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

第80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娜小在 本章:第80章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直至天方露白,帐内才没了动静,静了一会,吴文轩吩咐祈福他们道,“去准备些热水来。”

    祈福他们早就将热水准备好,应了声是,就提着热水,拿着木桶,还有一些泡澡的草药进了帐内。

    情事之后的庄晗,整个人慵懒的很,正依靠在床榻上,歪着脑袋,柔滑的锦被披在身上,但还是露出了点点红痕,眉宇间带着些许的倦意,那样的柔媚动人。

    不禁让这四个太监都瞧的目瞪口呆,怔然的移不开眼睛。

    吴文轩注意到这四个没有出息的奴才,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四人吓得立时敛起目光。

    祈安道,“王妃,奴才们伺候你沐浴。”

    “小安子。”这一声,让庄晗立时羞红了脸,因他声音嘶哑的很,不禁联想到自己昨夜肯定是叫声不止,顿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低下头道,“你们都下去吧。”

    “啊?”祈安他们看向吴文轩。

    吴文轩轻咳一声,挥挥手,示意让他们下去。

    四人行了礼,应了声是,便退出帐内。

    吴文轩望着床上之人,走过去,邪魅一笑,“难不成还害羞?”

    庄晗不理会,脸颊绯红,低头不语。

    吴文轩又一笑,将他拥入怀中,“晗晗,为夫伺候你沐浴更衣。”

    庄晗轻轻一推,小声道,“我自己就可以了。”

    吴文轩哪能让他自己来,直接连人带被,横抱起,走进屏风后面,扔掉被子,抱着他直接坐到了大浴桶中。

    一番清洗之后,俩人上了床榻,歇息。

    庄晗眯着眼睛,有些昏昏欲睡。

    “晗晗,折腾了一夜,你睡会吧。”吴文轩的大手在庄晗发间轻抚着,柔声道。

    “嗯。”庄晗应了声,便乖巧的躺在那睡了。

    刚刚闭上眼睛,只听一声疾呼,“吴王!”

    吓得庄晗一个激灵,立时睁开眼,茫茫然的寻找声音来源。

    见自己的王妃被这一声狼撵似的声音,吓得怔怔的,吴文轩恼怒,眯起眼睛看着进帐的方吉水,恨不得宰了他。

    方吉水瞧着吴王的脸色,暗暗叫苦。吴王啊,可是您昨夜钦点完,吩咐我,今日早晨来汇报情况的啊!

    庄晗看着进帐的方吉水,客气道,“方将军。”

    方吉水尴尬的应了声,“沈将军。”

    吴文轩略微定神,敛起怒气,道,“方将军,昨夜吩咐你的,都做完了?”

    “那倒还没有。”

    “没有!?”吴文轩提高了音量,“那你跑来这嚷嚷什么?”

    “我是来问一下,今早还操练吗?”方吉水挠着头道,“将士们看起来都很疲倦,倒不如让他们歇息一日。”

    吴文轩微微皱了皱眉,“既然你主意已定,为何还要来问我?”

    “这不是,您是这军中的……”老大么,您说了算。方吉水瞧着他的脸*言又止,忙道,“那我这就下去吩咐去了。”说罢,转身麻溜着出了帐内。

    “吴兄。”庄晗低唤一声。

    吴文轩回过神,望向庄晗,“晗晗,何事?”

    “方将军说的是,这连日以来的迎战,加之我们刚刚过江,昨夜又忙碌着建营地,想想都累,让将士们歇息歇息是可行的。”

    吴文轩凑近他,“那我们现在也歇息吧。”说着作势要亲庄晗。

    还没亲上,只听又一声疾呼,鲁莽的马严将军直接掀帘入账,大叫道,“吴王!”

    吓得两人都一个激灵,庄晗略微受惊,猛地将吴文轩推开,直接掉入床下面。

    这副场景,惹的马严和庄晗他们都一阵尴尬。

    坐在地上的吴文轩恼羞成怒,咬牙切齿道,“什么事情,一次通报完,别这么一桩接一桩的!”

    “明白了。”马严将军弱弱的答道。

    “何事,说!”吴文轩咬着牙,站起身,怒瞪着眼前的马严。

    马严微微低头,道,“我们已经过江,但粮草不济,不如趁现在朝廷那边没动静,我们在这一带囤积些粮草,还有军饷和饭食,以备不时只需。”

    “这是必然的,就按你说的去办。”吴文轩脸色缓和下来,“本王已经决定,即已过江,就一鼓作气,打算七日之内举兵北上,直接打入京都,这粮草和军饷你们也以最快速度备好。”

    “什么?!”马严惊道,“七日之内?!是不是太草率了?”

