸女孩儿因憋气而通红的小脸,他温柔的说道:“走吧,下楼。”

    一楼,安老太太和孔诗在厨房忙里忙外。安子生蹲在一旁帮忙摘韭菜,安之航和安之言两个人也被逼着坐在餐桌上和面。

    “大哥,二哥!”安亦晴刚下楼,就看见了坐在桌子前苦苦哈哈揉着面团的两人。

    “小妹!你可算下来了!”安之航抬头看见女孩儿,直接将面团扔给了安之言,如临大赦一般躲在了安亦晴身后。

    安之言抱着面团,嘴角抽搐的看着临阵逃脱的安之航,将面团当做他狠狠的摔在桌子上,玩命的揉!

    安亦晴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哥哥耍宝,也不参合,只是在一旁看好戏。

    “妞妞下来啦!”这时,安老太太从厨房走出来,恰巧看见安亦晴,不由眼睛一亮。

    孔诗听见安老太太的话,从厨房中探出脑袋,笑眯眯的对安亦晴说道:“宝贝儿,妈妈给你留了早餐。你不是说吃完饭要去看看顾老爷子吗?快吃吧,别耽误了时辰。”

    安亦晴乖巧的点了点头,“唔,好。”

    吃过早餐之后,安亦晴和顾夜霖离开了安家,开车前往商场。

    “阿霖,顾爷爷喜欢什么?”安亦晴皱着眉头,满脸纠结的看着商场的各家店铺。

    “我带你去。”顾夜霖自然不舍得女孩儿费心,他牵起她的手,像一家古董店走去。

    顾老爷子不喜欢古董,但是,他独爱茶壶。无论是什么材质的,只要年头久,做工精良,他都喜欢。

    安亦晴在店里挑了又挑,终于选中了一套做工精致的紫砂壶。

    这套茶壶并非是名家出品,但是做工细致小巧,正好适合老年人用作嘴壶。安亦晴第一眼看到它,就觉得顾老爷子一定喜欢。

    买完了茶壶之后,安亦晴又买了顾家其他人的礼物,从顾夜霖的父亲顾维军,到顾家最小的顾婷婷,全都一个不落。

    顾夜霖拎着满满一手的袋子,满眼笑意的看着为顾维军挑选棋盘的女孩儿,俊脸笑意满满。

    他一笑不要紧,却惊艳了店里的一群女店员。

    只见她们眼冒红心,爱慕的看着顾夜霖,又羡慕的看着安亦晴。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应该说的就是他们吧!

    付完款之后,顾夜霖右手拎着袋子,左手搂着安亦晴的腰,向停车场走去。

    “兔兔,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男人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话,让安亦晴一个踉跄,差点儿摔了一跟头。

    她转头吃惊的看着顾夜霖,脸色的表情仿佛是见了鬼一般。

    “阿霖,你发烧了?”

    顾夜霖皱了皱眉,摇头。

    “那是出什么事了?”安亦晴不放心,拿起他的手腕号脉检查了一下,唔,没问题。

    顾夜霖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没生病,也没出事。兔兔,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安亦晴眨巴了几下水眸,歪着脑袋说道:“可你没有求婚啊!”

    她的语气平淡,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其实,安亦晴是真的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她并不觉得求婚需要多大的场面,需要多豪华。但是不求婚,怎么结婚?唔,这是婷婷和小雪告诉她的。

    所以,顾大爷再次掉进了自家妹妹挖的坑里。

    于是,在2015年一月一日这一天开始,顾夜霖开始学习如何求婚。他不仅去书店买下了所有有关求婚的书籍,还在网上找了许多视频和帖子。甚至为了达到令人难忘的效果,他问遍了‘红刺’所有的女性,上至训练的教官,下到打扫厕所的大妈,全都一一问了个遍,将整个基地的人搞得鸡飞狗跳,心神不宁。当然,这是后话。

    ……

    顾家,今天这个日子,所有人当然都稳稳的呆在了家里。除了远在深市任职市长的顾夜霖二哥顾翰林之外,其余人全部就位。

    安亦晴今天要来拜访的消息顾夜霖早在好几天前就通知了顾家人。他的宝贝要来家里看他的亲人,他绝对不能委屈了她。

    所以,原本定在晚上的聚餐不变,只不过在中午又加了一顿午饭。

    可是顾老爷子心甘情愿啊!这是老子的孙媳妇!你们有这么漂亮能干的孙媳妇吗?你们有这么孝顺的孙媳妇吗?没有吧?那你们过年就只能吃一顿饭!老子有孙媳妇,所以老子中午就能吃好的!

