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

第116章 番外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娜小在 本章:第116章 番外4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多了一对儿子,确实给吴文轩和庄晗两人增添了不少乐趣。

    吴赟有了这两个小弟弟陪伴,也多了些欢声笑语。

    吴文星和萧玉倒是有意思,第二胎孩子才一岁多的时候,萧玉又有了身孕。

    这一次可把萧玉羞得不轻,和吴文星闹了好几次脾气,才作罢。

    吴文轩一听他们又有了孩子,嚷嚷着让庄晗再给自己生,被庄晗一个眼神给唬住了。

    这晚,吴文轩压着自家皇后做完激烈“运动”,就是死皮赖脸的不肯起身,庄晗无奈,推了推他,道:“苍儿和宇儿两岁了,赟儿五岁了,正是需要我们多关心的时候,若再要……怕是要委屈赟儿他们了……”

    “怎么会?”吴文轩看着面色绯红的庄晗:“都是我们的孩儿,哪里会有偏心的事情,你这可真是想多了……”

    庄晗望着他深邃的眼睛,问:“你就这么想再要孩子吗?”

    “当然了。”吴文轩点头道:“这江山是你我一手打下来的,这期间你跟我可是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若是我们子嗣单薄,日后这江山难免会落入其他人之手。”顿了顿:“晗晗,我们不仅是普通父母,更是这天下黎民百姓的父母,总要考虑事情全一些,多一些,假如赟儿继承皇位,有他的兄弟姐妹们为他保驾护航,比他一人在那高位上孤独奋战要舒服的多,明白吗?”

    他这一番话说的庄晗怔愣许久,才点点头,思索片刻,小心翼翼的问:“吴兄是不是觉得身边没有可以与你并肩同行的兄弟姐妹,有时候感到孤独?”

    吴文轩笑了笑,叹口气道:“朕有晗晗你就够了。”

    不知为什么庄晗在他这句话里听出了些许的落寞,他多多少少也明白,这几年在那高位上坐久了,除了自己,就没什么可以推心置腹的人与他商议大事,庆幸的事这两年吴文星进步不少,也帮了他不少,这样也使得自己轻松了许多。

    也许,这人并不是那种不顾年手足之情的冷血之人,只是有时候不得已才那样狠下心。

    不过,弟兄姐妹多了,这争权夺位之事也是避免不了的,想到这,庄晗低声问:“可吴兄你就不怕孩子多了,会出现这争权夺位的事情?”叹口气,眼神微微一动道:“若是我们的孩儿为争权夺位而不顾手足之情,互相杀害,那可真是叫我死后也不得瞑目。”

    这话说的吴文轩心中一颤,神色微滞,呆愣半响,说:“这样的事我也不愿发生……”沉默片刻,轻声道:“尤其是我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更是痛恨兄弟反目为仇自相残杀的事情……”说到这沉默下来。

    庄晗明显感觉到他微微发颤的身体,伸出手臂抱住他,安抚道:“过去的事,我们就不要再提……没事的……都知道你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吴文轩听了,淡淡的笑了笑,长吁一口气,一双清澈深邃的眼睛看着庄晗,柔声道:“别的我不敢肯定,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你庄晗带出来的孩子,绝不会出现那种兄弟反目为仇的事情,反而会为了保护自家兄弟而赤胆忠心,更甚者为了使他们父皇和父后辛苦打下来的江山,而一致同心,为这江山社稷而拧成一捆,不愿分割。”

    庄晗被他说的一愣,随即笑道:“哪有你说的这般夸张……”

    吴文轩没应他的话,只是抱着他喃喃自语道:“我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我的晗晗……”

    庄晗心中一动,没作声,许久,他低声道:“若想多添子嗣,那你可要加把劲了。”

    吴文轩本来趴在他身上都要昏昏的睡过去了,这句细不可闻的话飘进耳朵里,立时有了精神,望着他道:“晗晗所言当真?”

