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

第64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娜小在 本章:第64章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初春的夜里,还是有些许的寒冷,尤其是大风起,更是冷的人打哆嗦;庄晗满脸泪水,拼了命的抽打着马儿,在都城的大街上疾驰。

    他不知要去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接下来自己会遇到什么人亦或着会不会被抓回去,药性的猛烈让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只能凭着最后的一丝神智没命的赶着马儿,在漆黑的夜里疯狂的疾驰。

    浑身燥【】热难耐,软绵的几乎欲要成马儿上下坠,视线也开始渐渐模糊,死咬着下唇,最后撑不住,庄晗一声轻【】喘,下【】身更是难受的发胀,喉咙发干,一个猝不及防从马背上跌落,摔倒在地,顾不上疼痛,躺在地上的庄晗颤抖着手朝胯【】下探去,他必须解决这燥【】热,当他手触碰到自己的火【】热时,发出小狗一样的哀鸣,轻【】喘着,不经意的喉咙间逸【】出含糊不清吴文轩的名字。

    深呼一口气,急【】喘几声,自己根本无法消灭这强烈药性所带来的yu【】望,庄晗强压住下【】体的胀【】痛,瞧了瞧这四周,一个人都没有,这时不远处有一处河流,想了想,用这凉水来冲去这燥【】热,这样想着,咬着牙慢慢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走到河边,纵身跳入河中。

    虽然已是春天,但这河水还是冰冷的侵人身骨,冰凉的水浸湿全身,可庄晗已经感觉不到凉意,全身的热度足以将他崩溃,脸色苍白,紧咬着下唇,将自己泡在水中。

    虽身处这冷水中,似乎身上的燥【】热和下【】身处的胀【】痛并无缓解,反而越演越烈。他紧咬着双唇,双眼迷离的盯着不远处朝自己奔来的一人,在几乎撑不住滑入这河水深处时,一声马的长鸣和一声焦急的呼喊声,冲破这黑夜,换回自己的意识,也让自己看到了光明。

    “晗晗!”

    吴文轩飞身下马,将庄晗从河水里捞出来,抱入怀中,道,“你这是怎么了?泡冷水上瘾了?嗯?”语气中尽是掩藏不住的心疼。

    庄晗不说话,抬起头浑身瑟瑟发抖的望着眼前人,是不是幻觉呢,这样想着,颤抖着伸出手摸了摸吴文轩,而后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紧紧环住吴文轩的腰身,呜咽出声。

    情不自禁的咬住吴文轩的肩膀,看起来是忍不住了。

    吴文轩双手捧住他的脸蛋,心疼的问,“晗晗,你怎么了?”

    庄晗说不出话来,神情中全是抑制不住的脆弱和委屈。

    看在吴文轩眼中又是一阵心疼,这样罕有的脆弱让他不知所措,将庄晗用披风裹好,柔声道,“我带你回家。”而后小心翼翼的抱着他,飞身上马,快速将他带到吴文星那里。

    “啊,嫂嫂!”吴文星见状惊呼道。

    吴文轩吩咐道,“星儿,快命人准备热水。”

    “啊?哦!好,马上!”吴文星也慌乱了。

    将庄晗放在床上,小心翼翼褪下他湿透的衣衫,庄晗的身体烫得惊人,紧紧攀着吴文轩的脖颈不放,双唇笨拙的一直舔【】舐吴文轩的侧脸、耳朵;鼻腔里逸【】出类似口申口今的细碎声音,吴文轩差点没绷住,化身为禽【】兽要了庄晗,他轻轻安抚庄晗,而后拉过被子裹住他,粗声粗气的问,“晗晗,你怎么了?这么热情主动?”

    庄晗不说话,还是一直舔着吴文轩的皮肤,最后甚至直接咬向他的唇,扭动着身子从被子里挣扎出来,开始拽扯吴文轩的衣服;吴文轩呆愣几分,略微无奈的叹口气,暗想这是怎么了,不过当他不经意看到庄晗那胯【】间高耸的硬【】热时,立时明了,倒抽一口凉气,惊问,“你被下药了?”

