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

第74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娜小在 本章:第74章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三跪九叩,送入洞房,夜半时分,楚殇进入新房,一挥手示意侍婢们退下。

    屋里的侍婢们见楚殇脸色不好,便行礼应了声“是”,纷纷退了出去。待所有人退下,楚殇还未上前去揭红盖头,庄晗自己就将红盖头扯了下来,扔到床边。

    楚殇见状,皱起眉头。

    庄晗看了看这新房,确实漂亮,葬身于此也还不错。

    “庄晗,你我已经拜了天地,我们就是夫妻,我不想逼你,现在就问你一句话,你当真如此讨厌我?”楚殇走到他面前问道。

    庄晗神色泰然道,“不敢。”

    楚殇瞧着庄晗,愤愤的说,“不敢?”说罢苦笑一声,闭了闭眼睛,深呼一口气,坐在床上。

    庄晗的手暗暗握了握袖子里的匕首,心里早就打算,若是楚殇对自己动手动脚,那就死在他面前,反正自己活着总是这般累,没有一点自我,还被人当作女人,倒不如真的一死白了。

    可出乎庄晗意料,楚殇并没有任何动静,只是那么安静的坐着,许久,才缓缓开口道,“我知你恨我拿你家人做威胁,将你逼成这样;可若不娶你,难消我当日之恨。”

    庄晗看了他一眼,眸色深沉,实在不明这楚殇,大丈夫未免心胸太狭隘,就因上错花轿,娶错了媳妇,就要恨?

    楚殇哼笑一声,“你一定认为我未免太过心胸狭隘。”

    闻言,庄晗微微皱了皱眉,没回答。

    楚殇看了一眼庄晗,继续道,“庄晗,你知道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吗?”他知道庄晗不会回答,惨然一笑,道,“为了你。”

    这话让庄晗一怔,心中微讶。

    “我好想再见一次你对我微笑的样子。”楚殇道。

    庄晗听得疑惑,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若非不是见到你那温暖的笑容,我今日岂会落到这般境地?”楚殇自顾自的说道,“十六岁那年,在庄府后山的树林里看到你,你朝我笑,还摘野花送给我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病秧子,那一刻我就再也没办法停止对你的妄想。”

    听了这话,庄晗垂下双眸。

    “你一定不记得了,可我却如同昨日一样,记得清清楚楚。”楚殇缓缓道,“八年了,我痴痴妄想着你八年了;为了你,我入了魔教,练了这魔教的武功,听命于人,违反家训,沦为谋反的逆贼。”

    “即是知道这样不对,为何还不收手?”

    楚殇苦笑着摇摇头,“收手?”转头看向庄晗,“收得了手吗?就像我当日看到你,到如今心都没有收回来,要如何收手?”

    庄晗避开他的视线,淡淡道,“我不是女子,现如今你已知道,又何必这般执迷不悟?”

    “可就算你不是女子,我还是没办法放得下你,甚至是更加痴狂!庄晗!”说着一把抓住庄晗的手臂,将他抵在床头,凑近他道,“你知不知道我快嫉妒死吴文轩了。”

    庄晗一颤,看着楚殇哀伤的眼神,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我自幼身体不好,虽然父亲和母亲没有放弃我,但有时候难免会拿我和大哥三弟他们比较,若是哪日惹了他们不高兴,气急之时,会骂我为病秧子、废物……”说着楚殇眼睛里已经带上一层雾气,他松开庄晗,将头看向一边,深吸一口气,轻笑一声,“是不是觉得很可笑?”

    庄晗摇了摇头,淡淡道,“不会。”

    “在我生不如死的日子里,你就是我活下去的支撑;可大夫说我这顽疾怕是治不好了,为了能得到你,我不惜入魔教,练让人生不如死的武功;当日皇上下旨赐婚,我喜极而泣,可没想红盖头掀开的那一刹那却是另一张面孔。”说到这,楚殇握紧拳头,“这一切都是吴文轩的错,是他夺走了你,是他害我失去你,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闻言,庄晗皱紧眉头,“你错了,这不是他的错。要怪只能怪天意弄人,当日我才上错花轿,嫁给他。”

    “就是他的错!”楚殇怒道,“若不是他,他当日以权威胁我父亲,即使上错花轿,只要他松口,你依旧是我楚殇的人!”

    庄晗蹙眉,竟有些无言以对。

    “他仗着自己是王爷,是皇上最宠爱的皇子,就是非颠倒,指鹿为马,这……这未免欺人太甚!”