    不得不说,顾老爷子太护食了,已经彻底将安亦晴纳入了自己的羽翼之下,甚至已经超过了自己的几个亲孙子。

    十多分钟之后,大宅外面隐隐响起了跑车的引擎声。

    “是不是老三和小晴回来了?”顾老爷子一听声音,马上站了起来,红光满面的脸上满是喜悦。

    顾婷婷听见自己爷爷的话,兴高采烈的站起来就要往出跑:“我去看看去!”

    这时,玄关处传来动静,只听顾家的管家忠伯喊了一声:“老爷,孙少爷和安小姐回来了!”

    顾老爷子一听,急忙迈步走了过去,顾家其他人一见,也急忙跟了上去。

    玄关处,顾夜霖将安亦晴脱下的衣服刚挂到衣架上,就见一团火红色扑了过来。

    “晴晴!我可想死你了!你个没良心的,有了三哥也不知道想我!”顾婷婷一股脑钻到安亦晴怀里,抱着她紧紧不撒手。

    安亦晴笑眯眯的抱着她,不顾顾夜霖哀怨的视线,任由女孩儿在怀里撒娇。

    这时,伴随着众人的脚步声,顾老爷子敞亮的嗓门传了过来。

    “小丫头!你可算来了!爷爷从早上就开始等了!”顾老爷子笑吟吟的站在安亦晴面前,不住的打量她,越看越喜欢。

    安亦晴将怀中的黏皮糖顾婷婷扒了下来,笑眯眯的向顾老爷子礼貌的打了个招呼:“顾爷爷,新年好!各位伯父、伯母,新年快乐!”

    “好!好!快点儿进来!婷婷,你别粘着你嫂子,让她进屋歇一歇!”

    嫂、嫂子?

    顾老爷子的话让安亦晴的嘴角不停的抽啊抽,抽啊抽。这辈分……

    她抬头看了顾夜霖一眼,只见他嘴角勾起笑意,好像对这个称呼非常满意。安亦晴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看向顾家众人,无一不是暧昧的看着他们两个。

    于是,安亦晴脸红了。

    和顾家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又呆了一会儿。安亦晴礼貌的告了别。

    从顾家大宅出来,顾夜霖开着车,载着安亦晴向孤儿院驶去。

    “阿霖,我们先去给孩子们买点儿年货吧。”安亦晴始终忘不了昨天去孤儿院的情节,那破旧的房子和简陋的家具,无一不触动着她的内心。虽然她打小就离开父母,但是叶成弘从未在经济上委屈过她。无论是吃穿用度都给她最好的。所以,昨天当她看见那么多还不到十岁的孩子眼神中的生机时,心底不自禁泛起一阵温柔。

    妻奴顾夜霖当然是一万个同意,他一打方向盘,向商场的方向开去。

    孤儿院

    今天是元旦,上学的上班的全都放假没有出门,一群孩子在阿一几个大人的带领下,准备过一个虽然没钱但是温馨的新年。

    “阿一哥,你说昨天那位姑娘会来吗?”吃完午饭,几个大男孩儿坐在桌子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阿一看了看提出问题的阿九,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她会。”

    十八岁的阿九纳闷儿的挠了挠后脑勺,转头看向坐在椅子上看书的阿十说道:“阿十,我们这里属你脑子最好使,你别看书了,给我们提点儿意见。”

    从书中悠悠抬起头,阿十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开口说道:“她会来。”说完,又默默低下头去,继续看书。

    “这、这就完了?”阿九傻眼了,满头黑线的看着一声不吱的阿十,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其他是个男孩儿看着一冷静、一木讷的两个人,不由得开始发笑。

    这时,院子里忽然传来跑车的引擎声。一个大概十三四岁的男孩儿兴冲冲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哥!哥!外面来了一辆可好看的跑车了!特别漂亮!”小男孩儿手舞足蹈的比划了一番,激动的说道。

    阿一几人对视一看,起身走了出去。

    刚走出房门,就被院子里那辆银黑色的阿斯顿马丁惊到了。

    他们都是成了年的大小伙子,对汽车和武器都有着一种狂热的喜爱。虽然这辈子都没有机会触摸,但是每次看电视或者看书时,都会对着这些东西哗啦啦的流口水。

    却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真的了!

