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

第68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娜小在 本章:第68章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转眼间,已经来军营一月有余,朝廷那边居然没有动静。

    庄晗心里很是担心他师傅和张妈以及麋鹿寨人的安危,可实在是不知怎么向吴文轩开口,向他借兵去救师傅他们。

    虽然他知道吴文轩定会给他拨一队人马,但这些将士是为了日后的征战,岂能让自己坏了这军纪,想了想,也就作罢。

    这日俩人正在帐内看地形,讨论兵书;祈福前来回报,

    “王爷,不好了,派的线人飞鸽传书,说朝廷打算下个月初五,将泰玄和麋鹿寨一干人等斩立决。”

    听后,庄晗如遭雷击,愣住了。

    一下子心神慌乱,忙上前问祈福,“什么时候的事?”

    “刚刚收到的书信,这就来通报了。”

    “今日不就是初一了?还有四天,这么说……”说到这,庄晗随手拿起外套,取下长剑,就往外冲,被吴文轩拦住,道,“晗晗,少安毋躁,再说了,你一人前去怕是太危险。”

    “难不成我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斩立决,而不去搭救?”庄晗的神情很是焦急,“吴兄,就算是死,我也务必要救师傅他们。”

    “晗晗,我会想出办法救他们的,你先不要着急,若是你这样冒然的赶去京都,怕是只能白白送死。”

    “他不是你师傅,而且你一直对师傅他们有敌意,你当然不会担心了!”庄晗情急之下,脱口而出。

    吴文轩一怔,望着庄晗重重叹了口气,缓步上前,将他拥入怀中,“晗晗……对不起,我没顾及到你的感受……也对,若是我自己的师傅遭遇这等事,想必我也会这样焦急。”

    庄晗抬头望他,“吴兄,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一时情急,方才脱口而出,若有冒犯,还望……”

    “晗晗,别说了,我懂,我懂……”

    待情绪稍微稳定,因军营中还有要事商讨,吴文轩虽不放心让庄晗去京都救人,但自己实在走不开,于是吩咐沈青带一队人马,随庄晗前去营救人,同去的还有两大副将,以及贴身太监祈安。

    沈青点头,而后转身离帐。

    “晗晗,到了京都那,务必万事小心,且不能意气用事知道吗?”吴文轩紧皱双眉交代道,“你千万不能有一点闪失。”

    庄晗重重的点点头。

    俩人还未说上几句离别的话,沈青果然办事快速,很快挑好人,并在帐外候着。

    庄晗换上衣服,吴文轩细心的为他披上披风,深深的、依依不舍的望着他,“不管是否救成功,晗晗你都不能有半点闪失,要完好无损的回来,要知在我心中,你最重。”

    庄晗看着他,没说话。

    “晗晗!”吴文轩一把将他拥入怀中,“答应我。”

    “嗯。”庄晗应道。

    吴文轩轻轻推开庄晗,而后没等他反应过来,覆上他的唇,吻了上去。

    庄晗躲不过,只能任凭他去了。

    等两人出了帐篷,外面已经有一队人马在候着,约莫有三十人,放眼望去,一看便知是精英之辈。

    沈青回道,“禀王爷,这是我们军队里一批精英,各种武术精通,而且骑马射箭都超群,长剑长枪也耍的有模有样,不知王爷和沈兄弟可满意?”

    庄晗拱手道,“多谢沈将军,满意,很满意。”

    吴文轩道,“这次任务你们都要听我晗弟的安排,不仅要救人,更要保护好我晗弟的安全,若是他有一丁点闪失,提头来见我!”

    那匹人听后,拱手齐道,“是,王爷!”

    吴文轩满意的点点头,而后走上前对沈青说,“务必要保护晗弟的安全。”说着故意伸出手臂抱抱沈青,靠近他耳边小声道,“除了晗弟的安危,其他人不重要,必要时,找机会杀了泰玄和那个张妈。还有,你父母在我这,别动歪心思。”

    闻言,沈青一怔,而后点点头,应了声,“属下明白。”

    吴文轩呵呵一笑,“好,沈青有你这句我就放心了。”说着拍拍他的肩膀,“出发吧。”

    庄晗也飞身跃上马背,在马上拱手,“吴兄,告辞,珍重。”

    吴文轩站在帐门外,深深的凝望着他,满目的不舍,而后艰难的开口道,“告辞,珍重。”