    庄晗轻轻舒了口气,缓缓道,“事到如今,你说什么都无用,既然知道是非已经颠倒,而且已无挽留之地,何故不看开些?”

    “我要怎么看开?”楚殇一伸手,怒道,“他吴文轩什么都不缺,我唯一能拥有的就是你,可他却硬生生给我夺去,你叫我如何看得开?”

    “你又错了。”庄晗看向愤怒的楚殇,“是你自己太过固执,不愿意看开。”

    “情字一事,难道是我可以控制的吗?”楚殇嘶吼出声,“你不也同样为了他吴文轩,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甚至甘愿为了他,就是做李寒的替身都毫不在乎!”

    庄晗盯着他半响,眼神中尽是掩藏不住的哀伤。

    许久,他苦笑一声,艰难的点点头,摸了摸自己这张脸,“你说的对……“声音里带着微微的颤抖。

    楚殇突然大笑出声,而后站起身,踉踉跄跄道,“庄晗……”话到嘴边,又欲言又止。

    庄晗闭了闭眼睛,而后淡淡道,“你有何话不妨直说。”

    楚殇道,“你袖子中的匕首,是打算杀我的吗?”

    闻言,庄晗猛地抬头望着他,楚殇冷笑,“你以为能瞒得了我?”

    庄晗也冷笑一声,“你这般聪明过人,做饭贼实在是可惜。”

    “他吴文轩不也是反贼?”楚殇反驳道。

    庄晗道,“那又怎样?”

    楚殇望着他,“即使他吴文轩是个不顾你的感受,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听了这话,庄晗神色一暗,皱了皱眉头。

    楚殇冷哼一声,“你看的的吴文轩不一定是真正的吴文轩!”

    庄晗深呼一口气,“是与不是,我心里有数。”

    楚殇哈哈一笑,“庄晗,你太天真了;他吴文轩杀了你的师傅和那个张妈,你居然还如此这般痴情于他?哈哈哈……好可悲啊……”

    听着楚殇的话,庄晗眉头深锁,不敢置信,强作冷静的问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他杀了你的师傅和张妈!”

    话音落地,袖中的匕首落地,庄晗颓然的坐在那,脸色煞白,不发一言。

    楚殇呼出一口气,道,“你若难过,我可以和你一起联手杀了他!”

    庄晗深呼一口气,抬起头,“我不会杀他的。”

    “为什么?”

    庄晗低首,“因,我爱他。”声音不大,却字字清晰,但还是抑制不住的嘴唇微颤,身体也在颤抖。

    楚殇身形一顿,愣愣的看着他,说不出一句话。

    许久,许久,庄晗抬起头望着楚殇道,“你一直想利用我作为对付吴文轩的筹码,是不是?”

    楚殇眨了眨眼,没回答。

    庄晗认真道,“我愿意做这个筹码。”

    闻言,楚殇一怔,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不过,我希望我们三人之间的恩怨,不要牵连其他人,你能答应我放过庄家,也放过祈安好吗?”

    楚殇道,“这……”

    庄晗轻轻一笑,“楚殇,我没讨厌过你;一切都是天意弄人,我想和他做最后的了断,你可愿意帮我?”

    楚殇愣了愣,想答应,却无法出声。

    因庄晗虽然面带微笑,可那笑容却比任何时候都悲伤。

    “你这是报复吴文轩吗?”楚殇忽然冷不丁的问道。

    庄晗摇头。

    楚殇皱起眉头,“好,我帮你。”

    “那庄家和祈安?”

    “放了他们即是。”

    “谢谢。”

    说罢,庄晗望向窗外,窗外有风吹过,轻轻的吹动着他的发丝,拂过脸颊,他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他在赌,赌吴文轩对他到底是何情意……如若输了,这颗心就真的死了。

    ……

    “启禀王爷,京都探子飞鸽传书,说三日后将沈晗将军斩立决。”

    “什么?!”吴文轩一怔,猛地抬头揪住前来淘宝之人怒声道,“你说什么?”

    “沈,沈将军被,被朝廷抓住,三日后将要处斩。”那士兵被吴文轩的气色吓得说话都不利索了。

    “立即点兵过江,挥兵北上!”吴文轩甩开他,冲到账外大喊道,“祈福,备马!”

    祈福应了声“是”,可这时候,各营将领,以及他舅父李乾忙拦住吴文轩,道,“吴王,不可啊!我们水师营还不行啊,而且这船只不够,渡江,怕是危险啊。”

    吴文轩拔剑出鞘,怒道,“谁敢拦我,杀无赦!”

