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之绝色毒医

第八十六章 恶毒慈母泣!

类别:恐怖灵异 作者:公子安爷 本章:第八十六章 恶毒慈母泣!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徐大哥,他是我男朋友,顾夜霖。”

    女孩儿没有注意到的是,在她介绍完后,身边的那个男人的黑眸里充满了欣喜。他的女孩儿可以如此自然的将他的身份介绍给别人,顾夜霖对此表示非常满意。只不过……男朋友?如果换成老公的话,他会更开心。

    “哎哟喂!瞧我这脑子!”徐天佑一拍脑门,恍然大悟,“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顾夜霖顾将军!几年前在京都的一个宴会上,我见过顾少一次!顾少,你好,我是——”

    “上沪市徐家家主,徐天佑!”

    还没等徐天佑介绍自己,顾夜霖有条不紊的将他的名字和身份一一道出,仿佛做了深刻的调查一般。

    听了顾夜霖的话,徐天佑眼里闪过惊讶,随即便释然了。华夏国的杀神,顾家最杰出的子孙,若是连这点儿消息都不知道,那个顾夜霖早就被人剁成渣渣了。

    几人简单打了一个招呼,安亦晴便让徐天佑和柳若华将两个小包子抱进了别墅。

    “阿霖,徐大哥和大嫂是来给小方小圆治病的。这些日子会住在我们家。对不起,没经你同意就让他们住了进来……”安亦晴心里有些后悔不该未经顾夜霖的允许就让徐天佑他们住进来。

    顾夜霖听了这话,黑眸里闪过笑意,他亲昵的揉了揉女孩儿的头发,宠溺的说道:“傻兔兔,我不是个孤僻之人。既然你能让他们住进别墅,自然是因为喜欢他们。你所喜欢的一切,我都可以接受。当然,除了其他男人。”为了怕女孩儿愧疚,顾夜霖最后还难得的打趣了一句。

    安亦晴愣了愣,然后小脸通红,气呼呼的瞪了顾夜霖一眼,像小老虎一样在他结实的胸膛上猛的撞了一下。

    哼!阿霖最坏了!

    两个人正在腻歪,门口却忽然响起了小黑的叫声。

    “汪汪!~汪汪汪!~”

    主人主人!他们是谁?那两个小娃娃是谁?汪!~主人,难道你移情别恋了吗?

    小黑深深的觉得自己的地位受到了威胁,圆溜溜的眼睛紧紧的盯着两个小包子,不满的狂叫。

    “小黑,”安亦晴急忙走进别墅,低下头轻轻揉了揉小黑的小脑袋,轻声说道,“徐大哥徐大嫂是客人,小黑不能不礼貌。这两个小包子是小圆和小方,他们生病了,小黑,你不能欺负他们。”仿佛在哄小孩子一般,安亦晴耐心的对小黑说道。

    “呜呜~汪~”听了女孩儿的话,小黑哼唧了两声,却也不再叫唤。

    汪!~主人还是喜欢小黑的!~

    看着面前这默契的一人一狗,徐天佑和柳若华的眼里闪过惊讶。这也太神了吧?这狗真的能听懂人话?

    倒是两个小包子,虽然身体虚弱,但是胆子却很大。对于长相帅气漂亮的小黑,小圆小方这两个小人儿很是好奇。他们两个一步步挪到小黑身边,葡萄般水灵的大眼睛乌溜溜的看着它,眼里充满了好奇。

    “小圆小方,你们喜欢小黑吗?”安亦晴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小包子问道。

    “晴晴阿姨,小圆可以摸摸它吗?”女孩子的好奇心还是要重一些,最先忍不住开了口的是小包子徐爱圆。

    “唔,当然可以。小黑它很乖,不会咬你。”安亦晴亲切的点了点头,拿着小圆的包子手放在了小黑的身上。

    感受到手中柔顺的黑毛,再看看乖巧听话的小黑,徐爱圆眼中的欣喜越来越大,胆子也慢慢放开了,竟然抱着小黑不撒手。

    身旁的徐子方看着妹妹玩得开心,也有些眼馋。他一步步蹭到小黑身边,伸出小手偷偷摸了摸它的小尾巴,然后又大胆的摸了摸小黑的屁股。发现的确没什么危险之后,便加入了玩耍的队伍。

