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风城战记

212.【反其道而行】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耳雅 本章:212.【反其道而行】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强烈推荐:

    白龙王在吃饭的时候遇到了傲月潭的人, 那个神秘的傲月潭新掌门薛林义,似乎是引起了他的一些兴趣。看小说到

    同坐的耶律齐和李荣是满脸的茫然, 作陪的白木天和轩辕珀则是觉得不太妙。

    尤其耶律齐这位辽国四皇子, 万一一会儿有什么争端,他帮谁呢?总不能冲撞了白一声……

    白龙王自言自语的声儿也就比蚊子嗡嗡叫响了那么一点点,展昭他们听不太清楚, 但是总觉得气氛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白玉堂也觉得似乎是要出事……白龙王虽说看着像只兔子似的,但这位可不好惹, 而且有时候越好脾气的人, 一旦较起劲来, 越是难搞。远的不说, 五爷瞄了一眼身边闷头吃饭的展昭……越是脾气好的,一旦生气起来, 越是不得了啊, 所以平时要尽量哄住。

    边想,五爷边给展昭夹菜。

    就在这尴尬的氛围中,小四子忽然欢快地叫了一声, “九九!”

    众人下意识地一回头, 就见赵普带着龙乔广,溜达了上来。

    九王爷上楼之后,不经意地瞟了一眼隔壁桌那一桌人,心情甚好地走到了展昭他们那桌。

    伸手把小四子抱起来, 赵普和龙乔广都坐下了, 广爷跟伙计要酒喝。

    展昭和白玉堂看着赵普, 总觉得九王爷眼里有某种可被称之为“幸灾乐祸”的神情存在。

    众人都有些纳闷,赵普明明吃过晌午饭了,怎么突然跑来了?

    九王爷为什么会来?因为刚才有影卫跑去告诉他,展昭他们吃饭碰上傲月潭的人了,赵普一听就拽上龙乔广跑来偶遇了。

    “偶遇啊!”

    果然,赵普坐下开口就是这一句。

    展昭和白玉堂都腹诽,这位亏心不亏心的,小四子则是拍拍手,“九九一会儿吃好饭去玩儿么?”

    赵普戳了一下他肉鼓鼓的腮帮子,“你想去哪儿玩啊?”

    “嗯……”小四子本来兴致挺高,突然就没声儿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情绪莫名就低落了起来。

    众人都抬头看他。

    天尊伸手拍拍他屁股,“怎么啦?”

    小四子捏着手指头小声说,“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开封府呀?”

    众人一愣。

    小四子继续嘀咕,“小四子有些想小包子和小肚子呢,还想香香、皇皇、皇奶奶他们……”

    小四子话说完,展昭手里的筷子也停了。

    白玉堂瞧了他一眼。

    展昭对他扁扁嘴——我也有点想念开封府,包大人不知道怎么样了,猫爷不在,万一有人欺负他怎么办?

    五爷托着下巴继续喝酒,别说,来黑风城都住了快大半年了,折腾这一溜够,什么时候灭了恶帝城啊,赶紧回开封府挺好。

    众人自顾自讨论,隔壁桌李荣和耶律齐耳朵就竖起来了——赵普什么时候回开封府啊!赶紧走呗!

    九王爷揉了揉小四子的脑袋,“快了。”

    众人都一愣。

    连李荣也耶律齐都是一惊,白木天和轩辕珀对视了一眼,都往这边望过来——快了?

    赵普微微一笑,对小四子一拍胸脯,“最多俩月,两个月后咋们就能回开封府了。”

    “真的呀?”小四子双眼都亮了。

    众人也不好分辨赵普这话是个什么意思,都下意识地去看龙乔广。

    右将军一耸肩——谁晓得他说啥呢,反正他最大,他说俩月就俩月呗。

    白龙王伸手摸了摸下巴,“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去开封了……”

    “你是很久没去中原了吧。”殷候纠正他。

    “可不是!”白龙王点头。

    天尊就撺掇他,“那你不如俩月后跟我们一起回开封,中原春天比西域可好玩儿多了。”

    白龙王捧着杯子还一本正经地问,“是这样么?中原春天有什么好玩?”

    天尊也捧着杯子一本正经回答他,“春天动物比较骚动啊,又到了武林群熊们作死的季节。”

    殷候在一旁点头,指了指自家外孙,“你跟着昭儿几天,出去逛个街就能捡个命案啊什么的,可好玩儿了。”

    白龙王好奇地回头看展昭——喔!你这小日子是这么过的哈……

    展昭一脸委屈扭脸看白玉堂——他们竟然讲我坏话!

    白玉堂想了一下,也凑过去跟白龙王说,“跟着这猫,还能吃遍开封美食。”

    白龙王双眼亮晶晶盯着展昭看,那眼神像是在说——果然年轻人的生活就是多姿多彩!

