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错花轿嫁对郎

第15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娜小在 本章:第15章

齐乐娱乐登录 www.lgcnsindia.com     回房的路上,庄晗一路快步,直至进了房间,心中那份苦涩才渐渐在脸上浮现出来,他捂着胸口无力的靠坐在床头。

    父亲的眼神和话语让自己心寒,原来自始至终在父亲心里,自己和娘一样,是个身份卑贱之人,纵然自己血液里流淌的是他的血。

    也许,在他看来,我和娘真的是可有可无的人,但碍于自己的面子,所以一直没赶我们走?

    想到这个可能,庄晗苦笑两声。

    想我庄晗,本是男儿身,却要以女子身份苟活,这份屈辱也就罢了,现如今竟嫁为人妻,还被男人给……

    庄晗倚靠在床头,心里悲哀至极,父亲的冷漠、大娘的蛮横无理、母亲的软弱善良还有自己这些年所受的委屈。

    这么多年,他无从诉说,一直压在心口,忍,只能忍,即使这一堆堆烂事搅的自己心神不安,也得忍;他知道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这日子更加不好过了。

    庄晗也不是没想过别的,想过死、想过逃,甚至幻想过有一天能有个至高无上、正直善良的人救自己;只是他哪里能这么自私和好运,那在家中的娘亲,是他这世上唯一最亲最重要的,如若自己真寻了短剑,只怕是要了娘亲的命啊!

    低眸瞧了瞧自己身上的女子装扮,庄晗猛地站起身,愤愤的扯下珠宝首饰,脱下长裙衣带,跌坐在床上湿了眼眶。

    他好恨,好恨。

    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在这世上正常的以男子身份活着?

    为什么就不能和其他男子一样,进学堂、练剑术、考科举,还有,有个可以心仪的姑娘陪伴自己下半生?

    天知道,他是有多想和其他男子那样,完成男儿志,可以谈笑风生,自由自在的生活。

    可这一切对他来说,只能是幻想……

    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门悄悄地开了,吴文轩走了进来,看着这散落地上的珠宝首饰、长裙,眉目间带着淡淡的怜意,喊了一声:“庄晗。”

    庄晗此刻正头昏脑胀,心情悲伤的,哪里有心思理会眼前的人,哑着嗓子冷冷的说道:“王爷有什么吩咐快说。”

    吴文轩站定在他面前,看着他,问道:“怎么?被你父亲那几句话伤到了?你一堂堂男子,竟跟个大姑娘似的跑来房间哭哭啼啼,也真是让本王刮目相看。”

    话是这样说,可吴文轩的语气却丝毫没有半点嘲弄之意,反倒是声音里带了些许柔和。

    庄晗抬起头看着他,眉眼间全是悲伤。

    “看开点吧。”吴文轩叹口气道:“每个人来这世上,都有着无可奈何或者无能为力的事情,既然如此,我们只能顺其自然。”

    “你……不会明白的。”

    “本王当然不会明白,本王又不是你,怎么会明白你切切实实的感受呢;就好比,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永远不要期待别人的感同身受。”吴文轩坐到床上,定定的看着庄晗说道:“但本王相信,老天让你经历一些,必有他的用意;既然这样,你又何必这样悲伤呢?”

    庄晗看着他,这是他第一次仔细瞧这人,双眸与自己相对,深邃的眼睛带着一抹温柔,不知为何竟脸红心跳,忙转眼低头;这份如小鹿般的惊慌失措,让眼前的吴文轩愣了一下,不自觉的嘴角上扬,心中一动,不由的牵起庄晗的手。

    这个时候庄晗是真有些无措了,吴文轩靠近他,他抬头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眸子里带了份吃惊。

    “王爷,你……”庄晗低声道,下面的话却不知如何继续,只能身体尽量躲着。

    吴文轩猛的一用力,将庄晗拉入怀中,立时庄晗身子一顿,不知如何是好,他的睫毛很长,虽然不上翘,但垂下眼眸的时候,很好看,尤其是这个时候因为紧张睫毛还颤啊颤的,俊秀清美的容颜,当真是让吴文轩看得入了迷。

    没来得及多想,吴文轩大手扣住他的后脑勺,吻上了庄晗的双唇,辗转反侧吸允一番。

    很显然庄晗吓了一大跳,想挣扎躲开,却被吴文轩紧紧固定住怀中,动弹不得。

    庄晗觉得自己心就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就那么僵硬着身体,瞪着眼睛,眼珠子滴溜溜的看着吴文轩亲吻自己,那模样看起来滑稽可笑又无辜。

    见他如个木头人一样,吴文轩停下动作,庄晗在心里松了口气,但依旧睁着那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吴文轩。

    见他这般纯情和傻气,倒显得自己有些放浪了,吴文轩有些尴尬的摸摸鼻子问道:“即使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

    庄晗眨了眨眼,不知如何回答,只是在书中见过描述,那也是寥寥几句,而且自己懵懵懂懂,怎会明白这些?