    “哇!阿斯顿马丁one-77啊!整个华夏国只有五辆!”对跑车最痴迷的阿八惊呼一声,天真的娃娃脸配上一米八的身高显得很是有趣,他大步跑过去,碰也不敢碰,眼睛一动不动的定在跑车上,一眨不眨。

    刚刚解开安全带的安亦晴看见车外对着阿斯顿马丁流口水的阿八,不由得微微一笑,打开车门缓缓走下车。

    女孩儿一下车,众人的目光便从阿斯顿马丁转移到了她身上。

    “姑娘?!您来啦!”阿一看见女孩儿,不由得一愣,然后急忙迎了上去。

    安亦晴淡笑着跟大家点了点头说道:“今天元旦,我特意给孩子们买了些吃的。也不知道大家喜欢什么,就每样都买了点儿。东西不多,一番心意。”

    说着,众人只听一声车门响,转头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气。

    只见一个男人从车里走了下来,他眉目俊朗,眼神冰冷。整个人俊美的仿若神砥。即使手中拎着两个大大的塑料袋,也丝毫不影响他的霸气。阿一这几个大小伙子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在这个男人的身上,他们竟然觉得自己无所遁形。

    看出了大家的局促,安亦晴微微一笑,轻柔的说道:“阿一,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他是我的男朋友,顾夜霖。”

    “顾夜霖?顾将军?!顾家的那个顾三少?!”阿五一声惊呼,之前在古玩街打工,他可是听了许多有关顾夜霖的事迹。不到十八岁便上阵杀敌,建功无数。更是凭一己之力创建了“红刺”,成为了华夏国第一个地位超然的将军!

    阿五曾经对顾夜霖简直当成了偶像一样崇拜,却没想到,今天竟然看见活的了!

    “真的是顾将军?!我的天哪!今天我竟然见到活的顾将军了!”阿五狠狠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俊美如神砥般的男人。

    活的?

    安亦晴抽了抽嘴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阿一伸手拽了一把激动忘形的阿五,狠狠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对顾夜霖说道:“顾先生,阿五是无心的,您别介意。”

    他的心中有些打怵,生怕阿五的话会让顾夜霖不喜。这个男人的传说他听过,立功无数,杀人无数。阿一不怕别的,就担心顾夜霖一个不高兴,一枪毙了阿五。

    顾夜霖冰冷的黑眸扫了几人一眼,冷声说道:“无碍。”

    大家一愣,好像都没想到这个帝王一般的男人竟然这么好说话。

    “阿霖不是妖魔鬼怪,你们不用怕。”安亦晴轻声一笑,打趣的说道,“他人很好,对待兄弟也很好。唔,阿霖,是不是?”

    顾夜霖又宠溺又无奈的看了狡猾的女孩儿一眼,用温柔的能捏出水的声音说道:“你又调皮。快去办事,我在车上等你。”

    安亦晴点了点头,带着阿一往房间走去。

    顾夜霖看着女孩儿的背影,转身打开车门。

    “对了。等一等。”顾夜霖停住,低声说道。

    阿一他们的步伐一顿,疑惑的看了看安亦晴,然后转头看向他。

    只见男人笔直的站在霸气的跑车旁,阳光在他身后打过来,将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金光,仿若太阳神阿波罗,完美、狂野!

    “如果想加入她的队伍,就要做好脱层皮的准备。你们现在太弱,我连一根手指头不用动,就可以碾死你们。想要出人头地,就要付出别人几万倍的艰辛。否则趁早退出,我不会把危险留在她身边!”

    说完,只听一声车门响,一个漂亮的漂移,阿斯顿马丁帅气的驶出孤儿院。

    顾夜霖走后,十几个男孩儿全都呆住了。一个手指都能碾死他们?开玩笑吧?

    安亦晴看着他们不相信的眼神,微微一笑,轻声说道:“阿霖打从记事开始,就不停的在修炼。他虽然有强悍的家庭背景,但是他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汗血换来的。在他五岁的时候,就被人关进了笼子里和两只野生老虎做搏斗。当时,他没有任何武器,用了一夜的时间,徒手撕了野兽,拖着一身伤走了出来。所以,他不用一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你们,这是事实。”

    嘶——!