    展昭气闷闷瞄着白玉堂。

    五爷跟他对视——这好戏什么时候才登场啊,等好久的感觉。

    赵普随口逗小四子的一句,可在其他人,尤其是西域诸国使臣们听来,意思就没那么简单了。

    李荣好奇地问赵普,“九王爷,莫不是已经想到了灭掉恶帝城的妙计?”

    赵普边跟小四子分一个豆沙包,边漫不经心地回答,“就一恶帝城而已,灭掉需要什么妙计啊,我有妙计也留着对付你们两家啊。”

    白龙王叫赵普给逗乐了,捧着杯子嗡嗡地笑。

    耶律齐听着赵普似乎话中有话,想了想,就问,“跟你大老远从黑风城派来的车队有关系?”

    赵普啃着豆沙包挑眉,“嗯?”

    白玉堂和展昭都偷眼瞄赵普,他俩是见识过赵普究竟运了什么来的,再看看隔壁桌一桌人好奇的眼神,两位大侠默默点头——就说赵普干嘛乐呵呵跑来,敢情下套来了。

    白木天和轩辕珀一直低头忙着发呆,尽量不要参与到这段谈话中来,不过薛林义看了两人一眼。

    轩辕珀看了看白木天。

    白木天无奈,开口问,“狂石城缺药材么?该不是出了什么事?我大老远闻到一股药材味。”

    赵普瞧了他一会儿,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问,“这位是谁啊?怎么称呼?”

    白木天愤愤回头瞪了一眼轩辕珀。

    轩辕珀无奈看赵普,“九王爷,果然贵人事忙……”

    “那可不。”赵普没等他说完就笑呵呵怼了他一句,“本帅向来记不得小角色……你又是谁啊?各种眼熟。”

    白玉堂就见展昭嘴角都翘起来了,那样子忍笑忍得还蛮辛苦。

    轩辕珀和白木天碰了一鼻子灰,不过他俩心中有数,赵普比鬼还精!薛林义一直拿他俩当枪使,干什么都让他俩上,这回好了,赵普把他俩给堵了个此路不通,还想再套话,就只能薛林义自己出马了。

    李荣和耶律齐觉着赵普今天有一点点反常……他俩老跟赵普打交道了,这位喝多了或者犯浑了胡说八道的可能性是几乎没有的,换句话说他反常就意味着是有什么坏要使了!要注意啊,小心被他带沟里去……

    被欺负惯了的两人决定识时务者为俊杰,低头吃饭喝酒,心里就盼着九王爷心想事成,解决了恶帝城赶紧回中原啊!再别来西域了才好呢。

    出乎众人的预料,原本觉得赵普会来个大的,可他没接着挑衅也没再搭理那桌的人,而是拿着酒壶给白龙王倒酒,样子还挺客气。

    天尊就在白龙王身旁呢,留意到赵普轻轻拍了拍白龙王的胳膊,跟他使了个眼色。

    白龙王也不知道领会了没有,笑眯眯喝着酒,刚才眼中一闪而过的那一丝异样已经消失了,依然恢复了兔子一样的状态。

    展昭看看白玉堂。

    五爷也是心中有数,赵普此行除了下套,似乎还有意要阻止白龙王……那么如果赵普不来,白龙王会做什么呢?他跟薛林义什么关系?

    一顿饭吃完,李荣和耶律齐起身逃也似的就走了。

    薛林义从众人身旁走过的时候,看了白龙王一眼。

    白龙王正好抬起头……两人对视了一眼,薛林义突然开口,“西域第一,永远是邱傲月。”

    白龙王身旁的天尊望天就翻了个白眼。

    殷候也摇了摇头……不过要说真话,现在西域乃至中原,好多人也都以为邱傲月是当年的西域第一高手……所以说有时候真有本事不如人家会吹啊。

    白龙王轻轻摇了摇头,缓缓开口,一字一字慢悠悠说出一句,“邱傲月,只是个欺师灭祖的废物。”

    众人都一惊,默默瞧着笑容和煦的白龙王。

    薛林义神情更加阴森了几分。

    白龙王依旧云淡风轻往外蹦着扎心扎肺的话,“他活的越久,就越会明白自己有多普通!没有我师父,他什么都不是!在我白一声眼里,他还不如一条狗!”

    薛林义磨牙的声音众人都听到了,就见他黑着一张脸拂袖而去,楼上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盯着白龙王。

    赵普捂着小四子的耳朵,看着一旁白龙王若无其事吃一个小白兔形状的豆沙包。

    展昭和白玉堂都去瞧了一眼天尊和殷候——这位,是这种性格啊?

    殷候和天尊都一挑眉——你俩还真当人家是兔子么?

    吃完饭出了酒楼,白龙王抱着小四子走在前边,九王爷抱着胳膊好奇地退后几步,凑过去问殷候,“那位是喜怒无常嘞?还是比较难搞?”

    展昭和白玉堂也点头——老爷子性格好像有些诡异啊,相处起来是不是该小心谨慎?

