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九十五章 顾夜霖霸气出场!高潮!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九十五章 顾夜霖霸气出场!高潮!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安亦晴刚要迈步离开,一个温润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小妹,抱歉,大哥有事来晚了。”只见安之航气喘吁吁的大步走了过来,歉意的说道。

    女孩儿摇了摇头,笑眯眯的对安之航说:“大哥,你不用着急,我又不是小孩子。”

    “那可不行!你是我们家的宝贝,一定要保护好!”安之航温柔一笑,问道,“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安亦晴调皮的眨了眨眼,娇声说道:“大哥,我带你去看戏!”

    ……

    解石台前,跟随而来的众人将古思情几人团团围住,都想亲眼目睹两千万的毛料里能解出什么来。

    “古小姐,您需要哪个师傅来解石?”站在一旁的工作人员恭敬的问道。

    古思情优雅的转头看了看一旁的几个解石师傅,眼里闪过不屑,冷冰冰的说道:“我们古家人才辈出,不需要闲杂人来解石。张伯,麻烦您了。”

    “是,二小姐。”张伯恭敬的点了点头,挽起唐装的袖子,走到解石台前。

    只见古思情微微思索,然后在毛料上画了几道标记线。嘱咐张伯按照标记解石。

    张伯稳稳的拿起解石机,顺着标记的黑线缓缓切下。一阵摩擦声过后,只见断面处倾泻出隐隐的绿光。

    淋上一泼清水,张伯将断面上的浮灰擦掉,只见一点郁郁葱葱的绿色展现在众人眼前。

    众人屏住呼吸,睁大了眼睛看着毛料的断面。

    “这是……帝王绿?”一个人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不可置信的说道。

    “可、可能吧……看着像!”

    “帝王绿?!竟然解出了帝王绿!”

    一时之间,在场像炸了锅一样,闹闹哄哄吵个不停。

    古思情端庄的站在一旁,小巧的下巴高高抬起,冰冷的眼神里闪过得意。

    张伯满意的看了古思情一眼,对于她所做的一切很是赞同。他拿起解石机,在毛料的另一面按照标记线开始切。

    一阵机械的摩擦声之后,断面处又倾泻出隐隐绿光。

    “啧啧,看来这块帝王绿的个头不小啊!”旁边围观的人一看毛料的两面都出了绿,不由得赞叹一声。

    古思情听到周围的窃窃私语,眼里的神色不由得更加轻蔑,就连嘴角都勾起了一抹微笑。

    人群外面,安亦晴一直沉默的听着人群中发出的惊叹声,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淡笑。

    “小姐。?”张玉生疑惑的看着安亦晴,实在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已经知道了来龙去脉的安之航也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同时心里暗暗盘算着以后一定要找机会给古家使点儿绊子。

    女孩儿笑眯眯的看了安之航和张玉生一眼,轻快的说道:“好戏开始了。我们上前面去。”

    说完,安亦晴率先走进人群,安之航和张玉生见状急忙走上前为她开路。

    “思情姐,你的眼光可真好,只花了两千万,就能解出这么大的帝王绿。瞧这个头最起码也得一亿打底呢!”古若瑶赶紧上前猛拍马屁,不住的称赞。

    古思情轻轻点点头,眼神扫过刚刚走进内围的安亦晴、安之航和张玉生三人,轻蔑的瞟了她一眼,脸上摆出一副不喜不悲的样子说道:“只是运气好、敢投资罢了。不像有些人小家子气,如此极品的帝王绿毛料竟然妄想用三百五十万就买到手。”

    古若瑶顺着古思情的眼神,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安亦晴,不由得嘲讽一笑,阴阳怪气的说道:“可不是!思情姐,还是你眼光好!比起那些麻雀变凤凰的人,你才是真正的凤凰呢!”