    安亦晴的话让十二个大男孩儿倒吸了一口冷气。

    五岁就徒手撕了两只野生老虎?!那时候他们还在做什么?!玩泥巴?荡秋千?哭着找妈妈?

    怪不得他能取得这样的成就!这无关乎他的家庭,无关乎他的背景!十二个男孩儿突然觉得,即使这个男人没有任何人帮助,也可以走到今天这一步!

    安亦晴看着他们愈加狂热的目光,暗暗点了点头。

    唔,阿霖的激将法很管用。

    “姑娘,顾将军太帅了!我要成为他那样顶天立地的男人!”最崇拜顾夜霖的阿五紧握着拳头,激动的说道。

    安亦晴笑眯眯的点了点头,“唔,有志气。不过,你还是先超过我再说吧。”

    “您?”阿五满脑袋问号,虽然昨天看见了她徒手碎大石,但是到底是什么实力?

    安亦晴眉眼弯弯,不动声色:“我没阿霖那么厉害。徒手撕碎老虎是在十岁的时候。”

    嘶——!

    还让不让人活了!还让不让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儿活了!

    大家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娇滴滴的安亦晴,身上打了个激灵。

    十岁就能徒手撕碎老虎?他们呢?十岁的时候还在比谁能尿的远吧?

    渐渐的,十二个男孩儿看着安亦晴的目光中充满了狂热的崇拜,就好像刚刚提起顾夜霖时一样。

    安亦晴满意的点点头,唔,他们以后是她的人,只崇拜她的男人不崇拜她,那可不行!

    和十二个人聊了一会儿,安亦晴独自一人进了黄芬的卧室,为她进行第二次施针。

    相比昨天,黄芬此时的脸色明显好了很多,本来已经苍白的有些发黑的皮肤开始渐渐有了一丝血色,虽然还不明显,但总体来说还是好的。

    一个小时之后,安亦晴从卧室走了出来。阿一几人一见,急忙迎了上去。

    “黄院长的情况好了很多。再过几天就能清醒过来。这些天坚持给她打一些葡萄糖维持营养,其他的药就先不要用了。等她醒了之后,我会重新开药。”

    “好,都挺您的。”阿一点了点头,将女孩儿的叮嘱全部记在心中。

    “唔,那我先走了。明天再来。”安亦晴点点头,并没提创建势力的那件事。她说了给他们时间考虑,言而有信。

    眼见女孩儿要走,十二个大小伙子互相使眼色,不停地推来推去。

    “姑娘!”阿一瞪了几个弟弟一眼,上前一步,喊了一声。

    安亦晴转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咳!那个……额……”阿一有些不好意思,憋了半天,说道,“留下吃顿便饭吧!”

    安亦晴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不了,今天是和家人团聚的第一个元旦,我得赶回去陪他们。谢谢你们的好意。”

    十二个男孩儿一愣,对啊!这个元旦是她和家人团聚的第一个节日。可即便如此,她今天却仍然信守承诺,来了这里。

    心弦被轻轻触动,十二个男孩儿的眼神渐渐发生了变化。

    “对!对!陪家人!”阿一急忙点点头,为刚才的鲁莽感到抱歉,“那姑娘,您赶紧回家吧,再晚就要错过饭点儿了。实在麻烦您今天特意走了一趟。”

    “不用客气。我走了。告辞。”

    送走了安亦晴,十二个男孩儿安静的坐在大厅中,各自想着心事。

    “阿一哥,你刚才为什么不答应姑娘昨天的请求?”年龄最小的十二摆弄着灵活的手指,低声问道。

    阿一叹了口气,幽幽说道:“我还没考虑好,再等几天吧。”

    “阿一哥,你担心什么?”阿十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有些苍白的薄唇微抿。

    “你们几个臭小子!”还没等阿一说话,阿二就站了起来,挥了挥结实的手臂,低声说道,“阿一哥还不是担心你们几个?姑娘是好人,她说的那个工作也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但是毕竟危险系数太大,阿一哥是怕你们年纪轻,太冲动!现在脑袋一热答应了,将来后悔怎么办?难道让姑娘的心血白费吗?”