    徐天佑和柳若华看着这一对儿女和小黑玩得不亦乐乎,两人简直开心极了。小方小圆这两个孩子,由于病痛的折磨,打小便懂事老成,处处替人考虑,很少有这种无忧无虑的孩子气。因此,徐天佑夫妻二人更是感激安亦晴,为他们的两个孩子带来了童趣。

    “徐大哥,徐大嫂,你们随便坐。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就好。”安亦晴为二人倒了杯热茶,又给两个小孩子拿了些小点心。

    “小晴,真是麻烦你了。”柳若华看着玩的开心的两个孩子,不由得感激的说道,“这两个孩子一直懂事的让人心疼,我和天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们玩的这么开心。真的太高兴了。”

    “嫂子,开心就行,千万别总是哭,对眼睛不好。”眼见柳若华的眼圈发红,安亦晴急忙劝道,“小圆小方的身体很快就会恢复健康,嫂子你要保重身体,他们还有那么长的路需要你和徐大哥陪他们一起走。你可不能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

    柳若华听了这话连连点头,眼里充满了希冀的色彩:“好好!我听妹子的!只要这两个孩子能好,让我做什么都愿意!”

    安亦晴点了点头,对跟进来的两个保姆说道:“两位阿姨,你们带着小圆小方去内厅玩,我和大哥嫂子有话说。”

    在征得徐天佑的同意后,两个保姆带着两个小包子和小黑离开了主客厅。

    “妹子,你是不是要跟我们说下毒的事情?”徐天佑看着安亦晴支走了两个孩子,立马明白了她要做什么。

    “徐大哥好敏锐的心思,”安亦晴赞赏的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道,“小方小圆中的‘慈母泣’非常特殊,解毒时需要嫂子的血作为药引,过程有一些痛苦,你们最好有一个心理准备。”

    “用血做药引?”徐天佑一惊,担忧的问道,“若华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只是会有一些失血过多,不会造成生命危险。”安亦晴否定道。

    “那就好,那就好!”徐天佑松了一口气,思绪一转,问道,“小晴,你之前说这种毒是下在若华体内的?”

    听了徐天佑的话,柳若华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究竟是谁和他们有这样的深仇大恨,连他们的孩子都不放过!

    “不错,‘慈母泣’无色无味,普通人吃了没有任何影响。但是若是孕妇吃了,会通过母体传到婴儿体内。这种毒需要每隔三天下一次,持续二十次,才能有效。徐大哥,徐大嫂,你们还是好好想一想,究竟是谁和你们有这样的仇恨?毕竟暗箭难防,我能解得了毒,但是阻止不了幕后黑手再次下手。”安亦晴面色严肃的说道,她的确不希望那两个可爱的小包子再受到折磨。

    徐天佑和柳若华对视一眼,眼里闪过震惊和沉思。徐家身为南方三大家族,对待当家主母的保护措施自然是极好的。这样频繁的下毒,除了亲近之人之外,不会有其他人。

    回想一下十年前柳若华怀孕时的情境,夫妻两个的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能和两人如此亲近的,只有寥寥数人,无论是哪个下了毒,对他们来说都是一种打击。

    好似看出了徐天佑和柳若华的悲痛,安亦晴不由提醒了一句:“徐大哥,徐大嫂,恕我直言,小方小圆今日所受的苦,是上一代遗留的恶果。我知道你们夫妻二人重情重义,但是小妹觉得,真心还是要给值得的人才好。”

    听了女孩儿的话,徐天佑夫妻二人心中不由得一震。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们不是糊涂人,只因这件事情是他们亲近之人所为,所以才如此悲痛。不过安亦晴的一番话醍醐灌顶一般让两个人清醒过来。是呀,想一想他们的孩子这些年所受的痛苦,那个下毒的人就不再是他们的亲人!

    “妹子,谢谢你的提醒!道理我都明白,只不过是当局者迷罢了。”徐天佑有些惭愧的感叹了一句,“哎!都怪我防范不严,这些年来养虎为患,却苦了小圆小方这两个孩子!”