    庄晗淡淡一笑,喝了一声“驾”,骑着他的赤兔,带着这队人马出了营地。

    吴文轩站在原地,痴痴的凝望了许久,许久……

    而后吩咐祈禄和祈寿道,“你们俩带上几个江湖上的几个高手,暗中保护庄主子,而后监视沈青,还有,务必要了泰玄和张妈的性命,决不能留活口。”

    祈禄和祈寿齐声道,“是,王爷。”说着两人纷纷上马,驾马出了军营。

    看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吴文轩暗暗攥紧拳头,心道,晗弟,泰玄和张妈残害我们孩儿,必须死,只有他们死了,你才能没有牵挂,只能留在我身边。

    这个时候,他若能顾及到庄晗的感受,不暗下这道命令……其实顾及了又能怎样?他的晗晗的性子,纵然知道孩儿死于最信任的人之手,也怕是不会下狠心,要了他们的命。在意的人,纵是自己受尽委屈和痛苦,也舍不得伤半分。

    所以说,吴文轩一定要替他来狠这个心,这也是能让庄晗留在自己身边,离不开自己的唯一办法;看起来似乎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可风起云变,也抵不过那造化弄人。

    ……

    庄晗带着这队人马,彻夜马不停蹄的赶路,过了长江,又赶了一天的路,便在一处小镇上歇息,怕人多惹眼,便找了镇外的一处山丘上休息。

    也就小憩了一会,庄晗就忙吩咐大家赶路。

    沈青虽是大将军,但也只是名义上的,他深知庄晗对吴文轩的重要,于是这一路对庄晗都是客客气气,凡事也都听命于他。

    但是此刻诸将士们皆面露疲色,这么拼命赶路,别说人受不了了,就是马儿也受不了的;想了想于是拱手道,“沈兄弟,这样赶路下去,怕是到了京都,人和马儿都累趴下了,现在离京都不远了,我们要不在此地好好歇息一下?”

    庄晗听后,皱了皱眉头,但瞧了瞧纵将士们,虽心里焦急万分,便也只能点头同意了。

    山上的野花开的更加绚烂,草木也更加茂盛,转眼间,又是夏季,一阵风吹过,这满山的花香飘来,庄晗望着京都的方向若有所思。

    这时,他听到祈安唤自己,回头看到祈安拿着包袱里的精致糕点呈上前,笑吟吟道,“主子,吃个糕点,这可都是王爷特地吩咐的,都是你爱吃的。”

    庄晗瞧着这精致的糕点,脑海中浮现出去年的时候,他们去钦州掉路上,那时怀有身孕,嘴馋的很,总是备着糕点当零食来吃,紧紧是短短的一年,却变化如此大,暗暗叹了口气,拿过一个糕点放在嘴中,咀嚼了两下,微微皱眉。

    祈安看他神情忙问道,“怎么了主子?是不是不合胃口?”

    庄晗摇摇头,“没有,很好吃,只是,我不是很饿罢了。”望了望其他人,有的在啃干馒头,有的在喝水,也有的在闭目养神,“小安子,把糕点分给大家吃,还有,告诉大家,今晚我们休息一夜,明日再启程。”

    “是,主子。”

    庄晗独自一人坐在山头上,风吹起,漫天的花雨散落在庄晗头上,肩膀上,祈安看着庄晗落寞的身影,叹口气摇摇头。

    沈青拍了一下祈安的肩膀,“哎,这沈兄弟和吴王到底是何关系?”

    “什么到底是何关系?”祈安道“就是你看到的那种关系,所以,这一路你跟我可要好生保护,要不然咱们的小命难保。”

    沈青瞧了瞧祈安,皱了皱眉,又望向庄晗,“你说他……他为何长得比女子还要美上几分?”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们庄……”祈安立马改口,“装扮的好吧,我看不出来比女子美……”

    沈青瞥了他一眼,轻笑一声,“也对,和你一个太监谈论美色,有点牵强。”

    “你……”祈安怒瞪他。

    沈青轻哼一声,转身去了庄晗那,祈安在身后,骂骂咧咧道,你个老狐狸!老色狼!

    沈青站在庄晗身后,皱着眉头暗想,为何此人为总觉得和之前的王妃有几分相似呢?

    正想着,庄晗回头,微微一笑,道,“沈将军。”

    沈青一愣,而后坐在庄晗身边道,“沈兄弟莫要将军长将军短短叫我。”犹豫着,侧头看去,清了清嗓子最后开口道,“没想到王妃一女流之辈,竟有如此胆识?王爷他也放心让一女子前去京都冒险。”

    听了这话,庄晗一愣,转头望着他,“沈将军,你在说什么?”

