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大人驾到

第268章 雨夜护城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袖唐 本章:第268章 雨夜护城河

第268章

这种可视条件,对方若是一心躲藏,还真不一定能够找到他。

崔凝一边示意差役悄悄靠近,一边出声喝问,“什么人在那里!”

若是那宵小之辈被乍然喝问一声或许便会露了行迹,可那边半晌都没有任何动静。就在崔凝准备命差役们直接冲过去,前方黑暗里缓缓亮起一点暖黄。

距离那处最近的差役生怕被歹人跑了,不等崔凝下令便直接冲上去。

灯火忽明忽灭中显出一个颀长身形,一手提灯,一手撑伞。

差役方才至那人身前,便见他倏然收伞,甩出一圈水珠,伞头“砰”的一声抵在差役胸前。

夜雨潇潇中,微弱光亮映照出一张俊朗的脸,他没有穿官服,一身玄色袍服外罩宽袖氅衣,头发亦不曾像平常那样梳的一丝不乱,而是半绾着随意披散在身后,几缕发丝散开半垂在脸侧,生生将冷硬的轮廓衬得柔和几分,颇有几分不羁之态。

崔凝一眼便认出他,“五哥!”

分明一身黑衣几乎溶于黑暗,脸上也冷然如冰,在她眼里却似朗朗日月。

魏潜看向崔凝,神情如冰遇暖,霎时变得柔软起来。

“这位是监察佐令魏长渊魏大人。”崔凝道。

魏潜和崔凝尚未进衙门便被彭佑半道请去断案,所以绝大多数人还不知道出了监察佐令也亲自来了。

差役纷纷收起戒备,拱手施礼,“见过魏大人!”

魏潜道,“免礼。”

崔凝快步走上去,魏潜顺势将伞移到她头上,垂眼仔细打量一番,见她身上已被打湿大半,不禁蹙起眉。

她见他不大高兴的样子,还以为要被数落一顿,谁料他什么责备的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解了氅衣给她披上。

他一只手不便,崔凝便很自觉的将衣服穿上,又问,“五哥何时来的,可有查到些什么?”

魏潜没有明说,而是带着她直接走到发现小厮尸体的地方。

崔凝命人把灯笼全部点亮聚集过来,再看地上,不禁叹气。

弃尸地点附近没有路,河岸上植被茂密,虽然不易留下明显脚印,但所过之处草木都会被踩倒,可惜发现尸体的第一时间没有注意保护现场,导致过来打捞尸体的人太多,现在周围一大片荒草都被踩塌,再想寻线索就太难了。

“天刚擦黑我便顺河岸慢慢走过来,倒也不算白走一趟。”魏潜道。

崔凝点头,见他没有继续说,知是顾忌人多口杂,便也没有再追问。

魏潜查探现场,比她自己来查还要放心,可既是来了,多少要亲自看看的。

她让一个参与过打捞尸体的差役提灯上前,“在哪里发现尸体?”

那差役提灯照了照,指着前面一片菖蒲,“就是那里。”

崔凝闻言,亲自提灯去查看。

一丛丛菖蒲已经杂乱不堪,许多叶子被折断,看不出究竟是因为打捞尸体还是丢弃尸体造成,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出别的了。

正看的出神,身后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崔凝回过头,身畔众人亦立即回身戒备。

等了片刻,却见一个差役被这阵仗吓得傻愣愣的站在不远处,好半晌才反应过来,看向魏潜,“大人,马已牵来。”

崔凝松了口气,提灯在周围看了一圈之后下令回城。

她与魏潜共骑,回到客栈不过用了一刻左右。

吕长史看见崔凝身后跟着个高大的黑衣青年,连忙起身,“魏大人来了。”

魏潜从容回礼,“夜渐深了,世宁在外办案,我有些不放心。”

言下之意是,他此次过来只是出于私事,于公务无关。

“天色不早了,二位大人不如先回去休息吧。”崔凝道。

王韶音眼下对崔凝印象极好,见她衣袍都被雨水打湿,不免开口道,“不如魏大人与小崔大人一并回衙吧,这里有我……”

彭佑冷冷打断他,“案子没破之前,莫说是两位大人,便是刺史大人都免不了嫌疑,审如此重要的‘证人’,怎么能没有巡察使在场?”