    庄晗不说话,如同一直笨拙的小猛兽,扑向吴文轩,咬向他的唇,吴文轩的唇被他的牙齿碰的疼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幸福感,酥酥麻麻的敲击着自己的心。

    虽知道是药物所致,才使自己的晗晗这般热情主动,但吴文轩还是倍感满足,庄晗贪--婪的亲吻着自己,吴文轩荡漾着幸福的笑,不一会便搬回主导权。

    很快两人赤【】裸相见,在床上抱着滚在一起,无异于*,一发而不可收拾,庄晗笨拙,可吴文轩却熟练的手唇并用,解决庄晗那强烈的yu-望。

    不经意间,湿--热的唇--舌就滑到了那高--耸的胯--间,吴文轩想都没想就埋头下去,庄晗喉咙里逸出一声享受到轻【】吟,硬--热被湿---热包围,吴文轩灵巧的舌头伺候着,让庄晗那股烧身的热度有所缓解,吴文轩的卖力和全心伺候,逼的他甚至抱住吴文轩的头,将他按在胯---间……

    吴文轩将脸贴在他胯---间,手掌轻轻磨蹭着其腰腹,不一会庄晗便倾---泻而出;看到庄晗绯红的脸蛋,急喘的呼吸,迷离的眼神,吴文轩带着幸福的笑,开始新一轮的服侍。

    当进入那紧--致火---热的地带,两人皆发出满足的叹--息,随着抽-【】-插的力度加大,庄晗的手指划过吴文轩的肩背,留下一串串红痕,更随着身上男人的卖力驰骋,不得不咬住男人的肩膀,惹的男人更加热情的索【】取、侵--犯,同时还不忘安抚的亲吻他的耳鬓。

    真的是久违的情事,让两人深刻体会到什么叫不知疲倦。

    这一夜,注定疯狂……

    翌日清晨,吴文轩先醒来,看着怀中的人儿,不免一阵心疼,忙命人准备了热水,身着内衫,为庄晗清洗擦拭身体。

    兴许是被这温热的水弄得一激灵,庄晗清醒过来,身体终于从那疯狂的药性中正常了。

    当他缓缓睁开双眼,看到吴文轩身着单衣,正在给自己小心翼翼的擦拭身体,不由得一时疑惑,不知是梦是真。

    这时,吴文轩迎上他的目光,轻声道,“晗晗,你醒了?”

    庄晗这才确定眼前是真实的,不知怎地,他的眼泪流了下来;见他哭,吴文轩吓了一跳,忙心疼道,“怎么了?为何哭?”

    “吴,吴兄……”终于能开口说话,庄晗轻声唤了一声,声音嘶哑的不成样子。

    吴文轩心疼的揽住他,将他的脑袋放在自己胸膛上,轻声安抚着,“不哭,晗弟不哭,吴兄在……”

    庄晗窝在他胸膛里,哭的更加委屈,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吴文轩心疼惨了,听着庄晗的哭声,双眉紧蹙,一颗心紧的难受,许久,才叹口气道,“别哭了,这不吴兄在么,别哭了……以后吴兄再也不放你走了……你也休想再逃了。”

    “嗯。”庄晗眼带泪花,点点头。

    清洗完身体,将庄晗抱在床上,吴文轩也爬上床,将他拉入怀中,轻柔着他的手道,“若是乏了,你再睡会。”

    “嗯。”庄晗靠在他怀里懒洋洋的应了一声,而后就真的闭上双眼,慢慢睡了。

    吴文轩怕扰着庄晗,半响没敢动,就那么抱着他,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瞧着怀中人的睡颜,好似怎么都看不够一般。

    越看越喜欢,忍不住落下轻轻一吻,觉得吻的不够,又落下多个带着怜惜的轻吻;庄晗轻轻动了动,吴文轩笑笑,如同偷了腥的猫,看着庄晗,又饶有兴致的掀开被子瞧了瞧他赤【】裸的身体。

    当目光游走到庄晗身下,停留在腿间时;糟糕!连吴文轩都忍不住惊呼一声,自己居然又想了,吞了吞口水,暗骂自己果然是个禽--兽。

    可瞧的实在是心猿意马、口干舌燥啊,吴文轩有些动容,抬眼瞧了瞧自己的胯下,震惊地发现,居然,可耻的硬了。

    他自言自语道,吴文轩,你有点出息行不行?!

