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

第19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娜小在 本章:第19章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今年的秋天来的格外快,接连几场秋雨下来,夜里的时候就能感觉到丝丝凉气。

    这段日子,吴文轩常常往庄晗这里跑,每次来,住下是一定的了。

    全府上下都知道新王妃得了宠,所以这东苑的静轩阁比以往热闹了起来。

    庄晗为人善良,对下人很宽容,所以他在丫鬟太监们中还是颇有口碑。

    按规矩这王妃进门,家中一些琐事当交给他,可进府三个多月以来,庄晗闲的都快发霉了。

    似乎自己被人又圈养了,庄晗垂眼看着这池中的鱼,喃喃道,“鱼儿,鱼儿,你们本是可以翱翔在大海深水中之物,现在却被困在这鱼池之中,但似乎,你们却看起来很开心啊。”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水若寒突然的到来,让庄晗吃了一惊。

    随即镇定下来,笑道,“我们又见面了。”说来这庄晗对水若寒一点都讨厌不起来,反而是有些喜欢,兴许是觉得和自己有几分神似,也兴许是因着吴文轩爱屋及乌。

    水若寒没理会他,走到池边,喂着鱼感慨道,“这鱼儿在我看来,也并不是表面上的那样快乐,被人困在这池中,只能靠人喂食方能活命,真是可悲啊。”

    水若寒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那么安静的喂着鱼,但让人听起来却似乎别有寓意。

    “子非鱼,又焉知鱼不乐呢?”庄晗反问道。

    水若寒喂鱼的手停了一下,把手中的东西全扔到池中,转身看着庄晗,忽然他轻笑了一下,目光中闪过毫不掩饰的鄙夷,嗤笑道,“你知道现在的你是一副什么模样吗?”

    看了庄晗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水若寒轻笑两声道,“一副小人得志、沾沾自喜的蠢样。”

    听了这话,庄晗变了脸色。

    同是喜欢着王爷的两个人,怎么就不能和平相处呢?

    这天晚上,庄晗失眠了,水若寒的一句话让自己羞愤,他承认王爷对他好,让自己有些恍惚;但绝没有说小人得志,沾沾自喜,反倒是很珍惜这得之不易的幸福,处处小心翼翼。

    过了些日子,听闻西苑寒烟阁的寒公子染了顽疾,庄晗皱起眉头,考虑着要不要去探望。

    “王妃为何看起来闷闷不乐的?”云儿问道。

    “听说那寒公子生了重病,我在想……”

    “使不得,王妃你可别去。”没等庄晗说完,云儿说道。

    庄晗轻吁一口气,正色道,“真不能去?”

    云儿点点头,“你要是去,估计寒公子的病更得加重。”

    闻言庄晗脸色一变,“云儿你这样说,让我觉得自己罪孽好重,觉得那寒公子有病好像是被我气出来的一样。”

    听了这话,云儿忙跪地道,“王妃恕罪,奴婢知道王妃心眼好,我只担心你本是一番好意,却被寒公子误会就不好了,他可是王爷心尖上的人,到时候你就是有一千张嘴也说不清啊。”

    庄晗本是心情低落,听到这终于忍不住笑出来,“云儿你心眼可真多,起来吧。”

    云儿站起身,笑道,“云儿说的是实话。”

    庄晗心里明白,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又过了些日子,从丫鬟口中得知,水若寒身体好很多,庄晗听了微微一笑,因为这些日子水若寒身体不好,王爷他是寝食难安。现在他好了,那王爷的心情也会变得好。

    王爷心情好,那自己的心情也自会好。

    这日,路过书房的时候,庄晗听到里面传来阵阵争吵声,悄悄走近,才发现是王爷和那位寒公子在争吵。

    “吴文轩,为了你,我背弃家训,男不男女不女的窝在王府这么多年,而你呢,你给我的是什么?”水若寒吼道。

    “寒儿,你付出了,难道我没付出吗?本王为了你,和父皇闹得关系破裂,只要你肯放下仇恨,本王愿意丢下这所拥有的一切,甚至愿意和你远走高飞,再也不踏入这皇城半步。”

    水若寒紧咬着下唇,哽咽道,“我们柳家上下几十口人命,这仇我不报非君子。”

    “可那是我父皇,你真要这样吗?寒儿!”吴文轩的声音也带了哽咽,“你就不能放下仇恨,好好的待在本王身边吗?”

    “吴文轩,我本来是这样想的,放下仇恨和你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可现在的你我还能信吗?”