    两个人旁若无人的对话让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看向了一旁的安亦晴,脸上的表情各异,或惋惜或嘲讽或冷漠。

    安亦晴没有说话,伸手拦住欲上前替她出头的安之航,沉默的站在一旁,脸上露出淡然的微笑。

    “张伯,继续解石。不要为了一些小人物影响了情绪。”古思情将众人的心思尽收眼底,冷冷说道。

    张伯点了点头,顺着断面的窗口继续解石。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五分钟的时间过去了,解石机和磨砂轮在毛料上交替打磨,但是除了零星露出来的绿色之外,大多数全是被打磨下来的石灰。

    随着时间的流逝,古思情的脸色越来越差,交叉握着的手慢慢攥紧。围观的众人从屏息等待渐渐变得不耐烦,人群中开始出现微微的骚动。

    “怎么还不出绿?不会是块废料吧?”其中一个人疑惑的嘟囔。

    “废料?刚刚断面上不是出绿了吗?”另一个人惊讶的说道。

    “谁知道呢?如果不是废料,怎么可能磨了这么久还不出绿?”

    “再等等。没准一会儿就有了。”

    大家低声的窃窃私语被耳尖的古思情和张伯听得一清二楚,古思情倒还好说,大家闺秀的端庄令她控制住自己心中的愤怒。但是脾气火爆的张伯渐渐开始怒火中烧,他的眉头皱起,脸色通红,右眼眼角处的伤疤狰狞可怕,只见他一把拿起解石机,不顾众人的惊呼,顺着毛料右边三分之一处,猛的切下!

    “啊……”围观的众人惊呼出声,就连古思情都不禁捂住了嘴巴。

    随着惊叫声,毛料被切开两半,*裸的展现在众人面前。两个毛料断面上面,满满的全是碎裂的翡翠,虽然质地通透,但是纵横交错的裂纹明晃晃的告诉了大家赌垮的事实。

    “这……这是……”有人结结巴巴的开口说道,“这是废料?!”

    “对啊!这样的废料别说两千万,就连五十万都卖不到啊!这翡翠碎的也太彻底了!”一旁的人插话道。

    解石台前的古思情双眼紧紧的盯着两个毛料断面,两条柳眉皱成了一个疙瘩,脸色简直就要发黑了。

    “思……思情姐,你别担心。说不定再解下去就出绿了。”古若瑶小心翼翼的劝道,生怕古思情和张伯的怒气波及到自己身上。

    古若瑶的话倒是让古思情的眼前一亮,她上前两步拿起解石机,在毛料上又干净利落的切了一刀!

    只见又露出的两个断面上,仍然是纵横交错的碎裂翡翠,无数道纹理仿佛像一张蜘蛛网一样,将偌大的断面缠绕的密密麻麻。

    古思情的脸色冰冷,不可置信的看着台子上的毛料,拿起解石机刷刷几下将毛料切成了七八块。

    竟然全是废料!

    每一块毛料的断面上全都密密麻麻裂痕!

    “嘶——!”围观的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可置信的惊呼道:“这可是玻璃种帝王绿啊!没想到碎的这么彻底!”

    “是啊!这样的碎玉连个戒指面都切不出来!细碎细碎的啊!”

    “这得多倒霉才能花两千万买了这么个废料!”

    一时间,解石区就像是沸腾的开水,全都炸开了。

    张玉生瞪大了眼睛看着解石台上被切得七零八落的毛料,吃惊的张了张嘴巴,结结巴巴的说道:“小、小、小姐,您之前就知道?”

    “玉生哥,话可不能乱说。”安亦晴笑眯眯的看了张玉生一眼,轻轻说道,“若不是古小姐,这个冤大头可就变成我了。我怎么可能早就知道呢?”

    张玉生一愣,猛地恍然大悟。不由暗骂自己蠢笨,的确啊,要不是那个古思情半路杀出来,安亦晴就变成冤大头了。

    想到这里,张玉生不由觉得好笑,同情的看了古思情一眼。

    安之航身为安家长子,并不需要张玉生的谨言慎行,他轻轻一笑,刻意没有压低声音嘲讽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古二小姐还真是大方!”

    三人的对话声音不小,周围的人全都听得一清二楚。不由得爆发前出一阵哄笑。

    古思情被大家笑得面红耳赤,身上散发着一阵一阵的寒气。

    看着俨然已经确定是废料无疑的石头,古思情狠狠跺了跺脚,抬腿就要离开。

    这时,安亦晴缓缓走上前,叫住了转身离去的古思情。

    “古二小姐,请留步!”