    “那本王今天就亲自教你,如何?”说着就附身过来要扑倒庄晗。

    庄晗一个眼疾手快,猛地一把推开吴文轩,用力之大,又是习武之人,所以,直接将这王爷推到了床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正当吴文轩疼的呲牙咧嘴,庄晗惊呼一声,忙上前扶他,慌张道:“王爷,臣,臣妾罪该万死,还望王爷恕罪。”

    吴文轩站起身,看着庄晗诚惶诚恐的样子,本想发怒,想了想,罢了,干脆摆摆手:“本王没事,反倒是刚刚吓到你了。”

    庄晗松了一口气,跪地道:“王爷,我自幼被娘亲圈养,外界很多事情对于我来说都是陌生,这种事,更是于我……还望王爷见谅。”说罢磕了一个头。

    吴文轩不知为何,面对此人竟然三番五次的心软,也许是和那个人太像了吧,想到这他淡道:“起来吧,是本王莽撞了,那你好生休息,本王还有政务要忙。”

    “恭送王爷。”

    走了两步,突然想到什么,吴文轩停下脚步,转身说道:“刚刚就很好,就我们俩的时候,‘你我’相称还是不错的。”说着出了房间。

    庄晗抬起头,看着门口渐行渐远的身影,半天才收回目光,瞧了瞧被自己扔在地上的珠宝首饰和裙衫,叹口气,弯腰一件件拾起。

    “王妃,这可使不得,让奴婢来吧,你歇着。”一个丫鬟猛然闯入,制止住庄晗,然后利索的捡好了东西。

    庄晗不由得眨了眨眼,看着这眼前的丫鬟道:“你是?”

    这丫鬟放好衣物,跪在庄晗面前,笑着说:“奴婢云儿,是王爷吩咐奴婢来伺候王妃的,以后奴婢就是王妃的贴身丫鬟外加保镖。”

    小丫头笑得甚讨人喜欢,庄晗屈身扶起她,不由得问道:“保镖?”

    “嗯。”云儿点点头,“奴婢可是自幼习武,而且练得一身武学,王妃这般柔弱,奴婢要保护王妃。”

    “哦。”这话让庄晗心里没来由的一丝不快,自己真是弱的连个丫头都不如嘛?

    “王妃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云儿快嘴快舌的,但表情看起来似乎紧张的不行。

    庄晗疑惑的看了看她,摇摇头:“我没事,为何这样问?”

    “本来从皇宫回来,你和王爷要去拜见太子和二皇子两位哥哥,午时过后其他皇子也会来拜见你这位嫂子,但王爷命人传话下去了,说是你身子骨不舒服,这一切就都免了。”

    听着这云儿的话,庄晗心中一热,感激吴文轩的体谅,又顺着这丫头的话说道:“兴许是昨夜受了点风寒,所以今日浑身乏力。”

    云儿笑了笑,她和王爷可是十几年的主仆情分,对王爷再了解不过,没多想的就说道:“想必是王爷昨夜疼爱王妃,让您这身子骨才乏力的。”

    庄晗不由得吃了一惊,这丫头竟这般不避讳,就不怕我生气吗,可转念一想,自己的地位也许连这丫头都不如吧。

    “奴婢伺候王妃洗漱吧,王爷说,让奴婢带您在咱们王府四处瞧瞧,熟悉熟悉这儿的环境。”

    庄晗点点头。

    坐到铜镜面前,看着镜中的自己,容貌是清秀了些,可仔细瞧的话,还是能看出自己和其他女子有些区别,不过,看起来确实柔弱了些,要不是师傅给的药物,兴许自己的容貌就没这么柔弱了吧。

    云儿给庄晗理了理头发,然后认真的给他梳妆打扮。

    “王妃你长得可真好看。”云儿一边梳妆一边说。

    庄晗淡淡笑了一下。

    “笑起来更好看。”云儿这张嘴可真是厉害,也不嫌累,恐怕那话让别人抢去了。

    庄晗轻轻舒了口气,没有作声。

    “王妃怎么不说话啊?”

    “云儿,话都让你说了,咱们王妃还说什么啊?”没等庄晗开口,进来一小太监数落云儿,然后跪拜在庄晗面前道:“奴才祈安叩见王妃。”

    庄晗转头看他,问道:“你是?”

    “奴才是王爷派来伺候王妃的。”

    庄晗看着他,沉默了下,开口道:“起来吧,辛苦了。”

    “王爷还有话传给王妃,王爷说,以后就由奴才和云儿当您的贴身丫鬟和护卫,王妃可以随意差遣奴才们。”

    “有劳你们了。”庄晗淡道。

    “王妃可别这么说,这是奴婢们应该的。”云儿说道。

    庄晗其实不是很习惯被人伺候,虽说自己是有钱人家的人,可自从搬至别院,哪享受过被人伺候的日子,况且眼前还有个丫头。

    云儿继续道:“王妃可别这么客气,按理来说,你的身份地位,至少得有四个以上的丫鬟太监伺候,可王爷说您喜欢清静,便先安排了我和小安子,以后缺人手的时候再定夺。”