    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回道,不行!!

    他轻轻叹口气,没办法,情【】欲的味道在自己身上弥漫,且愈来愈烈。

    “晗弟……”吴文轩轻声的唤了唤,声音低沉而性感。

    庄晗没动静。

    吴文轩咬了咬下唇,轻轻动了动身体,又小心翼翼的将庄晗的身子摆好,匆匆褪下自己的单裤,而后扶着自己的火热,缓缓的将要进入庄晗那后【】穴,刚进入一点,庄晗忽然呻【】吟出声,无意识地动了一下身体。霎时,惹得吴文轩的分【】身竟又立刻膨胀了一圈。

    吴文轩震愕难当,有些羞愧,连忙想撤出来。

    可似乎有点儿困难,他摒住呼吸,如同一个做了坏事的人,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

    穴口一阵饱涨感,庄晗有些不舒服,猛然的睁开眼,抬眼望了望身旁之人,好像还没明白过来什么情况,他轻声道,“吴兄……你?”

    吴文轩被庄晗的忽然惊醒和这一声呼唤,吓得差点软下来,忙不迭的从庄晗体内撤了出来。

    “呃……”庄晗轻呼一声,后【】穴的空虚感,提醒自己,刚刚吴文轩他……?!庄晗愕然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这个平常看起来威武正气的男人,竟然会趁自己睡着……

    随着两人的大眼瞪小眼,和吴文轩难得一见的惊惶无措神情,以及那掩藏不住的羞愧仓皇。

    尴尬的气氛立时充满整个房间。

    同时也陷入一片寂静,静得都能听到吴文轩那如同打鼓的心跳声。

    完了,完了!晗弟一定觉得自己是禽兽不如的人!吴文轩这样颓败的想着。

    吴兄,居然,居然……庄晗惊愕的说不出话来,此人居然,居然……吴兄果然是个放浪之人,新婚第一夜果然是没看走眼。

    吴文轩稳了稳情绪,垂眼道,“晗,晗,晗晗我……那个,没控制……”这样支支吾吾,羞窘难言的样子,庄晗还是头一次见,心下有些心疼,只见吴文轩一张俊脸羞得通红,眼中多了几分的惊惶无措,心虚的抬眼看着他。

    庄晗忽然笑出声,这么一笑,到让吴文轩更加羞愧,甚至有些羞怒了,不满道,“晗弟,你再取笑,信不信我真立马再要了你!”

    庄晗才不怕这样虚张声势毫无底气的恐吓,他趴在那低低笑了两声,惹得吴文轩更加恼怒,直接抄起他,将他拽入怀中,用额头抵着他的额头,道,“再笑我来真的了?”

    庄晗收住笑容,看着他,两人眼中尽都是满目的痴迷,半响吴文轩叹口气,屡了屡庄晗有些凌乱的长发,柔声道,“晗晗,以后,再也别离开我了好吗?”

    庄晗看着他,没说话。

    吴文轩不禁心中一慌,“你方才答应我的。”

    庄晗眨了眨眼,低叹一声道,“我好怕……”

    好怕你只是把我当替身,好怕你只是三分钟热度,好怕你日后还会抛弃自己……可这些日子经历的事情,怕是自己能依靠能相信的也只有眼前人了。

    拒绝的话说不出口,但也不敢轻易松口答应;只能沉默,再沉默。

    吴文轩看着他,眼中尽是说不出的温柔,他淡淡笑道,“晗晗,我不强求你,你也无须这般纠结,我们慢慢来,待你正在想通那天也不迟。”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不过,眼下我希望你能待在我身边,因你麋鹿寨那些人都被朝廷抓走了,你自己独身一人,遇上什么危险怕是应付不过来,就像昨夜,要不是我及时赶到,否则遇上什么人,亦或着你失去意识跌入那河中,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庄晗被说的有些动容,垂下双眸,半响抬眼,道,“我明白了,不过,我们日后以兄弟相称吧。”说着叹口气道,“经历些事情,庄晗已然不在,现在我名叫沈晗,其实我更喜欢沈天明这个名字。”

    闻言,吴文轩立时瞪大眼睛,有些疑惑,“晗晗,你我就不能以爱人相称吗?再说了,不管你姓什么名什么,你本就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我们之间甚至连孩子都有了。”

    说到这,庄晗心中一痛,吴文轩见他脸色微变,忙道,“晗晗,好,我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你肯待在我身边,行么?”

