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龙骑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徐州之战(198)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皇叔刘司马 本章: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徐州之战(198)

徐州城内,黄县终于传来了最新的消息。

自张飞撤离黄县之后,内卫在黄县的工作变得无比困难,尤其是在传递情报的时候,必须要格外小心,以免被顺藤摸瓜,一网打尽。但从地上转为地下,这本来就是内卫营经常演练的环境,消息最终还是传回了徐州,接到书信的刘澜叫来了是仪与徐庶二人商议军情。

这个时候,刘澜最担心的肯定是文丑会师南下,但从书信之战,刘澜却得到了文丑暂无南下的消息,这五六万人留在了黄县,着实有些看不懂。

是因为后钱,还是害怕张飞再次南来?

后钱的情况刘澜并不清楚,所以他只能猜测,不像文丑心里清楚后钱就在东莱,但他藏身在哪,却没几个人知晓,实在是无法从后枋口中得到他的确切消息,而丁长寿又知之甚少。

但他现在不退,也说明了一点,青州是他们现在的薄弱环节,文丑要确保青州的安稳,才敢真正南下,不然部队南下之后,肯定有人会再次攻打这一薄弱处。

既然文丑不动,那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变得简单了,可以按照是仪的计划,奔袭寿春,只要鲁肃那边能够成功,张勋一旦撤退,那袁曹联军也就不战自溃,而随着袁曹联军的瓦解,接下来就只剩下冀州军,孤木难支,就算是曹操不退,还想着和袁绍双鬼拍门,也不值一提。

所以在鲁肃奔袭寿春的前提之下,沛县那边的情况,三人的一致认为继续让赵云盯着曹操的粮草,这算是后手,不管赵云能否继续成功,但最少也能够恶心一下曹操的,当然这也是为了鲁肃那边无法取得理想成果之后的一种选择。

如果鲁肃那边没有什么成果,但赵云这边还有机会,如果能够再毁一次联军粮草,那他相信,联军同样会不战自溃。

这样的思路是现在处理沛县最好的选择,甚至可以说是对症下药,毕竟天下人都清楚曹操缺粮,这不是什么秘密,为什么官渡之战田丰沮授都建议袁绍徐徐南图,就是要将曹操耗死,结果袁绍仗着兵多将广直接与曹操硬拼,最后被他一战击溃。

所以说啊,和曹操刘澜还是不太愿意和他硬碰硬的,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得不偿失,把他逼退了就行,或者说就这么干耗着,刘澜能耗得起,可他却不太可能耗的时间太长,虽然李通帮他控制着张绣,可别忘了他还有张宁的后手呢,现在黄巾军都要把兖州搅个底朝天了,他不相信曹操不清楚,他现在无外乎是骑虎难下,撤吧不甘心,不撤吧又眼瞅着后枋被各种袭扰。

在这样僵持之下,袁术撤兵的命令传到了沛县,这是袁术第二道撤兵命令,同时也是第二次因为寿春而被迫撤吧,但这一回却与之前那一次有着本质的区别,第二次徐州之战,张勋清楚这就是刘澜的围魏救赵之计,为此他是在都在抗命,一直徐徐撤退,就是希望能够有机可乘。

但这一回,寿春是情况是真的危险,虽然也明白鲁肃五千人不大可能成什么气候,可毕竟有灾情有难民,到时候发生什么情况,都有可能。

可以说,这一次和之前那次情况一模一样,你明知道撤兵回去就中了刘澜的诡计,却偏生因为寿春各种情况的发生,不得不撤兵。

而且,这一次撤兵回去之后,他清楚,自己帐下这不到五万人,最少要遣散一般人马回乡,寿春养不起了,遣散了,能够省些开销,当然关键还是民间急需壮劳力,不然都是老弱病残,来年靠什么支持,

张勋和杨弘一同来见曹操,与他告辞,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曹操也给予了自己的理解和无奈,之后两人便即告辞,很快沛县的寿春军大营便被拆除,连一个时辰都不到,便成为一片旷野。