    沈青微微低首,“王妃,我早就认出你来了,放心,属下不会乱说的。”

    庄晗尴尬一笑,“沈将军……”

    “哎,王妃莫要害怕,请放心,属下绝不会说出去的。”而后放低了声音,“只是王妃你女扮男装,只怕是还要先把耳洞遮一遮。若是被我这样的有心人瞧见了,就不好了。”

    庄晗汗颜,心里愤愤道,你也知你是有心人?他抬手摸了摸耳垂,是啊,最近被师傅的事情搅的,都忘记这个了。

    沈青得意的一笑,庄晗也扯了扯嘴角,心中不由得也佩服其心思缜密,在军中这么多日,其他人都没有发现,反倒是很少碰面的他,一眼便瞧出;看来吴兄设计留下此人不是没道理的。

    庄晗稳了稳情绪道,“沈将军,早闻你是朝廷重要的大将,敢问沈将军,此次前去京都搭救我师傅可有胜算?”

    “这……”沈青皱了皱眉,“如果说朝廷只是想斩首一部分乱党之人,那我们前去搭救会简单很多;但就怕他们是故意放出声,引蛇出洞,别有目的。”

    “别有目的?”

    “嗯。”沈青点点头,“总之,我们勿要小心。”

    “明日快马加鞭的话,傍晚即可到达京都,到时候还望沈将军多多照应。”

    沈青道,“王妃客气了,保护王妃,救出王妃的师傅,是卑职的职责所在。”

    庄晗道,“我虽读兵书,但是若真要带兵,远不及沈将军这种经验人士,所以,明日希望沈将军能助我救出师傅他们。”

    “那是自然,属下定当竭力。”沈青微微低首行礼道。

    庄晗站起来,看了看远方,淡淡道,“不知明日是何结局?”

    沈青也站起来,“恕属下直言,不管明日能否救人成功,王妃都要保重自己的安危。”

    庄晗低下头,半响,苦笑一下,道,“我会的。谢谢沈将军。”

    ……

    翌日太阳还未升起,他们便上马赶路,在傍晚时分感到了京都城外。

    庄晗道,“我们需要等段时间,待天色全黑,在夜色的掩护下在直奔城内,这样才能不被人发现。”

    沈青点点头。

    天色很快黑了下来,整个世界被黑色笼罩,庄晗带着这一小队人马,在夜色的掩护下直奔天牢。

    到了目的地,潜伏在一隐蔽处,沈青道,“这天牢是关押朝廷重犯的地方,里外都是御林军,都是朝廷的精兵,你师傅他们就被困在这里面,由楚殇看着。”

    庄晗略微挑了一笑眉,而后恢复常态道,“那我们若直直闯进去胜算有多少?”

    “恕属下直言,我们只有三十号人,硬闯的话,只怕是……凶多吉少。”

    闻言,庄晗倒吸一口气,想了想,看向那天牢的大门道,“明日就是斩首之日,务必要在今日救出师傅他们。”

    “可王妃,你看这来来回回巡逻的御林军,我若没猜错的话,想必他们早料到我们会来劫狱。”

    庄晗眼望着这一群御林军,问道,“沈将军你曾是朝廷的大将,你可知这天牢有什么秘道,可以偷偷潜入的地方吗?”

    “没有,其实天牢易入难出。”沈青正色道,“就算闯入,不知能否安全出来。”

    一旁的祈安道,“主子,你在外面应援,我们带入闯入,若是真出不来了,主子你就别管我们,先走你的。”

    庄晗冷笑一下,“小安子,既然来了,就没打算怕,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也要拼一拼了。”

    听后,沈青看着他的侧脸,怔楞的说不出一句话,暗道,好一个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

    一咬牙,“好,属下就奉陪王妃到底!”

    说着两人相视一笑,而后剑光一闪,厮杀声立时在黑夜里响起;但见黑夜中刀光剑影,可令人诧异的是所谓御林军也不过如此,没几下居然全军覆没。

    很快庄晗他们杀出一条路,留一部分人守在天牢门口,而后剩下的一部分人和庄晗他们直直的闯入天牢。

    进入天牢里,重重铁门禁锢,有一条黑暗的走廊,直觉告诉庄晗,师傅他们就关在这走廊的尽处,于是顾不上考虑,直直的奔走廊那一处,意外的还是很顺利,没有一人把守这天牢,可庄晗心里却隐隐觉得不安;但这时候也来不及多想,这条通道越走越阴暗潮湿,连墙壁都透漏着寒气,若不是举着火把,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