    古思情脚步一顿,调整了一下呼吸,端庄的转过身,高高抬起下巴,冷声问道:“安小姐还有何事?”说话的语气好似刚刚赌垮的并不是自己。

    安亦晴没有在意古思情糟糕的语气,她微微一笑,玉手一伸指着解石台上的毛料说道:“不知古二小姐想如何处理这些东西?”

    古思情被安亦晴莫名其妙的问话搞得一愣,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自然是不要了。”

    “既然如此,劳烦古小姐将这些废弃毛料卖给我吧。”安亦晴的声音软软的,淡然里听不出语气。

    大家都被安亦晴的要求搞得有些懵。他们看着解石台上的确废弃的彻底的毛料,不由得有些茫然。

    古思情和张伯也有些疑惑,两人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都有一些迷茫。

    “二小姐,反正这块毛料是废的。管她打的什么主意,卖给她就是了。”张伯低声说道,他只以为安亦晴太年轻,故弄玄虚罢了。

    古思情想了想,赞同的点了点头。她抬眼看向安亦晴说道:“既然安小姐执意买这些我不用的东西,思情也不好推却,三百万,这些毛料就归你了。”

    古思情此话一出,大家都不可思议的惊呼出声。当初毛料老板卖给安亦晴的毛料价格是三百五十万,但那时大家都不知道这是一块废料。这古家二小姐也太嚣张了吧,竟然将一块一文不值的废料卖到三百万!

    安之航还没来得及发怒,张玉生的怒气先被古思情挑起来了,他不屑的说道:“古小姐,你当大家的眼睛都是瞎的吗?这废料一文不值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我们小姐心地好,所以才要买下你的废料。可你竟狮子大开口,这样宰我们!难道古家的做人准则就是这样的?张某实在不敢苟同!”

    张玉生的一番话让在场的众人颇为赞同。古思情半路抢货在先,现在又将废弃毛料以三百万的价格卖给别人,难道古家人做生意都是这样不讲诚信吗?思及此处,众人对古家的印象更加不好了。

    古思情看着大家怀疑的眼神,心中对张玉生简直恨到了极点,她气急败坏的说道:“二百万!不想买就算了!”语气间,仿佛这块毛料仍然是个宝贝一样。

    仿佛没有被古思情的恶劣语气影响到,安亦晴微微一笑,点头说道:“成交!二百万!玉生哥,开一张支票给古二小姐,银货两讫!”

    张玉生点点头,没有质疑安亦晴的决定。唰唰几笔将开出的支票递给了古思情。

    一旁的安之航看着张玉生对安亦晴无条件的崇拜和信任,不住点头,心里对安亦晴的御人之术很是敬佩。

    收了支票,古思情反而不着急走了,她站在一旁,想看看安亦晴的葫芦里究竟藏着什么药。

    只见女孩儿走上解石台,伸出莹白的玉手拿起废弃毛料的其中最小的一块,然后用磨砂轮小心翼翼的打磨。

    安亦晴的举动让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由得有些迷茫。她在做什么?难道还想变废为宝不成?

    古思情看见安亦晴的动作,眼神闪了闪,按耐住心里隐隐冒出来的不安。她不住的在心里告诉自己,凭她的特殊能力都会赌垮,更别说是安亦晴这个普通人。

    大家都屏住了呼吸,注视着安亦晴的动作。

    莹白的小手不停的在毛料上旋转打磨,毛料不大,只有一个戒指盒大小,几个断面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裂纹。安亦晴用磨砂轮将外面的一层石皮打磨干净,然后拿起砂纸开始仔细研磨。

    在众人的期待中,本来碎裂的翡翠逐渐都被磨掉,露出了晶莹剔透的绿色。

    一泼清水淋上,一个约有乒乓球大小的翡翠展现在众人眼前!

    老坑玻璃种帝王绿!乒乓球大小的老坑玻璃种帝王绿!完美无瑕、晶莹剔透、没有一丝瑕疵!

