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

第104章 微服私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娜小在 本章:第104章 微服私访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翌日,下了朝,用过膳,两人换上普通的男装,便一同出了宫。

    出了宫,看着这熙熙攘攘的人群比肩接踵,吆喝声、说笑声,亭台楼阁间还有学子吟诗作画畅谈人生,好不热闹。

    “看来,这些大臣的折子里写的,也不全属实。”吴文轩颇有些得意的说道:“朕……真的是百姓安居乐业,街道繁华昌盛。”

    “京城乃天子脚下,社会安定,百姓安居乐业是一定的。”庄晗道:“吴兄,你看到的只是这万里江山的一角。”

    吴文轩点头道:“晗晗说的是,若是全国各地皆能如这京城繁华,那真的才是国泰民安。”

    庄晗看着吴文轩的侧脸,笑了笑道:“吴兄,怕是你唤我的称谓要改改了。”

    吴文轩顿了一下,而后笑着说:“叫习惯了,忘了。”转头看着庄晗唤了声:“晗弟。”

    庄晗笑出声来,拱手道:“吴兄。”

    两人皆一乐,而后肩并肩的走在这京城的街道上。

    许久没有出来了,庄晗一会看看这个,一会挑挑那个;小贩们见他们二人的穿着打扮以及气质,皆都断定他们不是寻常人家,忍不住在庄晗问价的时候,把价位抬高些许。

    吴文轩道:“晗弟,这些小贩们卖的东西很便宜啊。”

    小贩:“……”

    “嗯,确实不贵。”庄晗应道。

    小贩:“……”

    在京城内游玩了一番,他们便赶马车去苏阳城,到苏阳有两个时辰的路程。

    日正当午,坐在车里,吴文轩将庄晗拉至自己怀里道:“此去苏阳,是不是也顺道去看看你父亲他老人家?”他见庄晗若有所思,继续道:“以及你母亲。”

    庄晗心思被说中:“这几年和父亲聚少离多,又不能相陪他老人家,这次出来,若再不去看望,那岂不是太不孝了?”低下头,沉声道:“至于母亲,我更是想念她,所以,想去坟上看看她。”

    吴文轩点头同意,怕又触动庄晗伤心,便不再提及,忙换了话题。

    “你是苏阳人,不知苏阳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

    庄晗眨了眨眼,“话说回来,我虽是苏阳人,但因在家中被当作女子圈养,去的地方并不多,至于好吃的,倒是知道几家饭馆,不妨我带吴兄你去尝尝?”

    “是吗?好啊,难得出来一次,一定要尽兴而归。”吴文轩侧头一笑:“今日,你不是皇后,我不是皇上,我们就是吴文轩和庄晗。”

    庄晗点头一笑,看向车外。

    约莫申时,车行至苏阳;下马车,两人在城中闲逛了一会,询问了这苏阳城的菜蔬食油的价格,民生问题、治安情况,官吏情况等等,又买了些礼品,准备去庄府。

    吴文轩扶着庄晗正欲要上马车,这时,突然不远处传来一阵打闹声。

    回头看去,但见一群人正追着一个年轻人,不多时将那年轻人抓住,年轻人声嘶力竭的高喊救命。

    庄晗皱眉,不禁有些愤怒,吴文轩看后,也不禁跟着皱起眉头,侧脸看了看庄晗,见他神色担忧,便知他心思,而后吩咐道:“祈禄、祈寿,救人。”

    “是,少爷。”说着两人一个飞身跃起,与那群人打了起来,将那年轻人救下。

    被救下的年轻人冲过来,忽然跪倒他们面前。

    吴文轩立时将庄晗护在身后,看着这跪地之人,庄晗也看向那人,但见那人不过十五六岁,容貌俊美,仪表也整洁,满目的恐慌看了看身后追他的人被人打跑,而后朝吴文轩和庄晗磕头,道:“小民多谢两位救命之恩……”

    吴文轩没回应,庄晗禁不住好奇问道:“他们为何追你?”

    那少年抬起头,战战兢兢道:“因他们要抓小民去寻欢楼。”

    听到“寻欢楼”三字,吴文轩顿时心下一紧,看向庄晗,庄晗一脸疑问,好奇道:“寻欢楼?那是何地方?”

    那少年回道:“那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小民的哥哥就被抓去了那里,现在被关在了那……”想了想:“求两位恩人也将哥哥救出,小民愿做牛做马报答两位恩人。”

    庄晗吃了一惊,正欲要开口,吴文轩抢先道:“他们私自乱抓人,你为何不报官?”

    那少年道:“官衙里的人不敢惹那寻欢楼里的人,连京城里的大官都不敢惹他们,小民实在无计可施啊。”

    庄晗听后很是讶异,看了看吴文轩,吴文轩看着四周渐渐被吸引过来的百姓,对庄晗道:“晗晗,我们暂且不去庄府,找个地方再细细询问,如何?”