    “天佑,不是你的错,要不是我没留个心思,也不会吃进去有毒的东西。”柳若华紧紧握住徐天佑的手,满脸愧疚。

    安亦晴看着夫妻二人,不由无奈的摇了摇头:“大哥大嫂,有我在,小圆小方一定会好起来。你们一家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徐家又是大家族,这样阴狠恶毒的人以后也不会少。当务之急,还是肃清徐家里心术不正的人。”

    徐天佑和柳若华听了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在几人商量之后,安亦晴决定等明天两个小包子毒发时,进行第一次治疗。

    夜深人静,灯光昏暗的卧房内。

    被床头灯光打成了橘色的大床的,女孩儿迷蒙的微眯着眼睛,酡红的小脸上很是粉嫩,海藻般的长发肆意的披散在大床上,颀长的脖颈,精致的锁骨,诱人的肩膀在薄被下面若隐若现。

    “兔兔……”顾夜霖性感的薄唇在安亦晴的耳旁吹着热气,这是女孩儿敏感的地方。

    果不其然,安亦晴的身体微微一颤,整个身子仿佛更软了。诱人的小嘴里发出一声轻嘤:“阿霖……嗯……”

    女孩儿的嘤咛声仿佛催化剂一般,让顾夜霖充满了*的眸子更加火热。他的吻疯狂的落在女孩儿的身上,每过一处,安亦晴洁白的皮肤上便泛起一朵粉红,暧昧而旖旎。

    顾夜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爆炸一般,身下的女孩儿对他来说是一种巨大的诱惑,让他欲罢不能,整个身体都在蠢蠢欲动。若不是为了给他的女孩儿一个美好的回忆,顾夜霖真恨不得马上将她拆吃入腹,狠狠疼爱一番。

    夜色正浓,欲求不满的男人和被折腾的娇喘不已的女孩儿在大床上翻云覆雨,一室缠绵……

    翌日,当安亦晴从睡梦中醒来时已经早上八点多。她揉着酸痛的腰懊恼的看了看闹钟,气鼓鼓的瞪了瞪身边的顾夜霖。

    “都赖你!我又翘课了!”女孩儿龇牙咧嘴的咬了男人一下,看着凶狠可却力道很轻。

    顾夜霖宠溺的看着在他怀里折腾的小女人,胸膛里传来低沉悦耳的笑声:“兔兔,你这样热情,我不介意再要你一遍。”

    安亦晴一听,小脸猛地通红。他们两个人早已*相对,除了最后一步没做之外,其他的一切早已尝了个遍。一想起昨晚的*,女孩儿的脸色简直红的滴血。

    “小脑瓜里想什么呢?嗯?”顾夜霖轻轻抬起安亦晴小巧的下巴,宠溺的看着她娇羞的模样。

    女孩儿被男人看得实在不好意思,恼羞成怒,像小老虎一样狠狠的撞了一下他的胸膛,娇嗔道:“我饿了!我要吃好吃的!”

    “好,我这就去做。”顾夜霖说完,在安亦晴的小嘴上狠狠的吻了一阵,大手不老实的又将她抚摸的发软,直到女孩儿快不能呼吸,才依依不舍的松开。

    男人抱着安亦晴来到浴室,两个人腻腻歪歪的洗脸刷牙后,才手牵着手下了楼。

    别墅一楼,徐天佑一家四口早已经醒了。

    “哟!~晴妹子!一大早上和顾少可真够甜蜜的呀!”徐天佑眼尖的看到手牵着手的两人,好笑的打趣道。

    “去去!怎么哪都有你!”柳若华笑嗔了徐天佑一眼,欣赏的看了看顾夜霖和安亦晴两人,说道,“金童玉女,真是般配!小晴,顾少,早餐我做好了,就等你们了!”

    安亦晴看着桌子上丰盛的早餐,带着歉意的说:“徐大哥,嫂子,真是不好意思。你们来我家做客,还得自己做早餐。实在对不住,晚上我请你们出去吃一顿好的。”

    “嗨!晴妹子,我和你嫂子都是过来人,年轻人血气方刚我们都理解,”徐天佑大手一挥,直爽的打趣道,“就算我们一起出去吃大餐,也得是大哥请客!你可是小方小圆的救命恩人,徐大哥得好好巴结巴结你,哈哈!”