    “是有些草率,但现在朝廷那边伤亡惨重,我们这边虽有伤亡,但将士们现在士气正盛,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不如趁此就和他们大战一场,说不定能一举攻下京都。”

    “可是……”马严眉头紧皱。

    “吴兄。”一旁的庄晗终于开口,“眼下,先囤积粮草和军饷,然后让将士们休息一番,剩下的事情,在做定夺,先不要这样草率下令,一定要深思熟虑,多方面考虑啊,若不然,一步走错,满盘皆输。”

    “对,对,沈将军说的对……”马严忙不迭的点头称是。

    吴文轩略定神,“好,那就听晗晗你的。”

    庄晗微微一笑,而后对马严道,“马将军,相信以你的经验和才能,还有其他将士们的智慧,很多事可以你们自己做主,若不是紧要的或事关重大的事情,不需要什么事都来征求吴王的意见,你们可以自己拿主意的,这样也省去很多时间。”

    马严闻言,点头称是。

    “不过,我们都是为吴王效力,忠心不二是首要,所以,每次拿主意都要考虑全面,不能让吴王陷入困境,还有若是事关重大的事情隐瞒不报,亦或着遇到难题刻意隐瞒,那可是要按军法处置了!”庄晗正色道。

    “是,沈将军所言极是,我这就出去下令,绝不会有半点马虎!”说着马严看向吴文轩。

    吴文轩挥挥手,“马将军,方才的话你记住了,本王信你们可以自己做好,所以你下去交代吧。”

    “是,王爷。”

    马严欲要走,吴文轩又叫住他道,“派几个衷心可靠武功较高之人,前去京都打探消息。”

    马严点头应下,便出了帐篷。

    出了帐,遇上迎面而来的孙将军。

    “孙将军这是?”马严开口问道。

    “有事禀明吴王。”

    “哎,别去了,方才吴王说了,若不是拿不定主意的事情,我们可以自己做主。”

    “那怎么行?”孙杰一脸的正经,“吴王乃为大,必须事事通报!”说着不顾马严的劝告,直接大大咧咧的掀帘入账。

    马严擦擦额头的冷汗,暗道,不怕死你就去吧!

    唉……

    刚刚抬脚,只听帐内一声吼,“滚!”

    吓得马严一个哆嗦,连同帐外的飞鸟都吓得扑闪翅膀立时逃离。

    孙杰几乎是夹着尾巴,连滚带爬的逃出帐内。

    因他搅了吴文轩的好事,这会子庄晗对吴文轩又气又恼,推吴文轩下榻,并勒令,半月之内不许再碰自己一下。

    吴文轩,“晗晗……”

    庄晗,“滚!”

    吴文轩,“……”

    委屈,实在是委屈。

    吴文轩被庄晗赶出帐外,铁青着脸站在帐门口,发愣。

    无论是祈福他们还是其他将士们,都吓得不敢多言,皆闷着头做自己的事情。

    而帐内的庄晗躺在那左右睡不着,抿了抿嘴,想起刚才吴文轩低头吻自己的双腿间的高耸时,被孙杰撞了个正着,不由的面红耳赤,有些懊恼。

    暗暗道,就不该心软,纵容吴兄,这下好了……丢人丢大发了……颓然的躺在那,独自生闷气。

    “怎么了?”不明所以的萧玉走过来问道,“吴王何事,脸色这般难看?”

    “萧大夫来的好。”吴文轩掩不住喜悦道,“忙帮我去劝劝晗弟,他生我气,不让我进帐。”

    闻言,萧玉皱了皱眉,“哦~竟有这事?”顿了下,意味深长的问道,“晗弟不是那心狠之人,想必是吴王你惹恼了他吧?”

    吴文轩听后点了点头,“是,这次怪我,太放浪了,让晗晗丢了面子。”

    “……”萧玉汗颜。

    “你与晗弟交好,他也听你的,还望你帮我说句软话。”吴文轩客气道,“半月之内不让入帐碰他,实属难啊。”

    萧玉微微挑挑眉,“好说。不过……”瞧了瞧吴文轩,“恕萧某直言,如此,倒是个好事。毕竟白日宣淫,有损你在军中的威信!“说罢掀帘进入帐内。

    留下吴文轩在原地呆若木鸡。

    呆愣片刻,皱眉道,“好你个萧玉!”