    庄晗笑着点头,道:“不过,我可不是老母猪,这孩子的事情也不是说有就有的,明白吗?”

    吴文轩看着他,嘴角挂笑,亲亲他,说:“今晚累了,暂且放过你……”

    让小安子他们备了热水,带着庄晗洗了澡,而后才抱在一起睡了过去。

    赟儿六岁的时候,苍儿和宇儿三岁。

    这小孩子三岁、六岁是两个重要的年纪,要为他们好好过生日。

    小孩的三岁生日,称“过三生”。这天,吴文轩他们要设盛筵,孩子的姥姥、姨、舅、姑姑等都带着新做的棉袄、棉裤、鞋、帽等礼品前来祝贺,俗谚曰:“姑的棉裤姨的袄,妗子的新鞋穿到老。

    而且也赶上吴赟六岁,小孩子到了六岁也要好好庆祝生日,加之吴赟越发聪明俊朗,对这朝堂之上要比寻常百姓的孩子懂得略顿,所以啊,吴文轩打算好好为他庆贺生日,自然亲戚朋友都要来登门道贺,吴文轩他们自然也要设宴招待。

    没那么多讲究,加上庄晗主张一切从简,所以就把三个孩子的生日安排在一天招待亲朋好友和各路官员。

    这一天皇宫上下可谓是热闹连连,那欢声笑语都传到了宫墙之外了。

    这样的日子,庄谦自是能够光明正大的看望自家哥哥,而且吴赟对他这个俊美的舅舅也是喜欢的不得了,全程一直围着他转,这可算是把庄谦给乐坏了。

    吴文轩见吴赟这般黏庄谦,不屑的冷着脸,还不爽的把吴赟抱回自己怀里,道:“这么没眼力劲,日后怎么做皇帝。”

    吴赟一脸茫然,唤了声:“父皇。”想了想,问:“我和谦舅舅一起,和做皇帝有什么关系?”

    吴文轩不回答,抱紧他,朝庄晗身边走去,留下一脸尴尬的庄谦。

    庄晗看了他们父子一眼道:“苍儿和宇儿刚刚被其他舅舅抱走玩去了,我这还没刚安静会,你这是又把赟儿抱来作甚?”

    吴文轩看他脸色不好,放下吴赟,坐在庄晗身边问:“晗晗脸色不佳,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庄晗摇了摇头,微微蹙眉:“只是不知怎地,忽然胃口不好,看到这饭菜就没来由的恶心。”

    说着又要作势干呕。

    吴文轩一愣,看庄晗这样心里有了个猜测,让吴赟自己去玩,而后把庄晗揽入怀里,低声道:“莫非晗晗你又有了?”

    这话说的庄晗一惊,看向他道:“怎么会?最近我们可……”说到这顿住,眨了眨眼,想了想,说:“莫非真的是……”

    吴文轩心中欢喜,轻声道:“走,朕扶你回寝宫,我们宣王毅给你瞧瞧。”

    庄晗“嗯”了一声。

    他们回到寝宫,王毅随后便到了,询问一番,又号脉一番,最后笑着恭贺道:“恭喜皇上和皇后,确实是喜脉。”

    闻言,吴文轩和庄晗皆面露喜色,庄晗微微一笑:“有劳王御医了。”

    王毅忙道:“皇后娘娘可是折煞微臣了。”

    吴文轩示意王毅退下,而后拥住庄晗猛亲他一口道:“晗晗你可真是叫朕欢喜的很呐。”叹一声:“那今日岂不是三喜临门?”