    庄晗也是这样的意思,便让少年起身,随他们上了马车,找了个歇脚的地方,几人落座。

    庄晗看着有些窘迫的少年,柔声道:“莫要害怕,你有什么难处,且一并到来,这位公子一定能帮到你。”说着指了指吴文轩。

    吴文轩面色沉重,扯了扯嘴角,附和道:“对,你把事情原委详尽到来。”

    少年应了声,瞧了瞧这两人的气质,便心中不由得暗道定是达官贵人之辈,定了定神,从头讲起:“小民和小民的哥哥是一对双胞胎,姓柳,小民单名絮字,今年十六,山东人士,为考今年的会试前来京城,却在途经苏阳城的时候,遇到庄府家的公子庄谦,他遣人在醉仙楼招待了我们,说今年的会试特别难考,因新朝刚立,要求严格,且由皇后娘娘亲自监考,若想通过,需由他们庄家帮忙。”抿了抿唇道:“小民和哥哥虽不知这庄谦为何如此这般好心,但皇后娘娘的事情还是略知一二的,对皇后娘娘也是万般敬仰,便稀里糊涂的听信于他。和哥哥一同跟他去了寻欢楼,先前他说寻欢楼是皇后娘娘专门为考生们建的,那里面有从皇宫来的教书先生,管吃管住,还有书籍和每日京城的信息什么的……哪里知道,到了那,却……却……”说到此,紧咬下唇,双目含泪,有些难以启齿。

    庄晗怔愣愣的看着他,心中已是怒火中烧,他也不说话,只是绷着脸,等着少年将下面的事情道出来。

    那少年稳了稳情绪继续道:“到了那是如庄谦所说,管吃管住,还有教书先生,不仅仅这些,总之是极尽奢华,那里面全是清一色的年轻俊美男子,他们要我们扮成女子,一切都学习女子,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也就罢了,还要学习女红、各种繁琐的礼仪,更可恶的是断了我们去参加会试的机会,将我们关在寻欢楼里,以色示人,还扬言说什么,十年寒窗苦读,不一定能考取功名,可在这寻欢楼里,若是能学得好了,将来被哪位达官贵人看中,便能飞上枝头变凤凰,还说……”说到这里,欲言又止。

    庄晗与吴文轩对视一眼,两人的脸色皆难看至极。

    庄晗沉声道:“他们说什么?”略停:“柳公子,你但说无妨,不管你信不信,我保你无事!”

    柳絮看了看庄晗,一咬牙道:“说他们庄府出了个男皇后,就是因从小被当作女子圈养,才能有今日的地位;更言之凿凿的说,我们若学得好,将来送我们进宫,做皇上身边的人。”

    庄晗听的浑身发冷,几乎是要颤抖起来;自己的家人竟做出这般无耻之极的事情来,简直是不可饶恕。

    吴文轩忍住怒火,压低嗓子问道:“柳公子,你此话说不通啊,他们既然是庄府的人,不是应该向着皇后娘娘吗?为何要养这么多美男,送去宫中与皇后娘娘争宠?”

    柳絮皱眉道:“小民说的句句属实,不敢有半点虚妄,至于为什么,小民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很多年轻的男子,如同受了蛊惑,一听能进宫,能攀龙附凤,便都老实的留在了那寻欢楼,自甘堕落。”

    庄晗心中怒极,脸色冰寒,怒喝一声:“可恶!”

    将柳絮吓了一跳,忙从椅子上跌坐地上,怯怯的看着发怒的庄晗。

    庄晗一句也不想再听下去,且不论这少年说的是真是假,他只想现在立刻去庄府问个究竟。

    起身就要走,被吴文轩一把拉住,庄晗回头看向吴文轩,眼中竟是说不出的悲愤,下一刻,推开吴文轩走了出去。

    吴文轩快步追上前,唤道:“晗晗。”

    庄晗停下脚步,不去看吴文轩;吴文轩走近他,轻轻叹口气,安抚道:“兴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从这柳絮口中的话来看,前后矛盾且疑点重重,你不要妄下结论,误会了自家兄弟。”

    听了这话,庄晗心底没那么难过了,但还是难掩怒气,淡道:“我这就去庄府问个究竟。”

    吴文轩拉住他,淡淡道:“定是要探个究竟,但我想先从那寻欢楼着手,待去那查看了详情,再去府上问,如何?”

    庄晗顿了顿,转念一想,有理,垂下双眸,淡淡道:“我并非担忧那寻欢楼是真是假,而是担忧我那些不争气的弟弟,吴兄你已经三番五次碍于我的面子,不和我们一般见识,对于他们所作的一些恶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如今却闹出这样荒唐的事情,让人落了话柄不说,更让我有何颜面面对百姓,面对你?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若是杨柳所言属实,这次吴兄你就不要顾及我的感受,该怎么按律例处置,就怎么处置,我绝无半点异议。”

    吴文轩淡淡一笑,轻声道:“这不还没去探实情,你且不要这么悲观,等我们查完再说。”

    庄晗面色郁郁的应了声:“嗯。”

    两人乔装打扮了一番,便去了苏阳城郊的寻欢楼。

    说实话,到了寻欢楼外,两人还没看出这寻欢楼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与其说是楼,不如说是一座和学堂类似的建筑,层台累榭,在这郊外别具一格,且有一番说不出的宁静之感。

    两人彼此对视,皆面露疑惑,来不及多想,便朝里面走了进去,刚到门口,一人笑道:“两位是来喝茶的吧。”

    喝茶?两人微楞,而后庄晗道:“没错,喝茶。”

    “那里面请。”

    说着带吴文轩和庄晗二人进了里面,走过一座长亭,进了一大厅内,刚进去,便听到里面有说笑声。

    拿眼瞧去,看到有几个来来往往的男子,身边跟着伺候的人……边说边笑的正往别的地方走去。

    庄晗不免心生怀疑,但并未开口。

    “两位是喝绿茶还是红茶?”那人问道。

    吴文轩看了一眼庄晗,开口道:“不知这绿茶和红茶有和区别?”