沛县城外只剩下了曹操一支五万人的部队,这一消息被赵云的斥候察觉,第一时间通过了赵云,而赵云又把消息汇报给了刘澜。

与鲁肃是仪相商了一个下午的刘澜留下二人吃也食,饭刚吃完,打算相继离开的时候,刘澜的亲兵出现了,将书信交到许褚手中,随后由许褚向主公禀报。

他派鲁肃出兵的事情过去了不过一个月时间,在他的预计之中,就算有结果,也最少还要等半个月,没想到才刚冬至,就收获了这么一条振奋人心的大好消息。

对于鲁肃,刘澜太清楚他的能力了,他现在只是需要一个机会,通过军功来证明自己,而现在他已经做到了,以后他相信没人会在对鲁肃提出质疑,而且因为张飞对他无比敬重的原因,以后在军中扶摇直上也不在话下。

而且,鲁肃是那种刘澜一直渴望的儒将,与现在他臧霞那些武人图,其他武将,都是新高奇高的主,但鲁肃则非常恭谦,这类人看起来好像人畜无害,可真到了战场,可能比关张二人都恐怖。

其实鲁就是这么有一个人,毕竟什么单刀赴会的老好人只是演义之中的刻画,与他本人还有着很大的差别的。

当刘澜把赵云的文书拿给二人看了之后,二人都安静的坐了下来,徐庶最先发言:“鲁肃会成功卑职始终深信不疑,但卑职却没想料到会这么快。”

“哈哈,军师也有看走眼的人,那你说说,鲁肃在你心中是个怎么样的人。”刘澜笑着问道,倒也不是他不想问是仪,实在是鲁肃对于是仪太过陌生了些,或者说刘澜帐下他能说出名字的人有很多,但却没有一人相熟,所以他此刻完全就是一个看客听众,安静听二人交谈就好了,毕竟就算他想插嘴也没那个可能,完全不了解,就算了解,也不过是些坊间的道听途说罢了。

徐庶想了想,笑道:“卑职一直认为,鲁肃文学造诣颇深,就算当不得当世大儒,但也应该能够与陈元龙一样,不属于传统迂腐文人,虽然卑职与他有过不少接触,但卑职却发现此人却并不似陈元龙那般心高气傲,也许这是他家族造成的原因吧,毕竟陈家乃是徐州四大家族,而鲁肃家也只在下邳国有些名望。

所以鲁肃不似陈元龙那样有野心,这个野心可以理解为对权利的追求,陈元龙是想成为主公一人之下之人,而鲁肃则从来也没有过这类的表现,所以卑职觉得他比较淡泊名利。

“不一定。”刘澜摇了摇头,笑了一声,道:“看来元直看人还是会看走眼啊。”刘澜不知道徐庶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是可要如此抬高鲁肃,还是借机打压陈登,虽然陈登现在已经被他停职休养,但徐庶这番话却真的有些软刀子杀人,如果真给他留下一个此人有野心的印象,就算日后陈登病好了,恐怕自己也不敢再重用他了。

但如果徐庶只是以他所见来分析的话,就说明鲁肃这人心机更深,能够让徐庶这样的人都为他说好话,也可以瞧出此人给人留下的印象,简直如同圣人一样。

而正因为这一点,刘澜才会直接否定了徐庶,因为鲁肃并非圣人,也不是淡泊名利之人,如果他淡泊名利,他就不会出仕,如果他淡泊名利,他就不会对自己献上榻上策,力主避开草原夺取荆州之策。

所以说啊,鲁肃非但不是淡泊名利,反而是极为看重名利,就算他不看重利,也极为看重名,这个时代不管是亲年还是老叟,名比利重,一举天下知,天下谁人不识君,这才是这个时代的文人所追求。

而就像徐庶所说,如果鲁肃真是这么样的一个人,那刘澜还真就不敢用他了,因为他什么也不求,这样人才是最可怕的人,因为你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又或者他真正想要的东西,一直被他隐藏了起来,这种人,刘澜哪敢用他,反倒不如陈登来得纯粹。