    庄晗面无表情,双目低垂,淡淡的点点头。

    半响过后,他问道,“孩子,真的不是你害得,对吗?”

    此时吴文轩的脸色也变了,几乎是有些难看,他道,“我纵然是再坏,也断不会害自己的亲生骨肉的,晗晗,我可以发誓,我真的没有,你要相信我,孩子是……”说到这他停住,叹了口气,摸摸庄晗的头发,“我若说是那两位你最信任的人,怕是你又生气了。唉……晗晗,我也不知如何再说,只是想告诉你,你常年被圈养,不常出来走动,这世间最难测的是就是人心,纵使是自己认为最信任的人,也有可能背地里加害于你,这就是人心啊,最难防,也最易攻。”

    庄晗抬起双眸,怔怔的看着他,动了动嘴唇,道,“可为什么?为什么呢?他们……怎么会呢?”

    见他眼中尽是不可置信和透露出的那一抹悲伤,吴文轩不免心一疼,将他拥入怀中,抚摸着他的后脑勺,安抚道,“晗晗,别再想了,事已至此,我们都别再想了,现如今我们先过好当下,如何?”

    说罢,很不知死活的用下【】半【】身蹭了蹭庄晗,戏虐道,“要不,咱们先解决这里?”说着又摸了摸庄晗的屁股。

    庄晗无语的瞪着眼前的男人,双脸立时通红,方才的对他那一点的感动之情,顷刻间化为乌有。

    “你也不看看什么时候,我们谈到孩子,你就不能正经点?!”说话间,已然带上了咬牙切齿的味道。

    吴文轩暗暗叫苦,大呼不妙,其实他本是找点乐子,换个话题安慰庄晗,却不曾想起了反作用。

    吴文轩忙道,“不,晗晗,晗弟,你听我说,我是想……啊!”

    一声惨叫结束了他的解释,庄晗气急败坏的将他踹下床,怒道,“吴文轩!你脑袋里就只装着这种事情吗?!”

    吴文轩望着他,满目委屈,“晗晗,我是拿这个来安慰你呢。”

    听了这话,庄晗更是恼怒,安慰?有你这样安慰人的吗?这样想着,他冷着脸,拿起床上的枕头,直直的朝吴文轩砸去。

    吴文轩知道,这下是真气着他了,也不躲开,任凭他砸。

    徘徊在门外许久的吴文星,这会子听到屋里的动静,以及刚刚他三哥的那一声“惨叫”,不及多想,破门而入。

    放眼望向床边,只见那二人之间正“打斗”的火热,“刀光剑影”之间,是吴文轩默不作声的任凭自己嫂嫂拿着枕头发泄。

    吴文星看着,先是一愣,刚想上前开口阻止,目光飘到他那嫂嫂胸前,看到那平坦的胸部,立时倒吸一口气,惊呼道,“嫂嫂!?”

    庄晗手里的枕头举在半空,停住,抬眼望去,见吴文星目瞪口呆朝自己走来,停在自己眼前,伸手就要摸庄晗平坦的胸膛。

    被吴文轩一把拽住,怒喝道,“星儿你休要这般无礼。”

    吴文星回过神来,“嫂嫂是男的!?”

    庄晗忙拿被子遮住自己的上半身,吴文轩沉下脸,道,“男的你也不能动手动脚,你给我出去!”

    说着站起身,整理好凌乱不堪的衣衫,吴文星撇撇嘴,瞧了瞧他三哥,又瞧了瞧床上的三嫂,也顾不上惊讶,愤愤道,“大清早的就宣【】yin,也不害【】臊!真是非礼勿视!”

    说着哼一声,撒腿就大笑着跑了。

    留下吴文轩和庄晗面面相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上错花轿嫁对郎》,方便以后阅读上错花轿嫁对郎第64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第64章并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