    “不错,阿二说的对。”阿一点了点头,低声说道,“我知道,大家都是不甘于平凡,渴望情义和热血的人。但是姑娘说的那个工作危险系数太大,需要杀人需要冒险,也许一个不留神就连命都没了。我希望你们能好好考虑,不要盲目决定。”

    阿一的话让大家都不说话了,他们面面相觑,眼里迷茫不已。

    “阿一哥,阿二哥,你们是不是有决定了?”睿智的阿十推了推眼镜,冷静问道。

    “不错。昨天我和阿二就已经想好,决定加入姑娘的队伍。但是,我希望你们有自己的想法,不要我和阿二做什么,你们就非得做什么。”阿一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毁了弟弟们的路。

    一时间,大厅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

    时间一点一滴的走过,整整过了四十多分钟,阿十第一个开了口。

    “我决定加入。我相信姑娘,也相信顾将军。他们都不是坏人,而且,姑娘是真的把我们当朋友。就像顾将军说的,这条路很难,我们需要付出比别人多几万倍的努力。我想拥有一个璀璨的人生,我想拥有一群生死之交,我想让弟弟妹妹的生活变得轻松,我也想用自己的微薄之力来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

    阿十的一番话就仿佛是导火索一样,点燃了所有人心中的火焰。

    “对!阿一哥,阿二哥!我早就想加入了!虽然我年纪小,但是我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姑娘是好人,她救了黄妈,救了阿十。她给了我们一个新的生活!跟着她不会错!我加入!”力气最大的阿三拍了拍胸膛,大声说道。

    娃娃脸的阿九一听,笑嘻嘻的接话道:“对啊对啊!我也加入!姑娘手底下肯定有很多帅气的跑车,我要加入!”

    “你这个跑车控一边去!这是正事儿,填什么乱?!”昨天领头打劫的阿五一拍阿九的脑门,憨声憨气的说道,“我加入!昨天我就觉得姑娘的身上霸气侧漏!以后她和顾将军就是我的偶像!”

    一时之间,大厅里七嘴八舌,一群男孩儿纷纷叫嚷着要加入。

    阿一激动的望着十一个弟弟,哽咽的说道:“你们真的决定好了?这条路很危险,你们真的决定好了?”

    十一个男孩儿微微一笑,看着阿一大声说道:“是!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兄弟!为了姑娘!”

    “好!明天,我们就告诉姑娘,我们加入!”

    ……

    安亦晴对孤儿院中发生的一切都不知情。此时,她已经和顾夜霖回到了安家别墅。

    “妞妞和小顾回来啦?!快,洗洗手,准备吃饭!”孔诗眼尖的看到开门进屋的安亦晴和顾夜霖,马上笑眯眯的说道。

    安亦晴乖巧的点了点头,拉着顾夜霖去了洗手间。

    今天是家人团聚后的第一个元旦,安家的晚餐简直丰盛极了。山珍海味、飞禽走兽,安老太太和李妈使出了看家本事,将一桌子菜肴做的色香味俱全。光是闻一闻味道,就让人食指大动。

    “妞妞,小顾!快,来挨着爷爷坐!”安老爷子特意腾出了自己身边的两个位置,将安亦晴拽了过来。

    女孩儿乖巧的点头,拉着顾夜霖坐到了安老爷子身边。

    众人落座,餐桌上一片温馨。

    安亦晴举起手中的酒杯,眉眼弯弯,笑眯眯的娇声说道:“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大哥二哥。谢谢你们这些年来一直不离不弃的寻找,妞妞回来了,以后再也不走了。你们不需要再担惊受怕,安家有我,以后,妞妞会为你们撑起一片天!”

    女孩儿的一番话,让安家众人不由得热泪盈眶。就连刚刚被安亦晴治好眼疾的安之航,也不由得摸了摸眼角的泪水。

    叶成弘欣慰的看着徒弟的家人,笑眯眯的说道:“好啊!好!安老哥,别哭了!过年了,得开开心心才是!孙女找回来了,以后啊,你们有福咯!”

    红着眼眶的安老爷子哈哈一笑,点头感叹道:‘是啊!以后有福了!都说女孩儿是贴心小棉袄,这话真是不假。你看看我孙女,再看看那两个臭小子,哪有妞妞一半好!今年是老头子过的最开心的一年,不仅孙女回来了,还给我带回来了一个孙女婿!哈哈哈!”

    安老爷子一打趣,大家都乐出声了。

    安亦晴小脸一红,娇嗔的喊道:“爷爷!”

    “哎哟!我孙女害羞了!”