“听这话叫你说的,合着咱们都与杨别驾有血海深仇不成。”吕长史说着驳斥的话,语气里却没有多少生气的意思,又打着圆场道,“王大人不过是见小崔大人风里来雨里去,实在辛苦。”

崔凝认真道,“我既负责案子,这些本就是我分内之事,州里大大小小的事务等着两位操心,实在不必为了一匹马叫大家都不得安睡。各位放心回去休息吧,我与魏大人在此守着。”

两人一想也对,杨檩是个“严于律己,宽于待人”的上峰,恨不能大大小小的政务全部亲力亲为,他这一死,再不比以往,所有事务都落到他们身上,不可谓不重。再说,将近年关,有很多公务要处理,总不能叫一匹马把他们都耽误在这里。

彭佑看着吕长史与王韶音神色,冷笑,“上峰被人刺杀,案子若不能破,两位怕是以后都不用操心苏州政务了。”

王韶音惯常一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样子,浑不在意他怎么嘲讽,心里定了主意便直接起身告辞,吕长史却是心中不虞,不管怎么样,他与杨檩同是白衣起家,如今对方落得这个结局,他内心深处颇有点兔死狐悲之意,可他是真看不上彭佑这副尖刻嘴脸,好像全世界都合该围着杨檩一个人活似的!

不管心里头如何想,吕长史却没有将情绪带到面上,“就算这官做到头了,也得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不然愧对百姓,朝廷给的俸禄终归吃得亏心。不过本官相信以小崔大人的本事,必会将那凶徒绳之以法。”

他能顺当当混到今天,这点涵养还是有的,更何况还是当着监察司官员的面。

彭佑脸色越发难看,心中越发恨这起子小人,大人在时一个个见天的往跟前凑,恨不能躬身牵马贴身奉茶,现在呢,人尚未走远,茶已凉透!

这世上的人,皆是如此凉薄!

“彭司法。”崔凝见他看着吕长史离开的背影,目光中竟然露出一丝怨毒,忍不住道,“你到底想不想破案?”

彭佑愣了一下,旋即皱眉,“此话何意?”

“方才我去护城河边看过,发现尸体的现场被破坏殆尽。我想你应该是第一时间赶到那里吧?保护案发地点知不知道?你把现场勘查一清二楚了?没有漏掉任何蛛丝马迹?”崔凝看着他,有些恼怒,“我原以为你报仇心切,会比旁人更加尽心尽力,可再这样下去,真是让人怀疑你是不是也参与谋杀了!”

“你!”彭佑额间青筋骤然暴起,面目狰狞,可是又实在找不到理由去反驳她的话。

崔凝仿佛还觉得刺激不够似的,继续道,“我一个初出茅庐的人都懂的事,统管一州司法的彭大人竟不懂?”

当年被尽屠师门,朝夕骤变,可恨她糊里糊涂,一个人什么本事都没有,白白失去许多查找线索的机会,现在终于慢慢能够摸索碰触这些,却比当初更艰难,可这彭佑明明掌握一州司法,巷口的血都还没有被连日阴雨冲刷干净,他不能抓出凶手就罢了,竟然还糊涂添乱,简直不知所谓!

“你……你不懂。”彭佑颓然垂下双肩,仿佛一只木偶被切断了提线,不知是评判崔凝还是安慰自己,神情似哭似笑,“你怎么会懂人生死离别之痛,世间的人,多是凉薄,你看,大人的血犹在,卷云还在等,呵,旁人还不是好酒好菜,活的自在,哪里还会记得大人的好?都是没有心肝的……都没有心肝……”

懂不懂,她也不知道,可是已然尝尽个中滋味。

她只是偶尔想起那晚的血影火光时才会面临崩溃,然而很快又能恢复,究竟是学道之人轻生死,还是她天生凉薄?她……果然是个没心肝的人吧……

就在她入坠冰窖,浑身冷得发颤的时候,左手被一只温热的大手包裹住,温暖透过皮肤传进身体,像黑暗里乍破的一线曙光,也像溺水之中拽住的一根救命稻草。

“既然如此,烦请彭司法找个合适的地方静静体味生死离别之痛,要疯癫还是要发狂都随你,莫要给巡察使破案增加难度,毕竟杨别驾待你不薄。”

低醇冷静的声音,叫崔凝心安。

彭佑视杨檩如父,骤失至亲,这种反应是人之常情,魏潜也不是个不近人情的刻薄之人,因此先前把他的失误看在眼里却并没有苛责,可谁叫崔凝难受,就是在戳他肺管子,他自然也毫不犹豫的往对方最痛的地方扎。

“是我言辞过激,抱歉。”崔凝冷静下来,知晓方才一时触动,说了许多不该说的话。

她与彭佑本不熟,公事公办也就是了,又何必交浅言深。

“你没错,不需要道歉。”魏潜面无表情的看着彭佑,“于私,你与杨别驾交情甚笃,不能为他报仇,是为不义;于公,你身为一州司法参军事,非但不能冷静破案,反因私人情绪屡屡失误,是为失职。认真追究起来,判个停止查办都不为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崔大人驾到》,方便以后阅读崔大人驾到第268章 雨夜护城河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崔大人驾到第268章 雨夜护城河并对崔大人驾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