    这吴文轩竟这般贴心,不由得让庄晗心里暖暖的。

    “王妃喜欢清静,不应该安排你这个话精,应该安排个安静温柔的丫鬟。”祈安嘀咕道。

    这叫云儿的丫头便和这叫祈安的打闹了起来。

    他们这么一闹,到让多日以来郁郁寡欢的庄晗笑了出来。

    自己多年闷闷不乐,而且性格也孤僻,现在身边有这样的两个闹腾的人,倒挺热闹,忽然觉得也没那么乏闷了。

    “王妃,奴婢带你出去转转吧?”云儿笑着问道:“正好溜达溜达,待会用膳的时候多吃点。”

    庄晗点点头。

    这王府的景致别雅,富贵的同时,更多多是恬静清新,有种世外桃源的错觉。

    这弯曲的小路,雕栏玉砌的石桥,高山磐石,小桥流水,亭台楼阁,还有这百花齐放的花园……

    庄晗不禁叹道:“真美。”

    “美吧,这整个王府的布局设置可都是我们王爷和他的那位爱人一起设计的。”云儿接话道:“那位也是个俊美的人,而且……”

    “云儿……”祈安打断她的话,然后给她使眼色。

    云儿见状,忙战战兢兢的问了声:“王妃恕罪,刚刚奴婢瞎说的。”

    “不要紧的。”庄晗四处看了看这院落:“想必你口中的那人定是个才子,这么美的院子,我还是头一次见。”

    云儿见庄晗没在意,禁不住抱怨道:“可惜人过分了些,把我们家王爷的心都伤透了!”

    “吴云儿!”祈安厉声道,然后白了她一眼。

    庄晗回头看了他俩一眼,淡笑了一下,继续走自己的。

    午膳的时候,吴文轩问:“给你安排的人还满意吗?”

    庄晗道:“王爷费心了,臣妾很满意。”

    “那就好。”吴文轩吃了口菜:“这云儿和小安子都是自幼就在我王府伺候,你大可放心他们的衷心,你只要小心一点便可,即使他们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也没有人会拆穿你的,这一点你不必多虑。”顿了一下,继续道:“本王之所以给你安排了个丫鬟,一是掩人耳目,二是因为女子毕竟比男子多份心眼,手也巧,对她你不必害羞,当她是个男人就是。”

    听了他的话,庄晗一怔。

    果然这文轩王够聪明,好像自己什么事都瞒不过他。

    用过膳,和吴文轩闲聊了几句,庄晗就回了新房,如今这板上钉钉的事,已经无力挽回,想到回门那天,要面对大娘和长姐,就不由的烦躁,倒不是说怕她们,只是碍于母亲那边,因目前这么多年的坚持,自然是对那母女有些忍让,若是回门时候真起了冲撞,怕是母亲定要自己不要生事。

    庄晗叹了口气。

    “王妃怎么了?”在一旁侯着的云儿问道。

    “嗯?”

    “为何叹气?”云儿关心得问道:“莫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庄晗淡道:“王爷待我甚好,何来委屈可言?”

    云儿拿眼睛盯着庄晗,半响喃喃道:“可我从第一眼见王妃就觉得您心事重重的,好像遇上了什么麻烦。”

    庄晗看了一眼云儿,笑着说道:“云儿多虑了,我只是因为近日天气闷热,有些不适罢了。”

    “这几天确实闷热,看样子要下场大雨。”

    庄晗看了看窗外,点点头。

    晚上,约莫一更天的时候,庄晗正睡的熟,突然感觉被人压住了身体。

    立时醒来的他惊呼:“有贼!”

    屋内的红烛被点燃,祈安和云儿跪在床前,伺候吴文轩脱衣。

    穿着内衫的庄晗略微吃惊的看着他。

    “夫人楞着做什么?今夜你要侍寝的。”然后对那俩人道“你们退下吧。”

    门被关上,沉默了许久的庄晗才应声道:“是。”

    内衫被退下,庄晗似乎有些不情愿。

    对待自己有好感的人,吴文轩还算温柔,但看着庄晗紧绷的脸,心中难免不悦,淡道:“本王为你得罪了楚淮,你我都是男子,肉欲乃人之常情,况且你也不会如女子那样怀上本王的种,你这样死气沉沉,让本王情何以堪啊。”

    庄晗没有回答他的话,却将身体一放松,倚靠过去,窝在吴文轩怀中。

    吴文轩顺势揽过他的身体,低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将来本王会给你想要的。”

    庄晗看着他,动了动唇:“谢王爷。”

    和一个有龙阳之好的人谈男人的自尊,似乎看起来有些牵强;也对,不过是人之常情,被人在那羞耻之处捅上两三盏茶的时间,不会怎么样的。

    吴文轩的冲撞让他不由得轻声口申口今,说不舒服那是骗人的,身上的男人让他尝到了qingyu的滋味。

    庄晗望着床顶,眼角滑落一行泪水,他闭上眼睛,想像着自由自在的生活,正大光明以男儿身份随意的活在世上。

    这日子应该不远了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齐乐娱乐登录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上错花轿嫁对郎》,方便以后阅读上错花轿嫁对郎第15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第15章并对上错花轿嫁对郎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