    安家的餐桌上,一片其乐融融,欢声笑语。

    ……

    元旦过后,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是春节。在这期间,正是各家各户最为忙碌的时候。

    尤其是安家,特别忙。

    因为,安家千金回归的宴会就要开始了!

    当初安老爷子就说,一定要等叶成弘回京后再举办宴会。现在叶成弘回来了,元旦也过完了,于是,安家的老老少少便开始着手宴会的具体事宜。

    这些年,安家一直韬光养晦,所有的事务全都一切从简。仿佛低调已经变成了安家的代名词。

    然而这次,安老爷子放了话,必须大办!怎么隆重怎么来!他宝贝孙女的回归宴会,决不能逊色任何一个豪门千金!

    于是,安家所有的关系都出动了,务必要将这次宴会办得隆重而别致!

    而身为当事人的安亦晴,此时却并不在宴会的策划之中。她现在很忙,非常忙,甚至比安家的众人还要忙。

    因为,年关将至,华夏制药即将出世,马上就要打响第一炮!

    除了这件事之外,她每天还要去孤儿院医治黄妈和阿十。

    元旦的第二天,安亦晴在药田忙了一上午,吃过午饭后,就打车去了孤儿院。

    坐在车上,她不由得一拍脑门。瞧这记性,又忘买车了!

    几十分钟的路程之后,出租车停在了孤儿院门口。

    安亦晴付了钱,礼貌的道了声谢,目送出租车离开。

    转身走到大门口,安亦晴皱了皱眉,她耳尖的听到院子里传来了孩子的哭声和男人的叫骂声。

    “这是黄妈自己花钱买的院子,凭什么要我们搬走!你们这是强制买卖!”只听阿十冷冰冰的声音传了出来。

    紧接着,一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呸”了一声。

    “强制买卖?老子告诉你!在这一片儿,我就是天!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子给你们五十万你们不卖,想钱想疯了吧?!”

    这时,阿五怒气冲冲的喊道:“你放屁!五十万!连这个院子的一半价钱都不到!你们分明是欺负人!我告诉你,我们绝不会搬走!这就是我们的家!”

    “他妈的!臭小子皮痒了是吧?给我打!打到他们同意为止!”

    “你们干什么?阿十!你心脏没事吧?”只听阿五焦急的声音传来,“你们住手!他们只是些孩子!你们住手!”

    安亦晴加快几步,几个闪身,进了院子。

    看见院子中的情景,她的眼神冰冷,怒气滔天!

    只见二十几个穿的流里流气、三大五粗的大老爷们,有的拿着铁棍,甚至还有三个人手中拿着西瓜刀。他们扎堆在一群孩子中,见谁打谁。阿十心脏不好,已经被倒在地,脸色惨白,眼镜掉落,被踩的支离破碎。而阿一他们几个人,则是拼死护住一群孩子。但是,无奈对方人数众多,又都拿着武器,可孤儿院这边有战斗力的,除了到底的阿十,只有其他十一个成了年的男孩儿。只是没一会儿功夫,身上便全都挂了彩!

    “都给我住手!”

    只听安亦晴一声娇喝,夹杂着内息的声音仿佛是钟鸣一般震得一群人两耳嗡鸣。

    阿一几人转头一看,吃了一惊。

    “姑娘,您快走!这里危险!”他们一时心急,忘记了安亦晴利落的身手,只希望她不要受到牵连。

    安亦晴心中微暖,她没看错人。这几个男孩儿会成为她的好兄弟。

    她没有说话,继续往前走,走到对方为首的那个男人面前停了下来。

    “是谁派你们来的?”安亦晴凉薄的看着他,冷冷的问道。

    男人一愣,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女孩儿,露出色眯眯的微笑。

    “哟呵!这破地方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妞儿!今天真是没白来!美女,跟我走吧,爷带你出去玩!”说着,咸猪手便要摸向安亦晴的脸。

    “你给我住手!”阿一几人一见急了,大吼着上前阻拦,“不许碰她!你要敢碰她!我们跟你拼了!”

    男人一瞪眼,不屑的看了阿一他们一眼:“就凭你们几个小毛孩子?阿牛阿虎,你们给我把他们看住!别打扰我的好事!”