    庄晗没作声,只是抿着唇笑。

    吴文轩抵着庄晗的额头,定定的看着他,感慨道:“这一次又要辛苦晗晗你了。”

    庄晗秀气的眉毛一皱:“这有什么辛苦的?你也说了,孩子是我们的,哪里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吴文轩抬手轻轻为他屡顺额前碎发,语气温和道:“自是心疼你每次临盆时候那受罪的样子。”

    庄晗笑笑,叹一声,没头没脑的来了句:“要是你能替我生孩子就好了……”

    吴文轩:“……”

    庄晗怀孕之事,很快传遍宴席之上,皆是此起彼伏的道贺声。

    无论是亲朋好友还是各路群臣,都为这母仪天下的男皇后而感到由衷的高兴和祝福。

    庄晗肚子里的孩子四个月的时候,看着吴赟这般黏庄谦,便准许庄谦可以时常来皇宫陪赟儿。

    这下可算是把吴文轩酸的不行了,就感觉每天都是在醋缸里游泳。

    每次看着自家儿子和庄谦眉开眼笑的,心里很不爽,灰常不爽。

    暗暗握拳道,一定要想法子把这庄谦给解决了。

    这天庄谦又来皇宫了,而吴赟也迈着小长腿直奔他怀里。

    庄晗对于吴赟黏他也颇感意外,见吴文轩乱吃醋也比较难做,不过他现在怀孕身孕,每日肚子里的小家伙还有大宝小宝把他缠的也没心思再去顾虑其他,也就随他们去了。

    可过不了几日,吴文轩便开始抱怨了,什么赟儿都不理自己了,赟儿要跟庄谦一起睡,更甚者说赟儿要庄谦留在皇宫陪他长大……”

    吴文轩想了想,找庄晗商量道:“晗晗,这庄谦既然这么喜欢小孩子,若不然让他自个生个吧。”

    “啊?”听了这话,庄晗一愣,看着吴文轩道:“胡说些什么,谦儿又不是异族男子,怎么生孩子?”

    吴文轩笑:“我的意思是让他娶妻生子。”略微停顿:“按年龄也到了娶妻的年纪,你这么多兄弟姐妹可就剩他还没成亲,总不能孤身一人过吧?”

    庄晗听了,觉得在理,点点头:“嗯,是该给他寻个好女子。”舒口气:“爹爹也多次跟我说过谦儿的事情,让我给他张罗着找个好女子,可我看来看去,还真不知哪个官员家的千金好。”

    吴文轩想了想,提议道:“若不然给他办个选亲大会,让他自个看着选如何?”

    庄晗思索半响,点头:“也行,那我该日和谦儿说说,问问他的意见,如何?”

    “还问什么,直接决定得了,论关系你是他哥哥,可论地位你是皇后,难道连这个主都做不了?”

    “这可不行,这婚姻可是大事,定是要找个自己乐意的人过,我们可不能乱做主。”

    吴文轩有些无奈的看了庄晗一眼,柔声道:“晗晗,你啊,就是太心软了。”

    庄晗笑了笑:“无论如何,他也是我弟弟,我总不能不去考虑他的感受,对不对?”

    吴文轩亲亲他:“对对,你说什么都对。”

    第二日,庄晗便把想法告知了庄谦,却不曾想,庄谦深深看了他一眼,直接婉拒道:“有劳哥哥费心了,不用。”沉默一下,说:“弟弟现在还不想娶妻的事情。”

    庄晗怔怔看着他,皱眉道:“谦儿你都二十好几了,该找个人陪在身边……”

    庄谦打断了他的后半句话,看着庄晗认真道:“哥哥,我知道你对我好,不过,现如今我真没那种心思……”抿了抿唇,低下头轻声道:“我心有所属,看到那人幸福,我就高兴。”说到这笑一声:“哥哥你且放心,我啊早就放下了,只是,哥哥也曾说过,这过日子自是要找个喜欢的人,现如今还没遇到那人,等遇上了,自然会想那事的,还望哥哥能明白。”

    庄晗默然的看了他好一会,心中知道他这话不假,也知这婚姻之事不能强求,便不再多言,兄弟二人又说了些题外话,庄谦便退出了寝宫。

    出宫的路上,好巧不巧遇到了吴文轩,庄谦看到吴文轩的那一刻,心中还是有些发怂的,毕竟那一次叫他心有余悸。

    不过这几年吴文轩对庄晗的好,他是看在眼里,真是应了当年吴文轩那一句:“朕要你看看,朕会不会负晗晗。”

    如今看来这人不仅没有负自己的哥哥,还使得他脸上总是带着幸福满足的微笑,真是欣慰,着实的欣慰。

    行过礼,起身,本想就此而走,却被吴文轩唤住。

    庄谦心中叹口气,该来的总是要来。

    吴文轩看着他淡笑道:“如今看来,可还对朕有什么异议?”