    “主子,我在前,你在后。”祈安跑到前面皱着眉头道。

    庄晗心里一暖,道,“小安子,无碍的。”

    走了没多久,在一较为明亮的地方停下,庄晗一愣,被眼前的情景弄得心下一紧。

    “师傅!”当下惊呼一声,跑上前,拥住被绑在刑架上的泰玄,被他一碰,泰玄疼的痛叫出声。

    泰玄被绑在刑架上,浑身上下都是伤痕血迹,被鞭打的地方可谓是触目惊心。

    他缓缓睁开眼,看到出现在眼前的庄晗,惊喜的唤道,“晗儿,你来了。”

    “师傅,晗儿来晚了。”说着庄晗快速救下他师傅,而后扶着他道,“张妈和其他人在哪?”

    泰玄有气无力的指了指一个方向,祈安和沈青带着人冲入,而后很快救出张妈还有其他人。

    “少爷。”张妈惊喜出声,直奔庄晗身边,帮他扶着泰玄。

    庄晗点点头,给了张妈一个安慰性的眼神,而后吩咐道,“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此次救人太顺利,怕是有陷阱。”

    一群人说着便朝天牢外走去,可令人诧异的是,出去的这条通道似乎和进来的时候不是同一条。

    庄晗忽然止住脚步,道,“沈将军。”

    沈青止步,回头,“属下在。”

    “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

    沈青举着火把,四处照了照,“怎会?这不是我们来时的通道吗?”

    庄晗没说话,举着火把也瞧了瞧这四周,的确和来时一样,可总觉得似乎又不一样,蹲下,举着火把照了照地面,伸手摸了一下这地面,再看手指时,上面全是灰尘,庄晗眉头深锁。

    “沈兄弟,我们快走吧,要不然朝廷的军队来了,就出不去了。”沈青催促道。

    “出去?”庄晗站起身,面色沉重,“只怕我们越走越出不去了。”

    闻言在座的人皆一愣,而沈青也一愣。

    庄晗继续道,“沈将军,你不愧是朝廷重用的人才,即使是自己的父母被吴王软禁,你依然不肯为他效命;如若我没猜错,此条路不是我们进来的通道,而是进入死亡之地的通道。”

    听后,沈青踉跄的倒退一步,“你……”

    “沈青,其实在未进入这牢里的时候,我就有一丝怀疑,但我选择相信你,因为已当你是我们的朋友、同僚,可没想到走到这,我才发现,我当你是朋友,你却当我是敌人。”

    沈青低下头,有些惭愧,“沈青惭愧,让王妃错看了;我是朝廷的大将,断不能做背信弃义、卖主求荣的事情,即使我父母被软禁,我也要尽自己的职责,保护皇上。”

    庄晗冷哼一声,“但愿你效忠的皇帝能是个明君。”

    沈青也愤愤道,“不要说的吴王有多英明似的,他不也为了自己的野心,举兵起义,不顾这天下苍生?”

    庄晗闭了闭眼睛,“那个人,纵然谋反不对,可他的心愿是要天下百姓再没有饥寒交迫、流离失所,这就足以了。”

    “即使那人说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顾人的感受的可怕之人,你也觉得他是对的?”

    庄晗没吱声,半响,面向沈青,正色道,“是。”

    “那,若是他也对你用阴招,耍心计,你可会原谅?”沈青想到吴文轩吩咐自己杀了庄晗师傅的事,试探性的问道。

    庄晗神色未变,因在他心里认为吴文轩不会对他这样,他淡淡道,“你这个多虑了,吴兄不会那样待我。”

    沈青倒吸一口气,忽然觉得眼前此人太过单纯,也太过相信一个人。

    沈青苦笑一声,问道,“属下有一事不明白,王妃是如何发现这条路不是来时的路?”

    庄晗面无表情道,“这天路上是一层没有任何动过的灰尘,若是我们进来时的路,按理说灰尘什么的早就被脚印踩了,可这没有,所以,我断定,这不是出去的路,而是一条死路。”

    “啪啪啪!”楚殇带着一大对人马,堵住了庄晗他们的路,前后全是人,左右是铜墙铁壁,人影晃晃,不知其数。

    楚殇鼓掌之后,“庄二小姐,哦,不,应该是庄公子果然是观察入微,令人佩服。”

    “楚殇?!”庄晗皱起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上错花轿嫁对郎》,方便以后阅读上错花轿嫁对郎第68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第68章并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