    “寒儿,只要你答应本王再也不要去刺杀父皇,本王什么都答应你。”吴文轩抱住他,“你知不知道这一次你受这么重的伤,差一点就丢了性命啊。”

    水若寒闭一下眼,再睁开时已是木然的表情。

    “寒儿,本王只要你好好的活着,现在本王什么都不想,所以别再冒险了好吗?”吴文轩亲吻他的眼睛。

    好像撞见不该看到的东西了,庄晗转身欲走,这时却听到水若寒提及自己。

    “那东苑静轩阁的那个人呢?”水若寒看着吴文轩问,“轩,我还能相信你吗?你现在已然不是我一个人的了,你知道我有多恨和其他人分享你吗?”

    吴文轩会怎么回答?庄晗顿住了脚步,屏息听着。

    “那人只是我的一个玩物罢了,那段日子你不在我身边,看着他和你有几分神似便稀里糊涂要了他,那种人怎么能跟你比,所以寒儿你根本不用担心。”

    风吹拂面,话入耳中,字字如刀,刻入心中,另庄晗眩晕。

    “你要是不相信,本王以后不去他那便是。”吴文轩说道,“但暂时我们不能把他赶出王府,日后这人对我们还有用处,等没了什么用处,随便丢弃便罢,根本无需多虑,知道吗?”

    水若寒点点头。

    吴文轩笑笑,“那你答应本王再也不要冒险了,好吗?”

    水若寒看着吴文轩,半响才点点头。

    吴文轩亲吻他,口中呼唤着他的名字,“寒儿,我的寒儿……”俩人吻的如胶似漆。

    目睹这一切,听到这一切的庄晗如同一盆冰水浇在了头顶,是那种透心凉,凉到骨子里,还带着扎人的冰渣子。

    他嘴角带着苦笑,眼泪湿了眼眶。

    原来自己只是一个玩物,若日后没有用处就丢弃不顾了。

    原来在那些爱语温存的背后,等待自己的是万箭穿心的痛苦。

    心好痛,好难过……

    庄晗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静轩阁的,那颗装满吴文轩的心、一下子被刺穿、伤的血肉模糊,直到最后变得凉了。

    那天之后,庄晗病了好些天,在他生病的时候,吴文轩没有来看望过。

    小安子和云儿也不知这王妃是怎么了,自从病好之后,天天闷闷不乐的,很少说话,脸上也很少有过多的表情。

    这压抑的氛围,让小安子和云儿也渐渐没了生气,俩人也不敢多问,因为王爷又冷落王妃了,想必王妃的心病就在这。

    “王妃,你也不必难过,男人嘛,总会有个喜新厌旧是时候。”说完这话,又觉得说的似乎不太对。

    “吴云儿你瞎说什么?”小安子白了他一眼,“不会说就别说。”

    其实庄晗不想表现出自己的脆弱和伤心,但先尝了天堂的甜味,再硬生生把人摔下地狱,那种苦那种痛让自己绝望。

    现在他脑子一片混乱,眼神一片迷茫。

    “哎,王妃要不要听故事,昨夜奴婢听了一个很好笑的故事,要不奴婢讲给你听吧。”云儿找话题让庄晗开心。

    庄晗看了看她,淡道,“不如你们给我讲讲王爷和那位寒公子的故事吧。”

    小安子和云儿皆一愣。

    “我想听,你们就给我讲讲。”这样我也好知道,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份情,让本是仇家的他俩爱的这样深?爱的这样让人羡慕甚至……嫉妒。

    “其实王爷和他是青梅竹马,后来寒公子家被满门抄斩,这寒公子隐姓埋名活了下来,再后来就和王爷相爱了。”云儿简单明了的说道。

    “就这些吗?”庄晗看着云儿,云儿没说话,他又看向小安子,小安子抿了抿嘴,道,“也就是政治变革,掺杂着一些儿女情长的故事罢了,王妃真要听?”

    “嗯。”

    于是小安子开始一点点给庄晗讲,庄晗坐在椅子上,静静的听着。

    内心却被这俩人的爱恨情仇深深折服。

    原来这水若寒,原名李寒,是当朝太傅李建的小儿子,当年太傅一直想要一个女儿,可所有的妻妾都生儿子,这最小的儿子生的俊俏,于是太傅便把他当女孩子养,这李太傅是皇子们的教课师傅,七岁那年,李寒跟父亲进宫玩,被同年纪的三皇子喜欢上,甚至三皇子还当着父皇的面说将来要娶李寒妹妹当新娘子,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大人们都知道这李寒是男孩子,唯有他们这些小孩子不知道,也就当他是句玩笑话,随他去了。