    这样开门见山的话,倒是一下子叫庄谦无措了。

    定了定神,恭敬道:“没有。”

    吴文轩带着七分笑意和三分寒意,道:“即是这样,那为何还不肯娶妻?”

    庄谦听了心中一顿,定了定神,道:“娶妻不娶妻确实和哥哥没有关系,只是我还没等到让我心动的人,人不过就一生,只是不想随随便便就找个人过这一生。”

    吴文轩听后,点头表示赞同,沉默许久,开口道:“那以此说来,你要时常来这皇宫打扰我和赟儿的父子关系了?”

    这话说的庄谦神色一滞,忙道:“皇上这么说可是折煞我了,其实赟儿他……”顿了顿:“他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说的最多的是你这个让他骄傲的父皇。”

    “哦~~”吴文轩诧异:“此话当真?”

    庄谦点头:“自是当真。”

    吴文轩笑一声:“赟儿这孩子……”舒口气:“话虽这么说,可你还是要娶妻的,若不然你一直这样,难免会叫朕多个心眼。”

    “……”庄谦无言以对,这皇帝如此坦白,还有什么可说的,只能尽早使他对自己了了这戒心。

    吴文轩轻咳一下,道:“这几年你们庄家蒙了晗晗的大恩,可是,做久了金丝雀,难道就不想做个无拘无束自由的普通鸟儿?”

    闻言,庄谦微微蹙眉,斟酌着道:“敢问皇上是想如何安置小民?”

    吴文轩笑,叹一声:“这人啊,到了一定年纪就该做那个年纪大事情,这娶妻方才说了,可作为男儿总要有自己的抱负,你有没有兴趣成为新一代的富商?”

    庄谦心里一颤,愣愣的看着吴文轩。

    “你这做生意的头脑不会比你父亲差,杭州那边是生意聚集之地,你可以去那里寻一番作为,且那里的日子也比很多地方惬意。”

    “小民明白了。”庄谦说:“只是,恳求皇上再给我些时日再走,可好?”

    “朕知道,你是想等晗晗临盆再走,行,朕准了。”

    “多谢皇上。”

    庄晗这第三胎还是儿子,不过却是个和他一样体质的孩子。

    也就是说他们这个儿子,日后是要嫁的。

    这下吴文轩不乐意了,道:“朕的儿子只娶不嫁。”

    庄晗笑他幼稚。因为这最小的儿子有特殊体质,所以他们俩包括萧玉他们在内都对他加倍呵护。

    满月酒过后,庄谦就去了杭州,同去的还有他的两个哥哥。

    他们没和庄晗道别,等庄晗想起来问的时候,吴文轩只是搂着他道:“早就不是小孩子了,自然是该干嘛干嘛去,你啊,就别担心了。”

    庄晗温和的笑着没说话。

    吴文轩说:“晗晗,你为我所付出的,我真的是绝对无以为报。”

    庄晗眸中闪动,看着他道:“一家人谈什么报不报的,吴兄你傻了。”

    吴文轩呵呵的笑了两声,逗逗庄晗怀里的宝贝儿子没作答。

    过了一会儿,庄晗说:“儿子尿了,好像也拉了,该是你表现的时候了。”

    说罢把怀里的孩子送到吴文轩怀里,走了。

    吴文轩:“……”顿感无措:“晗晗,我不会啊……”

    “学!”

    吴文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上错花轿嫁对郎》,方便以后阅读上错花轿嫁对郎第116章 番外4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第116章 番外4并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