伪君子与真小人。

所以说,这估计还是因为徐庶对鲁肃缺乏了解,所以才会说出这番话来。

与鲁肃是仪相商了一个下午的刘澜留下二人吃也食,饭刚吃完,打算相继离开的时候,刘澜的亲兵出现了,将书信交到许褚手中,随后由许褚向主公禀报。

他派鲁肃出兵的事情过去了不过一个月时间,在他的预计之中,就算有结果,也最少还要等半个月,没想到才刚冬至,就收获了这么一条振奋人心的大好消息。

对于鲁肃,刘澜太清楚他的能力了,他现在只是需要一个机会,通过军功来证明自己,而现在他已经做到了,以后他相信没人会在对鲁肃提出质疑,而且因为张飞对他无比敬重的原因,以后在军中扶摇直上也不在话下。

而且,鲁肃是那种刘澜一直渴望的儒将,与现在他臧霞那些武人图,其他武将,都是新高奇高的主,但鲁肃则非常恭谦,这类人看起来好像人畜无害,可真到了战场,可能比关张二人都恐怖。

其实鲁就是这么有一个人,毕竟什么单刀赴会的老好人只是演义之中的刻画,与他本人还有着很大的差别的。

当刘澜把赵云的文书拿给二人看了之后,二人都安静的坐了下来,徐庶最先发言:“鲁肃会成功卑职始终深信不疑,但卑职却没想料到会这么快。”

“哈哈,军师也有看走眼的人,那你说说,鲁肃在你心中是个怎么样的人。”刘澜笑着问道,倒也不是他不想问是仪,实在是鲁肃对于是仪太过陌生了些,或者说刘澜帐下他能说出名字的人有很多,但却没有一人相熟,所以他此刻完全就是一个看客听众,安静听二人交谈就好了,毕竟就算他想插嘴也没那个可能,完全不了解,就算了解,也不过是些坊间的道听途说罢了。

徐庶想了想,笑道:“卑职一直认为,鲁肃文学造诣颇深,就算当不得当世大儒,但也应该能够与陈元龙一样,不属于传统迂腐文人,虽然卑职与他有过不少接触,但卑职却发现此人却并不似陈元龙那般心高气傲,也许这是他家族造成的原因吧,毕竟陈家乃是徐州四大家族,而鲁肃家也只在下邳国有些名望。

所以鲁肃不似陈元龙那样有野心,这个野心可以理解为对权利的追求,陈元龙是想成为主公一人之下之人,而鲁肃则从来也没有过这类的表现,所以卑职觉得他比较淡泊名利。

“不一定。”刘澜摇了摇头,笑了一声,道:“看来元直看人还是会看走眼啊。”刘澜不知道徐庶为什么会说出这番话,是可要如此抬高鲁肃,还是借机打压陈登,虽然陈登现在已经被他停职休养,但徐庶这番话却真的有些软刀子杀人,如果真给他留下一个此人有野心的印象,就算日后陈登病好了,恐怕自己也不敢再重用他了。

但如果徐庶只是以他所见来分析的话,就说明鲁肃这人心机更深,能够让徐庶这样的人都为他说好话,也可以瞧出此人给人留下的印象,简直如同圣人一样。

而正因为这一点,刘澜才会直接否定了徐庶,因为鲁肃并非圣人,也不是淡泊名利之人,如果他淡泊名利,他就不会出仕,如果他淡泊名利,他就不会对自己献上榻上策,力主避开草原夺取荆州之策。

所以说啊,鲁肃非但不是淡泊名利,反而是极为看重名利,就算他不看重利,也极为看重名,这个时代不管是亲年还是老叟,名比利重,一举天下知,天下谁人不识君,这才是这个时代的文人所追求。

而就像徐庶所说,如果鲁肃真是这么样的一个人,那刘澜还真就不敢用他了,因为他什么也不求,这样人才是最可怕的人,因为你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又或者他真正想要的东西,一直被他隐藏了起来,这种人,刘澜哪敢用他,反倒不如陈登来得纯粹。

伪君子与真小人。

所以说,这估计还是因为徐庶对鲁肃缺乏了解,所以才会说出这番话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大汉龙骑》,方便以后阅读大汉龙骑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徐州之战(19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大汉龙骑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徐州之战(198)并对大汉龙骑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