    殷候被三个小的战战兢兢的表情逗乐了,指了指前边追着白龙王拽头发的天尊,“白一声这个人,爱憎分明。只要是他朋友,搓扁揉圆随便,怎么欺负他都行。想当年邱傲月没欺师灭祖那会儿,他可让着那个师弟了。可你别让他讨厌你,一旦触了他的底线,他可比我和老鬼都狠,他会讨厌你一辈子的。”

    众人摸下巴,“哦……”

    “那他应该蛮喜欢我师父的吧?”白玉堂瞅着天尊一个劲欺负白龙王,也有些纳闷。

    殷候哭笑不得,“白一声小时候跟我和老鬼刚认识不久时,你们猜他跟老鬼说了什么?”

    众人都好奇。

    殷候道,“他跟那老鬼说,‘你那么依恋银妖王,要是有一天他死了怎么办?’”

    众人倒抽了口凉气——这么有种?

    “所以认识当天就打起来了呗。”殷候一摊手,“小白打不过那老鬼的,被揍得挺惨,妖王发现后揪住那老鬼的耳朵让他跟人家道歉。”

    白玉堂无奈,“我师父应该不会道歉的吧?”

    殷候笑着摇头,“妖王跟岩心赔不是,让小白别往心里去,你们猜白一声怎么说?”

    众人眨眨眼。

    殷候幽幽地说,“他说,他才没有生气,然后跟妖王说,‘你要活久一点,你死了,小游也会死的。小游太笨了,这事儿要怪你,你太宠他了。’”

    众人一脸惊骇地盯着殷候看。

    “妖王死后,那老鬼不是在圣殿山作怪么?”殷候接着说,“白一声跑去看他,跟他讲了一句‘人总是要死的,妖王不可能陪你一辈子。’”

    白玉堂觉得那场面不可想象,“我师父忍住了没宰了他?”

    “我和无沙当时都在,老鬼那会儿眼珠子都红了,感觉像是要一掌劈死他,谁知道小白接着又说了一句……”殷候想起这事儿,似乎觉得好笑,轻轻摇了摇头。

    白玉堂追问,“他说了什么?”

    “他说,‘我师父也死了,我知道你多难过。’”殷候轻叹了一声,“每一刻你都在后悔,如果自己早到一步,是不是他就不会死了。如果当时能做得更好一些,是不是就可以救他……可是没有用的。他已经死了!活不过来了,我们只能后悔一辈子。你能什么都不记得,是一种福气,我都没疯,你要是疯了,那就太没用了。”

    听完殷候这段话,众人良久才回过神来……

    再看一眼前边一路吵吵闹闹的天尊和白龙王,白玉堂突然明白了他师父为什么会一直“欺负”白龙王!

    五爷突然笑了——因为他师父不甘心!就好像是小时候斗嘴输了,或者是丢脸的事被看见了一样……不甘心又没办法,就憋着一肚子气!

    展昭瞄了一眼殷候,“所以你和天尊联手欺负他……是因为你也气吧?”

    殷候微微地笑了笑,“世人都知道岩心宠邱傲月,却不知岩心也很宠白一声。”

    说完,殷候溜达上前去了。

    老爷子跑上去,偷偷拽了一把白一声的头发,然后躲到了天尊身旁。

    白一声一扭脸,以为是天尊拽他,就跟天尊斗嘴。

    赵普摸了摸下巴,似乎没领会其中奥妙,好奇问展昭,“所以殷候干嘛也欺负他?”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都无奈地笑了,“是啊,世人都知道岩心宠邱傲月,却不知道岩心也很宠白一声。同样的,世人都觉得天尊思念银妖王,却不知道殷候也同样思念银妖王。殷候和天尊本质上经历的是一样的,只是处理方式不同。白一声的话能扎透天尊的心,当然也能扎中殷候的心……他俩会联手欺负白龙王那真是太正常不过了。”

    “不过我倒是能理解白一声为啥说他师弟不如一条狗。”赵普突然来了一句。

    展昭和白玉堂都瞧他。

    赵普指了指前边的天尊和殷候,“瞧瞧人家一个师父带大的两兄弟。”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的确,在白一声看来,邱傲月的行为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正想着,就见龙乔广屁颠颠跑了回来,展昭他们都瞧见他刚才在前边跟着白龙王和天尊,还聊了一阵。

    龙乔广跑回来,小声跟赵普说,“白龙王说,薛林义就是邱傲月!”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邱傲月不是死了么?”

    “说是容貌的确变了,但内力白龙王认得。”龙乔广道,“难怪武功很高的感觉。”

    赵普点了点头,“傲月潭果然有蹊跷……”

    “说起来……”展昭问赵普,“你突然跑来,是打的什么主意?”

    白玉堂也点头,“两个月后真能灭了恶帝城?”

    赵普微微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天空轻轻晃了晃,“看看人家上不上套吧,今晚估计就能见分晓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不解,“你这回又是什么计啊?”

    九王爷想了想,一撇嘴,“嗯,就叫反其道而行吧,哈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风城战记》,方便以后阅读黑风城战记212.【反其道而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风城战记212.【反其道而行】并对黑风城战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