    安亦晴无奈的看着豪爽的徐天佑和温婉轻笑的柳若华,心里对这两口子的态度更是亲切了许多。

    “晴晴阿姨早上好!”这时,徐爱圆甜甜的声音从下面传来。安亦晴低头一看,只见小方小圆两个小人儿鼓着包子脸,抱着小黑坐在地毯上,葡萄般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简直可爱极了。

    一大早上就看见这么可爱的两个小天使,安亦晴的心情简直好极了,对徐子方和徐爱圆两个孩子更是喜欢得不得了。

    顾夜霖在一旁看着女孩儿一脸欣喜的和两个包子玩耍,在心里默默打算,还是晚点儿要孩子的好,不然他的兔兔就不是他一个人的了。

    吃了早餐之后没过多久,小方和小圆两个小包子的脸色开始变得越来越差,脸色惨白,毫无血色,身体隐隐有些抽搐。

    “妹子,小方小圆毒发了。这可怎么办?”柳若华眼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越来越痛苦,眼里蓄满了泪水。这种痛苦的无能为力,十年来每隔五天都要承受一次,身为母亲,她巴不得所有的伤痛都转移到自己身上。

    “嫂子,稍安勿躁。”安亦晴轻轻拍了拍柳若华的肩膀,以作安慰,“我这就开始治疗,你别担心。”

    安亦晴坐在柔软的地毯上抱起两个孩子,轻轻翻了翻他们的眼皮,仔细打量了一番,然后从锦包里抽出银针,扎在两人头顶的几处大穴。

    没过一会儿,两个小包子抽搐的身体渐渐平稳了下来。

    徐天佑和柳若华在一旁很是激动,对于他们来说,这要两个孩子稍有好转都是好现象。

    “我已经有了治疗方案,今天先压抑住他们两个身上的毒素,这几天他们的状态会缓和很多。等我准备一下,三天后就开始解毒。大嫂,一会儿我给你开一些补血的方子,过几天解毒时你能好过一些。”安亦晴一边针灸,一边对柳若华说道。银针飞舞,处处精准,丝毫没有因为一心二用而耽误。

    “好,一切都听妹子的!”徐天佑和柳若华看着两个孩子的脸色渐渐恢复,简直欣喜若狂,此时就算安亦晴让他们散尽家财,两人也绝对不会说一个‘不’字。

    当针灸彻底结束,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分钟。两个小包子的身体彻底缓和了下来,软软糯糯的声音直说不疼了。听得徐天佑和柳若华高兴极了,简直把安亦晴当成了救世主一般。

    “小方小圆,现在身上舒服吗?”安亦晴收了银针,拿元气在两个小包子的身体里缓缓游走了一圈。

    “晴晴阿姨,圆圆好舒服,一点儿也不疼了。圆圆想出去玩!~”更活泼一些的徐爱圆动了动小胳膊小腿,蹦蹦跳跳的抱着安亦晴。

    女孩儿亲昵的点了点小圆的小鼻子,娇笑道:“晴晴阿姨可以带你们出去玩,但是要穿的暖暖的。好不好?”

    两个小包子听了赶紧点头答应,生怕晚一秒钟安亦晴会反悔似的。一旁的徐天佑和柳若华看着两个孩子对安亦晴言听计从,比对他们这对父母都上心,简直又开心又无奈。倒是顾夜霖和小黑,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女孩儿,心里非常不爽。

    兔兔是他的,以后绝对不要孩子!顾大爷心里是这样想的。

    汪!~主人不能陪小黑玩,伐开心!~小黑心里是这样想的。

    一人一狗在沙发上大眼瞪小眼,满是怨念。

    ……

    之后的几天,安亦晴白天去学校上课,剩下的时间就和小方圆圆两个小包子腻在一起,就连顾夜霖也被排在了第二位。这让男人的怨念越来越深了,所以每天晚上更是变着花样儿的折腾安亦晴,只把她弄得娇喘不停,连连求饶。