    大家放慢了呼吸,一动不动的盯着安亦晴手中的翡翠,晶莹的绿色和女孩儿白皙的玉手交织在一起,煞是惊艳。

    张玉生回过神来,激动的说道:“小姐,你太厉害了!这块翡翠至少能卖到一千五百万!”

    “小妹,大哥太佩服你了。”一向稳重的安之航也有些激动,眼里闪着自豪的说,“你简直可以变废为宝,今晚我一定要将这件事告诉几位长辈!”

    安亦晴笑眯眯的看着安之航和张玉生,活脱脱就像一只狡猾的小狐狸一样。

    “大哥,玉生哥,翡翠到手了。我们走吧。”说着,不顾众人的挽留,三人离开了解石区,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安亦晴离开之后,围观的众人也没了兴致,他们幸灾乐祸的看了古思情几人一眼,渐渐都散了。

    “思、思情姐……”古若瑶若若的喊了一声,生怕被古思情迁怒。

    一直沉默不语的古思齐一个冷哼,阴阳怪气的说道:“二姐,你这一手玩得真够漂亮!花了两千万从安亦晴手里抢了快废料,然后又用两百万把一块帝王绿卖给她!要不是弟弟我知道你喜欢男人,还真以为你是为了哄安亦晴开心呢!”古思齐一边说,一边优哉游哉的往前走,还不忘火上浇油道,“真是看了一出好戏!明天咱们古家可就出名咯!”

    古思情攥紧了双手,听着古思齐火上浇油的嘲讽,不由得怒从心来,没了理智。只见她运转内息,一个闪身,飞快向安亦晴追去!

    走在前面的安亦晴只觉得一阵劲风袭来,微笑的小脸瞬间冰冷,推开身后的安之航和张玉生,转身挥出一掌,挡住了古思情的袭击!

    古思情被安亦晴浑厚的内息震得一惊,停住了身形,冰冷的瞪着她。

    “古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安亦晴眼神凉薄,一双无情的水眸带着看透人心的魅惑。

    古思情被她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的心烦意乱,冷声呵斥道:“安亦晴!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是你的主意是不是!先是假装买毛料引我上钩,然后恶意竞价迫使我白白花了两千万!然后又只用两百万买走我的玻璃种帝王绿!这一切都是你的阴谋,我说的可对!”

    “古小姐谨言慎行!”妹控安之航一个箭步走上前将安亦晴护在身后,镜片下的黑眸犹如毒蛇一般狠厉的看着古思情,冰冷的说道,“古二小姐,这就是你古家蛮不讲理的作风吗?”

    “哼!安大少,你这个妹妹还真是好!玩得一手好心计!”古思情搞搞抬起下巴,看着安亦晴的目光里*裸的满是不屑。

    “古小姐!”安亦晴站出来,拦住要替她出头的安之航。她的水眸紧紧的盯着古思情,樱唇轻启,声音悦耳有力:“古小姐,如果我没记错,当初我准备花三百五十万买毛料时,是你半路杀出将它抢走。我心中不忿才与你叫价。你也说了,花两千万买它是你古家财大气粗。怎么这也能怪在我身上?难不成还是我逼着你抢我的毛料不成?”

    安亦晴的话说的在理,周围听到动静前来围观的人都赞同的点了点头,看着古思情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古思情被安亦晴的话问的一噎,脸面尽失,大声怒斥道:“安亦晴!今天你若不将我的两千万和帝王绿给我吐出来,就别想走出这里!”

    “不错!”尾随着古思情赶来的张伯大吼一声,怒目圆睁的瞪着安亦晴说道,“小丫头!将两千万和帝王绿全都给我还回来!”

    安亦晴冷冰冰的看着古思情和张伯,嗤笑道:“你们二位的意思,是让我替你们付了两千万的款,再白白送你们一块帝王绿?”

    “哼!这块帝王绿本就是我们应得的!两千万也是因你不忿竞价引起!我们古家大发慈悲,可以免去你三百五十万的原价款!剩下的钱,你必须一分不少的给我吐出来!”张伯冷冰冰的瞪着安亦晴,声音大如钟鸣,颇有些倚老卖老的架势。

    主仆二人的话让在场听见的众人都愣住了,大家实在不敢相信这世上竟然有如此三观尽毁,毫不要脸的人!这特么到底是古武世家啊,还是丐帮啊?