    萧玉进入帐内,见庄晗躺在那,皱着小脸,一脸的郁闷,上前唤道,“晗弟。”

    闻言,庄晗望向他,坐起身道,“萧大哥。”

    “咦~~”萧玉皱了皱鼻子,“这屋内怎么竟是那药膏的味道?”萧玉故意调侃庄晗。

    听后,庄晗立时红了耳根,闷声道,“有么?我,我怎么没闻到。”

    “你闻了一夜了,当然是闻不到了。”萧玉笑道。

    “萧大哥!”庄晗羞愤,低下头默不作声了。

    萧玉摸了摸鼻子,收起笑声道,“晗弟莫要生气,开句玩笑,逗逗乐子,以解这军营中的无聊。”

    庄晗闻言,微微蹙眉,舒了口气道,“萧大哥,委屈你了,你本是向往那自由之人,现在却在这军营中做起军医来,晗弟深觉亏欠。”

    “此言差矣,我虽向往自由,但那也需在一片太平盛世的情况下,方能自由自在,现在,四处动荡,到处战火连连,我为百姓出一份力乃心甘情愿的。”

    庄晗微微点头,“希望这战争早日结束。”想了想,问道,“冬儿呢?”

    萧玉笑了笑,道,“冬儿昨日睡不着,吵吵着要来找你玩,可是来了之后,受刺激太大,这会子正昏昏欲睡呢。”

    庄晗没明白什么意思,疑惑的问萧玉,“他怎么了?受何刺激了?”

    萧玉笑着望向庄晗,“你说受何刺激?当然是被你和吴王那靡靡之音给刺激到了。”

    这话让庄晗顿时羞红了脸,低头不语。

    这时候,云儿端着茶进了帐内,行礼道,“王妃,萧大夫,这是王爷命我送来茶水。”

    “云儿辛苦了。”庄晗接过茶。

    “主子,奴婢伺候您是应该的。”云儿说着将另一杯茶递给萧玉,“早饭也已经备好,等您和萧大夫喝好茶,云儿就端来。”

    “嗯。”庄晗轻声应道,而后喝了口茶,润润嗓子。

    等吃早饭时,萧玉问道,“你真不打算让吴王进来吃饭?”

    “吃饭别的地方可以吃,无须来帐内。”庄晗接过云儿递来的筷子,说道。

    “可吴王似乎一直在帐外站着等候。”

    庄晗微微蹙眉,“让他等着吧。”

    萧玉,“……”

    云儿也不免一怔,而后掩口偷笑。

    “你对他可真狠心。”萧玉笑道,夹了一口菜放入口中,“嗯,没想到这军营中的饭食还这般丰盛,口味也不错。”

    “也就这帐内的饭食好一些。”云儿多嘴道。

    闻言,庄晗手中的筷子一顿,皱眉道,“云儿这话是何意?”

    “主子……”云儿觉得自己多嘴了,皱着眉头轻唤道。

    “云儿但说无妨。”庄晗放下手中筷子,看着她正色道,“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咱们大军刚渡江,很多东西都留在了江那边,故初来乍到的,什么都缺,粮草军饷还有士兵们吃的饭食;今日早晨将士们喝的粥,稀的不成样子,根本不叫粥;还有菜,都是跑到附近山上挖的野菜,下锅炒来吃的。”云儿老实的答道。

    庄晗听罢,立时心中一愧,暗暗骂自己,将士们这般清苦,自己和吴兄一夜颠龙倒凤不说,这饭食还这般丰盛可口,实在是愧对将士们,他垂下双眸道,“萧大哥,这饭怕是晗弟我咽不下去了。”

    萧玉放下筷子,轻笑一下道,“即是如此,那我陪你去营中转转,查查实情如何?”

    庄晗嗯了一声。

    两人起身出了帐内,并未见吴文轩站在帐外,从祈安口中得知,吴文轩去了将士们那里商量军务。

    “哎哟,这连打带过江的,累死了不说,这第一顿饭就这么寒碜。”一小兵卒边喝粥边抱怨道。

    “行了,咱们才刚刚扎营,有粥有菜还有这热腾腾的馒头,知足吧。”一个小兵说道。

    “就是,再说了,当兵的哪来那么多讲究。”又一小兵附和道。

    不过有一小兵拿着馒头道,“这馒头全是糠米,卡嗓子。”

    “是啊,这菜连个肉沫子都没有。”

    “还有这粥,还有,昨夜忙活完,我特想喝杯酒,去去这连日以来的乏累,可惜,连个酒渣都没有。”

    “我也是呢……”

    “……”

    站在不远处的庄晗听的一清二楚,皱着眉头,不发一言。

    萧玉也皱着眉头,站在那不说话。

    半响,庄晗还是走了过去,一群人见美将军来了,都忙住了口,起身规规矩矩的迎接。

    “沈将军,早。”众人齐齐道。

    庄晗微微点点头,温和的回道,“早,大家辛苦了。”顿了下,问道,“是不是饭食有些清淡?”