    三天之后,给两个小包子解毒的日子到了。

    徐天佑和柳若华早早就起来等在了客厅,安亦晴从楼上下来,看到的就是夫妻两个人紧张兮兮的样子。

    “徐大哥,嫂子,不用担心。虽然解毒的过程有些吓人,但我保证,绝对没有性命危险。”安亦晴微笑着说道,轻声安抚着这一对父母。

    “我当然相信妹子的医术。只不过一听到若华要放血,我就有些害怕。晴妹子你可别笑话我,你徐大哥这辈子没有什么大志向,就是希望老婆孩子一生平安,家庭和和美美,这就够了。”徐天佑憨憨的笑了笑,伸手拉住一旁的柳若华。

    安亦晴对徐天佑这样的好男人很是敬佩,她赞赏的看了他一眼,点头说道:“徐大哥为人真诚专一,嫂子真是好福气。”

    “妹子,你可别笑话我了。”柳若华小脸一红,娇嗔的说道,“我看顾将军对你可是关怀备至,巴不得把你捧在手心里。妹子,你才是真正的好福气呢。”

    安亦晴一呆,看了看身边专注的看着她的顾夜霖,羞红了脸。

    一时间,别墅里一片温馨。

    ……

    早在安亦晴买房子的时候,她就相中了这里的地下室,等她搬进来没多久,就开始着手将宽敞的地下室改成了一个无菌的治疗室。由于处在地下,空气不流通,所以安亦晴特意设计了一套通风管道,请来手艺师傅将整个系统都安装好之后,本来废弃的地下室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各个方面都非常打标的诊疗室。

    房间内一共分两个区域,处理区和休息区。

    处理区内,摆放着一张大大的手术床,旁边放着一些安亦晴挑选或者自己打造的医疗器具,还有一些设备仪器。里面的休息区摆放着两张单人床,洁白干净的床单被褥,柔软的沙发,整个房间很是温馨。

    徐天佑和柳若华吃惊的将整个诊疗室打量了一番,不由暗暗称奇。

    “晴妹子,你真是大手笔!这一套下来怎么着也得上千万吧?”徐天佑眼尖,一下子就看出了房间内配置的价值不菲。

    “唔,还好,”安亦晴点点头,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这些设备都是我安排药门的人精心挑选的,不管从性能还是精准度来说都是世界顶尖的。处理区那边是无菌模式,确保病人在手术治疗时不会被感染。所以大哥大嫂,这次解毒你们放一百个心,小方圆圆我绝对会让他们好起来。”

    “晴妹子,我们夫妻二人自然相信你。你就放心治,你大哥我和你大嫂绝对全力配合!”徐天佑拍了拍胸膛,表达出自己的信任。

    由于治疗过程有些血腥,再涉及到柳若华放血的问题,为了不给两个小包子的心灵上留下阴影,安亦晴用银针让他们陷入了沉睡。

    手术台上,徐子方和徐爱圆两个小包子分别躺在手术室两边,柳若华躺在中间的位置。在她的两只手腕的静脉出,各插着一根管子,管子的一头连着两个孩子的小手。徐天佑紧张的站在处理区外,通过透明玻璃一动不动的盯着手术台上的三个母子,捏紧的双手透露出他的不安。

    徐天佑不是不相信安亦晴,十年来的期盼全在今天,换做是谁都会不由得紧张起来。再加上自己的爱妻躺在那里随时都要将鲜血献给两个孩子,徐天佑不得不担忧。

    安亦晴安慰的看了门外的徐天佑一眼,低下头开始专心解毒。

    昨天晚上,她自己进入了上古空间,按照徐子方和徐爱圆身体里的毒液浓度分别炼制了适合两人的解药。也许是哥哥徐子方的身体相对强壮一些,所以体内的毒素相对来说少了一点儿。治疗起来会容易许多。倒是徐爱圆,女孩儿的身体本就弱,所以毒素蔓延的更快。但是这些对安亦晴来说都是小事,自从看了神农氏留下来的医书,虽说只有天字箱,但是对付‘慈母泣’也已经绰绰有余。