    说着,只见十来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走上前,死命的压住阿一几个男孩儿,不让他们从地上爬起来。

    男人一见,不由得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色眯眯的对安亦晴说道:“美女,跟我走吧!爷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安亦晴冷冷的看着压住阿一几人的混混,又转头看着她面前色眯眯的男人,没有回话,继续冷声问道:“是谁派你们来的?”

    感受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忽视,男人的脸色有些挂不住。他收了笑容,阴沉沉的威胁道:“美女,你这样是不是太不给我面子了?”

    “是谁派你们来的?”安亦晴还是那句话,连标点符号都没变。

    男人怒了,他往地上吐了口唾沫,恶狠狠的骂道:“臭丫头!老子请你去,你不给面子是不是!猴子骆驼!把她给老子押车上去!”

    被困在地上的阿一几人一听,怒了,玩命的挣扎,试图能帮安亦晴一把。可是,他们有心无力,仍然被紧紧压住。

    只见那两个叫猴子骆驼的人淫笑着从人群中走出来,色眯眯的伸出手,向安亦晴的肩膀抓去。

    女孩儿看也没看,直到两双咸猪手马上就要触碰到她的肩膀,只听“咔嚓”几声脆响,紧接着便是猴子骆驼两人的哀嚎声!

    为首的男人一看急眼了,他抡起手中的西瓜刀,二话没说就砍了下来:“他妈的!竟然敢动手!老子砍死你!”

    随着西瓜刀落下,孩子中发出了惊悚的哭嚎,被压在地上的阿一几人急红了眼,浑身青筋暴起,疯了一般挣脱开对方的压制!

    “姑娘——!”他们撕心裂肺的大喊一声,连滚带爬的要去阻止惨剧的发生!

    可是,抬头一看,时间定格在此刻。

    只见男人手中的西瓜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到了安亦晴的手中,他那带着金链子的脖子此时正在刀下摇摇欲坠。

    “大、大、大、大姐饶命啊!”男人有些发蒙,脸色惨白的嚎叫。

    安亦晴懒洋洋的将手中的刀往他的脖子上又贴近了一分,冷声道:“你叫谁大姐呢?”

    脖子上冰凉的触感让男人吓得差点儿尿了裤子,他眼睛一转,急忙说道:“小、小、小妹!你别激动!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阿一几人傻呆呆的看着彻底反转的局面,有些反应不过来。

    “说!是谁派你们来的!”安亦晴轻飘飘的问道。

    “是富林房地产!他们老板想在这儿建个别墅,但又不想多掏钱,所以就花钱雇了我们来抢!姑娘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为虎作伥、为所欲为、为、为、为……”男人一把鼻涕一把泪,搜肠刮肚的将自己这辈子听过的成语全都说了出来。

    安亦晴听他说话听得胃疼,瞪了他一眼,继续问道:“花钱雇你们?你们是道上的?哪个帮的?”

    男人一听,眼睛一亮。

    “姑娘,我们是沐云会的!我们是段当家的手下!您是不是道上的?交个朋友吧?多条朋友多条路啊!”

    沐云会?安亦晴有些傻眼。段瑭手底下还有这么窝囊的东西?

    “你真是沐云会的?”安亦晴有些不信。

    “千真万确!千真万确!”男人跟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说道,“我叔叔家的哥哥的二姨的表舅的儿子的好兄弟在沐云会,就是他把我介绍进去的!”

    被这乱七八糟的关系绕的有些懵,安亦晴揉了揉额头上跳动的青筋,“我记得沐云会的帮规第一条就是,不许欺负平民百姓。你的脑子被狗吃了?”

    “我错了。我错了!姑娘,您饶了我这一回吧。最近沐云会动荡,我这才钻了空子赚点儿外快。这年头,黑道不好混啊!”男人苦哈哈的诉说着自己的职业生涯。

    没管他的碎碎念,安亦晴眼神一眯。沐云会动荡?出了什么事?

    她拿出手机,拨通了段瑭的电话。

    没一会儿,听筒那头便传来了温柔如玉的声音。

    “丫头,你能亲自给我打个电话,真是不容易!”

    段瑭的语气中满是喜悦。会议室中,沐云会的各大高层大眼瞪小眼,看着从来不会因为私事打断会议的当家不仅中止了会议,还喜气洋洋的走了出去,心里一阵惊讶。

    ------题外话------

    最近公子拼了命的万更啦!妹纸们,请支持公子,支持正版订阅!谢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一百一十章 元旦(万更)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一百一十章 元旦(万更)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