    “哪,哪能啊?”一小兵会看脸色,忙道,“将军不知,这行军打仗都吃这样的,有的甚至连菜都没有。”

    庄晗还欲要说些什么,只见这一群小兵都借口开溜,对于这个细皮嫩肉的美将军,他们可不敢在他面前多言,更不能让他受了他们这群糙汉子的薰陶。

    萧玉道,“他们是敬你,其实说白了是怕吴王,晗弟你若想和他们打成一片,怕是要屈身降贵了。”

    庄晗同意这话,想了想,走到那一大筐馒头那,拿了两馒头,而后又亲自舀了份野菜,呆呆的护在手中,朝那些士兵们走去。

    坐到他们身边,温温和和的笑道,“本将军和大伙一块吃。”说罢脸有些微红,为了缓解尴尬,忙又道,“我娘常说,人多吃饭香,今日果然是这样。”说着大口咬了一口馒头,差点噎着。

    众人,“……”

    一小兵见状,忙端了自己的粥,递给庄晗道,“将军喝口粥顺顺。”

    庄晗微微应答,接过粥,喝了一大口。

    馒头看样是顺下去了,那小兵嘿嘿一笑。

    庄晗道,“多谢。”瞧了瞧,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俺姓王,将军,您不记得了,俺就是那个收了贿赂的,若不是将军您,怕是现在早就成了刀下鬼了。”

    “哦,是你啊,王……?”

    “将军您叫我王莽,或者按大家伙的叫法,王二!”说着又嘿嘿一乐。

    庄晗也被逗乐了。

    因王二在,庄晗和士兵们很快聊成一团,大家伙七嘴八舌的朝和庄晗瞎聊。

    萧玉也沾不上边,瞧了瞧,便回了自己的帐内。

    这一顿饭吃的甚值,了解了将士们的生活,也知道了他们对吴文轩的期望。

    待庄晗回到帐内的时候,吴文轩正焦急的询问人,他去了哪里了。

    “吴兄。”庄晗轻声唤道。

    “晗晗。”吴文轩担心道,“你去哪里了?”

    “和士兵们一起吃饭呢,又聊了许久,这才得空回来。”

    闻言,吴文轩一愣,“什么?!你去和他们吃饭作甚?这帐内的饭食不合胃口吗?”

    庄晗不回答他的问题,看着他正色问道,“吴兄,我问你,与将士们同食,是不是你该做的?”

    “那是自然!”

    “那为何你我的饭菜这般丰盛,而将士们吃的确是那边清苦?”庄晗一脸的严肃,看起来似乎有些不悦。

    “清苦?”吴文轩皱了皱眉,“行军打仗,不都是吃的一样,那朝廷的大军不比我们吃的好哪里去。”

    庄晗叹口气,“我没说和朝廷大军的伙食比较;今日早饭,我们桌上有肉有汤,而将士们却吃野菜,啃那黑馒头,这……何来同食?”

    听罢,吴文轩知道自己的王妃,这是生气了,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晗晗你身子骨特殊,昨夜又一番折腾,不吃点好的,怎么行?再说了,这饭菜……”

    “吴兄。”庄晗打断他的话,道,“我是这营中一员吧?”

    吴文轩点点头。

    “所以,与将士们同食,也是我应该做的。”庄晗不悦道,“将士们为你卖命,你还这般不知收敛,有人暖床,还能开小灶吃好的饭菜,若是让将士们知道,你……”说着重重叹一口气。

    吴文轩听后愣住,这才意识到晗晗是真真生气了,小心翼翼的说道,“有人暖床是真,可开小灶不是因……你若不喜欢,我让厨子再换,可行?”

    “换?”庄晗皱眉,“日后,你我本应该与将士们同食!”

    “好,好,好。”吴文轩一连说了好几声,“同食,同食!”

    庄晗这才脸色缓了下来,抿了抿嘴,没在说什么。

    吃饱喝足,又了解了军中情况,加之一直没好好休息,这会子庄晗的困意上来了,不一会便跑到床上去睡觉了。

    吴文轩瞧着自己的晗晗的睡颜,亲了亲,吩咐人不得打扰,而后起身去了士兵那打探情况。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上错花轿嫁对郎》,方便以后阅读上错花轿嫁对郎第80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第80章并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