    “你放屁!”安之航都快被古思情和张伯气笑了,他大喝一声,怒气冲冲的瞪着两人说道,“我安家与古家虽然交情不深,但也一直以为古家是个明事理的大家族。却没想到净出一些不讲理的低等东西!真是侮辱了京都五大家族的名声!”

    安之航话音刚落,张伯横眉冷竖,怒吼炸响众人的耳膜:“放肆!区区小儿竟敢口出狂言!老朽定要替安慕云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着,张老头手心翻转,大家只觉得一阵强硬的劲风袭来,瞬间都窒息的白了脸色!成为被攻击目标的安之航更是难受极了,只觉得身体无法动弹,眼睁睁的看着张老头的大掌袭来!

    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娇喝,一双纤纤玉手将张老头的大掌硬生生拦下!

    “你敢?!”安亦晴杏眼圆睁,柳眉竖起,运转全身内息挡住张老头的攻击,冷声说道,“我念你是长辈,一直处处想让。难道古天就是这样教导下人吗?!”

    “哼!即使古家主在,也会赞同老朽的做法!小丫头,初生牛犊不怕虎!总得有人好好教训教训你,才知道天高地厚!”张老头一声冷哼,身形以一个诡异的角度袭向安亦晴!

    安亦晴急忙扭身,躲过张老头的攻击。她五指成拳,灌注全身内息狠狠袭向张老头的太阳穴!

    这边安亦晴忙于应付已是先天之境中期的张老头,另一边古思情趁着女孩儿分神,一个闪身,袭向安之航!

    虽然安之航伸手不凡,但是若被大成的古思情打中,必定重伤!

    安亦晴大惊,急忙摆脱张老头,扭身迅速拦在安之航身前,一拳打在古思情身上!

    “竟敢伤害小姐?!找死!”

    张老头一见古思情被打,老脸扭曲,仿若一头暴怒的狮子,几个错步上前,铁拳击出,直冲安亦晴的心脏!

    若是安亦晴被这一拳打中,必成重伤!

    强大浑厚的内息袭来,安亦晴只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若是此时躲开,身后的安之航必死!她狠咬牙根,疯狂运转内息,决定硬接下这一掌!

    眼看张老头的铁拳就要落下,被内息压得无法动弹的安之航和张玉生目眦欲裂,急得几欲喷血!

    看见安亦晴即将受伤,古思情欣喜若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冰冷刺骨的声音如平地惊雷般炸响!

    “伤她者,死!”

    话音未落,铺天盖地的威压袭来,张老头只觉得自己的脖子仿佛被一只大手紧紧捏住,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硬生生摔在地上狂喷鲜血!

    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以诡异的速度出现在安亦晴身边,已经呆滞的众人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个犹如魔神般的男人,他如神似魔,尊贵霸气!

    安之航看见忽然出现的男人,面色一喜,惊呼出声:“老三!”

    男人没有回头,他几步闪身到倒在地上的张老头面前,不顾在场的众人,铁拳暴出,欲将他置于死地!

    “阿霖!不要!”

    就在这时,安亦晴温软的声音轻轻响起,仿佛是一个遥控器一般将顾夜霖的动作硬是定了格。

    只见安亦晴快步走到顾夜霖面前,伸出小手包裹住他的铁拳,娇声劝慰道:“阿霖,不要在这里杀人。”

    张老头的死活与安亦晴无关,即使顾夜霖将他杀了,古家也不会有任何异议。但是人多嘴杂,顾夜霖身为华夏国将军,根正苗红的红三代,若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杀了张老头,安亦晴担心会为她的阿霖留下隐患。

    对于安亦晴的担忧,顾夜霖心知肚明,他没有为难女孩儿,阴沉着脸收回了手。

    “今天的事,我定要去古家讨个说法!”顾夜霖拉住安亦晴,转身就欲离开。

    这时,古思情失态的尖叫声在身后响起。

    “顾夜霖,难道你忘了我姐姐吗?!”