    说着甩开众人,跃上马背,朝军营外飞去,不一会便消失不见。

    李乾哎哟哎哟的惊呼,“这,这沈晗是谁啊?这……哎,诸位主将,你们,你们可不能不随他去啊,他自已一人可不行啊!”

    诸将士重重叹口气,也只能冒险随去。

    “回禀大人,吴文轩率兵过江了。”一士兵通报道。

    听得这消息,庄晗手中的棋子掉落在棋盘上,眉头紧蹙,对面的楚殇抬头看向他,而后对那士兵道,“知道了,退下吧。”

    楚殇将那枚掉落的棋子拾起,放在棋盒里,“心绪不宁为他担心?”

    庄晗淡道,“没有。”

    楚殇轻笑,“这次我会让他有去无回。”

    听后,庄晗一怔,双眸微抬,抿了抿嘴没说话。但心中却不自觉的担心起来,他心道,没事的,冷静点……可心里却随着一声声的通报声而变得更加焦急无措。

    “大人……”

    一声疾呼,打断他的思绪,庄晗看向来的人,假装冷静的先开口问,“吴,吴王……怎么了?”

    那名士兵瞧了一眼庄晗,又看向一脸铁青的楚殇,楚殇挥手示意他讲,那人回道,“探子报,吴王只身一人,已经到了苏阳了。”

    什么?!

    庄晗的新咯噔一下子,只身一人!?

    怎会……一个人前来?!

    楚殇看向脸色煞白的庄晗,嘴角带着笑意问道,“方才说是带兵过江,这怎么是一个人了?”

    “回大人,大军在后面,探子报说是吴王一刻等不得,便先只身一人,快马加鞭的赶来京都救人。”

    楚殇点点头,挥手示意他下去。

    庄晗立时站起身,手紧张的攥紧衣服,怎么都掩藏不住他的担心。

    见状,楚殇一下子推翻棋盘,怒道,“你始终骗不了自己!这次我定要他吴文轩的有去无回!我说到做到!”

    庄晗看了他一眼,闭上眼睛,颓坐在椅子上,不发一言。

    “大人,吴王已经来到京都城下,正在与我们的人厮杀。”

    又一声通报声,让庄晗彻底怔住,楚殇看了一眼已然怔住的庄晗,露出一抹恨意的笑容。

    他道,“好,留活口,让他进城。”

    “是。”

    而后楚殇对庄晗道,“还要和他做了断吗?”

    庄晗闭了闭眼睛,深呼一口气,心道,事到如今,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吴兄,莫要怪我,是你负我在先。

    但……

    眯了眯眼睛,他开口道,“当然。”顿了下,“不过,我有个请求。”

    “直说便是。”

    “我能身着凤冠霞帔前去吗?”

    “嗯?”楚殇一愣。

    庄晗低头,“始于一场婚事,也想终于一场婚事。”

    楚殇微微皱眉,虽有些疑虑,但最后也同意了。

    庄晗看着这漂亮的凤冠霞帔,手抚过红盖头,若有所思,神色平静。

    祈安抽咽着道,“主子,主子,你这是作甚?”

    庄晗偏头,看向他道,“小安子,不哭。我只是很喜欢这身红衣,想穿着它,前去和吴兄相聚。”

    祈安不敢再说什么了,忍着哭声,一点点的帮庄晗穿戴。

    “姓楚的,开门!否则休怪我不客气!”吴文轩在楚府门口大喊。

    门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没有朝廷的士兵,也没有楚殇,而是一身红衣的庄晗。

    庄晗面无表情,缓缓朝他走去。

    吴文轩定定的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庄晗,失了神,而后跳下马,朝他飞奔而去,将庄晗拥在怀中,紧紧的拥着,好似将他镶进身体里一样。

    “晗晗……”

    庄晗勾起唇角,露出一个开心却又悲伤的笑容。

    两人互相痴痴的望着,庄晗轻唤一声,“吴兄。”

    吴文轩重重的点头,而后一把将他横抱起,飞身跃上马背,“晗晗,走,吴兄带你杀出这城。”

    “嗯。”庄晗点点头。

    “驾!”吴文轩喝了一声,挥鞭赶马。

    楚殇见状大呼不妙,上当了,而后命令道,“快速通报,关城门,不得放他们出去!”

    “是!”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上错花轿嫁对郎》,方便以后阅读上错花轿嫁对郎第74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第74章并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