    打那日起,三皇子整天天黏着李寒,后来一次洗澡知道他是和自己一样的男孩,却依旧减不去对他喜欢的那份心,李寒也喜欢吴文轩,就这样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懵懵懂懂,爱情就在他们心中悄悄蔓延开来,后来李太傅发现不对劲,便竭力阻止,后来皇上也知道此事,龙颜大怒,把李家贬到离皇城遥远的西北部。

    李寒十六岁那年,皇上大兴文字狱,牵连多人,他父亲因为一句诗词,也被打入天牢,满门抄斩,吴文轩为救他差点丢了性命,可李寒一心想随他的父亲哥哥们同去,吴文轩使劲浑身解数才把他留住,并牢牢的护在自己身边,让他哪都不能去。

    皇上下旨搜查所有余党,只要发现可疑人便格杀勿论,吴文轩那时候失宠,所以他的王府曾多次遭突然彻查,为保住李寒的命,他让李寒隐姓埋名,男扮女装留住王府。

    在王府待了两年,这李寒和吴文轩因为皇上赐婚的事吵了起来,一气之下李寒不告而别,吴文轩违抗皇命,寻回李寒;可再后来,还是因为同样的事俩人争吵,弄得这文轩王是进退两难,得罪父皇一次可以,两次也无碍,但三番四次怕是要惹祸上身了,可李寒这边吴文轩又不忍心伤他;但这样总是争吵的爱情,使俩人都心力憔悴;后来李寒知道自己李家还有存活的人,他们现在和当年文字狱存活下来的人一起组成了刺杀皇上的组织,李寒便加入其中,开始了一系列的刺杀行动。

    再一次刺杀行动中,皇上受了伤,吴文轩和李寒的关系进入冷冻期,直到数月前皇上下旨赐婚娶庄家小姐,吴文轩这时候是心灰意冷,也就答应了这婚事……

    “其实大婚当日,咱们王爷一直期盼着寒公子能来找他闹,那说明心里在乎他,可等了很久,寒公子都没出现,王爷这次一气之下拜了堂入了洞房。”最后小安子说叹口气道,“奴才自幼伺候王爷,其实王爷和寒公子都是为情所困的可怜之人,这家恨情仇掺杂在一起,又都是男子,苦啊。”

    庄晗呆呆的望着窗外,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且不说这其中的坎坷,就单说这吴文轩对李寒的爱意,就让庄晗佩服不已。

    是啊,家恨情仇,又都是男子。

    何止是苦,更是难得啊。

    小安子看着王妃呆呆的样子,不禁担心道,“奴才的话若是让王妃心里不痛快,奴才甘愿受罚。”说罢跪在地上。

    云儿撅着小嘴,气喷喷的瞪着祈安,咬牙道,“你个没心肺的狗奴才!”

    “云儿。”庄晗回过神来说道,“莫要这样说小安子。”然后转脸对小安子道,“小安子,快起来,我没有不痛快,反倒是心里痛快了。”

    真真是痛快了!

    这么多天,自己心里委屈、难过,觉得这吴文轩负了自己,到现在才明白,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罢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爱意,何来的负?

    “情字一事,真能将人困得如此之深,惹人怜啊。”庄晗缓缓说道,“愿他们能幸福到老,一生无所憾。”

    小安子和云儿凝神注视着这男王妃。

    谁也不曾想,这本就是“情敌”的水若寒,竟让这个进门没多久的王妃可怜,还说出这样发自内心的祝福。

    王妃也是男子,即使一身女子装扮,可那含蓄的气质,明亮的眼睛,掩藏不住他的特别;若是能正常活于这世上,想必定是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迷恋他的女子肯定也不少吧。

    一个男子怎么能这样温柔如水,善良纯真?

    庄晗垂下眼睑,似乎在想着什么,半响才道,“我想自己出去走走,你们俩就不用跟着了。”

    小安子和云儿应了吩咐,便欠身退下。

    庄晗漫无目的的走在这偌大的王府,已是深秋,院子里落了些许树叶,花儿也凋谢了不少。

    庄晗看着这满地的树叶,感叹时光的飞逝,人生在世,能活几个春秋,其实不管活得如何,到头来都要归于这尘土。

    想着吴文轩和李寒的故事,心里自问,若这一生,自己能经历这般情深意意切的爱情,就算此刻死去,也是无憾了。

    抬头仰望天空,这是在深宅中生活数十载养成的习惯,看着空中飞过的鸟儿,那样自由自在,还有一起结伴的朋友,真是让人好生羡慕……

    我,此生能过上这样自由自在、有人结伴的生活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上错花轿嫁对郎》,方便以后阅读上错花轿嫁对郎第19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第19章并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