    那人沉默了下:“绿茶乃为上,红茶乃为下。”

    两人听的一脸茫然,神色复杂的互相使眼色,吴文轩忍着心中怒气道:“那就绿茶好了。”

    “好的,两位这边请。”

    庄晗看了吴文轩一眼,吴文轩微微点了点头,便跟在那人后面,不多时,到了一座楼。

    还未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喧哗声、抚琴声、说笑声,进去一看,立时有些呆愣。

    只见这厅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

    厅堂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好似明月一般。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极尽奢华。

    大厅的四周,古树参天,绿树成荫,红墙黄瓦,金碧辉煌。

    好大的一座宫殿似的建筑,可谓是堪比皇宫。

    而正厅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寻欢楼”。

    “这……”庄晗闭了闭眼睛,压住怒火问道:“这位小哥,你没带我们走错地吧?你确定这里不是皇宫而是一个喝茶的地方?”

    那人一脸鄙视的看了看庄晗,道:“看模样和气质挺像个有身份的人啊,怎么如此孤陋寡闻,这般没见过世面。”

    吴文轩和庄晗同时瞪大了眼睛,吴文轩轻笑出声朝那人道:“这位小哥,我这位兄弟问的,也正是我想问的,这怎么看也不像是一般的茶楼。”

    那人一脸惊奇的瞧着吴文轩和庄晗,皱了皱眉:“你们俩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两人皆沉默,并未表态。

    庄晗心下稍静,回道:“我们是外地来的,多少有些不懂,只是听说这寻欢楼,故来此,有不对的地方还望小哥多担待。”说罢从袖中掏出一锭银子递给那人。

    那人面带笑意,接过银子:“待会你们便知道了,你们选的是绿茶,乃为上,会有受过训的专门男子来伺候你们的。”

    这最后一句话犹如晴空霹雳,将两人惊得一时无言。

    这,这所谓的喝茶,谁也想不到居然是男男寻欢,红茶为下,绿茶为上。

    那人看他们俩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笑盈盈道:“第一次吧?放心,不比女子差。”

    庄晗心中惊涛骇浪,脑中一片空白。这,这,自家兄弟居然开此所谓茶楼,和街市上那些青楼妓院有何区别?这不是在暗暗讽刺他和皇上吗?

    自家兄弟为何要置自己于这般难堪的处境,简直是像要将他羞辱致死。庄晗转脸迎向吴文轩,煞白的脸色,看得吴文轩心下一疼。

    “喂,你们俩……”

    那人话还未说完,吴文轩猛地抬脚一踢,将那人直踹到在地,那人立时疼的躺在地上叫唤。

    他的叫唤声引来其他人,吴文轩护住庄晗将他拉入怀中安抚着,而后对着前来的人,喝声问道:“你们这里谁是当家的?”

    “皇后娘娘!”一人朝空气拱手,趾高气扬的说道:“你小子不知道,这乃我们皇后娘娘的地盘。”

    “放肆!”吴文轩怒道:“这如同青楼妓院一般淫【】秽不堪的地方,岂是皇后娘娘的?”

    那人不仅没怕,反而冷哼一声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自从知道咱们万岁爷有龙阳之好,这各地方官员想法子给皇上挑美男,还有一些长相俊美的小生都前往京城,想着能有机会靠近皇上,咱们皇后娘娘为了能一人独享万岁爷,特地建了这楼,你们都记着,万岁爷身边有一个皇后娘娘就够了,其他人不配和咱们皇后娘娘争。”

    话音落地,吴文轩明显感觉到怀中人的身子在瑟瑟发抖,庄晗咬紧下唇,握紧拳头,他只觉得在这个地方待下去是一种折磨,自己的亲人居然,这样,这样侮辱,侮辱自己……

    心痛至极,忽然眼前一黑,身子软了下去,吴文轩一把抱住他,唤了声:“晗晗。”

    庄晗脸色煞白,额头冷汗,拿眼看了一眼吴文轩,轻声道:“晗晗没有……”

    说着双眼一闭,气急攻心,昏了过去。

    吴文轩立时浑身大震,将庄晗紧紧抱在怀里,这时候,祈福他们几人赶到,吴文轩扬声喝道:“给朕将这楼封了,该抓的抓,该审的审,若是晗晗有个三长两短,朕要你们的狗命!”

    说罢,抱起庄晗往外走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上错花轿嫁对郎》,方便以后阅读上错花轿嫁对郎第104章 微服私访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第104章 微服私访并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