    古思情的一句话,又将大家的心重新提了起来。她的姐姐,那就是古家大小姐古思忆了!难道这顾三少和古家大小姐之间有些什么?

    不怪大家乱想,实在是古思情的话太让人浮想联翩,硬生生把顾夜霖贴上了负心人的标签。

    顾夜霖的脚步猛的停了下来,身上的冷气越来越重,站在他附近的人都隐隐感受到了他的怒气。

    嘶——难不成,顾三少真的和古家大小姐有什么?

    顾夜霖转过身,冰冷的黑眸扫了一眼八卦的众人,不悦的皱了皱眉,心里的怒气更盛,对古思情更是巴不得一掌拍碎她!

    在他的宝贝面前这样诋毁他,简直罪不可恕!

    好吧,其实顾大爷并不是因为什么古家大小姐生气,他生气的原因其实是因为古思情的诋毁……

    古思情眼见顾夜霖转过身,心中不由得大喜,急忙说道:“顾夜霖,难道你忘了姐姐的痴心守候吗?竟然为了这个女人去辜负姐姐的一片痴心!”

    顾夜霖的黑眸紧紧盯住古思情,眼中闪过迷茫。

    男人的反应让大家更是一片唏嘘,仿佛已经坐实了顾夜霖负心汉的名头,更是连带着安亦晴也背上了小三的骂名。

    大厅里的气氛非常尴尬,围观的众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顶级豪门中的八卦。

    片刻之后,在古思情的紧张等待中,顾夜霖缓缓开了口。

    “你姐姐是谁?”

    噗——!

    一片吐血声响起,大家纷纷石化。心里抓狂,顾大爷,刚才你迷茫了这么久,是因为不知道古家大小姐是谁?!

    古思情被顾夜霖气的头皮发麻,颤颤巍巍的伸手指着他,狠狠的尖叫道:“你竟然忘了我姐姐?!我姐姐喜欢了你那么多年,你竟然忘了她!”

    围观的众人嘴角不停地抽啊抽,抽啊抽,心里暗暗腹诽,大小姐,你叫唤半天,也没告诉顾少你姐姐是谁啊?

    安亦晴被古思情的尖叫搞得很不耐烦,她揉了揉暴起的青筋,轻声说道:“阿霖,她姐姐就是古家大小姐,古思忆。”

    “古思忆?”顾夜霖皱了皱眉头,一脸迷茫。

    一直在看热闹的安之航哭笑不得的走上前,低声对顾夜霖说道:“就是五年前,在酒吧的那个。”

    “哦。”顾夜霖点点头,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面无表情的问道,“就是五年前在酒吧要给我下药,然后被我打断了手腕扔出去的那个?”

    “呃……对,就是她。”安之航一噎,艰难的点了点头,脑子里不由得想起了五年前,顾夜霖干脆的折断古思忆的手腕,狠狠将她扔在大街上的情景。

    顾夜霖的声音没有压低,在场的众人全都听得一清二楚。人群中猛的爆发出一阵哄笑。

    原来顾三少和古家大小姐竟有这样的恩怨!也就顾大爷这样的人才会把娇滴滴的古思忆直接扔出去!

    在场的人都笑得肠子抽筋,眼泪都快出来了,巴不得赶紧回家将这个八卦讲给认识的人听。

    古思情气急败坏的瞪着顾夜霖,不可置信的说道:“顾夜霖,你竟敢这样对我姐姐!枉费了她对你的一番深情!”

    顾大爷没理古思情,只见他低下头,温柔的对安亦晴说道:“兔兔,以后见到这样的疯女人直接打死,出了事阿霖兜着!”

    “唔,好。”女孩儿抽了抽嘴角,乖巧的点头说道。

    顾大爷很满意,拉着安亦晴的小手,连眼神都没施舍给古思情一个,转身大步离开。

    ------题外话------

    顾大大出场咯!威武霸气又呆萌~公子超级喜欢有木有!

    妹纸们,快快,求钻石求票票求花花!comeonbaby!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九十五章 顾夜霖霸气出场!高潮!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九十五章 顾夜霖霸气出场!高潮!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