    安亦晴先用银针疏通了两个小包子的周身大穴,扩张了两人的经脉之后,输入元气开始诱导毒素。

    慈母泣,中毒者的主要症状是浑身抽搐、吐血不止这两个症状。浑身抽搐是由于毒素在身体里定期蔓延滋生,脆弱的孩童体质受不了这样强大的毒性,才会发生痉挛,甚至抽搐。至于吐血的症状,才是慈母泣最恶毒的地方。慈母泣,慈母泣,这个毒药就是为了要让慈母哭泣。孩子不断的流血,母亲不断的哭泣。如果想将慈母泣的毒彻底清除,那么孩子身体里的血液就要彻底更换!如果没有亲生母亲的血液供给,用其他人的血马上就会死!所以,孩子和母亲,最后只能活下来一个,这就是慈母泣最残忍的地方!

    按照安亦晴之前的医术,救治慈母泣,必定孩子和母亲一死一伤。但是在学习了神农氏留下的医书之后,她就找到了一种只需要母亲身上三分之一的血液,就能解毒的办法。

    其实按照人体的承受极限,人体失血百分之三十以上,就会死亡。但是安亦晴这几天让柳若华吃了许多迅速增长血液的药丸,这些药丸可以短时间之内将她身体中流失的血液补充到百分之五十。这样一来,柳若华只会觉得头晕目眩,并不会造成生命危险。

    安亦晴手中银针飞舞,徐子方和徐爱圆身上银光闪烁,两人的小脸越来越白。在手术床两侧的小桶里,从小包子的手腕上流出的血液不断的滴入桶内,慢慢凝聚成诡异的黑色血块。随着血液流得越来越多,两个小包子的脸色苍白如纸,柳若华手上插着的两根管子开始源源不断的向小包子体内供应母体血液。

    徐天佑在外面看着处理室中的一切,简直心痛到了极点,对下毒之人巴不得五马分尸,千刀万剐!

    “大嫂,觉得头晕时就告诉我,千万不要硬撑。”安亦晴轻声说道。

    柳若华听话的点了点头,她清楚的明白自己绝对不能出事,她的孩子还那样小,自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在受罪。她要用她的下半辈子付出所有的母爱,来照顾他们!

    看到柳若华身上令人炫目的慈母光辉,安亦晴的水眸闪了闪,眼里划过一丝艳羡和苦涩。

    定了定神,她又耐心的检查了一边几人的出血量和血压心跳,确定是在正常的范围内才放下心来。

    “大嫂,把这个药丸吃进去。”安亦晴从药箱中掏出一颗鲜红的药丸,喂在了柳若华的嘴里,“这是急速补血药,一会儿我会加大你们的换血量,到时你会有一些头晕,但是不要紧,不会有生命危险。如果你觉得心脏疼,就跟我说。”安亦晴仔细的叮嘱柳若华,在确定她真的明白了之后,手中的速度开始加快。

    没过一会儿,柳若华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嘴唇的颜色几乎和脸色一样惨白。倒是徐子方和徐爱圆两个小包子,脸色开始转变得红润起来,一直以来的那种灰败感已经逐渐消失不见了。

    手术床旁边的两个小桶里的黑血此时已经完全凝固成了污块,并且散发着一种腐木的味道。安亦晴见时间已经差不多了,飞快的从两个小包子身上收回银针,并将补血止血的药汁味道了他们嘴里。

    “大嫂,还好吗?”女孩儿轻轻拔下母子间相连的输液管,关切的问道。

    此时柳若华的脸色很白,许是因为从小修炼古武的原因,她的身体状况比安亦晴料想的要好一些,并没有出现头晕目眩的症状,只是觉得有些无力。

    听到安亦晴的问话,柳若华轻轻点了点头,有些虚弱的说道:“我没事,只是觉得身上有些软。妹子,孩子怎么样了?”

    ------题外话------

    没羞没臊的小段子已经作为情人节的福利传到了正版群里了哦!妹纸们快加进去看吧!

    最近几天订阅和打赏都有些糟糕,妹纸们不要养文了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溺宠之绝色毒医》,方便以后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第八十六章 恶毒慈母泣!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第八十六章 恶毒慈母泣!并对溺宠之绝色毒医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